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快穿之反派大佬皆为我臣服

快穿之反派大佬皆为我臣服

黑心的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新晋言情作家“黑心的猫”最新创作的一本快穿系列小说,《快穿之反派大佬皆为我臣服》上线之后深受广大书友喜欢,本文笔风清奇,人物性格走向出其不意,凤卿卿、尘渊是本书的男女主人公,小说正在编写中,内容简介:她这个来自二十三级的世界级科研人才,又是医科圣手,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佣兵团首领身份的人,竟被快穿大神“绑架”。从此开始了没羞没臊毁人设的快穿之旅,在不同的位面,打破缘由的剧本走向,根据系统的要求完成任务。

主角:凤卿卿,尘渊   更新:2022-07-15 2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卿卿,尘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之反派大佬皆为我臣服》,由网络作家“黑心的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新晋言情作家“黑心的猫”最新创作的一本快穿系列小说,《快穿之反派大佬皆为我臣服》上线之后深受广大书友喜欢,本文笔风清奇,人物性格走向出其不意,凤卿卿、尘渊是本书的男女主人公,小说正在编写中,内容简介:她这个来自二十三级的世界级科研人才,又是医科圣手,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佣兵团首领身份的人,竟被快穿大神“绑架”。从此开始了没羞没臊毁人设的快穿之旅,在不同的位面,打破缘由的剧本走向,根据系统的要求完成任务。

《快穿之反派大佬皆为我臣服》精彩片段

“凤卿卿,你就算死了,变成恶鬼,也只能是我夜辰的人!”

 

“本君就是要折磨你,要看着你痛苦,看着你生不如死,看着你与尘渊想在一起却不能在一起的绝望。”

 

“凤卿卿,你恨我吧。”

 

“本君就是要你恨我,这样,你才能记住我。”苍凉悲怆,透着浓浓冷意,冰彻入骨的声音仿佛来自魔窟地狱。

 

凤卿卿想睁开眼睛,却奈何不过身体里狂卷而来的疲乏困意,昏死过去。

一双大手揽她入怀。本是温暖的怀抱,她却感到了疏离冷漠。

 

入眼,一片纯白。

 

艰难伸出双手,十指完好,白皙纤长,左手无名指上,戴着她与明川的订婚戒指,这戒指,并不是简单的装饰品,而是聚集了科研站数百顶尖人才研究出来的空间戒指,能容万物。

 

凤卿卿从床上猛然坐起,动作之大,扯动伤口,鲜血汩汩,瞬间染湿了臂膀,她却连叫,都叫不出来,下颚处的疼痛更甚。

 

脱臼了,下巴严重脱臼。

 

忍住疼痛,凤卿卿直接上手,只听“咔擦”一声,下巴瞬间恢复原位。

动作快准狠!

 

扭扭脖子,晃晃头,全身关节像是年久失修的单车零件,动一下,缓半天。

 

“雪球儿,止血药。”

 

凤卿卿伸手,想像往常一样从雪球儿那儿获得人体供需品,许久。没有回应。

 

也是这时,一股强大且不属于自己的认知和记忆汹涌袭来。

 

大荒,君皇世家,群雄割据,江湖之上,涌现出无数门派。

 

其中,两大门派包揽天下能人。

 

一乃坐落在飘渺山的正派之首璇玑宫,以尘渊尊上为主,万千之人皆想成为其麾下弟子,长老八位,亲传弟子百余人,外门弟子上千,是江湖之上,规模最大,最受人尊敬的门派。

 

而原主凤卿卿,便是从小在飘渺山长大,与尘渊青梅竹马,婚约在身,空有美貌,心无半点城府的璇玑宫大小姐。

倒是与自己同名。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她是个疯婆子!

 

如今她身受重伤,全身骨折,琵琶骨也被九九八十一根噬魂钉穿透。于现在的原身来说。此时的她,与废人无异。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那另一个让人闻风丧胆,避之不及的鬼蜮之主——夜辰。

 

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占据了脑海,凤卿卿跌跌撞撞起身。看到铜镜中那瘦到脱相的身影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不是她的身体。

 

铜镜中的少女脸色苍白,双眼无神,乌黑秀发垂至腰际,衣着邋遢,形销立骨,瘦弱不堪如此,也挡不住她的美色。

 

老师说穿梭机还从未投入使用过,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bug,看来。这就是后遗症。如今,只是自己的意识穿到了这个位面,身体只怕还躺在实验室之中。

 

身处异世,凤卿卿丝毫不惧,她既醒来,能伤她之人,少之又少。

 

只是,该如何寻找明川碎片所化成的人?成了一大难题。

 

对了,空间戒指与自己意识相连,它都还能出现在这原主的手上,那雪球儿是注射在自己脑海中,与自己意识也是相连的,空间戒指都在,那么雪球儿,也一定能再次启动。

 

果然,在重置与雪球儿的联系密码与系统之后,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传来。

 

【主人,已到大荒位面。请快速寻到男主人碎片,将之与我重组,我即可获得带你到下一位面的能量。】

 

“如何找到并且获取碎片?”

