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万道神王

万道神王

极速蜗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极速蜗牛”倾心创作完成的热血玄幻小说,《万道神王》这本书上线之后,深受一众书友喜欢,本书尚未完结,男主角叶凡,小说主要讲述了:在这片九极大陆上,武力值只有最低没有最高,层出不穷的强者,从世界各地出现;在这大陆上出生的人,到了一定年龄便会觉醒武者血脉,感悟九天星河之上的命星,借此辅助修行。然而近几十年来,命星被污染,武者修行之路堪忧,源头也出现了意外,是以在这条修行之路上容易发生畸变,最终成为不可言喻的怪物。

主角:叶凡   更新:2022-07-15 2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凡 的女频言情小说《万道神王》,由网络作家“极速蜗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极速蜗牛”倾心创作完成的热血玄幻小说,《万道神王》这本书上线之后,深受一众书友喜欢,本书尚未完结,男主角叶凡,小说主要讲述了:在这片九极大陆上,武力值只有最低没有最高,层出不穷的强者,从世界各地出现;在这大陆上出生的人,到了一定年龄便会觉醒武者血脉,感悟九天星河之上的命星,借此辅助修行。然而近几十年来,命星被污染,武者修行之路堪忧,源头也出现了意外,是以在这条修行之路上容易发生畸变,最终成为不可言喻的怪物。

《万道神王》精彩片段

“为什么!”

一声凄厉的大叫,打破了黑夜的寂静。

低洼的血色大牢之中,叶凡满身都是血污,他披头散发,抬头望天,眸子之中,几乎要冲出怒火。

叶凡,叶族的世子。

从小天资聪颖,年仅十五,便觉醒了破军杀星,成为了一尊武者。

自此之后,修为更是一路突破,名动整个天雍城,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但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被自己的堂哥算计,挖掉命星,被囚困在血牢之中。

这可是他的血脉至亲!

而且他们从小一起生活,感情可谓深厚。

叶凡自认为自己没有亏待过他这个堂哥。

平时自己的修行资源,都会将一部分赠送出去。

他身为世子,身份尊崇,但是却没有一点架子,非常敬重他这个堂哥!

但是,一片真心和赤诚,换来的却是背叛。

血牢之上,叶惊鸿负手而立,他瞄了一眼血牢,脸上露出了嘲讽之意。

“为什么?说到底,你只是个养子而已,并非真正的叶家人,再加上你爹,都失踪了那么久了。”

“你这世子之位,是时候,该退位让贤了。”

“今夜之后,整个叶族都将知道,你叶凡偷盗家族至宝,于天雍山被斩,自此之后,我便是叶族的新世子!”

顿了一下之后,叶惊鸿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不得不说,你的命星,真的很强。”

“吞了你的命星之后,我的实力,更上一层楼了。”

冷漠的声音飘了出来,使得血牢之中的叶凡,心中更冷了。

多年的兄弟情义,居然比不过一道命星,比不过区区世子之位,这是何等的讽刺?

“对了,嫣儿让我转告你,她要和你退婚,这是退婚书,你可过目一下。”

“你这个未婚妻,真的很带劲啊,骨头都酥了!”

叶惊鸿将手中夹着的信封,甩手丢了出去。

信封飘在血牢的血水之中,被血水浸湿了。

但是信封上面,烫金色的退婚两个大字,显得格外之晃眼。

“苏嫣!”

叶凡咬着牙,手掌攥紧,指骨都已经发白了。

他和苏嫣的婚约,只是他爹和苏家家主之间的口头约定而已。

要是苏嫣不愿意,他叶凡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只需要他们相互协商一下,便可作废,这样不伤及两家的颜面。

但是!

没有必要这样过来羞辱他!

以女休男?

而且还写下来退婚书?甚至到了最后,都不愿意亲自过来,半点诚意都没有!

想当初,他鲜衣怒马,名动整个天雍城的时候。

那个苏嫣左一句叶哥哥,右一个叶郎叫着。

想到这里,叶凡就觉得一阵恶心。

“叶凡,你还是乖乖在这血色大牢之中享受吧!”

