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闻喜

闻喜

柠檬不太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醒过来之后,李姞的记忆还停留在被佛像砸死的时候,怎么如今她非但没死,反倒是恢复了神智,而且……竟有了读心术这异能!从此脚踩渣男贱女,手撕人渣极品,李姞的小日子过得风风火火,没办法一切都是为了保住小命……一通报复之后,她转身嫁给了一心想杀死自己的摄政王,反倒是让人难以理解。

主角:李姞,萧俞言   更新:2022-07-15 21: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姞,萧俞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闻喜》,由网络作家“柠檬不太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醒过来之后,李姞的记忆还停留在被佛像砸死的时候,怎么如今她非但没死,反倒是恢复了神智,而且……竟有了读心术这异能!从此脚踩渣男贱女,手撕人渣极品,李姞的小日子过得风风火火,没办法一切都是为了保住小命……一通报复之后,她转身嫁给了一心想杀死自己的摄政王,反倒是让人难以理解。

《闻喜》精彩片段

永章元年,章国初登皇位、羸弱不堪的幼帝携痴傻的长公主,去皇家寺庙祈福求雨。

雨没求着,长公主却被倾倒的佛像砸死在了当场。

……

“呜呜呜,长公主殿下死了咱们可怎么办?摄政王回来一定不会饶了我们的!”

“你问我我问谁,摄政王正安排给长公主说亲呢,坏了他招驸马的大事,咱们索性不如现在就自己吊死了自己,免得届时被他折磨而死!”

一阵嘤嘤哭泣声由远及近传来,似乎在耳边,又似乎远在天边。

李姞意识一点点从混沌黑暗中醒来,身子骤然一沉,侵骨裂肉的疼铺天盖地袭来。

这一瞬,她感觉自己和以往不同了。

脑海里是从来没有过的通透,再也不是以前的浑浑噩噩。

“嘶……”

她细微倒抽凉气的声音惊到了两个小宫女。

不可置信的转头,两人正对上李姞泛着迷茫的双眸。

“啊!!”

一个宫女吓得跑出去,另外一个则喜极而泣,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长公主您活过来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有救了,我们不用跟着去死了!】

前后两段声音传入耳朵,前一句是正常的,后一句却更像是从远方飘来的声音。

李姞没多想,而是警惕的望向四周。

有人要害她!

当时那个佛像并不是自己倒下来的,是有人在背后做鬼,她弥留之际看到了翻窗而出的黑影。

“小杏,快去告诉……”

声音戛然而止,李姞无力的垂下手。

她能去告诉谁?

一年前那场宫变,叛军攻入皇城虐杀皇室中人,她的父皇母后皆被斩首,宫里血流成河。

如今的摄政王萧俞言领兵平叛姗姗来迟,只救下了她这个智龄如幼童的嫡出公主,以及随时可能死去的同胞弟弟。

可萧俞言恨皇后母家徐家,也恨皇室李家。

他是故意等叛军杀尽皇室中人才赶来的。

小杏还没觉察出李姞的异样,只是激动的擦着眼泪。

【老天爷保佑,长公主没事真是太好了!】

李姞一愣。

这是第二次听到这像天边飘来一样的声音了。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小杏,见她激动中带着一丝如释重负。

思衬片刻,李姞试探开口,“小杏,我晕过去前看到有个黑衣人推倒了佛像,肯定是有人要害我,你觉得那是谁的人?”

小杏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几乎是下意识在心里接道:【肯定是摄政王萧俞言的人!】

“你也觉得是萧俞言的人,对吧?”

“公主殿下!!”

尖叫着扑上去捂住李姞的嘴,小杏拼命摇头让她别说了。

“殿下,隔墙有耳啊,您万万不可胡说,如果叫摄政王知道了……”

声音戛然而止,小杏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姞,嘴唇哆嗦起来:“您?”

李姞点头,眼神悠远看向窗外,“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可怜我们姐弟俩,我被佛像砸了后神思清明了。”

而且还能听见别人心声了。

小杏丝毫不觉得高兴,反而有些害怕。

“这事要叫摄政王知道的话,公主殿下您……”

李姞嘲讽一笑:“瞒不住他的,如实去禀报吧。”

萧俞言之所以救下她们姐弟俩,是因为他还需要一个姓李的坐着龙椅。

为了把控弟弟,顺便留下她这个没有威胁的痴傻公主。

若她恢复了神智,他可能不会留她性命。

这点她和小杏都知道。

目送小杏离开,李姞脱力般靠向床榻,等着摄政王进宫来判她死刑。

这一等便到了深夜。

小杏脸色雪白回来,萧俞言并没跟着进宫。

“公主,奴婢没见到摄政王,他……他正在严刑逼供庙里的僧人,奴婢去的时候已经死了一地的人。”

她哆嗦了一下,脑海中是那些堆成山的僧人尸体。

李姞嗤笑:“呵,是严刑逼供,还是杀人灭口?”

