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欲爱沉浮

欲爱沉浮

筱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梅琳、钟一帆作为女主角的现代契约爱情故事,《欲爱沉浮》已经全部编写完结了,小说作者“筱叶”的经典著作之一,本书主要介绍了:一纸契约,结束了她的单身生活,从此梅琳陷入了一个爱情陷阱中无法自拔。本以为明目张胆的爱了,就不会留下遗憾,谁知被折磨的痛彻心扉却不舍得离开;钟一帆这个男人优秀到足够让人义无反顾的爱上,只可惜这个男人从不会为哪个女人停留,当一切尘埃落定,梅琳就此解脱,等待她的是全新的人生,她要夺回主权赢回尊严。

主角:梅琳,钟一帆   更新:2022-07-15 2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梅琳,钟一帆 的女频言情小说《欲爱沉浮》,由网络作家“筱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梅琳、钟一帆作为女主角的现代契约爱情故事,《欲爱沉浮》已经全部编写完结了,小说作者“筱叶”的经典著作之一,本书主要介绍了:一纸契约,结束了她的单身生活,从此梅琳陷入了一个爱情陷阱中无法自拔。本以为明目张胆的爱了,就不会留下遗憾,谁知被折磨的痛彻心扉却不舍得离开;钟一帆这个男人优秀到足够让人义无反顾的爱上,只可惜这个男人从不会为哪个女人停留,当一切尘埃落定,梅琳就此解脱,等待她的是全新的人生,她要夺回主权赢回尊严。

《欲爱沉浮》精彩片段

北海市。

九千九百九十九朵大红色的玫瑰花到货,花店里蜂拥而出一群人来,十分有章法地将一万朵玫瑰花从卡车上搬下来。

近期,花店接了一大笔订单,有一位豪士突然间造访小花店,随口就定下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这下,让几近枯竭的小花店瞬间起死回生。

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很快便被包装好,乌色的黑纱将那束巨大无比的玫瑰花紧紧包裹住。

这个时候,一袭白裙疾步匆匆地闪进了花店大门,将手中的包往柜台上一丢,随即便拿起了桌上的透明玻璃杯,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

却并不喝,直接手一歪,整杯水往那开得正灿烂的绿色桔梗花上浇去。

这个时候,门外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男人。

男人黑色西装,漆皮的皮鞋边沾了一点点褐色的泥土,见到站在屋内神情淡然的白衣女孩儿,脸上的疲倦瞬间一扫而光。

“梅琳。”

男人突然间开口,梅琳旖旎着白裙转过身来,望向了站在门外的宋梓铭。

“哥,你怎么来了?”

宋梓铭脸色突然间一僵,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的模样,他对梅琳对自己的这个称呼,心中感到十分的不满。

“就不许我下班路上顺便来看看你了?”

梅琳听罢,也只是淡淡一笑,随即便重新接了一杯温水,递给了宋梓铭。

他们二人,加上赵菁菁,三个人是大学时期最好的朋友了。

眼瞎各自毕业了两年,两年的时间早已经改变了大家的身份与地位。

宋梓铭由于在大学期间各科成绩十分优良,外加社交活动十分丰富,优长的社会能力以及他那不输任何当红娱乐小鲜肉的颜值,让刚刚一毕业的宋梓铭,很快便成了各家大公司的抢手货。

赵菁菁性格单纯善良,虽然没有宋梓铭那么优秀,但却有一身过人的本事儿,加上优渥的家庭条件,刚刚毕业就被她爹送进了北海市一家国企当中,不费吹灰之力跨上了人生巅峰。

但是,要说起梅琳来,相比那二人略显寒酸。

很小的时候,梅琳的记忆当中也就只有北海福利院了。

对于从小生活在北海福利院的梅琳来说,眼下她虽然做着最不起眼的花店外销工作,但是每一步都是她亲手打拼来的。

没有过人的技能傍身,也没有给力的爹,仅剩的也就只有那一腔对命运不服输的热血,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渴望。

梅琳眼看着宋梓铭将整整一杯水都喝了下去,脸上笑了笑,很快从桌上的包里拿出了一块茉莉花味道的奶糖,递给了宋梓铭。

“知道你有低血糖的毛病,还是你最喜欢的茉莉花味道。”

宋梓铭笑着捏着手里的奶糖,认真且小心地揣进了兜里,说道:“谢谢你。”

“梅琳,过来帮忙!”

