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表里不一

表里不一

梦归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这场婚姻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的了,霍靖霆对自己没有爱情,她只是他应付家人,缓解欲望,初恋替身的工具。越是清楚这些,越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宋言夕开始变得贪心,她知道一旦有这个念头之后,他们之间的婚姻也就走到了尽头,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霍靖霆也开始贪心了。

主角:宋言夕,霍靖霆   更新:2022-07-15 21: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言夕,霍靖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表里不一》,由网络作家“梦归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场婚姻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的了,霍靖霆对自己没有爱情,她只是他应付家人,缓解欲望,初恋替身的工具。越是清楚这些,越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宋言夕开始变得贪心,她知道一旦有这个念头之后,他们之间的婚姻也就走到了尽头,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霍靖霆也开始贪心了。

《表里不一》精彩片段

“三个月后,我们离婚。”男人松开宋言夕,优雅的坐起身穿衣服。

宋言夕没动,刚刚还满是情|潮的眸子,已然变得清醒。

三年婚约马上到期,他们的婚姻也即将结束,但她想要个孩子,可他们结婚时签的协议里有不要孩子这条约定。

这些年,霍靖霆也确实没有给过她怀孕的机会。

但她还是想要,外婆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她不想以后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她必须要生个自己的孩子。

霍靖霆长得好,智商高,有着最优的基因,她不要白不要,只要……不被他发现,她就可以怀着孩子离开。

“这最后三个月有什么需要直接说。”穿好衣服的霍靖霆看向宋言夕,深邃的眸子里全是冷淡:“只要你扮好霍太太这个角色,我会给你最好的。”

我想要个孩子,你会满足我吗?

你肯定不会,所以我要偷偷的怀孕!

宋言夕看着他这张刀削斧凿般的俊美脸庞,很好的掩藏了自己的小心思。

“早点休息。”霍靖霆说完出了房间,没有留下过夜的意思,明明这是他自己的房间。

她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慢慢卸下脸上的伪装,露出满脸疲倦。

两年多了,还是这样,虽然这个房间看着像他们夫妻两的主卧,但只要不是在做戏的场合下,霍靖霆几乎不会在这房间留宿,也不会让她进他的那个秘密房间。

每次见面,几乎都是上|床,完事后离开,好似她只是一个泄|欲工具。

不对,她本身就是个工具。

从他把她从地狱中救出来时,她就是他应对家人,缓解欲|望,怀念初恋的工具。

她不止是他的妻子,还是他心爱之人的替身。

……

翌日,宋言夕在医院看望完重病的外婆后,去妇科做了检查。

她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很适合孕育孩子,关键就看她怎么让霍靖霆在自己身上缴械投降。

回到家里,她郁闷不已。

霍靖霆一向谨慎,从不给她机会,她在他面前,又一直是个温柔听话的妻子,不会做出任何忤逆他意思的事,那她该怎么让他不做措施,又在意乱情迷下交出种子?

这难度太大了。

她回到房间,看着抽屉里的避孕套直发愁,扔套子绝对不是她这种‘乖乖女’会干的事,会引起他警惕的。

不扔他肯定会用。

正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门口传来张姨的声音:“太太,老夫人来了。”

老夫人!

宋言夕眼睛一亮,霍靖霆的奶奶一直催促他们要个孩子,这机会不就来了?

她将套子装在袋子里扔在床上,做出一副刚买回来的样子,一边对外面的张姨道:“我现在有点肚子痛,上个厕所就来。”

“肚子痛?要紧吗?”

她没回答,进了浴室。

没多久,她就听见房门被推开,紧随而至的是霍老夫人紧张的声音:“言言,你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了东西?”

宋言夕收起满意的笑容,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装出一副有些虚弱的模样,推开浴室门往外走:“奶奶,对不起,让您担心了,我没事的。”

“脸都白了还没事。”霍老夫人心疼的拉过宋言夕的手,让她坐在床上:“快躺下休息会儿,我让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我已经没事……”宋言夕说着,突然一脸惊慌的把袋子里的东西、藏进被子里,其中一盒,非常‘巧妙’的遗落在外,正好撞进霍老夫人的视线里。

霍老夫人认出那是什么,气得不轻:“你们一直在用这个?”