“今晚便是血月夜了,你命星被废,于血牢之中,直视血月,将会产生畸变,成为不可言的怪物。”

叶惊鸿哈哈一笑。

他之所以没有杀了叶凡,并不是大发慈悲。

只是想要好好折辱一下叶凡而已,当然了,更多的只是为了,让叶凡产生畸变,以此彻底毁掉叶凡。

长笑一声之后,叶惊鸿转身离开,末了的时候,顿了一下身子。

“瞧我这记性,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记和你说了。”

“你那个病恹恹的妹妹,明天我就让她嫁给柳家的公子。”

“只是可惜了,你被困血牢,发生畸变,注定是喝不了这一杯喜酒了。”

看着叶惊鸿逐渐离开的身影,叶凡的眸子,冲出无尽的怒火!

此刻的他,只想杀人。

龙有逆鳞,触之必杀人。

至于他的妹妹,叶柔,就是他不可触碰的逆鳞和禁忌!

“叶惊鸿,要是我叶凡不死,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叶凡咬着牙。

他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命星被挖,修为已经全废了,而且还身陷血牢之中。

要是叶惊鸿没有撒谎的话,今晚便是血月夜了。

在他们九极大陆,武者觉醒命星,借助九天星河之上的命星进行修行。

但是!

命星污染,修行的源头,出现了很大的诡异和变化。

借助命星修行的武者,自然不可避免被影响到。

每逢血月夜的时候,一旦于血牢之中,直视血月,身体将会发生畸变。

至于这个畸变,因人而异。

有人直接惨死,有人直接化为不可言明的怪物,为祸世间,然后被猎妖师击杀!

子时已到!

这时候,本来有些朦胧的苍穹,云雾顿散。

一轮血色的月亮,瞬间爬上了天穹。

整个山野,被妖艳的血光笼罩住了。

叶凡困在血牢之中,被迫直视血月,即便他闭上眼睛都没用,那血月的光芒,还是透过了他的眼皮子,直达他之灵魂。

“咚!”

“咚!”

此刻,叶凡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而且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心脏都要随之而炸开了。

不仅这样,他的肌肤也是直接升起了烟雾,有股很强的灼烧之感。

在血月之光的照耀之下,叶凡的身体逐渐生出了红毛,如同野草一样,在血光之中,快速生长。

“要死了吗?要畸变了,成为不可言状的怪物了吗?”

“但是……我不甘啊!”

叶凡苦笑一声,眼中露出很强的求生欲,他咬着牙,还在死扛之中。

但是!

产生畸变,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死扛也有力竭的时候。

就在这时候,苍穹之中,突然划过一道恐怖的火光,自九天星河之上而来。

那是一颗……黑色的星辰?

黑色的星辰,其实本身是不发光的。

然而在高速坠落之下,和灵力发生了摩擦,所以留下了长长的火光,映照苍穹。

“轰!”

黑色的星辰坠落的方向,正是叶凡所在的血色牢笼!

“不是吧?临死了,还那么倒霉?”

叶凡苦笑一声,本来他还可以留下一条全尸的,但是那么大颗星辰砸下来,多半尸骨不存了。

“轰!”

万幸的是,黑色的星辰快速燃烧,最后降临到叶凡身边的时候,只剩下一小块黑色的星核了。

咻的一下,黑色的星核,就冲进了叶凡的丹田之中。

星核入体,占据他的丹田,刹那之间,使得他的丹田,化为了一片黑色的海洋。

漆黑如墨的那种!

“这……”

叶凡内心咯噔一声。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澎湃的星力,汹涌而出,洗刷他的四肢百骸,奇经六脉!

大量黑色的杂质,不断从叶凡的身体之中剔除出来,那长出来的红毛,在强大的星力面前,滋啦一声,直接消散。

虽然肉身之上,传来了滔天的痛楚,但是叶凡的脸上,非但没有任何的痛苦,相反带着兴奋之意。

因为他的修为,居然有了复苏的迹象。

“这一颗星核,冲进我的丹田之中,居然机缘巧合之下,占据丹田,成为我的命星?”

叶凡不敢相信。

一般而言,想要修行只能通过冥想,感悟九天星河之上的星辰,以此觉醒自己的命星。

但是……

从未想过,会有一颗九天星河之上的星辰坠落下来啊?

“轰!”

沉闷的声音不断响起,只见叶凡身上的修为,正在快速突破。

天降星辰,入主他的肉身,成为了他的命星,而且还使得他的修为,快速暴涨!


“轰!”

爆鸣的声音响起!

叶凡身上的修为,快速突破之中。

淬血境一重天!

淬血境三重天!

……

淬血境九重天!

半步启星境!