花店门外传来了老板娘不耐烦的吼声儿,梅琳探了探脑袋儿,随即便朝宋梓铭吐了吐小舌头,抱歉说道:“不陪你了。”

宋梓铭看着梅琳那欢快着跑出去的背影儿,愣了愣神儿,喊道:“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在老地方见!”

只见梅琳对着身后的宋梓铭摆了摆手,随即打了个OK的手势之后,人就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宋梓铭叹了口气儿,盯着花店的大门看了许久之后,才离开了花店。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很快在花店员工的齐心协力之下包装完成,最后是由雇佣的快递师傅送到买家那里。

但是,一经一番折腾之后,大家纷纷叫苦连天地喊累喊着加工资,并没有一个人愿意配车。

毫无例外,对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梅琳,很快便被两位同事举荐,再次成了这次跟车的陪葬品。

梅琳叹了口气,也只能痛快答应下来,捏着酸麻的腰上了车。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花了这么大的手笔,给出的地址竟然是一家夜总会。

梅琳冷哼儿一声儿之后,检查了一下后备箱的玫瑰花,又嘱咐了一下司机师傅,之后人便倒头睡倒在副驾驶座位上。

夜总会在北海市算是一家比较有名的娱乐场所,各行各业各色的人充斥其中,混乱不堪。

总会大门外时而能够看到几个社会人士,纹龙雕虎,目光深邃着穿梭在人群中,似乎正在寻找着今晚的猎物。

梅琳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感来,伸手帮忙司机师傅将车后备箱的玫瑰花搬下,按照这字条上的地址,很快便拨通了对方买主的电话。

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一听是花店员工,语气便十分不耐烦,讥讽了几句过后便挂断了电话。

梅琳盯着手机看了几眼之后,心情十分不好。

强忍着情绪回头跟司机师傅嘱咐了几句之后,自己一个人便走进了夜总会大门。

嘈杂的音乐,闪光灯不断变换着颜色,梅琳低着头走到了服务总台前。

客气着询问道:“请问,这个地址从哪里找?”

总台小姐接过字条,只是看了一眼,便将目光正视到了梅琳身上,反问说道:“你是花店的?”

梅琳点了点头,随即指了指停在门外面的货车,说道:“钟先生在我们花店定了一束花,按照交货时间,我们亲自上门服务。”

总台小姐脸上写满了狐疑,不知道给里面谁打了个电话之后,很快便给了梅琳一个房间号。

“6—686包厢,哼,果然是个出手阔绰的公子哥儿。”

梅琳一边嘀咕着,一遍进了电梯,直奔六楼。

推开686包厢房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却是一阵儿浓烈且呛鼻的烟草味道。

还未适应这股强烈的烟草味道,紧接着扑面而来的一股酒气,瞬间将梅琳熏了个七荤八素。

好容易晃了晃手看清了屋内的景象,包厢十分豪华,带着几分正经的黑白格调装饰,房间一样的娱乐歌厅中此时地上沙发上各处躺着几个醉的不省人事的妖娆美女。

美女们一改往日的光鲜亮丽,脸上浓烈的妆容早已经花掉,睡姿也是十分男人。

梅琳皱紧了眉头,后退到房门外看了眼包厢门牌号,确定了是686之后,才正步走进来。

这个时候,一双大手酩酊着从天而降,直接将梅琳搂在了怀中。

梅琳整个人僵硬在了身后男人的怀抱当中,挣脱不及时,大脑也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

怎么穿着这身衣服?怎么,不喜欢我给你买的裙子?

