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我就是不爱你了

我就是不爱你了

君子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宋曼满怀期待嫁给了自己暗恋了多年的男人傅生言。她知道男人的心里并没有她的位置,可是她坚信感情是可以满满培养的。然而她忘了,有些人的心是石头做的,终究捂不热。那一日,在得知自己腹中的胎儿保不住时,她终于恍然大悟。为此,她果断地对他提出了离婚!

主角:宋曼,傅生言   更新:2022-07-15 2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曼,傅生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就是不爱你了》,由网络作家“君子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宋曼满怀期待嫁给了自己暗恋了多年的男人傅生言。她知道男人的心里并没有她的位置,可是她坚信感情是可以满满培养的。然而她忘了,有些人的心是石头做的,终究捂不热。那一日,在得知自己腹中的胎儿保不住时,她终于恍然大悟。为此,她果断地对他提出了离婚!

《我就是不爱你了》精彩片段

宋曼是个包子。小个儿头,白脸蛋,D罩杯。说话细声慢语,性子不急不恼。

傅生言把她娶回来三年,有事儿打打狗,没事儿啃一口。

可今天例外了——

“阿言,我们离婚吧。”

凌晨一点半,宋曼端坐在沙发上。小细腿并拢,长睫毛一垂。

她推了推茶几上的协议书,细声细语地说。

傅生言喝多了。

晚上一个兄弟生日,办三十大寿。

滨海私人公园里开了个游艇趴。莺莺燕燕,妖魔鬼怪,应有尽有。

傅生言不喜欢带宋曼去这种场合,于是一条短消息打发过去【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没想到,这会他刚回到香郁水岸,宋曼便给了他一个醒酒套餐。

她竟然会跟他提离婚?

开什么国际玩笑!

傅生言扯了下领带,感觉有点口渴。

“有茶么?”

他问。

“有冷茶。”宋曼点头,起身。

“吴妈休假了,我去倒。你……把字签了吧。”

傅生言看了一眼茶几上的协议,唇角撇了撇。

网上载下来的模板,水印都没除。

他没动笔,身子往沙发上一靠。然后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有十七个未接来电,都是宋曼打过来的。

很反常,宋曼之前从没这样歇斯底里地打过他的电话。傅生言想。

上游艇前,他把手机放在车上了,所以一直没看到。

这会儿皱眉思索一阵,傅生言恍然大悟。

原来,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阿豪。”

傅生言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你看下还有哪家商场没关门,买个包过来。随便什么牌子,挑店里最贵的。”

这个时间点,估计也只有公海上的赌船才有奢饰品店开着了。

傅生言觉得,宋曼难得闹一次小女人脾气,完全是能用钱解决的。

宋曼端着茶水出来,正好听到了傅生言打电话。

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在看到协议书上依然空白一片的时候,眸子沉了沉。

“你还没签?”

宋曼问。

“我为什么签?我有说过想离婚?”

傅生言道。

宋曼没说话,呼吸急促了两下。

这时,傅生言扯开领带,站起身。

“我喝多了,明早送你礼物,补上。”

说着,他咳了咳喉咙,干渴。

“茶给我。”

宋曼递过来,手腕一翻。整杯凉茶扬在了傅生言脸上。

“醒了没?”

宋曼慢吞吞地说。

傅生言顶着一脑袋茶叶渣,冰冷的水帘沿着他的刘海额头往下滴。

他先惊再恼,提步上前,将宋曼狠搡了一把。

“你疯了么!不就是一个纪念日!发什么神经!”

傅生言抖掉茶叶,袖子抹了两把脸。

他的宋曼,乖巧听话没脾气。这种泼妇行径,原不该与她挂上钩的。

此刻渐渐清晰的视线里,宋曼小小的个子,站得笔直。

她与自己对峙着,眼里两汪泪水轻飘飘的。睫毛一扇,“唰”地淌过白皙又精巧的脸庞。

结婚整三年,傅生言第一次看到宋曼在他面前这样流眼泪。

“阿言,三年了,你在乎过我的感受么?”

宋曼说。

傅生言眸子一眯。

对他来说,这个问题有点超纲。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乎宋曼的感受。

宋曼她,也有感受么?