宋言夕脸色惨白,咬着唇瓣,一脸的泫然欲泣:“奶奶,我……阿霆不想要宝宝。”

“他不想要就不要?反了他了。”霍老夫人直接把床上的避孕套都扔进垃圾桶,还不忘检查其他地方有没有藏备用的。

确定房间里没了,她才让张姨把袋子处理了。

“言言,别惯着他,你越惯他他越得寸进尺。”

宋言夕点点头,温温柔柔的道:“奶奶,那您不要责怪阿霆好不好?我不想阿霆不开心,您放心,我会努力给阿霆生个宝宝的。”

“你啊,就是太温柔了。”

“奶奶……”宋言夕小声央求。

霍老夫人无奈,只能答应下来:“好好好,那你要努力。”

“今晚我就努力。”

霍老夫人被宋言夕哄得心花怒放的离开,还带走了家里的佣人张姨,给他两创造独处的机会。

宋言夕看着空荡荡的别墅,心中雀跃不已。

家里就她一个人了,没人看着她,没人管着她,她可以尽情的放飞自我。

她激动的跑回房间,换上自己珍藏已久的性感小裙裙,然后妖娆的坐在沙发上,翘起一条白玉长腿,看电影,吃零食,等到了霍靖霆下班的时间,她才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他。

电话很快被接通,她故意软着嗓子虚弱道:“阿霆,你,你有时间吗?”

“晚上有个饭局,怎么了?”霍靖霆声线平淡。

“……我,我有点不舒服。”宋言夕越说声音越小。

“张姨呢?”

“奶奶找张姨有点事,回老宅了。”

“我让医生过去。”霍靖霆说完挂了电话。

宋言夕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小脸皱成一团。

这么无情,好歹睡了两年多。

看来今晚计划要泡汤了。

她郁闷的放下手机,收拾好客厅,然后回房,等待医生过来。

她本打算到时候直接把医生打发走,所以没有换衣服,仍然穿着她喜欢的性感小裙子。

反正霍靖霆也不回来,那她就再造作会儿好了。

她找到自己的化妆品,给自己上了个精致的妆容。

刚躺在床上摆好妖娆的造型,要给自己拍照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她以为是霍靖霆安排过来的医生,直接喊道:“我没事了,不用给我看病,你回去吧。”

然而她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推开。

进来的不是医生,而是霍靖霆。

霍靖霆看着床上性感妖娆的宋言夕,脸色精彩纷呈。

身后跟着的医生,也想要看看里面的宋言夕,但他还没探头,就被无情的扔出了房间,房门啪的关上。

医生:“???”什么情况,不是来看病的吗?


宋言夕看清来人,惊惧的叫了一声,本能的往被窝里钻,想把自己藏起来。

可她太过慌张,还是露了一双白玉般的小腿在外面。

那双小腿正因为主人的紧张而微微抖动着,撞进霍靖霆的眼睛里。

霍靖霆想着小腿往上的美艳风景,眸色微沉,伸手将她从被子里拉出来,让她性感的身躯暴露在自己面前。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她穿性感的吊带短裙,还是妖艳的红色,以前她都是温柔淑女风,乖得不得了。

现在……

宋言夕感觉到霍靖霆拽着自己的手在逐渐收紧,慌张的瞪大眼睛看着他,想解释自己的行为。

可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眸子,她又说不出了话。

她温柔乖巧的玉女形象,彻底的在他面前崩塌了。

万一他生气,直接和她提前离婚,不给她偷种子的机会怎么办!

可恶!

他不是说有饭局的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还回来得这么不凑巧。

“什么意思?”霍靖霆上下打量她,压下眸子里的惊艳和火热,沉声问道。

宋言夕听着他沉下来的语气,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破坏了他心中的玉女形象,才生气的,登时吓得瑟瑟发抖。

她强硬的挤出几滴眼泪,温温柔柔的拉着他的手胡诌:“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穿成这样的,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我这是……我这是给客户试的裙子,妆也是客户想要的妆效,本打算拍两张给客户看看成果的,这并不是我平时的样子。”

霍靖霆看着她这张犹如精灵般的脸,听着她的话,声线又沉了一分:“发给别人看?”