男人的声音蛊惑之中带着几分的暧昧,梅琳听罢,瞬间清醒了过来。

连忙甩开男人的禁锢,直接回头,看到身后的男人那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发丝毫不紊乱,五官俊朗有神儿,深邃的眼眸之中透着几分的凌厉与霸道。

冰冷的霸道之中,似乎又隐藏着一抹不为人所察觉的无尽孤独。

男人见到梅琳之后,很快便警觉了起来,冰冷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冷了起来,问道:“你是谁?”

梅琳气不顺,反驳问道:“您又是谁?不问姓名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动脚,不怕我告你非礼吗?”

男人一怔,随即便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直接坐到了旁边松软的沙发上。

意味挑衅着回道:“告我?还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呢!”

“算了,我是来找钟先生结算花店余款的,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你这种没教养的家伙儿身上!”

梅琳丢下一句话之后,便转身欲要离开包厢。

男人勾起嘴角笑得肆无忌惮,低沉着声音说道:“我就是钟一帆。”

刹那间,梅琳只觉得后背生寒,继而转身,脸上挂着的却是一副职业上灿烂无比的标准式笑容。

“原来是钟先生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小店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包装好了,就在楼下,您看您什么时候验一下货,付一下尾款?”

钟一帆眉头一跳,看着眼前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女人,面容便严肃了起来。

“想不到贵店的员工竟然比这里的卖身小姐还敬业。”

梅琳心中怒火丛生,怎可将她与夜总会的卖身小姐相提并论,真是岂有此理!

眉眼弯弯一笑,梅琳笑不露齿,回答说道:“感谢钟先生的点评,还请钟先生楼下验货,没问题的话咱们就支付一下尾款。”

此时,钟一帆却来了兴致,一脸兴致浓浓地跟着一笑,笑中尽是诡计与讥讽。

“不急。”

梅琳见此,“怎么不急,钟先生看起来也并非游手好闲之人,如此通身的气派一定是日理万机的高端人士。”


这个时候,钟一帆已经起了身,听梅琳这般说,直接将梅琳逼退到了墙角,俯身下去。

近距离的接触,早已经让刚刚还一本正经的梅琳变得面红耳赤了起来,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钟先生,注注意一下您的身份。”

钟一帆上下打量了一下梅琳,冷着声音说道:“五官还不错,倒是算得上上乘,只是这俗气的装扮实在是拿不出手,况且你这身材……”

说道这里,钟一帆顿了顿,随即却自顾自地笑了起来,补充说道:“人靠衣装马靠鞍,总还是有衣服能够掩盖你那营养不良的身材的!”

“流氓!色鬼!”

梅琳一边红着脸一边推开钟一帆,手腕却被钟一帆紧紧禁锢住,“帮我个忙!”

梅琳怒气横生着回头,却见此时的钟一帆除却了一脸的冰冷与挑衅,转而代之的却是挽留与可怜。

“如果钟先生能尽快验货补完尾款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听此,钟一帆很快便拿出了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不出五分钟的时间,梅琳手里的电话很快便打了进来,楼下的玫瑰花尾款已经付了。

这个时候,梅琳突然间心生后悔,看着眼前的钟一帆,颇有一种被人利用与欺骗了的感觉。

“梅小姐是吧?”

钟一帆的声音突然间打断了梅琳的思绪,“楼下玫瑰花的主人就是你了,一会儿你得陪我去一个地方。”

梅琳一惊,心想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儿,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钟先生,现在是上班时间,我并不能答应你。”

说罢,梅琳转身出了包厢。

只觉眼前一黑,两个高大威猛的黑衣保镖拦住了梅琳的去路。

“钟一帆,我可不是你随便玩玩的陪酒小姐,你这种人,我是永远都不会接触的!”

