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高冷总裁的专属妻

高冷总裁的专属妻

秦木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子惜与战庭聿隐婚三年,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能够改变这个人的冷漠态度,可是后来这个人不尊重她这个妻子,一切期盼都成了镜花水月!当顾子惜选择放手这段感情的时候,她与战庭聿之间再没有了交集,结果这个男人竟然后悔了!

主角:顾子惜,战庭聿   更新:2022-07-15 22: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子惜,战庭聿 的女频言情小说《高冷总裁的专属妻》,由网络作家“秦木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子惜与战庭聿隐婚三年,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能够改变这个人的冷漠态度,可是后来这个人不尊重她这个妻子,一切期盼都成了镜花水月!当顾子惜选择放手这段感情的时候,她与战庭聿之间再没有了交集,结果这个男人竟然后悔了!

《高冷总裁的专属妻》精彩片段

夜,黑的深沉。

窗外大雨倾盆,房内声色旖旎。

驰电划破夜空,顾子惜看见男人猩红的双目,骇人的冰冷。

身体上的痛,远不及内心的惊恐,她只能死死的抓着被子,忍受着一切,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男人的温度骤然离开,冰冷的空气袭来,冻得子惜一个哆嗦。

她下意识的抓过被子,裹住了遍体鳞伤的身子。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和着窗外的夜雨,冰冷而无情。

哗啦一声。

卫浴间的门拉开,男人欣长的身影从黑暗中踱步而来,顾子惜眼睫轻颤,下意识的闭上双眼装睡。

似有视线落在她的脸上,但很快,便移开了。

房门开了又关上,男人出去了。

他总是这样,每次过来,都必然将她折腾的半死。

顾子惜在床上躺了好一会,才撑着胳膊起身。

身下撕裂般的痛,让她狠狠的皱起眉头。

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了。

只记得,从第一次开始,他就是这么对她的。

温热的水浸润皮肤,让她身上的痛得到稍微的舒缓,子惜轻叹了一口气,闭上双眼靠在浴缸里。

氤氲雾气中,思绪变得模糊,仿佛,又回到了半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书房里隐约传来爷爷的啜泣,顾子惜蹑手蹑脚的走到书房门口,听见爷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这一次的失误,足以让整个顾家,都万劫不复。”

“要想翻身,除非有人肯出手相帮,可现在放眼望去,整个寒城有谁敢出手……”

有人敲响门扉,子惜去开了门,看见站在门口身形高大的男人,有片刻的失神。

这男人长得极好看,鬓若刀裁,眉如远山,五官生的冷毅端正,尤其那一双眉眼,格外的深邃,看的人心头莫名一热。

他比子惜足足高出一个头去,廊下灯光从他头顶倾泻而下,为他周身镀了一层暖光。

可子惜第一眼看见这个男人便觉得,他是冷的。

从身到心,都是冷的!

这个男人的到来,让顾家上下都噤若寒蝉。

他在爷爷的书房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再出来时,依然冷的让人颤栗。

子惜被爷爷叫进了书房,昏暗的光影之下,爷爷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岁,不似往常那么精神十足。

布满皱纹的双手握住她的手,郑重而无奈:“惜惜,你愿不愿意救顾家?”

“我要怎么做?爷爷。”

顾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跟外面的那个男人走,只要你听话,他会帮助我们家。”

她是顾家的女儿,是爷爷的孙女,拯救顾家安危刻不容缓,她点点头,“好,我去。”

她以为,这是顾家的一个出口,却不想,是她人生的一个死胡同,同时,也是顾家的一个死胡同……

哗啦一声响,子惜蓦地从梦中惊醒,思绪一下子被扯了回来。

她睁开眼,模糊视线中看见男人的身影穿过雾气走过来。

“啊——”她吓了一跳,将身子全都藏进泡沫之下,惊恐万分的瞪着忽然闯进来的男人,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抖。

她怕这个男人,很怕很怕!

因为他就像一个修罗,一个毫无感情的冷血动物!

他的名字,叫战庭聿!


战庭聿,寒城商业巨鳄帝国集团的公子,一个冷血又无情的人!

子惜缩在浴缸里瑟瑟发抖,“你……你不是走了么?”

下巴蓦地一紧,子惜被迫抬起眼睛,和男人对视。

男人的眸很好看,却冰冷无情。

“为什么不应声?嗯?”男人捏着她下巴的手的力道,随着问题微微加重。最后那一个字,咬的极轻,却莫名的令人胆战心惊。

“我……我睡着了。”相比之下,子惜的声音简直弱的跟猫叫似的,若不是靠得近,几乎都听不见。

而且,还发着抖。

男人眯起好看的眼睛,“很累?”

子惜点点头,又意识到什么般,又摇摇头,“不……不累。”

男人欣赏着她惶惑不安的面色,最后不屑的甩开。

他站起身,帝王般发号施令:“穿好衣服,出来!”