宋言夕点头,点完又赶紧摇头,哭哭啼啼的解释:“女人,发给女客户看的。”

“那也不行,至少这三个月内不行。”她现在还是他的人,只能给他看,特别是这么一副性感妖娆的模样。

想到这副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别人却可能见过很多次,他就不悦。

宋言夕敏锐的捕捉到了霍靖霆的不悦。

她赶紧抱住他的腰,脑袋在他的腰腹上蹭了蹭:“好,不给别人看,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我会听你话的。”然后偷你的种子跑路。

“身体好了?”霍靖霆揉了揉她的脑袋,喉结微微滚动。

宋言夕点头如捣蒜。

下一秒,她被他抱回到床上,整个人也压了上去。

宋言夕眨巴着大眼睛,有点懵逼。

这就开始了?他不讨厌自己这副模样吗?

“专心点。”霍靖霆咬了她一口,拉回了她的神智。

她立刻回过神,主动抱住霍靖霆,开始自己的盗种计划!

然而箭在弦上时,霍靖霆沉了脸:“东西呢?”

“……什么?”宋言夕茫然。

“套!”

宋言夕心里一抽,小声解释:“奶奶,奶奶来过,扔了。”

霍靖霆的脸色登时难看至极,起身要离开,宋言夕赶紧夹住他的腰,不让他走,红着脸心虚道:“没,没关系的,我现在是……安全期。”

霍靖霆看着她酡红的脸,眼神却越来越冷。

宋言夕心里咯噔一声,觉得什么都被霍靖霆看穿了。

“宋言夕,你一直很懂事的。”霍靖霆冰冷出声。

宋言夕听着他这话里的警告意味,立刻松开了他,低垂着眸子道歉:“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最后这三个月,我不希望出任何意外。”不惹事,不生事,安静拿钱离开。

“我会的。”宋言夕小声道。

霍靖霆离开了房间,留下宋言夕一个人。

她瘫倒在床上,心中是无限的悲凉。

霍靖霆这么谨慎,她怎么才能偷到他的种子还不被他发现?

……

翌日,宋言夕在工作室修了一上午的片子。

即将大功告成时,接到个求救电话,她午饭都没吃就拿着自己的相机,往目的地赶。

现在正是炎炎夏日,炽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空气中的温度好似能烤掉人的一层皮。

宋言夕在车上换了套超级凉爽的衣服才下车,忍着高温,拿着相机往取景点赶。

她走得太快,没注意到停在后面的车子。

“霍总,那好像是太太。”

霍靖霆顺着助理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红色小吊带和热辣短裤的女人拿着相机往里走。

那暴露在外的肌肤,闪了霍靖霆的眼。

他早就知道宋言夕皮肤白,平时自己稍微用点力就会落下痕迹,但没想到她在日光下,白得这么耀眼,特别是在那红色的映衬下,将她整个人都衬托得火辣不已。

在自己面前穿得那么朴素,在外面却穿得和个妖精似的,她什么意思?

莫非是给什么重要的人拍照?

他们的婚约马上要结束了,她想尽快找个下家也说不定。

这个女人,竟然敢起这样的心思!

“霍总……还,还走吗?”助理感觉到霍靖霆情绪的变化,小心翼翼的问。

霍靖霆扫了助理一眼,助理赶紧熄火,下车给他拉开车门。

他整理了下自己的衬衣,迈步往里走。

他倒要看看宋言夕想找哪个野男人接手。


“宋言夕,果真是你,你命可真大,当初你爸妈给你留下那么多的债务还没逼死你。”

宋言夕刚到拍摄地,就听见杨喜冷嘲热讽的声音。

她没有生气,只是笑着和给杨喜拍摄的员工做了个交接工作。

身为工作室的老板,她本不需要亲自出来拍片的,哪怕是客户要求,但这次来找她的是她曾经的‘好朋友’杨喜呢,朋友找上门,她怎么能不来?

