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大宁异姓王

大宁异姓王

扫地焚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林旭是个家在农村的寒门子弟,埋头苦学十几年,终于拿下了理工科博士学位。毕业后也找到了满意的工作,拿着优渥的工资,完全就是穷小子靠读书逆袭的故事。岂料,他只是喝酒庆祝,就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穷书生。既来之则安之,林旭刚来就充军戍边。渐渐的,他运用现代知识破解战场风云,成为最强异姓王!

主角:林旭   更新:2022-07-15 21: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旭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宁异姓王》,由网络作家“扫地焚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林旭是个家在农村的寒门子弟,埋头苦学十几年,终于拿下了理工科博士学位。毕业后也找到了满意的工作,拿着优渥的工资,完全就是穷小子靠读书逆袭的故事。岂料,他只是喝酒庆祝,就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穷书生。既来之则安之,林旭刚来就充军戍边。渐渐的,他运用现代知识破解战场风云,成为最强异姓王!

《大宁异姓王》精彩片段

“官人!官人!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啊......”

林旭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子,正在拼命的摇晃着自己,满脸泪痕。

官人?我这是在哪儿?不会是在做梦吧?

“啪!”

挂在房梁上的一截麻绳突然掉落下来,砸在了他的头顶上,发出一声闷响。

瞬间,他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如潮水一般的记忆疯狂的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几分钟后......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担心神色的清秀女子,林旭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抹苦笑。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他穿越了。

前世,他是一个家在农村的寒门子弟,埋头苦学了十几年,终于拿下了理工科博士学位!

读大学期间,为了减免学费,他还积极响应政策,入伍服役了两年。

毕业前夕,他如愿拿到了某个大厂的offer,不但年薪数十万,甚至还有五十万安家费!

完全就是一出穷小子靠着勤奋读书改变命运的励志故事!

几个好友为他庆祝,他因为太过高兴,一不小心喝得太多了。

等他醒过来,就已经穿越到大宁王朝,附身在这个同样叫林旭的穷书生身上了。

“贼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啊!”

林旭抬头看天,在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

不是他对老天不敬,实在是老天太坑!

别人穿越,要么成为皇帝,要么成为王爷,最不济,也能混个富甲一方的地主,过上梦寐以求的,不劳而获的日子。

而他的这位宿主呢?

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刚出生就遇到了一场瘟疫,村里人病死大半,其中就包括了他的母亲,而他当时才刚刚满月,竟然侥幸活了下来。

在他长大的过程中,又前后遭遇过水灾、旱灾、溺水、从山坡上滚落、被冰雹砸中脑袋,被鱼刺卡住喉咙,被蛇咬等一系列奇葩事件!

妥妥的灾星降世!

却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父亲是一个略懂些医术的乡野医生,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却知道在重文轻武的大宁王朝,只有读书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于是,父亲省吃俭用,倾尽家产,送他去县城的书院读书。

可是读了十几年书,连个秀才都没有考上,真是把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父亲见他确实不是读书这块料,只好打消了望子成龙的奢望,张罗着给他娶了邻村张铁匠的女儿若兰为妻。

或许是太累了,父亲为他办完婚事之后不到一个月,就撒手人寰了。

宿主虽然读书不行,却很是自命清高,不屑于劳动,甚至还非常大男子主义,动辄就对妻子训斥一番。

若兰虽是个乡村女子,却天生皮肤白净,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身材也非常不错,杨柳细腰,凹凸有致,尤其是那一对山峰,尺寸十分霸道,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女。

完全不亚于林旭硬盘里的任何一位老师。

也就是在万恶的旧社会,女人没什么社会地位,早已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洗脑,成天被这种一事无成的废物叱骂,也只能忍受。

不但忍受,还每天辛辛苦苦的纺线织布、上山采药,供他吃喝,为他暖床。

但是,一个年轻女子,实在没什么赚钱的能力,再怎么辛勤持家,也只够他们每天喝点稀粥,吃点野菜,勉强度日。

恰逢边境战乱又起,朝廷要多征收一成赋税,以筹军饷。

但是大宁王朝的国祚绵延近三百年,时至今日,早已经腐朽不堪,贪官污吏横行,结果层层加码下来,到了他们这儿,多征收的一成赋税,就变成了五成。

刚才,老村长召集全村人开会,明确说了,这个月底,所有人都要按照家里的人头数,把赋税凑齐上交。

否则,男人充军戍边,女人发卖为奴。

宿主家徒四壁,饭都吃不饱,砸锅卖铁也凑不够赋税。想着自己一介书生,如果被拉去充军戍边,实在有辱斯文,也受不了那个苦!

一时想不开,就在门梁上栓了一根麻绳,上吊了!

这一吊,就把远在二十一世纪的林旭给吊来了。

穿越到这么一个灾星身上,还面临着被充军戍边的风险!