 

【他身上会有您所熟悉的特征,打破大荒既有规则,其身上任意一处都可能是男主人的碎片化身,现在,我便将此位面的本来轨迹,传送给你,请注意接收!滴滴滴,能量严重不足......】

 

雪球儿即将再次进入待机。

 

凤卿卿快速道:“修复我的身体。”

 

[收到!]

 

躺回床上的凤卿卿,经过雪球儿一段时间的扫描修复之后,身体,总算是有了一些力气,身上的伤,隐疾,也都随之消散。

 

她本想起床活动活动筋骨,好去寻明川碎片。

身体动弹不了。

【主人的精神力是第一次经历如此大的记忆传输,且方才我修复主人身体时注入太多能量,你稍缓片刻,便能恢复自如。】

 

这时,大殿内响起了脚步声,随即,一道轻笑嘲讽之声传来。

 

“卿卿,姐姐来看你了。”

 

林袅袅,凤卿卿的姐姐,幼时被人丢弃在飘渺山,幸得玄老,也就是凤卿卿的父亲相救,收在门下,养为义女。

她从小爱慕尘渊,因为此事,没少在暗地里使手段,此先原主的痴傻之症与林袅袅,脱不了关系。

按照雪球儿所传输的位面正常发展,这个林袅袅害死了养父玄老,逼疯毒傻凤卿卿,还将其扔在了无人生还的鬼蜮。在其被尘渊救回之后,多次加害。

因凤卿卿与尘渊有婚约在身,璇玑宫玄老于尘渊又有恩,故就算凤卿卿变得痴傻,尘渊还是娶了她并照顾了她一辈子。

最后,凤卿卿在鬼蜮君上夜辰率领大军进攻璇玑宫的时候,为尘渊挡下最重一击,身亡。

而现在的时间线,是尘渊将凤卿卿从鬼蜮带回璇玑宫的第二日。

她与尘渊,还未成亲。

打破既定规则?怎么个打破法?

 

雪球儿也在做完这事之后,完全陷入待机模式。

 

“好妹妹,看姐姐,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林袅袅手上缠着一手腕粗的红蛇,朝着病榻上的凤卿卿徐徐走来,面容狰狞,笑容瘆人。

 

她记得,这个死丫头,可最怕这种东西了!


深处记忆中。

 

单薄弱小,只着单衣亵裤,因恐惧而蜷缩在床上角落瑟瑟发抖的小女孩。

 

清寒月光下,能看到地面爬满了五颜六色且吐着信子的长蛇。

 

它们高昂着头,身子在地面快速前进着,发出可怖的唰唰声。

 

小女孩抱着头,双手捂着耳朵,因害怕而紧闭着双眼,黑夜中,夹着恐惧的厉声惊叫,冲破云霄。

 

“妹妹的脸色,怎么不太好?”

 

“这可是父亲送你的生辰礼物,你忘了?来,摸摸它,你十岁之前,可是最喜欢它了。”

 

凤卿卿猛地从回忆中惊醒,原主对蛇的恐惧刻在了骨子里,看到那软趴趴冰冷至极的生物,寒毛倒竖。

 

她本人不怕蛇,甚至在23世纪独自一人去迷窟鬼林训练的三年,还掌握了如何与这些凶猛冷血的兽类相处。

 

只是这具身体,终归不是自己的,还未能娴熟掌握,所以见到蛇的刹那,几乎是出于原主本能的肌肉记忆,她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煞白。

 

因为伤势还未完全恢复的缘故,她还未能够动弹。

 

见状,一身绯衣的林袅袅捂嘴轻笑。

 

“哟,你看看,姐姐记性不是很好,差点忘了,卿卿你自从小时候被蛇咬过之后,就再也不能与蛇共处一室了,唉,真是可惜啊,这赤练蛇,可是当初父亲特地为你寻来的玩伴,其灵性,可不低呢。”

 

凤卿卿抬眸,看向笑的花枝乱颤的林袅袅。

 

这个姐姐,生得很美,艳丽至极的那种美,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上下轻颤,父亲曾说,袅袅是天生的驯兽师,她内力上乘,心思玲珑,以后定能在大荒古闯出自己的名声。

 

只是可惜,林袅袅将聪明用在了算计自家人身上。

 

林袅袅从小和尘渊一起学艺,可谓是青梅竹马,随着时间流逝,她对尘渊的感情,愈发不可自拔。

 

奈何凤卿卿一出生就和十岁的尘渊订下婚约,林袅袅本以为二人之间没有感情,随着两人的长大,这份婚约便会失效。

 

岂料,凤卿卿天真活波,善良无害,大一些后出落得越发灵动。

 

尘渊尊上看凤卿卿的眼神愈来愈浓烈。含着满腔爱意。

 

林袅袅嫉妒得发狂。尘渊尊上那样完美的人,世上,只有自己能配得上他。

 

她低头,便见到凤卿卿用一副可怜的眼神盯着她。

 

怒火中烧,她伸出左手,狠狠捏住凤卿卿的下颚。

 

“你还敢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凤卿卿,你如今心智如同三岁小儿,筋脉尽毁,如同废人,整天疯疯癫癫的,活在世上有什么用?如果我是你,我早就去死了,你为什么不死?为什么还会活过来!”