“老实说吧,是不是给人做二奶了?”杨喜双手环胸,高高在上的问道。

“我就不能嫁个有钱人?”宋言夕笑着出声。

“不可能!哪个有钱人会傻得娶你这种债务缠身的女人?”杨喜坚决不信。

宋言夕很想告诉杨喜娶自己的还是她的梦中情人霍靖霆,但自己快要离婚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她不能拿这事来气杨喜。

“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我那天明明就……”

“明明就把我卖了?”宋言夕笑着接杨喜的话。

“我……”

“你可真是我的好朋友呢,好到在我家破人亡,债务缠身的时候把我卖了换你的高额生活费,杨喜,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宋言夕脸上在笑,眼睛里却全是冷意。

当年宋氏集团破产,她的爸爸意外去世,妈妈跳河殉情,外婆病重,她从一个备受宠爱的公主变为人人想要欺负的可怜虫。

是个人都想踩她一脚,她放下自尊,四处求人帮忙。

那个时候她身边的朋友都离她远去了,只有杨喜还在,她本以为杨喜是她最好的朋友。

结果这个‘最好’的朋友,把她骗到夜店,卖给一个虐待狂。

要不是遇到霍靖霆,她恐怕早就死了,也不会有今天。

“呵,我做的事多了去了,你还想打我不成?虽然你现在还活着,但也是个出来赚钱的。现在,我要你给我拍照,站到太阳底下去,今天不拍到我满意,明天我就带一群人去你工作室闹。”杨喜指着室外,示意宋言夕赶紧出去。

宋言夕没动:“谁说我是来给你拍艺术照的?”

“那你带着相机来干什么?既然出来了工作,就得学会低头,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被人捧在掌心里的公主了,就连我,都能把你踩在脚底下。”

“是吗?”宋言夕扯着嘴角笑了笑。

下一秒,她突然上前,抬脚踹在杨喜的腰上。

杨喜毫不设防,尖叫着被踹进身后的景观池里。

水花四溅,惊得大家的视线都往这看。

宋言夕迅速摁下快门,将杨喜的狼狈全都收进相机里。

“你,你找死,信不信我让我男朋友弄死你?”杨喜气得面目狰狞,焦急的要从水池里爬起来。

但水池很滑,她爬了两次都没起来。

宋言夕继续拍照,边拍还边扭了扭小腰:“我信,我怎么不信?就怕你男朋友见了我,走不动道。”

二楼围观的助理惊得下巴差点掉地上:“那那那,那真的是太太?”

他家总裁夫人不是温柔娴淑,单纯善良的乖乖女吗?

怎么变成妖艳小辣椒了?

那脚踹得,那腰扭得,那话说得,换他都会被气死。

霍靖霆眼神复杂,不停敲击着的手指泄露了他的丁点情绪。

这女人,挺能装。

他看着从水里爬起来的女人要找宋言夕麻烦,对助理陆奇道:“让人把那女人扔出去,以后不许再进霍氏旗下的酒店。”

“好的。”

宋言夕已经做好了和杨喜大战一场的准备。

这个仇,她早就想报了,之前是被霍靖霆压抑了灵魂,整天装成温柔淑女的模样。

现在杨喜都找上门了,她自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然而她刚要好好的教训杨喜,两个黑衣人突然出来,提溜着杨喜,直接扔到了酒店外,还放出狠话:“以后再进霍氏旗下的酒店,打断你的腿。”

宋言夕听着他们的话,满头问号。

这是霍氏旗下的酒店?那霍靖霆岂不是看见自己了,不然这几个人怎么会把杨喜扔出去!

她急忙四处张望,并没有看见霍靖霆的身影。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心情忐忑的拿出手机,拨通了霍靖霆的电话:“咳咳……阿霆,你在公司吗?”

“不在。”

她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那你在哪里?”

“酒店。”

宋言夕登时有点腿软。

“听说你打架了?”霍靖霆冷声问道。

宋言夕敏锐的捕捉到了‘听说’两个字,这么说,霍靖霆并没有亲眼所见?

那她还有救。

“我可以解释的。”她说着急忙往外跑,得赶在霍靖霆没有亲眼看见自己之前,把身上的衣服换掉,打扮成他喜欢的温柔模样。

霍靖霆说了酒店的房间号便挂了电话。

宋言夕换了条温温柔柔的白色长裙,披着乌黑的秀发,敲响霍靖霆的房门。

陆奇开的门,看到站在门口的宋言夕,惊讶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在楼下扭腰打人的宋言夕。

“太太,您……忍着点。”陆奇把人迎进去,自己关门出了酒店,留下心情忐忑的宋言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