这开局,完全就是地狱模式啊!

“官人......你没事吧......”

若兰见林旭醒来之后,却眼神呆滞,好一会儿都没有吭声,就跟中邪了似的,真是既担心,又有些害怕!

旧社会的人都是很迷信的,若兰虽然跟着哥哥读过几天书,却也不能免俗。

林旭这副样子,真的很像传说中的......诈尸!

被若兰打断了思绪,林旭揉了揉依然昏沉的脑袋,冲眼前的便宜老婆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没事,可能是大脑缺氧了,有点头晕......”

“大脑缺氧?什么意思......”

若兰完全听不懂,还以为林旭在说胡话......

“额......没什么,没什么,呵呵......”

林旭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

“官人,你......真的没事吗?”

若兰的眼神中依然带着浓浓的担心,以及那一抹掩饰不住的恐惧。

林旭敏锐的发现了她的心思,指了指还未西下的太阳,微笑道:“放心吧,我不是鬼。要不然,我怎么敢在太阳底下站着呢?”

若兰扭头看了一眼太阳,再把头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喜极而泣:“官人,你真的没事,太好了......”

“额......”

作为一个妥妥的九零后,此时听着眼前的便宜老婆叫自己“官人”,真是觉得非常别扭。

因为他情不自禁的就会想到一个名人:西门大官人。

其实,在这个小山村,女人一般都称呼自己的丈夫为:当家的、孩子他爹、老头子......

至于称呼为“官人”的,几乎没有,只有那些自诩文雅的城里人才会这么叫。

不过,他的宿主却坚持让若兰这么叫,以凸显自己那“高贵”的读书人身份。

一直都是这么叫的,所以他现在也不好让若兰改口。

别扭就别扭点吧,听习惯就好了。

“官人,我知道你是为了赋税的事发愁,明天一早,我就回娘家借钱......”

若兰宽慰着他,生怕他再想不开,寻了短见。

看着若兰那满脸泪痕的样子,林旭不禁是暗自感叹:长得这么漂亮,还温柔可人,勤俭持家......

多好的女孩子啊!

他上一世只顾着埋头苦读了,连个正儿八经的女朋友都没谈过。

现在二世为人,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一个老婆,那就是天大的缘分。

日后,一定好好疼她、爱她,绝不再让她受苦!


“官人,你先坐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做饭......”

若兰抹了抹眼泪,转身进了厨房。

说是厨房,其实也就是一间塌了半个的土坯房子,连风雨都遮挡不住。

林旭看了看眼前这个破败的农家小院,又看了看远处的夕阳,不禁是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根据宿主的记忆,这个世界的地理、文化、文字、风俗都与前世相差不大,但是历史却完全不同,比如已经绵延了将近三百年的大宁王朝,在前世就没有出现过。

前世那些绚烂的文化瑰宝,比如四书五经、唐诗宋词等,在这个世界中也不存在。

另外,大宁王朝的工业水平也比较落后,根据宿主的记忆做对照,大约处于前世的宋明之间。

林旭心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平行世界吧!

虽然开局就是地狱模式,但是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林旭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

作为二十一世纪拥有工程系和材料学双博士学位的理工男,林旭自忖,就算当不了大官,但是凭借自己那些专业知识,搞搞发明,开几个厂子,生产点香皂、玻璃、水泥之类的东西售卖,做个逍遥自在的富家翁,肯定是没问题的。

不过,现在还不是想这么远的时候,怎么在月底之前凑够两人的赋税,才是最要紧的事!

要不然,一旦真的被充军戍边,那可就凉凉了!

小山村的产业结构非常简单,就是传统的男耕女织,生产力十分低下,也没什么赚钱的路子。

经过一番思索,他觉得,目前来说,最快的赚钱法子,也就是进山打猎了。

但是,要想打猎,必须得有工具,猎枪是想也不敢想,可起码也得有把弓弩才行,光靠两条腿,可追不上山鸡野兔。

这么想着,他心里就有了主意。

若兰很快就把饭做好了,很简单的大米野菜粥。

顾名思义,就是把大米和野菜兑水之后,混合在一起,煮熟就行了,不但没有一丁点油星,连盐巴都没有。

这年头,油和盐巴都是奢侈品,就他们家这种情况,每天连肚子都填不饱,哪还舍得吃这种东西?

其实,他们家平时都是吃粗粮野菜粥的,今天是特殊情况,若兰狠了狠心,才把家里最后一点大米拿出来煮了。

不过,她给林旭舀得是稠糊糊一碗,而她自己碗里,却是清汤寡水,米粒都没有几颗。

林旭不禁是一阵心酸,直接把碗交换了一下。

“官人,你这是......”

若兰抬起头来,非常疑惑的看向林旭。

“咱们换换,你吃这个。”

林旭笑了笑,说道。

“那怎么行?我怎么能吃这个呢!快换过来......”