 

“尘渊哥哥。”凤卿卿张口,竟不自主的唤出这句话,让她自己都尤为震惊。

 

“尘渊乃璇玑宫尊上,就算他心悦于你又如何?你成了傻子,他身居高位,你以为,他会弃天下苍生不顾,只守在你身边吗!你是不是还做着尊上会迎娶你的美梦?呸,你与那夜王鬼主纠缠不清,尊上只是嘴上不说,其实他心里,早就对你厌恶了。”

 

林袅袅,当真是恨毒了原主。

 

如果原主的记忆不出错的话,便是林袅袅亲手将凤卿卿推下深渊,落入鬼蜮,险遭万蛇吞噬。

 

“林袅袅,你真可怕。”

 

林袅袅大惊,凤卿卿看她的眼神,与往常天壤之别,冷静自持,好似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

 

“你!你什么时候......”恢复神智的?

 

林袅袅见四下无人,恐自己行为暴露,她在众人眼里,扮演的一直都是极疼妹妹的好姐姐。

 

遂拿起枕头,便打算将手无缚鸡之力的凤卿卿活活捂死。

 

这一刻,凤卿卿的手指,终于是能动了。

 

在林袅袅的魔爪距离凤卿卿咫尺距离时,林袅袅看到床上女子诡异一笑。

 

不安瞬间席卷心头。

 

凤卿卿单手伸出,捏住凤袅袅手腕处,双脚呈剪子形状,死死锁住林袅袅下身,巧借林袅袅之力,将其禁锢住,动弹不得分毫。

 

枪林弹雨中一步步走过来的,她来自未来23世纪,佣兵女王,擒拿反锁,没有谁的动作快过她。

 


林袅袅想动。

 

身子却被凤卿卿锁死,挣脱不了半分。

 

怎么可能!凤卿卿分明是个废人,她的内力从小就被废了,身子也孱弱不堪,这般怪异的招式,她是从哪里学来的!

 

凤卿卿也十分吃力,这身体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其力量本来就有限,自己的招式在原主身上展现出来,更像花拳绣腿。

 

能将林袅袅锁死,靠的更多是技巧,可技巧,也需要力气,而力气,迟早会耗光。

 

“你放开我!凤卿卿,你个贱人!”

 

林袅袅调动内力,硬生生的弹开了腿脚酸麻不已的凤卿卿。

 

凤卿卿受巨大内力冲击,浑身吃痛,身子在空中翻滚一圈,本该重重落地,可她手碰触到床檐瞬间,轻轻借力,整个身子平稳落地。

 

见此状况,饶是傻子都该知道,凤卿卿不比寻常,林袅袅也是一脸戒备。

 

“你不是凤卿卿!”

 

“我当然,就是凤卿卿!我的好姐姐,别来无恙啊!”

 

凤卿卿的眼神狠厉,先前因受到林袅袅的内力震击,虎口微微裂开,鲜血涌出。

 

她视而不见,利落的从衣服上扯下一块碎步,紧紧缠住伤口,雪球儿好不容易修复好的身体,可不能因为流血过多又晕过去,期间,竟不见她皱一下眉头。

 

林袅袅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再看凤卿卿......她根本没有因为之前和她对抗处于下风就惊惧后退,相反,她随时准备着再次扑向林袅袅。

 

林袅袅心下更慌。

 

她的那个小白花妹妹,天生无害,极其怕疼,一点小伤都要皱眉掉泪,善良好骗,被人欺负了也不带吭声的。

 

可是如今,面前的这个凤卿卿,光是一个眼神,便使人胆寒。

 

就像是从死人堆里冲锋厮杀,手上染了无数鲜血,脚下踏了千具尸体,才会拥有这样的眼神。

 

林袅袅伸手,赤练蛇很快爬到了她的手上,恶狠狠的对着凤卿卿吐着红信子。

 

“我可以杀了你,也有能力杀了你,说,你到底是谁!”林袅袅厉喝一声,手中长剑已经出鞘,直指凤卿卿。

 

“放心,就算我死,也会拉你垫背!”

 

凤卿卿便是这样的性格,就算不是敌方对手,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不可能束手就擒,哪怕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她也要在对方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从记忆中林袅袅处事态度推断来看,她发现自己恢复神智,恐以后尘渊会再对自己起心思,必定会斩草除根,将自己斩杀于此,大不了,就再找个说辞来掩盖杀人的真相。

 

原主身体太弱,此时逃跑,生还可能性为零,还不如拼上一拼。

 

看着再一次扑上来的凤卿卿,林袅袅眼中迸发浓浓寒意。

 

“找死!我便成全你!”杀意十足。

 

凤卿卿没想到,自己刚到这个位面,就踢了这么大的一块铁板!

 

“尊上,大师姐一早就来探望小师妹了,正在里面与她说着话呢。”

 

“卿卿醒了?”低沉浑厚,富有磁性,不带半点感情的声音响起。

 

殿内。

 

林袅袅和凤卿卿皆是一震,停下打斗。

 

凤卿卿会心一笑,计上心来。

 

来的正好,她刚穿来,现在可不能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