梅琳气鼓鼓着返回了包厢中,此时包厢里已经有几个酒醒醒来的女人。

钟一帆将手一挥,紧接着几名保镖进来清场,不出一分钟的时间,包厢干净了下来。

“梅小姐,在还没有了解一个人之前最好不要随意下结论,况且,我也希望梅小姐能做一个信守承偌的人。”

梅琳只觉自己的头皮发麻,心中大叫不妙,这下人是不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到底什么事情?”

“别着急,这里是一份合同书,本来的候选人今天没有来,所以还是希望梅小姐能够考虑一下。”

钟一帆说罢,便将一份合同书递到了梅琳面前,梅琳拿起一瞧,竟看得目瞪口呆。

一份等同于卖身契的合同,甲乙双方条款历历在目。

梅琳只需要答应钟一帆的只有一个条件,那边是做钟一帆的虚假女朋友,而列出的好处却让梅琳心生动摇。

定金五十万,事成之后补款二百五十万,天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虚假身份,竟然让眼前的这个男人出手如此阔绰?

将手中的合同书合上,梅琳正了正色,丢了什么也不能丢了尊严跟底线。

这种卖身契的东西,她是不可能,也永远不会去签的。

“我想钟先生是找错人了,抱歉,我就是一个小小的花店员工,配不上钟先生开出五百万的高价。”

说罢,在梅琳走到房门口的时候,钟一帆方才开口,“给你一天的时间,想好之后我就在这里等你。”

梅琳唾弃了一口之后,飞奔着离开了夜总会。

花店里的员工已经集合完毕,梅琳刚刚进门便见到拉着一张长长冷脸的老板娘。

老板娘见到梅琳的第一眼,便上下打量了一番梅琳,鼻音之气说道:“呦,原来是咱们大客户的小情人儿回来上班了?”

梅琳一愣,转眼看到了摆放在旁边小仓库里那束巨大的玫瑰花,心中顿然明白了些什么。

这个时候,人群中开始嘈杂议论了起来,“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说她都傍上大款儿了,怎么还来这种地方上班,装什么呢!”

“你不知道,现在的人都爱低调,情妇这种身份自然是人越少知道越好了!”

“难怪,难怪她不爱说话,原来不是性格原因,而是另有隐情的!”

梅琳又羞又恼,直接将手里的工牌往面前桌子上一摔,怒道:“你们瞎说什么!别传谣言好吗?”

大家面面相觑,纷纷一脸不屑地散开。

当天下午,梅琳便收到了来自花店的辞退书,令人意外却似乎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被一同扫地出门的,除了梅琳之外,还有钟一帆的那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

梅琳看着面前十分笨重的玫瑰花,心情无比复杂。

眼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梅琳便犯起了愁来。

宋梓铭看了眼左手手腕儿上的电子表,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钟了,西餐厅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

他等候在这里没有一个小时也有半个小时了,申请略略落寞,吃吃未曾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

总是这样,梅琳总是这样,她那繁忙的工作总是让宋梓铭等了一次又一次,多等一秒又一秒。

宋梓铭叹了口气儿,将身子往窗户边挪了挪,随即便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奶糖。

桌面上搁置着统共十二块儿奶糖,大大小小,各种各样。

但是它们都是出自同一个主人,那便是梅琳。

她知道他低血糖,尤其在饿极了的时候容易眼前发黑且身体无力。

这段时间,梅琳总是能变着花样儿地送他奶糖,可是到如今,宋梓铭一块儿也不舍得吃掉。

因为一旦吃掉了,就意味着宋梓铭少了一块儿,就像是少了梅琳对他的一份心一样。

最终,宋梓铭还是拨开了一块儿奶糖,松紧嘴巴里。

是那块儿茉莉花味道的奶糖,他最喜欢的茉莉花,最喜欢的奶糖口感。

这种感觉,是世间任何事情再无法取代的。

将近九点钟的时候,梅琳才让出租车师傅将那束玫瑰花送到了出租屋里。

折腾了一番之后,梅琳洗漱一番,发现了一封被塞在门缝里的白色信封。

拆开一看,地址竟然是北海市法院,各种落款盖章看起来都不像是诈骗。

细细阅读之后,梅琳大失所望。

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她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儿。