若兰手忙脚乱的要把碗再交换过来,被林旭制止了。

“官人,我不饿,咱们还是换过来吧......”

“你今天纺了一上午线,下午又去山头挖草药、野菜,就早上喝了一碗稀粥,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呢,还说不饿?”

“可是......”

“没什么可是!让你吃你就吃!”

林旭见她老是不同意,就故意提高了几分音调。

或许是受封建思想荼毒太深,也或许是平日里被林旭欺负的太狠了,若兰见他生气,果然不敢再多说什么,乖乖的捧起了碗,一边吃一边掉眼泪。

林旭最怕女孩子掉眼泪了,声音立马就温柔起来:“怎么哭上了?我不是有意凶你的......”

若兰连忙放下饭碗,抹了抹眼泪说道:“对不起,官人,我不是故意的......你刚才说得那些话,让我心里很感动,你还让我多吃饭,我一时没忍住,就哭了......”

“不用说对不起,你又没做错什么......”

林旭哭笑不得,这个年代的女人都这么温柔,这么容易满足的吗?

轻叹了一口气,林旭伸出手去,小心抹掉了她脸上的泪痕,柔声说道:“若兰,以前是我不好,你为了这个家任劳任怨,付出了那么多,我不但不关心你、爱护你,还动辄给你甩脸色,甚至是斥骂一顿......以前的我,真是个混蛋!但是,我向你保证,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这个时代的乡村女子普遍没什么地位,不被家里的男人打骂,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哪里听过这样的柔情蜜语?

一时间,她的心脏犹如小鹿狂跳,脸上也飞起了两朵红霞。

原本就清秀的面容,更是增添了三分诱人的妩媚。

几秒种后......

“哇!”

若兰突然埋头大哭起来。

此时此刻,除了大哭一场,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自己的复杂情绪!

林旭被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连忙走了过去,把若兰搂在了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劝道:“好了,好了,傻丫头,你怎么又哭起来了......”

不劝还好,一劝哭得更厉害了。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若兰才终于平息了情绪,然后在林旭的“命令”下,把那一碗小麦野菜粥吃了下去。

她觉得,这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碗粥。

同时,她的心里既好奇又庆幸,难道官人去鬼门关走了这一遭,真的是转性了?

吃完饭后,若兰又去纺线。

家里的纺车是一架非常古老的单锭卧式手摇纺车,这还是他们结婚的时候,若兰从娘家带来的嫁妆,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早已经破旧不堪,每次纺线,都会“嘎吱”作响,随时都可能散架似的。

这种纺车只有一个纱锭,不但效率低下,而且还需要用手摇来提供动力,十分累人!

不过,这是当前社会上普遍使用的纺车,不知道多少妇人,用纺车摇着岁月,摇着生活,把一头青丝摇成了白发。

此时正值暮春时节,到了傍晚,天气骤然转凉,林旭走到若兰身边,把自己唯一一件破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官人,不用......”

若兰受宠若惊,连忙想站起来,把外套还给林旭。

“坐下,别乱动。”

林旭把她摁在了板凳上,仔细观察了一下纺车,说道:“这台纺车也太简单了,回头我给你改造改造。”

“官人,你会改造纺车?”

若兰十分惊讶!

林旭微微一笑,凭我的知识储备,改造一台小小的纺车,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夕阳西下,暮春的夜晚总是来的很快。

天色一黑,若兰就没法再继续纺线了,因为他们家的灯油已经用光了,但是没有钱去买。

接下来,一个问题摆在了林旭面前:家里只有一张破旧的木床,该怎么睡呢?


他和若兰是法定的夫妻,睡在一张床上,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他毕竟是刚刚魂穿而来,占据这个身体才几个小时而已,如果直接就把若兰睡了,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若兰倒是没有那么多纠结,天色一黑,她就脱了衣服,提前去暖床了。

乡野村民,没有那么多讲究,再说都已经是夫妻了,若兰脱衣服的时候也没有回避,只是光线暗淡,虽然林旭只是朦朦胧胧看到了她的身体,却足以让他血脉喷张了!

做了一个深呼吸,林旭也顾不得那点儿不好意思了,直接朝床边走了过去。

若兰已经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听着林旭那略显粗重的呼吸,就已经明白了林旭的意思,十分羞涩的小声说了一句:“官人,我来了月事……”

“额……”

林旭咽了一口唾沫,嘴角不禁是泛起了一抹苦涩。

虽然他此刻已经有些难以自持,却也干不出来那种牲口之事,干笑一声:“你先休息,我去外面溜达溜达……”

说完,他就赶紧走了出去!

在外面溜达了好一会儿,他的情绪才冷静下来。

只不过,长夜漫漫,总不能在外面溜达一晚上啊?

