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满级甜诱在封爷心尖肆意点火

满级甜诱在封爷心尖肆意点火

公子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精选优质作家“公子夭”的原创好文,《满级甜诱在封爷心尖肆意点火》这本中长篇作品,上线之后备受关注,小说中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席樱、封时衍,两人之间的情感故事主要讲述了:他们一个是白切黑疯批,一个是美强惨腹黑;席樱有娘生没爹养,被视为登不上大雅之堂的乡下妞,如今来到了繁华的都市,成了席家人的笑柄。可一切都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吗,令人惧怕的黑客帝王是她,能起死回生的神医还是她,究竟她身上藏着多少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谁也不知道。

主角:席樱,封时衍   更新:2022-07-15 2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席樱,封时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满级甜诱在封爷心尖肆意点火》,由网络作家“公子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精选优质作家“公子夭”的原创好文,《满级甜诱在封爷心尖肆意点火》这本中长篇作品,上线之后备受关注,小说中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席樱、封时衍,两人之间的情感故事主要讲述了:他们一个是白切黑疯批,一个是美强惨腹黑;席樱有娘生没爹养,被视为登不上大雅之堂的乡下妞,如今来到了繁华的都市,成了席家人的笑柄。可一切都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吗,令人惧怕的黑客帝王是她,能起死回生的神医还是她,究竟她身上藏着多少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谁也不知道。

《满级甜诱在封爷心尖肆意点火》精彩片段

大喜之日,席家别墅。

席樱身穿华丽的中式嫁衣,和父母在门口依依惜别。

“小樱,爸爸对不起你。”席会华眼眶通红,握住女儿的手微微发颤。

沈秀姿抹了下眼角的泪,“小樱,商州秦家也是大户,新郎虽然……但还是有机会的,现在家里情况你也清楚,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爸,沈姨,我没有怪你们,我一个从乡下来的,能嫁入豪门是我的福气,时候不早了,我要上车了。”

夫妻俩眼看绑了喜庆红花的宾利远去,不约而同擦掉眼泪,席会华眼神转暗,对妻子谨慎问:“你确定动的手脚不会露馅?”

沈秀姿眼底跳跃兴奋的凶光,“万无一失,现在我们只要等着拿到一亿聘礼和保险偿款,公司就不愁钱了。”

席会华阴冷勾唇,“更重要是她手上的股份!”

……

前往商州,路途遥远,还要经过大山郊野,地势凶险。

后座的席樱,算了下时间,车子应该抵达敦城郊区,距离她出逃目标更近了。

她打开了窗,看着车辆上了环山公路。

正在开车的司机郑重提醒,“席小姐,快把窗关上吧,山风阴冷,小心着凉。”

“开你的车,别管我!”

别以为她真蠢,当年母亲尸骨未寒,席会华就把坐台女娶回来,一年不到生了双胞胎,自己被丢到巫川外婆家,他独食和母亲打拼的江山。

这些年没有外婆照顾,她早死了。

现在席会华惦记母亲留给她的股份,才把她接回来,不巧公司资金链断裂,他把自己当成猪卖,想换个好价钱。

母亲因难产而死,但外婆告诉她,事情未必那么简单,极有可能是这对奸夫**设计谋杀。

她潜心蛰伏那么多年,现在回来,就是要闹翻席家的天!

所以,这门亲事也是她故意答应的,目的就是中途出逃,给渣父母丢下大麻烦。

这时,车子下坡,突生情况——

“遭,遭了!”

“什么事?”

席樱从后视镜看到司机严峻的脸。

“车刹坏了,很……很有可能会撞山!”

“开锁,跳车!”

车辆左侧是悬崖峭壁,右侧经过开发,浅沟草地很安全。

司机慌慌张张打开车门锁,脸色大变,“席,席小姐,开关坏了!”