来自法院的催款书,其中明文规列出了一长串的证据表明,梅氏集团欠下外债数额庞大,最后统统法人名字白纸黑字写得都是梅琳的名字。

回过神儿之后,梅琳很快便按照信封上法院的电话打了过去,咨询了一些事情之后,便预约了明早八点。

一夜未眠,梅琳做了个噩梦。

梦中,她站在火光冲天的漆黑房屋之下,看着站在大火中的男人哭天喊地。

男人面容慈祥,口中尽说着让梅琳照顾好自己的话,并告诫她无论如何要安全地活下去,不要争不要抢。

梅琳站在大火面前,双脚止不住地颤抖,眼中是止不住地流泪。

第二天,梅琳如约而至。

早早等候在法院接待室的陈科长,见到梅琳的第一眼便面容严肃了下来,将身边的职工遣退之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梅琳跟陈科长两个人。

陈科长看了眼手中的文件书之后,便将鼻梁上的眼镜扶了扶,问道:“你的父亲叫梅林峰?”

梅琳愣了愣,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您说的这个人是谁,我在福利院长大,这么多年了,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一面儿,更没有什么亲人。”

说到这里,梅琳的眼眶便红了起来,强忍下了心中激动。

陈科长狐疑地扶了扶眼镜,皱起眉头,问道:“梅林峰这个人,你确定不知道是谁?”

见梅琳的确一副茫然的模样,陈科长掏出手机来查了查,随即一张不太清楚的照片便出现在了梅琳的面前。

照片中的男人双眼清明坚定有神儿,一身正派的西装,让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英俊。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梅琳能够从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感觉来。

“请问,这位是?”

陈科长随即便皱起了眉头来,丝毫没有拐弯抹角的意思,直接说道:“这位是当年梅氏集团的总裁梅林峰,多年之前病故了,而且他是你的父亲。”

听到父亲两个字,梅琳整个人便僵硬在了原地。

“他是怎么死的?”

陈科长随即很快便摇了摇头,说道:“具体原因不详,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梅氏集团当年的事故闹得很大,只是伤疤痊愈,你要是想了解当年的事情的话,最好自己去网上细细查一查,不过我不敢向你保证网上现在还有当年的媒体详细报道。”

梅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而且做了一个跟昨天晚上一模一样的梦,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噩梦。

陈科长最终交代给梅琳的法院回答,是梅琳作为梅氏集团的法人,有责任偿还梅氏集团近几年来的外空亏损欠下的巨额债务。

从法院出来后,梅琳第一个便想到了钟一帆,眼下能够帮助她的人就只有钟一帆了。

这一次,她终究还是向那个大佬低头了。


临近中午,梅琳到达夜总会的时候,钟一帆还在六楼686的包厢里面花天酒地。

梅琳的出现,无疑给包厢里的人带去了一个不小的惊喜。

当钟一帆拉着梅琳从包厢里面走出的时候,梅琳能够清晰地听到来自包厢内一阵儿酸溜溜的怒气。

敏感细心的梅琳这个时候才知道,钟一帆是万隆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手中掌控着北海市龙头老大万隆集团未来的所有股份以及资产。

钟一帆是个潜力股,媒体向外界无一不都这么报道着,但是在梅琳的心中,钟一帆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最终,梅琳为了偿还几近亏损仍旧还在危险边缘挣扎着的梅氏集团欠下的巨额债务,还是栽进了钟一帆的手中。

“钟一帆,如果我帮你演好这场戏,你最终会给我多少钱?”

