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王爷将军的小福妻

王爷将军的小福妻

籽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她是中医界的佼佼者;如今穿越古代,成了灾星七小姐,定不能再让人欺负了去。腹黑城府男上门求娶,凌筠溪霸气回绝;渣妹设计陷害,她顺水推舟将计就计。仍旧坚持中医事业的凌筠溪,被美男将军惦记上了……辛苦收集来的稀世药材。再见钟情,决心对紫藜辕表白,竟意外发现男人是柳下惠型。

主角:凌筠溪,紫藜辕   更新:2022-07-15 21: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筠溪,紫藜辕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将军的小福妻》,由网络作家“籽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她是中医界的佼佼者;如今穿越古代,成了灾星七小姐,定不能再让人欺负了去。腹黑城府男上门求娶,凌筠溪霸气回绝;渣妹设计陷害,她顺水推舟将计就计。仍旧坚持中医事业的凌筠溪,被美男将军惦记上了……辛苦收集来的稀世药材。再见钟情,决心对紫藜辕表白,竟意外发现男人是柳下惠型。

《王爷将军的小福妻》精彩片段

崇祯七年春,晴空万里无云,东宸国,尚书府。

门口,家丁值班交换站岗的功夫,嗖地窜进去一抹身影,快到无人察觉。

凌府东北方向的别苑,匾额上刻着白鹭慧园四个意境优雅的大字,楼台轩榭。

凌筠溪慵懒地斜躺在舒坦的摇椅上,一手臂枕着后脑勺,画本子盖住脸,惬意地闭目,两耳塞住棉花,摒弃墙外所有针对她的流言蜚语。

此刻,一墙之隔的街道,街上的妇孺商贩无一不是在热络地讨论凌尚书府家的灾星七小姐凌筠溪。

“喂,听说了没有,凌尚书家的七小姐前几日竟然大言不惭,公然拒了八王爷的亲事!”

“你们说她一个从小被尚书老爷赶出府的灾星,哪来这个胆跟皇家叫板的?”

一位青年贩菜小伙推着各种蔬菜经过,听到感兴趣的话题跟着凑上热闹,“据说还出手伤了王爷呢,这七小姐啊当真野蛮!”

“可不是,不懂凌尚书怎么突然将她送回来,可别是引狼入室,这煞气之身要真入了皇家,怕是龙气都镇不住。”

“看来尚书家要大祸临头咯……”

……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把凌筠溪踩到了土里。

市井蜚语不断,正在帮凌筠溪洗衣裳的贴身婢女阿珠听到,直接走到门口,把门猛地关上。

“门好好的招你惹你了?何苦置这个气,何况这谣言不是一扇门,一堵墙便可阻拦的。”凌筠溪气定神闲地拿开书,不以为然。

阿珠气得直跺脚,一双巧手随手往围裙上一擦,火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小姐啊,他们说的也忒难听了,奴婢就是听着不舒服!”

要不是小姐拦着,哼哼,她这半吊子武功正好派上用场。

这都传成什么样了,怎么小姐一点也不在意,阿珠不由心急如焚。

凌筠溪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侧身躺着。

“既是谣言,何需理会,无关痛痒的不计较也罢。”

凌筠溪困意还在,一个张口闭口,继续当咸鱼。

阿珠无奈,转身进了内室。

翻箱倒柜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凌筠溪的作休。

她稍稍伸长了玉脖,拧眉:“阿珠,你干什么呢?”

“帮小姐收拾包袱呀,您这么直截了当当着八王爷面拒婚,还伤了王爷,尚书大人一会就从外地赶回来了,您还不快出去避避风头!”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包袱稳稳落在凌筠溪的腹部上:“好了小姐,你快起身逃吧!”

凌筠溪不以为意,摇头道:“逃?本小姐可是要迎难而上的人,我还要大开中门迎接呢!”

若不是八王想动手,她也不会反击,明明是自保,怎能说是故意打人呢。

何况,按照老头子的速度,眼下逃也来不及了。

果然,话音刚落,外边一阵骚动。

听着踏踏踏的脚步声判定人还来了不少。

“阿珠,你把包袱放回衣柜去。”

凌筠溪不紧不慢的起身,外面的门被粗鲁推开了。

“凌筠溪,你这个孽女,还不快给我滚出来!”