“今晚我睡客房,你不想签字的话,明天我们直接去民政局。”

没等傅生言反应过来。眼前的小女人提步上楼。

砰一声,关上了客房的门。

平仰在大床上,宋曼将双手轻轻压在小腹处。

惴惴的疼痛袭来,泪水弥漫枕边。

急诊大夫的话,冰冷游于耳际——

“你这个出血不太妙。五十二天了,胎心胎芽还没见着,孕囊都萎缩了。考虑胚胎停育,清宫吧。”

三年前,宋曼带着满心欢喜嫁给傅生言,算是为自己多年暗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即使她知道这个男人并没有爱上她。但她一直相信,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可时至今日,在她生活里无休止上演的——

是他从来不会在意她的感受,只会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是他永远不记得她的生日,纪念日,不记得她的喜好与习惯;

是他不想要孩子的时候也不肯戴套,只让她吃药。

是他觉得差不多该要孩子了,便不分时间不顾她的意愿,“辛勤”造人。

是自己在精心准备三周年纪念日的烛光晚餐,并打算告诉他怀孕这个好消息时,下身突然开始出血——

然而打他电话打到爆,却打不来Party上醉生梦死的男人一声回应。

宋曼想,如果有人问她,是什么时候爱的。

她会说,大概是在七年前的那个宴会上,风华正茂的天之骄子一不小心闯进了她的心房。

如果有人问她,是什么时候不爱的。

她会说,大概就是在这个孤独的夜里,她一个人打车上医院,脸上流着泪,身下流着血。

然后被医生宣告胎停,宣告爱情,没有结出结晶……

冰冷的手术器械在她身体里绝望搅弄,勾出婚姻里攒够的失望。


傅生言宿醉醒来,头疼欲裂。

手边没有宋曼的温度,才想起来她昨晚是赌气住到客房去了。

此时客房没人,被子叠的整整齐齐。

楼下也没人,早餐盖在餐桌上。瓶装的花里换过了水,信箱里的早报已经取了回来,端正地摆在茶几上。院子里的奥特曼没叫,说明狗粮已经加满。

吴妈休假了,这些是宋曼做的。

傅生言看了一眼沙发上拆开的包装袋,玫红色的爱马仕已经被拿了出来。

应该是秦豪昨晚放在门口的,被宋曼一并拿进来拆了。

傅生言的唇角微微一扬,他就知道这女人昨晚只是闹小脾气。

早上见了礼物,也就气消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傅生言觉得自己看女人很准。宋曼这样的,捏圆捏扁,最是好哄。

他拿起一块吐司,嚼了几口。

然后来到沙发上坐下,准备看看今天的新闻。

一不小心碰了茶几上的鼠标,宋曼的笔记本电脑是敞开着的。

原本是休眠的黑屏,一碰,休眠解锁了,出现了浏览过的网页面。

傅生言停下咀嚼,目光倏然一怔。

这是,二手交易平台?宋曼的账号?

他看看屏幕上挂着的玫红色爱马仕的照片,怎么有点眼熟?

再看看手边的包——

她竟然把这个包给拍照挂闲鱼上卖了!

傅生言恨恨起身,上楼去拿手机。

屏幕一开,一条未读消息。

【我先去民政局等你。】

傅生言咬咬后槽牙,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宋曼很快接听,声音还是软软的,糯糯的:“阿言你醒了?吃完饭再过来,不急。”

“闹够了没有?”

傅生言拿捏着语气,在失控边缘。

宋曼还是淡淡的:“我一早就过来排号了。你人到场后,我们要先做共同申请。然后有三十天冷静期,到时候我们……”

“你攻略还做挺详细是不是?”

傅生言单手抚了抚胸口,堵得呼吸不畅。

原来气炸了肺的感受并不是夸张的形容。

“宋曼你给我立刻回来!不喜欢包,重新挑一个,离婚不是你有资格主动提的。”

宋曼深吸一口气,声音依然软糯,却坚定无比:“傅生言,我已经决定了。不管你同不同意。不行就先分居,我不会回来了。”

“宋曼你——”

嘟嘟嘟。

没等傅生言说完,宋曼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傅生言没去公司。

窝在家里回了几封邮件,没有一点工作的状态。

宋曼一早出去后,就真的再没回来。

他中午打了个电话给她,被按掉了。

下午一点半,又打了一个,她竟然关机了。

妈的。

就在这时,门上指纹锁滴了一声。

呵,还说不是闹脾气?这不就回来了?

傅生言心里一收,身板赶紧支棱了一下。

原想扳出个冷漠一点的表情,可是门一开,探出来的却是吴妈的脸。

傅生言顿觉失落千丈,原路径瘫回沙发上。

“先生今天没去公司?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病了?”