梅琳坐在钟一帆的跑车里面,跑车里的空间十分密闭,梅琳能够清楚地听到那来自胸腔中的心跳声音。

钟一帆眉头一皱,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坐在后座的梅琳,最终淡然地勾起了嘴角,轻轻笑了笑。

“我倒是很喜欢你,跟那些女人不同,说吧,你还想要什么?”

此时的梅琳心中五味杂陈,她知道,在钟一帆的心中她是与那些轻浮的女人没有多大差别的。

她和她们相比,她梅琳要钱的手段不过只是更加直截了当了一点儿而已。

“我需要泥给我加钱!”

“好,我答应你。”

钟一帆的声音很快便响了起来,他目光注视着前方的路况,脸上是看不清楚的阴晴。

只是,冰冷的声音很快便响了起来,说道:“你提出的条件我都会答应,只不过你要扮演好自己该扮演的角色,而且一定要听我的话。”

梅琳已经顾不上太多了,从现在开始她当然会听钟一帆的话,她知道如果她不听话的话,在逾期之后她很快会被检察院的人带走,轻则法判,重则坐牢。

可是,这些梅琳都不怕。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她是一无所有的人,曾经的她从不畏惧死亡,但是如今的她却怕了死。

因为,当他得知梅氏集团擅自用了她的名字来顶替梅氏集团的法人之时,她便决定从今天开始要好好的活着,活到看到真相的那一天。

“现在我们该去哪里?”

梅琳的开门见山,让钟一帆很快便高兴了起来,“想不到你是如此一个真性情的人,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卖了?”

冷哼一声儿之后,梅琳淡然着将目光转移到了车窗外面的风景,说道:“怕什么?大不了死一遭。”

听罢,钟一帆双手握紧了方向盘,目光郑重,突然间整个人陷入了沉默中。

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似乎在各自的心中,都在各自盘算着某些事情。

钟一帆旋转着方向盘,将车子停在了一家高档百货商场的门前。

下车,锁门,动作行云流水。

梅琳跟着钟一帆走进一家女式奢侈品店,钟一帆亲自挑选了一条黑色裙子让梅琳换上。

站在镜子前的梅琳,也被此时自己的新模样意外到了,只是眼角那些细细的憔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状态不在线。

钟一帆似乎也察觉到了,很快便打了个电话叫来一位化妆师,梅琳全程保持着十分的配合。

从化妆间走出来的梅琳,彻底大变样,再也不是曾经那个一身休闲舒服装扮的花店员工了。

此时的梅琳,加上通身的气质,就算是站在一群人当中,也能够很快一眼见到。

“小姐的皮肤真是我的客人中最好的一个了,年轻就是好,这五官说是黄金比例也不为过了。”

化妆师是来自万隆集团旗下娱乐影视公司的一位顶级化妆师,三十来岁的男性妆容造型师艾文,据说有一个谈了七八年的男朋友。

梅琳低低一笑,随即说道:“您看起来状态也很不错,跟您比,我还真是差了远了。”

艾文扭着腰站在梅琳的身后,看着镜子中投映着的两个人,开始眉飞色舞了起来。

“哎,跟你八卦一下,你跟钟大少爷到底是什么关系?钟大少爷可从来不带女人来任何一家公共场所的!”

梅琳一愣,随即便垂下了长长睫毛,笑道:“合作上的关系伙伴而已。”

不等艾文继续问,这个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正是钟一帆。

“她是我女朋友,梅琳。”

艾文听罢,当即便尖叫了起来,看了眼梅琳之后,便拿起自己的化妆包跑出了化妆间。

“你疯了?这样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梅琳还没有准备好接受钟一帆女朋友这个身份,此时正是又气又恼怒。

钟一帆站在梅琳身后,看着镜子中那张绝色小脸蛋儿上的微微怒意,说道:“价钱可以给你涨,但是你一定要听我的。”