叶凡的修为,一连突破到了半步启星境,这才停了下来。

修为一途,分为淬血境,启星境,星河境,枷锁境,星桥境等。

命星还没有被挖的时候,叶凡只是淬血境八重天的修为罢了。

但是眼下,修为更上一层楼!

“轰!”

叶凡的体魄之中,传来了山河咆哮的声音。

这是澎湃的玄力!

“黑色的玄力!”

叶凡内心咯噔了一声,他赶紧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丹田。

黑色的星核沉浮在他的丹田之中,此刻他的丹田,看起来漆黑如墨,让人相当之压抑!

丹田是黑色的,经脉之中流淌着的澎湃玄力,同样是黑色的。

这太诡异了。

玄力的颜色,和命星有关,但是无非就几种颜色而已。

但是黑色?

诡异!

这是不存于世间的颜色!

星河之中,万千命星,从未听说过有黑色的。

这是异类!

刹那之间,叶凡的心神有些乱了,思绪万千。

他竟然觉醒了一颗不知名的可怕命星。

就连自身的玄力,都是不存于世间的颜色。

说实在的,就算是叶凡自己,都拿捏不住,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不管了,只要还能活着,就是好事。”

叶凡倒也洒脱。

“叶惊鸿,你应该后悔没有杀了我!”

叶凡眼睛微微眯起,杀意四散。

旋即,他抬起拳头,黑色的玄力瞬间爆发,将大牢的封印全部轰碎。

“这黑色的玄力,比一般的玄力都要来得可怕。”

叶凡暗中对比了一下,在差不多同样的境界之下。

这黑色的玄力,比他之前觉醒的破军命星的玄力,还要恐怖上几倍之多。

要知道,他的破军命星乃是杀星,有同境界无敌之称。

但是……这黑色的玄力,远在破军之力之上!

就在叶凡逃出血色大牢的时候,一道道身影从山野四面八方冲来。

为首的,是一个背负弓弩的少年。

叶子陵!

是叶凡昔日的玩伴之一,但是跟着叶惊鸿一起反水了。

叶凡之所以放松警惕,被挖掉命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此人。

因为他信任叶子陵!

谁知道叶子陵跟着叶惊鸿,直接在他的背后捅刀子。

“惊鸿世子说得果然没有错,你这家伙真的不可用常理度之。”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居然还是不死?还能逃出来?”

叶子陵神色一变。

血牢之中,血月之下,命星尽毁,应该要发生不可言的畸变才对。

但是叶凡却和没事人一样!

“杀了他!”

“但是他的丹田要剐下来,我要研究一下。”

叶子陵很是冷漠,仿佛在处置什么阿猫阿狗一样。

“好狠的心。”

叶凡咬着牙,眼中时不时闪过道道杀意。

这个昔日的玩伴,居然这样对他?忘记了曾经的救命之恩了吗?

“是!”

一道道冰冷的声音传出,几道身影瞬间冲出,要斩了叶凡。

兵器的银光,在黑夜之中,显得格外之亮眼。

他们就要劈到叶凡的身上了。

“轰!”

但是这时候,叶凡身上,爆发出一阵阵可怕的黑色玄力,直接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光罩。

而后,黑色的光罩直接扩散出去。

“咔嚓!”

兵器破碎的声音响起,那扑杀过来的几道身影,瞬间被黑色的玄力撞碎了身子,化为血雾。

血月之下,黑色的玄力纵横,叶凡发丝舞动,自带一股瘆人之力。

宛若……

行走于人间的杀神一样?

“这!”

叶子陵瞳孔一缩,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此刻的叶凡,真的如同死神降临。

但是……

这不可能啊?

叶凡的命星,是他亲眼目睹被挖走的,修为同样被废掉了!

一介废人而已,哪里来得那么大的力量?

“老子不信,你只是一个废人而已,少在这里唬人!”

叶子陵瞳孔之中射出了冰冷之意,说完便抽出背后的弓弩,弯腰引箭。

箭光闪烁,破空而出!

但是叶凡看都没有看一眼,一拳砸落下来,黑色的玄力再度爆发。

铁箭破碎,化作铁粉。

但是叶凡的这一拳之力,不曾有一丝的减弱。

“咳咳!”

只见叶子陵瞬间击中,他的胸口塌陷,宛若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狠狠砸在地上。

“畸变!”

“你已经产生了畸变,你不是之前的叶凡了,你是不可言名的怪物,占据了他的肉身!”