 


凌国良气得五脏六腑直冒烟。

本来在外地好好跟着同僚开怀畅饮,结果下人快马加鞭跟他禀报凌筠溪的壮举,吓得他立马日夜兼程赶回来。

马都倒了两匹。

凌老爷带来的人有拿棍子的,有拿长木板的,凌筠溪一看这架势,轻嘲一笑:“唉哟,您可比天皇老子能耐啊,见天子尚且下跪即可,见小小的尚书大人竟然行滚之礼。”

身后还未出屏风的阿珠闻言,差点没忍住轻笑出声来。

“你,你——”凌尚书急着赶过来,本来气就没匀畅,这会听到这个逆女的嘲讽更是一口气卡在喉间,差点两眼冒金星翻过去。

“老爷……”家丁赶忙将人扶住。

凌尚书慢慢提步坐到了主位上,指着凌筠溪:“你给我跪下!”

得,跪就跪吧,又没什么损失。

省的真把老头子气死,自己还得多加一条逼死生父的罪名,凌筠溪丝毫不犹豫,扑通就跪下了。

阿珠看得直心疼。

这么听话?

尚书大人转动眼珠子,审视着凌筠溪一反常态的行为,不禁开始怀疑其中是不是有诈。

“说吧,我洗耳恭听。”

凌筠溪故作认真地掏耳朵,然后对着小指一吹,将思绪漂游的老头子召唤回魂。

“你……”

凌尚书看她桀骜的眼神没有一点反省的自觉声音不知不觉就升高几个分贝。

“你可知自己闯了什么大祸,八王爷都敢得罪,非要闹到我们整个尚书府脑袋都搬家才甘心是吧!啊!”

凌筠溪上半身挺得笔直,不服地反驳:“这可就是欲加之罪了,我哪有那个能耐,能让您脑袋搬家的是九五之尊那位。”

“还是您想我将来能当个女帝什么的,当然也就有这个权利了。”凌筠溪闪过一丝玩世不恭的狡黠。

“你简直放肆!”这等大逆不道之言也敢丝毫不忌讳!

凌国良的胡子都气得中分开:“来人,上家法!”

阿珠急了,上前护住凌筠溪,可终究寡不敌众,被远远拉开了:“小姐……老爷您饶了小姐吧老爷——”

主子不受宠丫鬟日子更难过,于是乎,家丁踢阿珠就像踢畜生一样。

“住手,谁敢伤了阿珠我就把谁的头用钝刀砍了!”

凌筠溪将尖利的目光狠狠刺入在场的每一位奴仆,惹得他们身形颤栗。

七小姐可是有功夫的,对看不顺眼的人所用手段非常,他们被这气势吓得连退两步。

凌国良见状,亲自掌棍,一棒打在她后背上。

凌筠溪闷哼了一声,咬牙承下今日这一棍。

阿珠泪珠子直下:“小姐你倒是还手啊……”

可是她挣扎不开。

凌筠溪给她一抹安慰的笑,没有还手,权当还了他凌国良的生育之恩,往后尚书府谁要害她,绝不会顾念一丝亲情!

此刻凌筠溪院子里那棵高大繁茂的树上,蹲着一具悄无声息的身影。

根据种种蛛丝马迹,紫藜辕断定尚书府的白鹭慧园,有他需要的罕见药材。

不巧,凌筠溪遭遇的这一幕正被他看到,神色有些惊讶。

这就是满大街盛传不祥的凌七小姐?

是真的无知出言无忌,还是胆大妄为不怕死?

紫藜辕嘴角抽了抽,不仅惊讶女人挑战皇家的魄力,更惊讶这女人的绝色容颜。

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原来她叫凌筠溪啊……

呵,紫藜辕唇角不知不觉勾起,纵身一跃投进了药房。

 


艳阳高照,凌筠溪的心里却是乌云满天,被喂了一顿仗责,几乎疼得没有知觉。

亏得有内力撑一阵,她才不至于没了性命,叫来阿珠把贵妃榻椅放到院中的花圃旁,懒懒地趴在上面养伤。

哎哟,疼死了,这老头子真下得去手,再来几大板她就要半身不遂了,还怎么勾搭美男子!

