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 > 第512章 夫妻战争爆发,说跟盛鑫睡报复他
傅衍夜走到她身边停下,看她不愿意与自己对视也没生气,只是看了眼她的后颈,然后将外套脱了下来,直接从她身后给她披好了,“还要再坐一会儿吗?”

    卓简颈后一阵暖意包围,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但是垂着眸看着自己的手依旧没跟他开口。

    傅衍夜在她边上坐下,伸手去握她的手。

    卓简看见,立即就要挣脱开来,但是他把她的手攥的紧紧地。

    “手这么凉,我给你暖一暖。”

    傅衍夜解释,强硬的握着她的手。

    卓简还是想将手从他掌心里脱离,傅衍夜索性将她压到怀里锁住,“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卓简,不可能的。”

    他的声音里带着克制,隐忍,还有不容抗拒。

    他想要跟她和好如初,他知道很难,但是他真的不想她再推开他。

    卓简用力推着他,僵持着继续沉默不语。

    “卓简。”

    他忍痛叫她,把她的两只手臂夹在自己手臂下,把她抱的紧紧地。

    卓简被抱的要喘不过气来,终于开口问他:“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

    “这辈子都不会。”

    傅衍夜低眸看她一眼,见她的眼里尽是憎恨与想要跟他离别的决心,他又再次把她抱紧在怀里,黑眸望着夕阳落下的地方。

    卓简被他困的累了便不再动,没脾气的趴在他胸膛里,后来夕阳彻底落下去,傅衍夜将她从椅子里抱起,直接横抱着离开。

    常夏跟袁满还有王瑞这次距离他们更远了些,看着他们俩进了电梯后用另一部电梯上楼。

    卓简在他的怀里,没有任何指望。

    她想,或者他们不该再继续压抑自己了。

    他们要做个了断。

    她横心,然后到了房间里后,更那么无动于衷的与他对视着。

    傅衍夜半蹲在她面前,将她的手握着暖着,对她说:“等下再让人来给你做一次理疗。”

    “我跟盛鑫睡了。”

    卓简望着他,昨晚没说出来的话,今天终于要说出来。

    “……”

    傅衍夜沉默着,幽暗的深眸直直的睨着她。

    “我跟盛鑫睡了。”

    她又重复了一边,还是那么轻。

    “卓简。”

    傅衍夜还握着她的手,薄唇微启。

    “孩子虽然是你的,但是我跟盛鑫就是睡过了。”

    “你非要这样?”

    傅衍夜听不下去,黑眸沉沉的睨着她质问。

    “那天晚上下着雨,是我主动去的他房间。”

    “……”

    “我恨你,恨的痛不欲生,我想要报复你,那是我想到最直接最快速地方式。”

    卓简倔强的说下去,眼里依旧是决绝的。

    “为了跟我分开,你连这种……”

    “你要相信,我真的做的出这种事,就像是我真的相信你会给橙橙找继母,傅衍夜,你不肯放了我,以为我们就能回到过去吗?再也不能了,你想要的无非就是外人看来的家庭和睦,但是那是你想要的,不是我卓简想要的,我想要的,是离开。”

    卓简说。

    傅衍夜黑沉沉的眼眸望着她,许久都没再开口。

    她恨他。

    她报复他。

    她想他死都可以。

    为什么非要以这种方式?

    他慢慢站了起来,弯着腰,双手慢慢握住她瘦弱的肩膀:“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信?我告诉你,就算你真的跟盛鑫睡了,我傅衍夜也发誓,这辈子你都休想再逃出我的掌控。”

    他一字一句,并不急,却重重的倾泻出来。

    卓简望着他,冷笑:“那你想怎样?让我跟你在外人面前装作寻常的夫妻那样?”

    “只要你不怕孩子们伤心,随便你怎么折腾,但是我告诉你,哪怕是过两天出了院,你也会在我的监视范围内,想走?除非我死。”

    “傅衍夜!”

    她痛恨的叫他。

    他何必这么执着?

    “将来等孩子们发现我们夫妻关系早就破裂,问起来的时候,你自己去跟他们说,说你把身体给了另一个男人,把心也给了那个混蛋。”

    这句话,他突然说的很重,一个字比一个字更重。

    他也是痛恨的。

    那个叫盛鑫的男人。

    搅乱了他原本平静的生活。

    “那要不要我告诉橙橙,他的爸爸哪怕见着他死,也无动于衷。”

    “……”

    “还是要我告诉孩子们,他们的父亲爱的从来不是我,而是一个叫林如湘的女人。”

    “卓简。”

    他突然吼出她的名字,将她摁在床上,自己跪在她细腰两侧,俯身,手捏住她的薄弱的下颚。

    此时只要他稍微使使力,她的下颚必碎无疑。

    “林如湘当时已经是走投无路,我杀她可以,但是你虚弱的躺在我怀里,满身狼藉,你让我怎么去杀她?那个替橙橙掉下去的孩子掉下去的时候,你怎么能说我无动于衷?”

    傅衍夜黑眸里温乎乎的星光浮动着,他看着身下那个痛恨他,想要跟他分道扬镳的女人。

    在她心里,他真的就那么无情冷漠吗?

    傅衍夜的呼吸有点颤抖,她的眼角有泪痕不断滑落的时候,他情不自禁的去抵住她的额头,手慢慢从她的下颚移开,难过的问她:“难道从橙橙出生到那时候,你真的看不出我对他的父爱吗?”

    如果他真的有父爱,就不会看着自己的孩子死了还不动。

    她什么都信,她只知道,他当时那么决然的在她面前,动也不动。

    “卓简,不要因为一件事,而抹杀我们之前所有的感情好不好?”

    他这句话,很轻。

    更是商议,是祈求。

    他再也不想跟她隔着心说这些让彼此痛恨的话。

    他们该好好地谈一谈,橙橙掉下去的时候,他们都是悲痛之极,眼前一片灰暗,他们都深爱着橙橙。

    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他爱她如己,又怎么会不爱她给他生的孩子?

    她明明之前都看见了的,看见他们父子的感情浓厚,可是却因为那一场,让她抹杀了他之前所有的好。

    “放我走。”

    卓简只低喃了三个字。

    他贴着她的额头,低声:“不能,我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绝不让你离开我视线半步。”

    “那我就死在你面前。”

    卓简望着他,绝望的要挟。

    “死在我面前?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