叶子陵捂着胸膛,惊呼开口。

只是一拳而已,就碎掉了他的整个胸膛?

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这还是那个废物叶凡吗?不可能,断然不可能!

“不管我是叶凡,还是什么不可言状的怪物,今天你都必死无疑。”

叶凡声音淡漠,他的心已经寒了。

“别杀我!”

“叶凡大哥,你曾经说过,可无条件答应我一个请求。”

叶子陵跪拜在地上,瑟瑟发抖。

听到这句话,叶凡的身子,猛然顿了一下。

见到事情似乎有转机,叶子陵赶紧开口。

“叶凡大哥,不知道这个承诺是否还算数?”

“算。”

见到有活路了,叶子陵大喜,他想说可否免于一死。

但是话还没有说出来,一道拳印就轰然砸来了。

血雾散开,叶子陵直接陨落当场。

“都说了我的承诺还算数,但是你话都不肯多说一句。”

“既然不说,那就承诺作废!”

叶凡淡漠开口。

旋即,他身形一动,赶往柳家。

明天便是他妹妹大婚之日了,他要在此之前,赶往柳家,阻止这一场婚礼!

柳家的公子,是出了名的纨绔。

而且,喜好双修之法,扬言要采阴补阳,尝尽世间美女。

他的妹妹,本就病殃殃的了。

要是嫁给那个什么狗屁柳家公子,还有活路?

……

九极大陆,大炎王朝,一座枯寂无尽的冰原之中。

这里冰风呼啸,千里冰封,漫天都是白色的大雪。

在冰原的尽头,一个老者,赤裸着上身,肩膀上缠绕着巨大的锁龙链。

巨大的锁龙链延伸,一直没进风雪的尽头。

“呼!”

北风呼啸,短暂将风雪吹散。

露出了锁龙链尽头的事物,这是一道……青铜棺椁!

老者步履很慢,一步步向前。

但是这时候,他似察觉到了什么,抬起眸子,盯着东方,瞳孔之中,射出一道金色的光束。

“九天星河之上,第一颗命星坠落了……”

“璀璨星河,终究还是污染严重了,黑暗降临!”

“他……要来了吗?”

老者喃喃自语,旋即速度加快,拉着青铜棺椁,疾驰在冰原之中。

无尽的冰原,瞬间炸开,引发了大雪崩!

但是,却影响不到老者。

而老者疾驰的目标,正是大炎王朝,命星坠落的方向。


柳家,张灯结彩,铜鼓喧嚣,一片喜庆的味道。

这里人山人海,来了不少天雍城的权贵。

柳家虽然在天雍城算不上是什么大家族,但是体量绝对算不上小。

而今天,便是柳家公子的大喜之日,自然有很多人前来祝贺。

不一会儿,接亲的队伍,便映入了众人的眼帘之中。

“啧啧,柳家公子,真的是好福气啊,娶了叶族的叶柔,这可是天雍城美女榜上的第一人啊!”

“那叶柔,国色天香,只是可惜,少有人见过真容!”

柳家的山门,不少人窃窃私语。

他们的眼中,如同生了爪子一样,都快要伸出来,迫不及待想要掀开大红花轿,一睹叶柔的芳容,眼神亵渎!

迎亲队伍的前面,一个脸色苍白的胖子,骑着一头凶兽,胸上带着一朵红团花。

他便是柳家的公子,柳江!

“嘿嘿,装清高?”

“今晚让你痛不欲生!”

柳江回头看了一眼大红花轿,眼中露出了邪淫之意。

天雍城第一美女吗?还不是嫁给了他!

大红花轿之中,端坐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这妮子,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虽然还很稚嫩,但已出水芙蓉,不施粉黛,都有倾城之姿。

此刻,她已经哭成了泪人。

“叶凡哥哥,只能来世再见了,柔儿再也见不到你,再也见不到爹爹了!”

叶柔指骨已经捏得发白了,她眼中有死意蔓延。

她死都不会嫁给柳江的!

只要身上的封印,稍微松动一下,她便选择自尽。

就算是死,她都不愿意备受这样的欺辱。

不一会儿,迎亲的队伍,便停在了柳家的山门。

柳江直接一个翻身,跳下了凶兽后背,准备踢轿背新娘。

他已经等不及了,要赶紧拜堂成亲。

一想到叶柔的盛世容颜,他肚子的邪火,就难以压住。

就在靠近花轿的时候,一道身影闯进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原本喧闹的柳家山门,瞬间寂静了不少。

诸多道目光,齐刷刷冲着那一道身影望了过去。

“是谁?好嚣张,居然扛着一口棺材就来了?”