席樱心口一咯澄,眼底闪过戾气。

车门锁死的情况下,她只能砸窗。

砰——

撞上山体前一秒,席樱冲出了轿车,滚到草沟中。

滴——滴滴——

熟悉的炸弹声,她凌厉地看了眼轿车内部,有一点红光在闪烁。

席樱忍痛爬起来,朝反方向狂跑,跑出三米远时,轰隆——

一声爆破声乍响,火龙直冲上天,她被弹出几米远。

看着惨烈的爆炸现场,她心有余悸,脑海闪现席家双亲丑恶的嘴脸,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

先撞死,再炸毁痕迹,想拿聘礼,还想把她杀死谋夺股权。

好一对畜牲!

她看着远处驶来的大货车,计上心头。

吱——

大货车的司机骂骂咧咧停下了车,“你这姑娘怎么……”

“借你的车一用!”

席樱强行把货车司机拽下车,留下一张支票,驾车离开。

回途中,席樱有一瞬迷茫。

原计划被打破,她现在回去,逃得过秦家的活死人,肯定还有下一个秦家出现。

回巫川?

她出来目的就是报仇,但如今羽翼未丰,单凭一人之力,谈何报仇?

远处,一束车光闪进眼里。

一辆车牌8888的劳斯莱斯徐徐驶来,她回忆信息网,这辆车属敦城最权贵的爷,封时衍的专用车。

听说封时衍因三年前一次意外,又瘸又瞎又克妻,前两任妻子一个疯了一个死了,最近又被家族要求不断相亲,要不自己搏一把?

席樱踩尽油门冲了过去,转方向盘,急刹。

大货车甩出漂亮的大摆尾,稳稳挡住了劳斯莱斯的去路!

司机惊呆了,猛踩急刹,距离大货车仅剩毫厘间停下。

是谁不要命,敢拦封阎罗的车?

席樱毫不犹豫跳下车,身上的秀禾服没有成为她的累赘,她拔出一根发簪,三两下打开后座车门,闪身进去。

面对戴着墨镜的男人,直截了当道:“嫁给我,从此我是你的眼你的腿,我有信心,治好你的病!”


车内,死一般地寂静。

从天而降新娘子?

被猝不及防求婚的封时衍,戴着的墨镜丝毫不减他的俊朗。

他穿着正式西装,黑衬衫系得一丝不苟,高度与喉结齐平,若隐若现的性感弧度……

席樱美眸一眯,真想扑过去咬一口!

封时衍浑身透着清冷疏离气息,禁欲感爆棚,只可惜……

“我凭什么相信你?”男人冰冷的磁嗓,如从寒窖而来。

席樱笃定道:“因为,你想站起来!”

封时衍没说话。

她自信满满,为他作了一番分析,“反正你寻遍百医也无药可治,为什么不让我试试?”

两人距离很近,她身上拂来的樱花香,清浅又让人难忘。

如一把神秘的钩子,勾出他内心深处的记忆。

“成交。”

因为她身上这抹香,他选择了尝试。

“BOSS?”前方的司机暗呼,这事,就离谱!

“开车,回去!”封时衍向司机命令。

……

自从把席樱带回来,封时衍没再出现,她落得清静。

伤口不深,疗养了几天,便恢复元气。

这夜,她让女佣找来一台电脑,打开自己的私人网域,调查外面的事情。

不出所料,自己被定义为“死人”,席会华不仅给她建了墓,还向保险公司索要一笔赔偿金,这几天一直和商州秦家索要聘礼。

真贱!

她目光停留在一张照片中,互相搀扶的渣父母站在她的新墓前,颤巍巍痛哭的模样。

她的新墓?

她有必要去参观参观!

阴沉沉的墓园,亮着影影绰绰的光。

“老大啊,你才回敦城多久就英年早逝,请放心,兄弟们一定帮你查明死因,这事和你那对渣父母有关,那就跟他们没完!”

“呜呜,我们很舍不得你,还有其他在国外做任务的兄弟不能赶回来,你别生气,等他们完成任务归国,绝对领到你坟前磕头!”

几个大块头,跪在墓前涕泪横流。

一道女声伴着阴风飘来,“算你们有良心。”

哪来的声音?

几个大块头东张西望,其中一个黄毛注意到身后穿着一身白衣的女人,光线不亮,那张脸照得死白,他惊恐尖叫,“鬼啊!”