小杏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殿下,您不要再说了,就是不为您自己,也想想太极殿的陛下,若您出了什么事陛下绝对不会独活的!”

对,阿源。

她还有阿源。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李姞“腾”的一下起身,匆匆拢了拢衣服便向外走。

“去太极殿。”

两人才刚到门口,小太监急报声就传了进来。

“摄政王到!!”

李姞脚步骤停,屏息望向门口。

一只绣着祥云的官靴率先迈入,随后是修长的腿,萧俞言被一群宫女太监簇拥着进来。

他面若白玉无瑕剔透、眸如黑石不动如山,刀削般面容棱角分明,一袭紫袍玉带端的是尊贵冷矜。

所有人噤若寒蝉。

萧俞言背着手犹如闲庭散步,走到李姞跟前只是随意拱了拱手,姿态毫无恭敬。

“给长公主殿下请安。”

李姞胸腔里钻进小鹿一般噗通乱跳,她嗓子发紧攥紧了手指。

“摄政王不必多礼。”

“看来殿下果真大安了。”

萧俞言抬眸,意味深长,“臣有一事想请教殿下,殿下,请。”

他示意李姞回宫殿,进去前丢下一句“所有人在殿外侯着”。

李姞住的清凉殿在后宫,因为临湖夏日很是凉爽,尤其夜里甚至还有一丝丝凉意。

甫一进去,萧俞言便开门见山:“殿下晕倒前可看到了什么?”

李姞抿了抿嘴唇,极快的说道:“不记得了,我什么也没看见。”

萧俞言眯眼:“果真?”

这是他在试探自己吧。

思及此,李姞坚定点头道:“果真。”

萧俞言冷笑,那双狭长桃花眼中是满满的探究。

“佛像后有脚印,有人想刺杀殿下,殿下为了自己的小命,最好还是想想是何人想要了殿下的命。”

除了你,谁会想杀我?

李姞几乎下意识在心里接道。

听说日前弟弟在朝堂上有动作,暗地里有好几个大臣接触了他,萧俞言便是要借着她警告弟弟老老实实为好。

她睫毛微颤,脚下一动后退了一步。

萧俞言是何人?

只一眼就看出了李姞心中所想。

他嗤笑一声,伸手轻而易举掐住了李姞的脖子,狠狠将她抵在床梁上。

修长匀称的手指牢牢捏着李姞的命脉。

“公主殿下是想活,还是想死?”


萧俞言倾身贴近李姞。

他俊雅至极的脸落在她眼底犹如地狱修罗。

李姞在心底不住警告自己不要害怕萧俞言,强迫自己和他对视,“摄政王说笑了,天底下谁不想活?”

颤抖的尾音出卖了她故作出的镇定。

【没出息。】

天边飘来萧俞言空洞的心声。

李姞一愣。

萧俞言却在这时收紧了自己的手指,她只觉喉头一紧,惊慌失措的看进萧俞言眼底。

俯身凑到李姞耳边,萧俞言低低的声音让她遍体生寒。

“臣只想让殿下明白一个道理,若臣想要殿下性命,此时此刻此地便能取走,断不会安排这一场可笑的‘天意’,臣一向喜欢快刀斩乱麻。”

话落,萧俞言骤然抽身收手。

李姞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阵腿软跌坐在床榻上。

刚才有一瞬,她真以为自己要死了。

想到刚才的恐惧和害怕,李姞抿唇恨自己的懦弱无能。

抬手整理了自己略有褶皱的衣服,萧俞言恢复了平时一贯的冷矜,那张俊雅至极的脸如天神般面无表情。

“殿下不妨想想,近来可有人借故接近,尤其是看似和殿下亲近的人。”

他声音毫无情绪波动。

李姞调整好情绪,闻言抬头看他一眼,思绪快速转动。

不得不说,萧俞言说的很有道理,他如果真想杀她,不会用这么麻烦的招数。

就是直接进她寝宫一刀砍了她,估计也没人敢说他什么。

李姞沉吟片刻,开口。

“我倒觉得,应该想想那些世家子弟,或者有兵权实权的朝臣权贵。”

“何故。”

“天下皆知摄政王打算给我招驸马,我提的那些人家都有可能,不过他们不会愿意尚主的。”

一个智龄如幼童的傀儡公主,娶了就被摄政王绑住了,百害而无一利。

可谁也不敢劝萧俞言,唯恐这灾难落在自己头上,所以,李姞死了最好。

萧俞言许久没做声。

李姞莫名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睇着他的神色,“是我想的不对吗?”