大半夜的,还下着雨,子惜实在不知道他又想要做什么。

等她换好了衣服出门,下楼就看见男人临窗而立,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

听见声音,他转过身来,视线落在子惜的身上,上下勾勒一圈,朝她伸手,“过来。”

子惜抿唇,一言不发的走过去。

他的大手伸过来,直接揽过她的腰,掌心隔着薄薄的衣料,在她腰间轻掐了一把。

些微的疼,让子惜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男人却极为满意的勾起了唇角。

汽车平稳的驶出别墅,窗外的雨还在下,不时有驰电划破夜空,照亮周围。

子惜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双手摆在腿上,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偏头看着车窗外。

尽管外面漆黑一片,根本什么也看不见,可总好过,让她去面对身边的男人。

汽车驶进了宽阔的地下停车场,子惜认得这里,这是寒城最大的娱乐城,有钱人们的消费场所,夜庄。

像战庭聿这样的男人,能来这里消费,是这里的荣耀。

毕竟,战家是寒城的商业龙头,多少商人得仰仗战家的鼻息过活……

待车停稳以后,子惜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正要伸手去开门,左手腕却蓦地一紧,她又被战庭聿给带了回去。

接着,一件衣服扔了过来,“穿上它!”

子惜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已经松开了她的手腕,转身下了车。

子惜盯着手里的衣服,愣了好半天。

握在手心里的是一件性感诱惑的制服,有点像酒吧里卖酒的小姐姐穿的那种,黑色的,紧身的,很凸显身材的那种裙子。还有手套、发箍、一根类似于魔法棒的道具……

他大半夜的带着她到这里来,还要她穿这样的衣服……

子惜是个保守的女孩子,思想保守,风格也很保守。

她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

子惜抬眸,透过车窗玻璃看向站在外面的男人,他已点燃一支烟,靠在车身慢悠悠的抽着。

要不要去跟他说说呢?

蓦地,男人的视线朝她看过来。

那样冰冷淡漠的眼神,眼底甚至还带着一抹不耐和不屑。

明明隔着车窗玻璃,知道他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可子惜还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她捏紧了手里的衣服,换吧!

因为她根本没有权利跟他谈判什么!


战庭聿在外面站了约莫有两分钟,见车内还是一片安静,摁灭了烟头正准备伸手去拉车门。

啪嗒一声。

副驾驶座位上的车门打开,子惜从车内钻了出来。

她已经换上了那件黑色的裙子,紧身的款式,将她的姣好的身材完美的呈现。裙摆处有白色的羽毛做点缀,堪堪遮住大腿,属于超短的那种。往下,是她暴露在空气中的一双细长双腿。

从腿到腰,再到胸……男人的目光从她身上一一勾勒。

无袖的款式,袖口处也是白色的羽毛做点缀,她纤细的手臂上,套上了一双黑色的手套,一直到胳膊上半段。V字领口的设计,让她姣好的事业线,都暴露在空气中,惹人注目。

子惜是中长发,乌黑靓丽,自然又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头顶上戴着黑色的小兔耳朵,明明是素颜,却偏偏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的惹人怜爱。

战庭聿的眸子一点点的眯起。

子惜站在那,被他打量。恍然有种被扒光了大剌剌的躺在他面前的错觉,这种错觉,让她又羞又怕。

她紧握着那根魔法棒,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紧张。

这套服装奇怪极了,而她此时此刻,也一定很奇怪。

战庭聿的目光让她极不自在,她只能腾出一只手,不停的往下拽着裙摆,试图遮住更多。

“过来。”战庭聿朝她抬手。

子惜咽了口唾沫走过去,还剩两步远的时候,战庭聿忽然伸手直接将她拽了过来。

“啊——”子惜一声惊呼,整个人都撞进他怀里。

不过将将站稳,战庭聿的手便顺着她的裙摆探进去……

“别……”子惜的脸一下子便涨红了,她下意识的伸手按住了他作怪的手,脸色绯红,娇艳欲滴。卷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呼吸微微起伏,一双水眸惹人怜爱。

战庭聿的手没有再前进,而是转了一个方向,在她臀部轻轻的捏了一把,贴近她耳边轻叹:“真是天生的尤物!”

子惜知道,这句话绝对不是赞美!

这男人从将她带回别墅的那一刻,就一直对她很不屑。

她从顾家被直接带到了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又被带到了战庭聿的海湾别墅里。

她被扔进了浴缸,近乎粗暴的在水里,夺去了她的第一次……

过去的二十年里,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婚礼,却万万没有想到,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竟然会这么草率!

子惜被战庭聿半拥着跨出电梯,穿过嘈杂的人群进了包间,当浓浊的烟味扑面而来,子惜的神思才蓦地被拽了回来。

面前是一个几百平的包厢,一盏硕大的琉璃灯悬挂在头顶,照亮绿色牌桌上的赌局。

子惜感觉到握着腰间的手抽离,有长得很漂亮、身材很好的女人接过了战庭聿手里的外套。战庭聿随即坐了下来,而子惜就这么杵在他的身旁。

子惜听见有人跟战庭聿打招呼,她垂着眸子,盯着战庭聿捞进手里的牌。

她并不懂这些,只是身处于这样的环境中,浑身不自在而已。

她需要找点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