席樱嫌他聒噪,一脚踹过去,“你才是鬼!”

几人惊魂安定,看清楚席樱,一个个扑过去抱大腿,“老大,你真的是老大。”

“你没死,真好!”

席樱冷眼看着他们,一个个在外形象高大,拥有高尚职业高超技术的男人,在她面前成了活憨憨。

“别哭爹喊娘的,我另嫁了,敦城封家。”

“啊?这……”

几人震惊脸。

改嫁?

闪婚?

“别问我原因,给你们一个任务,帮我调查萧子恒和席清柔的感情,明天之内我要结果。”

这是她刚才看到的消息,继母之女席清柔,近日将和萧家三少订婚,这个三少,和她巫川的青梅竹马长得极像。

“这是谁?他犯了什么事?”

“有时间再和你们解释,我要赶回去了。”

席樱是偷跑出来的,慎重起见,她速去速回。

“老大,你还活着,这墓碑怎么办?”

席樱眼底划过讽笑,“炸了!”

席樱偷偷回到大别墅,无声无息摸上二楼,只要回到卧室,她就……

“去哪了?”

席樱被冷不丁冒出来的声音吓了跳。

她绷直了背脊,一动不动站在那儿。

封时衍来到她面前,那张墨镜脸没有一丝波动,但那对墨镜片仿佛是鲜活的眼睛,炯炯有神地凝视着。

他一个瞎子,威力从哪来?

“思考人生去了,还摘了花,专程送给你!”

席樱举起手里白菊和狗尾巴草,那是抵挡不住兄弟们的热情,顺带回来的。

封时衍不为所动,墨镜脸还生出一丝嫌弃。

她极力推销,把花儿送到他面前,“这是玫瑰花,玫瑰花代表热情的爱,明白吗?”

“你确定这是玫瑰?”

噫?

不是瞎的吗?


“玫瑰香味浓烈,菊花甘冽带着青草气息,如果没猜错,还是白菊。”

“咳咳!不管什么花,重要是我的诚意,我是有心……和你合作,帮你治病的。”被人拆穿的席樱,硬着头皮圆话。

封时衍深沉地眉宇泛过思量,“进书房聊。”

终于有空搭理她了?

书房没开灯,席樱和他前后脚进去,但电动轮椅移得太快,等她进去已跟不上他的身影。

四处抹黑,她找不着边际,这就是盲人的世界,不需要光?

脚下不知道撞上了什么,她身体失去平衡往前扑,脸贴上一堵温热的胸膛,肌肤隔着衣衫相触,他的温度,从她的毛孔钻进血液,蔓延心底。

那是一种沾染着男性荷尔蒙气息的温度……

“席小姐合作的方式……投怀送抱?”

迎面拂来的软躯,藏着清新怡人的樱花香。

香味如一把钩子,轻轻拉扯着他的心,还有手中的温柔触感,令他心神一漾,喉结不经意滑动了一下,保持冷静。

席樱看不到他的细微反应,倒是被他的话挑衅了,反手一勾,坐上他的大腿,媚眼如丝。

“合作的方式当然不是投怀送抱,但我想起了一点,洞房花烛夜你不知所踪,现在补还来得及,只可惜……”

她目光下移,高位截瘫,是不举的。

男性尊严,不可侵犯!

封时衍大手圈住她的腰,顺着她的脊梁骨上移,粗粝的长指隔着绵薄的衣衫在她后背滑动,惊起一片颤栗。

席樱意识到危险,想逃,却被他强制扣住。

他大手紧扣着她的后脑勺,俊脸压了下去。

“我必须说明一点,我不是高位截瘫,低级中枢损伤不严重,生理功能正常,需要临床验证?”

他沉嗓如撩拨人心的大提琴音,不紧不慢说出来的话,烫红她的耳根。

他高挺的鼻梁抵住她的,一张一合的薄唇擦过她的唇,热气簌簌飘落,直冲她的呼吸而去。

被灌入的男子荷尔蒙气息,带着淡淡木质香。

扑通扑通——

席樱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

唇与唇微妙的擦拭,仿佛在她心口擦燃了火花,某种念头似要冲破心房。

她不敢大口呼吸,以致缺氧的脑袋胀乎乎的,如陷入云端……

这男人,撩起来,要人命!