梅琳无话可说,只能低下了头,看着镜子中那个突然间变陌生的自己,连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现在的决定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在到达万隆庄园之前,梅琳早已经在车上按照钟一帆的意思,提前预习好了接下来需要做的功课。

万隆庄园里面住着老太爷,钟建梅,是万隆集团的创始人,今年已经是八十五岁的高龄了。

但是,从钟一帆的话中,梅琳还是猜出了钟一帆并没有父母在世的这一可能性。

钟一帆没说,梅琳心知自己也没有任何资格去问。

万隆庄园坐落在北海市的郊区,钟家资产雄厚,买下了一座山头,将山头开发成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园林。

而万隆庄园,便藏匿于园林当中,戒备森严。

从钟一帆的跑车上下来,梅琳心情无比紧张,挽着钟一帆的胳膊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万隆庄园大门。

万隆庄园里的佣人数也数不清,梅琳也猜测不出庄园占地面积究竟是多大,只是在梅琳的印象当中,庄园大到了令人咂舌。

第一次见到老太爷,经过了一路的提心吊胆之后,梅琳最终还是竭力说服自己平静了下来。

钟建梅冷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手中把玩旋转着的是两颗上等的玉核桃,看着站在面前的孙子以及另外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影的女人,脸上布满的只有不悦不喜跟排斥。

“还知道回来?”

老太爷年级虽然大了些,但是从他身上仍旧能看得到当年那一身正派的身影儿,声音浑厚有力,底气十足。

目光很快便在梅琳身上过了一遍,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玉核桃,紧接着厉声儿说道:“身边这位是生意上的伙伴?”

钟一帆整个人全程十分淡定异常,面对老太爷如此强大且咄咄逼人的气场压迫之下,依然能够做到一身的云淡风轻。

“爷爷,你知道的,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名字叫梅琳。”

钟一帆的话说罢了很长时间,椅子上老太爷始终盯着自己手中的玉核桃,神情悠然,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对着听着钟一帆说话。

“爷爷,您这样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老太爷随即抬起头来,这才将目光正式放到了梅琳身上,“哪里人?家中几口人?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现在家庭情况怎么样?”

梅琳的心一痛,她知道钟家的老太爷不喜欢她,为了钱,她就只好硬着头皮直上了。

“抱歉,我是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昨天刚刚从花店离职。”

老太爷拧着眉头看着恭敬站在面前的梅琳,似乎对梅琳对自己家庭情况的毫不避讳感到吃惊不小。

随后,便朝二人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了,你们俩先下去吧!”

钟一帆似乎还有话要说,但是看了眼老太爷之后,便带着梅琳离开了房间。

“我刚刚的话,没有气到老太爷吧?”

梅琳心中惴惴不安地跟在钟一帆身后,身前的钟一帆突然间转身,在梅琳吃惊的眼神儿当中将她的手拉起,紧紧地攥在手中。

钟一帆没有直接回答梅琳的话,而是转头望向了身后的来人。

此时,一身白色细腻蕾丝名媛包臀裙的女人,一双细长白皙的腿霎时吸引人的目光。

梅琳淡淡一愣,看着站定在眼前的这个尤物,心想如果她是个男人的话,眼神一定会死死地黏在这个女人身上。

只是很快,女人在看到钟一帆手牵着的身旁的女人之后,脸上那抹灿烂的笑容很快便淹没在了一片不悦与阴翳当中。

“帆,她是谁?”

钟一帆看也未看,脸上很快便漏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来,直接说道:“我的女朋友,今天特地带回来给爷爷看看的,怎么样,漂亮吗?”

女人脸色僵硬,似乎有些难以置信,随即很快便上下扫视了一番梅琳。

之后便说道:“帆,你变了,以前你从来没有让哪一个女人以这种身份回家的!”

“梅雨霏,她的名字叫梅琳,我希望你能称呼她的名字。”

钟一帆的语气冰冷之中,带着几分的强势与不容置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