“殿下恢复的,比我想象的要好。”

萧俞言意味深长说道,“臣进宫之前已经让人去查各世家权贵府上,相信明天就会有消息。”

那还来问她?

似乎猜透她心中所想,萧俞言淡淡道:“只是还要来同殿下确定一下,既确定了,臣就告退了。”

他拱拱手,到殿门口又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李姞。

“殿下恢复正常的事暂时不可外传。”

李姞垂眸,“我也是这样想的,那我可以不招驸马吗。”

“你说呢?”

李姞抬眸,只来得及看到一角衣袍稍纵即逝。

紧绷的情绪一落而下,李姞差点儿软倒。

小杏扑过来,担忧的扶住她:“殿下您没事吧,怎么一头冷汗,摄政王对您说了什么?”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小杏,我怕他,怕的要命。”

李姞攥紧小杏的手,胸膛起伏。

小杏心疼道:“殿下,这满天下谁不怕摄政王呢?”

大臣清流他说砍就砍,皇亲贵胄他说抄家便抄家,谁能不怕他?

因为萧俞言的警告,李姞没去看弟弟,这一夜既平静又波涛汹涌。

她梦到了宫变那日。

火光将天都染红了,满地的血将天地融为一色,她吓的哇哇大哭却紧紧将弟弟护在身后。

叛军的剑即将砍下时,一支白羽箭破空而出,狠狠将他钉在了宫墙上。

萧俞言巍然坐在马背上,拉满的弓将他俊雅面容衬出了一丝肃杀的冷意。

他居高临下睇着李姞,眼底是将她整个人都看穿的锐利,他翻身下马,提着刀一步步逼近。

顺着寒刃滴落的血让她害怕。

“你就是长宁公主?”

萧俞言的声音里没有恭敬,只有将皇权踩在脚下的傲然。

下一瞬,场景骤然一变。

身体羸弱的弟弟倒在太极殿,萧俞言满身是血,提着她弟弟的头颅对她狞笑着。

“啊!!”

尖叫一声惊醒,李姞满身是汗坐起,整个人像被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殿下,怎么了,可是魇着了?”

小杏扑过来,一下下拍背安抚着李姞。

回过神,李姞摇了摇头看向外殿,影影绰绰看见个人影儿。

“谁在外头?”

小杏压低声音:“是靖平侯世子,他听说殿下出事特特赶回来看望您。”

阿尧哥哥?

李姞眼神一柔,心底是甜甜的高兴,“快给我梳妆打扮!”

靖平侯世子陆尧,李姞的青梅竹马。

虽然她智龄如幼童,可也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儿,打小她就喜欢温柔如霁月的陆尧,一直想嫁给他。

每次她说要嫁给他的时候,阿尧哥哥都会宠溺的摸摸她的头说只娶她一个。

她想嫁给陆尧,可萧俞言不允许。

外殿,陆尧已经等了许久。

他脸上丝毫不见急色,风光霁月模样让人不自觉想贴近,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和萧俞言那个地狱爬出来的修罗截然相反。

“阿尧哥哥!”

李姞像个小鸟一样欢喜的扑过去,双眸晶亮的模样和以往没有区别。

陆尧嘴角含笑起身,张开手臂接住了她。

“长宁没事便好,我听说你出事心里急坏了。”

【幸好没事,我该做的事还没做完,待我娶了这个傻子她才能死,老天保佑她幸好没事。】

“咚!”的一声。

陆尧的心声犹如当头棒喝,敲得李姞笑僵在脸上。

她遍体生寒抬头,看向这个在她最脆弱时候给她温暖的人,这个她内心的精神支柱。

李姞手脚冰凉,条件反射推开了他。

陆尧一愣:“怎么了长宁?”

仓皇捂住脑袋,李姞做出癫狂模样,“现在阿尧哥哥不是阿尧哥哥,我害怕,小杏快赶走他!!”

陆尧双手僵在半空。

小杏虽然疑惑,但忠心的她听话的请陆尧出去。

“世子爷,殿下她受惊了,你改天再来吧。”

幽深眼眸渡上一层冷寒,陆尧深深望向内殿,很快就收敛了神色恢复往常的温和。

他笑着颔首:“照顾好长宁,我明日再来。”

话落,他转身潇洒如星走了出去,而他脸上的温和却一点点消失殆尽。

直到走出去很远他才转身看向清凉殿方向,微眯的眼睛是冷然算计。

李姞,不对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