再说,暮春的夜晚,还真是挺冷的……

只好回到房间,躺在了床上。

家里不但只有一张破床,也只有一条薄被,此时,被窝已经被若兰暖的非常热乎。

床不大,被子也小,两人躺在一起,自然免不了身体接触。

旁边躺着娇嫩香软的老婆,却又无法采撷,这种痛苦的滋味,林旭是真真的领教了!

躺在床上,他转辗反侧,难以入眠,是靠着背诵乘法口诀和元素周期表,才勉强撑过来的……

原本就已经十分破旧的木床,差点被他搞散架。

一直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

清早,林旭醒过来的时候,若兰已经做好了早饭,千篇一律的粗粮野菜粥。

只不过,今天的粗粮也比往常少了一些,家里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了。

这是林旭穿越之后的第一个早上,没有各种洗刷用品,真的是很不习惯,尤其是不能刷牙,更是让他十分别扭!

等解决了眼前的难题,一定要尽快搞点儿日用品出来。

无奈,他只能用清水洗了把脸,又用手指当做牙刷,蘸着水随便刷了刷。

简单吃过早饭后,若兰说道:“官人,我一会儿去娘家借钱,如果中午回来晚了,还请你担待一下……”

“我和你一块去吧。”

“这……”

听到林旭要一块去,若兰很是担心,因为她知道,娘家没人待见他,尤其是家里的大哥,每次见到他,都没给过好脸色,有好几次甚至还差点儿动手打他。

昨天他刚刚因为想不开而寻了短见,侥幸才捡回了一条命,如果今天再受了刺激……

“放心吧,没事的。”

看出来了若兰的担心,林旭冲她露出一个微笑,还来了个摸头杀。

若兰哪里受得了这个,脸色一红,鬼使神差的就点了点头。

林旭是个很讲礼节的人,穿越后第一次去老丈人家串门,怎么说也该拿点儿礼物才对。只是,他们家实在是太穷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拿的东西。

罢了,以后再补吧。

他家所在的林山村,跟若兰娘家所在的松山村相邻,直线距离只有两三里而已,只是两个村庄之间隔着一条小河,需要绕路。

两人从家里出发,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到了松山村。

一些村民看到他们两人,立马议论起来。

“看,林山村那个傻小子来了。”

“若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嫁了这么一个灾星,真是命不好啊!”

“还不是因为这个傻小子的爹当年救过张铁匠一命,张铁匠为了报恩,才把女儿嫁给了他儿子……”

“他俩今天过来,肯定是借钱来了!”

“为啥?”

“还为啥?当然是为了交赋税啊!月底拿不出钱来,男的充军戍边,女的发卖为奴!就这个废物,充军戍边肯定就算是交代了!”

“若兰或许会被哪个大户人家买走做丫鬟,算是跳出了火坑呢……”

“难说!长这么漂亮,很有可能被发卖到勾栏……”

“要是以往,张铁匠或许还会借钱给他们。但是现在,听说他家买了一堆废铁,非常容易断裂!连自家的赋税都未必能交上,还借钱给他们?做梦吧!”

由于林旭的那位宿主名声在外,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瞧不起他,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毫不顾忌,没有压低声音,被林旭清清楚楚的听进了耳朵里。

废物的恶名虽然是他那位宿主造成的,但毕竟现在两人已经融为一体,他也感觉与有损焉。

“官人,别听他们的……”

若兰知道林旭很是清高,听不得这些嘲讽的话,生怕他跟村民起了冲突,连忙小声提醒。

“没事儿……”

林旭的嘴角泛起一抹苦笑,他自然是不会跟这些村民争辩的。

再说,这些村民虽然说话不好听,却也不算错。

以前的宿主,确实是个废物!

……

此时,张家院子里。

老铁匠蹲在打铁铺门口,眉头已经皱成了川字。

在他旁边站在一个身高八尺,脸膛黝黑的光头大汉,虽然暮春时节的天气还很冷,但他却光着上身,虎背熊腰,健壮如牛!

此人就是若兰的大哥,张烈!

“爹,你别愁了!事是我办砸的,交不上赋税,那我就去戍边!说不定,我还能杀敌建功,封个侯呢!”

张烈大大咧咧的说道!

“混账!”

老铁匠气得够呛,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参过军,打过仗吗?知道战场是什么样子吗?告诉你,交不上赋税,被罚参军戍边的人,去了就进先锋营!你觉得你长得壮,有把子力气是吧?人家鞑子全都穿着重甲,骑着高头大马,个个都是神箭手!就算是射不死你,一个冲锋下来,马蹄也能踩死你!”

张烈摸了摸光头,很是不屑的说道:“鞑子也是鞑子他娘生的!都是血肉之躯,又不是妖怪,我就不信他比我厉害多少!”

话音未落,林旭和若兰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