凌筠溪像蔫了的花,没精打采地把玩手中的狭叶白蝶兰,嗅着独特的缕缕幽香,心情才微微好点。

闭上眸子,她的思绪飘远,记忆中那段良辰美景,清晰地放映到她的眼前。

“记得种下我给你的花种子啊,这花开出来很独特很漂亮的……”

那夜的尽头,最后一颗晨星即将隐去,凌筠溪提醒着疗伤的面具男子,笑盈盈叮嘱道,亮堂的眸子融入满满的期待。

那个时候男人没有回应她。

思绪回笼,凌筠溪悠悠叹息:“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种下一片狭叶白蝶兰,那场景一定很美,什么时候才能遇见他啊……”

“小姐,老爷不让厨房给您做膳,咱们院里养的鱼也不够吃了,我去东集市看看买些菜回来囤着。”

阿珠打理好了家务出来,并未听见自家小姐的碎念。

“好。”凌筠溪巴不得阿珠去,耳根子也能清净清净。

怕钟彤羽来找麻烦阿珠将凌筠溪的各种防身药都拿出来:“小姐这回可千万不能手软,打不过咱就智取。”

凌筠溪见小丫头紧张兮兮的唠叨不停赶紧捂住双耳,又来了。

“得得得,小姐听你的还不行吗,快去快去,你再磨蹭小姐我就要饿肚子了。”

阿珠仍不放心,小姐现在伤势在身,得好好滋补,她不能再耽搁下去,一步三回头迈出院子大门。

凌筠溪悠然躺下,可是忽然,几味别致的香味似一阵风般掠过她的灵鼻。

她是穿越而来,前世便跟随祖父学中医,今生又得名师指点,悟性极高,尤其是对药名的记忆力相当强,小小年纪的她在中医领域颇有建树。

这味道……分明就是药香!

还是她辛苦得来的药材。

视药材为命的凌筠溪无法容忍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宝贝就这么遭人惦记上。

她转过脑袋查看之际,一道疾如风的黑影忽的从她面前飘过,速快惊人。

凌筠溪根本无法辨认对方是男是女。

顾不得伤痛交加的她,立即掀开了薄毯,运足轻功纵身追上。

“可恶的小贼,别跑!”

凌筠溪聚精会神地盯着前方,对方速度很快,她费力追逐,眼看就要到了人多的闹市集,钻进人群便可抽身。

顾不上其他,凌筠溪的绣间飞出天湖蓝绸带,紧紧将男人的腰身裹住。

“偷了姑奶奶的东西还想跑,门都没有!”

此刻的凌筠溪早已忘了自己的伤,一门心思全在药包身上。

“还我药材!”

凌筠溪挥动绸带子,连翻两个跟头,出手相当快。

蒙着黑面巾的男人转身,冷眉一皱,好粗鄙的女人。

分神的瞬间,绸带立刻脱身,如同一把利刃向他袭来。

“不错,功力有长进。”

男人轻轻一笑:“呵,抢到了就还你!”

一边说一边出手,一招一架势均十分灵活,但是只用了半层功力。

当是陪这女人玩玩。

凌筠溪感受到了男人目光的挑衅,运足了内力,招招致命地向他袭去。

两人你躲我闪,凌筠溪就是伤不着他,心里又气又急。

偏偏男人仿佛故意一般只守不攻。

女人绸带打在他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就这点力气?没吃饱饭么!”

紫藜辕兴致勃然挑衅着,眼力尖锐,寻了个何时时机,徒手抓住绸带头端,用力猛扯。

呃——

凌筠溪没想到男人的本领远在她之上,头一回被拉过去,缺乏经验,惯性之下,她的身子往男人的方向砸去。

趁机,她掏出雪花针。

男人眼尖,陡然避到一边,与凌筠溪摩擦而过。

呵,这女人性子够泼辣,有趣儿。留下来再逗逗也无妨。

凌筠溪本来就带伤,现下汗已经出了薄薄一层。

受到**裸的挑衅,凌筠溪更不肯罢休了,愤愤不平地朝着男人乱打一通,原本有迹可循的招式也渐渐变得有些无赖起来。

突然,她眼前开始发黑,脑袋一晕,眼看就要栽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