“好晦气啊,大喜的日子,谁过来送棺材啊?”

不少人看着那一道身影,眼中闪过了嘲讽之意。

在柳家大喜的日子闹事?

这纯粹属于,寿星公上吊,嫌命太长!

“嗯?”

“叶凡?”

柳江眉头一皱,他自然认出了叶凡。

不是说,叶凡已经被解决了吗?

怎么眼下,还蹦跶出来了?

叶凡被挖命星,被废掉这件事,他参与其中了,暗中搭了一把手。

“大舅子,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为何要这样行事?”

柳江明知故问。

“送你一口棺材,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今天我来,是为了接我妹妹回去的。”

叶凡振臂一动,将背后的石棺瞬间砸了过去。

“嗯?”

柳江眉头一皱,好可怕的力度。

这一口石棺,少说都有十万斤左右吧?

居然随手就抬起,随手就震出?

这一点都不像是命星被废的状态啊?

“公子小心!”

这时候,始终保护在柳江身边的一个老者轰然之间出手了。

他掌心如雷,暴涨出几尺的荧光,径直将石棺砸死。

尘埃涌动,碎石横空。

“叶凡啊叶凡,你要是来喝喜酒的,我柳江自然是万分欢迎。”

“但是,你居然是来搞事的?接你妹妹,我要是说不呢?”

柳江戏谑看着叶凡,神色淡漠。

这里是他们柳家的地盘,他还真的不信,叶凡能折腾出什么风浪来!

“说不?”

“我来,不是为了和你商量,仅仅只是通知你而已。”

“你的意见,不重要,我今天就是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

叶凡回应道。

旋即,他脚步一蹬,地面瞬间裂开,遍布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在这样强大的爆发力之下,他的身子,快速冲向前去!

“真的是好嚣张。”

“柳叔,废了他,当然了,不要伤了他的性命,我要留着他的狗命,让他看着今晚老子和他妹妹洞房!”

柳江吩咐身边的仆从。

这仆从是他们柳家的高手之一,修为已经踏足到了启星境。

对付一个命星被废的家伙,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嗯!”

柳家老仆点了点头,而后快速扑杀过去。

大红花轿里面的叶柔,已经听到了外界嘈杂的声音。

她知道,这是她哥哥来了。

“哥,别死!”

叶柔咬着红唇,心中忐忑万分。

这里是柳家,对于叶凡而言,便是龙潭虎穴,叶凡多半不会太轻松。

“轰!”

这时候,叶凡还有柳家老仆,已经对轰在了一起。

两人快速打出了一道拳印,直接硬碰硬。

这完全没有一丁点的花里胡俏,直接便是全力的轰杀!

拳力肆虐,将周围的青石板全部震碎。

不少围观的武者,直接被拳风笼罩住,掀了一个人仰马翻。

“咚!”

两人各自都后退了几十米。

柳家老仆神色震撼,他的虎口发麻,手臂忍不住痉挛。

这家伙,肉身之力,血脉之力,竟然这般恐怖?

他刚才没有留手,动用了全力,但是……还是奈何不了叶凡,无法做好一招必杀。

“柳叔,不用试探,直接全力镇压就行了。”

一边旁观的柳江眉头一皱。

“嗯!”

闻言,柳家老仆点了点头,他内心泛起了一丝苦涩之意。

他哪里有放水啊?

已经动用了全力了!

但是!

这里宾客太多了,他不敢认怂,只能硬着头皮上。

不然,丢脸的可不只是他,还有整个柳家。

“小子,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否则的话,老夫就不客气了!”

柳家老仆放下狂言。

“怎么不客气法?是这样不客气吗?”

叶凡体内黑色的玄力加持身,瞬间爆发而出。

空气之中,发出了不堪重负的爆鸣之声。

下一秒,叶凡直接横跨了几十米,一手捏在了柳家老仆的脖子上,将其拎起。

“咔嚓!”

伴随着骨裂的声音,柳家老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双脚无力地在半空之中,噔了一下之后,便彻底没了气息。

现场,顿时噤若寒蝉。

好可怕,柳家老仆,竟这样就被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