席樱忍不住抓紧他的衬衫,才发现,他的体温,好烫人。

要上头了!!!

内心响起一道警报,席樱,要振作!

席樱把持住内心的躁动。

凝出水雾的美眸用力眨了眨,勾出一丝蔑笑,带着女王范果断拒绝,“夫妻之实建立在男有情妾有意的情况下,可惜我们不是。”

她纤指顺着他流畅的下颚线滑落,经过喉结时,那性感的曲线,令她眸光火热。

她克制住胡思乱想,用力抵住他的胸膛,以最快速度站了起来,一本正经道:“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适应了室内的暗度,她看似镇定走向书桌。

但她紊乱的脚步,像极了败下阵的逃兵,封时衍唇角泛过微乎其微的笑痕!

席樱绞尽脑汁列了一份婚姻协议,看了他一眼,耐性子一条条念出来。

“……第八条,婚内期间,友好联盟必须在对方有需求时,第一时间挺身而出。”

“需求?”封时衍细细品读,“比如,那种需求?”

席樱一愣,那么友好互助的一条协议,竟被他扭曲得那么邪恶?

她银牙一咬,“我指的是一方有难需要帮助,另一方条件允许下必须支援。”

“哦~”他磁嗓拉长些,耐人寻味。

席樱总感觉别扭。

“继续。”一秒恢复面瘫脸,他又是那朵可远观不可亵渎的高岭之花。

“第十一条,友好联盟对外属夫妻身份,必要场合实行亲密行为,对方无条件服从。”

席樱的想法是,他们为了蒙混大众视线,对外必须饰演一对恩爱夫妻,必要场合亲密点很正常。

“你指的亲密行为?”

“牵手,搂抱等。”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到时候随机应变吧!

“亲吻,算吗?”

席樱认真想了想,“亲脸颊我可以接受,唇的话,一般场合不需要。”

封时衍让她继续。

“最后一条,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乙方为甲方治好眼疾和腿疾后,为了不影响双方追求幸福,友好联盟的合作关系将自动解除。”

“需要多久?”

“一年,但具体我还要先检查你的伤势,才能确定!”

一年,足以完成想做的事情,如果他的伤势没有想象中严重,时间也够了。

封时衍蹙起了眉,“两年。两年后,你我各自安好。”

两年?

有点久。

但寄人篱下,席樱答应了,“成交!封先生没其他异议,请在这里签个名。”

笔和协议书送上,只要他大名落款,事成!

封时衍没有接过去,“我瞎的,书架第三层从左往右数第三本是盲文字典,你对照着写一份盲文婚姻协议书,我‘看’一遍再签字。”

席樱小脸一垮,“你不早说?”

特么的,还让她写了几张A4纸。

“起草总是要的,请吧!”

封时衍离开了书房,当她找到那本一指厚的盲文词典——

握……草!

席家,气氛庄重。

律师严肃宣读着关于席樱死后,她名下的资产分配。

一个刚从乡下出来的姑娘没多少资产,席会华看重的是她手握江华公司百分之20的股权。

这么多年,他不能一家独大,正因忌惮席樱手中的股份。

“老公,让律师别读了,快签了吧!”低眉顺眼的沈秀姿按捺不住内心的急躁,悄悄对席会华说。

他们前脚拿到保险巨额赔偿金,后脚便迫不及待请律师来,办理遗产转移。

席会华一脸悲伤,把一个失女之痛的憔悴父亲演绎完美,除了眼底的精芒。

“形式还是要走,别急。”

他们要做的是全力配合,律师说什么都是对的。

“……席会华先生,你对分配没异议的话,请在这儿签字。”

一份文件送到他眼前,席会华火眼金睛,内心雀跃,只要签下,以后席家所有权全归于自己,没人能挡他的财路。

他激动的表情有些控制不住,嘴角拼命上扬,拿着笔的手正在颤抖。

嘭——

正是这时,紧闭的客厅大门被人狠狠踹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