吴妈关切地问。

“我没事。”

傅生言站起身,端上笔记本:“您忙您的,我去书房。”

提步到楼梯拐角,傅生言似乎想起了什么。

“吴妈。我上个月去国外出差两周。太太在家时,有发生过什么事么?”

傅生言想,宋曼是不是被下降头了?

吴妈一愣,直摇头:“没什么吧?太太平时生活很简单。一般就在家看书,画画,做点心做蛋糕什么的。偶尔出去跟朋友见个面。”

傅生言轻咳一声,眸子犀利如刀。

吴妈这种老油条,在傅家能做十来年的佣工。嘴巴上拉锁,脑子里门清儿。

“讲实话。”

傅生言道。

吴妈瑟了下目光,笑得不太自然:“就您前脚刚走那天,夫人来了一趟。”


夫人,指的是傅生言的母亲江婉君。

傅生言眸子一沉:“她来干什么?”

“唉,还不就是那点事儿?当长辈的,心里盼着抱孙子。夫人可能是觉得……三年了太太肚子都没动静,有点心急,也是人之常情。”

吴妈讲话油滑,谁也不敢得罪。主人家的矛盾么,避重就轻是王道。

然而傅生言不吃那套。

“说下去。”

吴妈没辙了:“可能夫人是心情不好吧,说到激动处,泼了太太一碗燕窝粥。先生,您,您可千万别告诉夫人是我说的。回头我……”

“你是我家的人,谁敢把你怎么样?”

傅生言转身上楼。

他坐在书房抽烟,换了个环境依然没什么心思处理工作。

宋曼的态度突然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口口声声要离婚,耍起狠来竟然还敢拿茶水泼他?

难不成,真是因为他妈把她惹急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江婉君对宋曼不满意,又不是今天才表现出来的。

一方面,她是觉得宋曼家不算大富大贵,而且宋氏的公司近年来一直下坡路,这联姻的后劲儿不足,实在血亏。

另一方面,她觉得宋曼性子软,书念得也不好,就念了一个二流艺术院校学广告设计,事业上根本帮不到自己。

最后一点,江婉君嫌宋曼个子矮,小家子气的,没有那种豪门大家闺秀的旺夫相。

所以,这些年她明里挤兑,暗里嘲讽也不是头一次了。

每回宋曼都跟智商不够用似的,当听不懂,不顶不撞。

不过,听说女人的情绪是会挤压积攒的。

傅生言自鼻腔里哼了一声,掸掉手里的烟。

心想:看来这次一个包不够,至少得两个。

他站起身,准备去衣帽间换一身衣服出去。

可是拉开了衣柜门,才发现宋曼当季的衣服都没了!

空荡荡的衣服挂就像猫啃过的鱼骨头,晃来晃去。

傅生言觉得,脸有点疼。

“阿豪。”

傅生言咬牙切齿地打通了助理的电话:“查一下宋曼的行踪,上午从和平路民政局出来以后,看她去哪了。”

酒店都是联网的,大数据下的摄像头无所遁形。

傅生言就不相信了,这小东西还能飞天遁地不成?

星河湾高级公寓。

隋浅微扶着宋曼躺下,悉心给她垫了一个靠枕。

“曼曼,你先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一会儿叫司机去买。你看你这脸色差的,哎,你说好端端的,孩子怎么就没了呢?”

“没了也好。”

宋曼咬着唇,摇头:“不是时候,也没有缘分。”

“那你和傅生言……”

隋浅微眸子眯了眯,小心翼翼提出了这个禁忌了一天的话题。

下午宋曼给她打电话,问她家里星河湾的那套公寓还空这么。自己能不能先过来暂住一段时间,等身体养好些,就出去找工作找房子。

当初宋曼嫁给傅生言的时候,可是圈子里人人羡慕的幸运儿。

为此,她这包子一样的性格没少受到那些名媛千金们,明里怼,暗里戳。

每一次,都是她这个好闺蜜隋浅微跳出来帮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说什么废话呢?瞅你们一个个的骚浪贱,整容脸?嫉妒不死你!

人家傅大少就喜欢我们曼曼这么乖巧听话的,怎么滴?怎么滴?

“浅浅,抱歉……”

宋曼苦笑一下,摇摇头,“让你对爱情和婚姻失望了,我要和傅生言离婚了。”

隋浅微:“……他,外面有女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