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植物人喜当爹

植物人喜当爹

楚韵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渣爹的冷血无情,让宋雨菲不得不做出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决定。六年过去了,如今当她得知那个男人成为一名活死人的消息时,她毫不犹豫地带着孩子们回了国,霸气地揭下了他们家为他征婚的告示。众人纷纷将她当做傻子,可她却因此而心中暗喜……

主角:沈爱玥,南宫瑾诺,宋雨菲   更新:2022-07-15 2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爱玥,南宫瑾诺,宋雨菲 的女频言情小说《植物人喜当爹》,由网络作家“楚韵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渣爹的冷血无情,让宋雨菲不得不做出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决定。六年过去了,如今当她得知那个男人成为一名活死人的消息时,她毫不犹豫地带着孩子们回了国,霸气地揭下了他们家为他征婚的告示。众人纷纷将她当做傻子,可她却因此而心中暗喜……

《植物人喜当爹》精彩片段

帝国郊外豪华的别墅。

偌大的卧室里没有开灯,但空气里却渲染着暧昧的气氛。

宋雨菲平躺在舒适的大床上,身上突然感觉重量压下来,腰间顿时一紧。

“先生,你真的愿意给我一百万吗?”她觉察着男人身上的气息,本能的抓着男人的手,小心翼翼的问。

“你我各取所需,钱自然一分都不会少你。”男人说话的声音富有磁性,好听得令人耳朵几乎都会怀孕。

“可我现在就急用钱,一天都等不了。”宋雨菲的言辞因太过急切,而显得有点沙哑。

一个星期前母亲发生车祸,医生连续抢救了三天才度过危险期。可母亲大脑伤得严重,医生说必需做开颅手术,不然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人世。

她本是宋氏集团的二小姐,衣食无忧,区区一百万随手就能拿出来的支票。

可她的银行卡突然被父亲宋强生冻结,一分钱都刷不出来了。

不仅如此,父亲宋强生还说她母亲这样活得太痛苦。死对于她来说肯定是最好的解脱,直接对医生说愿意放弃治疗。

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去死,而不尽力去救她呢?

可无论她怎么哀求父亲,他都不愿意救母亲,还说再敢提救她母亲的事,就把她赶出宋家。

父亲的冷漠无情让她愤怒又无助,她实在没有办法,才会走上现在这一步。

“......”

她久久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应,以为他生气了。

“对不起,我真的很需要那些钱,以后我会报答你的。”她带着哭腔,无疑是在哀求他。

“钱一会儿我让人准备。

我是帝国南宫家族的二少南宫瑾诺,我需要一个孩子,你可愿意为我生?

一个月后确定你怀孕,你将必需在这里待产。

孩子一旦出生我会另给你一笔酬劳。”

男人公式化的说着,每一句话都像是在交代。

他的口吻很淡漠,没有威胁的意味,但却令她无法反驳。

他居然告诉了她他的名字,难道不担心她以后会赖上他吗?

“我愿意给你生孩子,谢谢你,但多余的酬劳我一分也不会要的。”一百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就是救命钱,无论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

“嗯。”

宋雨菲从容的放开阻止他手臂的手,静静的等待接下来的一切。

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好似某种香水,却又非常的自然清香。沁入心脾,诱人无比。

男人的吻从最初的温柔,渐渐的变得狂热......

事后,男人进入了梦乡,宋雨菲起身穿好衣服,提鞋走出卧室。却发现自己的外套还在房间里,又小跑返了回去。

房间外面的灯光折射进来,刚好笼罩在男人俊郎的脸颊上,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好英俊的男人,精致的五官犹如上帝精心雕刻而成,每一处都绝美得无可挑剔。

宋雨菲跑到别墅的楼下,自称为‘何叔’的中年男人,交给了她一百万支票。

她拿着钱立刻去医院,何叔还为她的母亲安排好了照顾的护工。

一个月后,妇产科医生确定她怀孕了。她必需如约住在别墅里待产,好在母亲的病情已经稳定。

可八个月后的某一天,她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电话中母亲的话才说了一半就断线了。

宋雨菲顾不得她与南宫瑾诺事先的约定,背着何叔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别墅。

当她跑到母亲的病房时,里面空无一人,可地上却满是狼藉,好似产生过打斗。

“妈妈......”她在走廊里焦急的寻找母亲的身影,在墙角的转角处突然被人抓过去捂住了嘴巴。

“嘘......”母亲顾清示意她不要说话,她的身体沿着墙壁无力的滑落下去。

“妈妈,你怎么了?”宋雨菲搀扶着母亲的身体,手心里粘粘的,张开查看才知道全部都是樱红的鲜血。“你怎么流了那么多血?”

“雨菲,听妈妈说......接下来的每一个字,你都要听清楚。”顾清抓紧宋雨菲的手臂,强撑着最后一口气。

“你不是......宋强生的孩子,我......也不叫顾清,我叫顾轻漫。你的亲生父亲叫沈名鹤,他是洛城人......

你快走,快去找他,马上......就走。”

顾轻漫痛苦的喃喃着,口中溢出鲜血,呼吸越来越微弱。

“妈,你在说什么呀?我去帮你叫医生,你一定会没事的。”

“别去。”顾轻漫拼命的拉住她。“快走,宋强生会......杀了你......”

走廊另一边此时传出急促的脚步声。

“那个老女人腰间中了一刀,肯定跑不远的,一定要把她找到。”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宋雨菲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父亲的好友马茹眉。

“医院就这么点大,她能跑去哪里呀。妈,你快给爸爸打电话,让他多派些人过来。”

紧接着传来的声音是宋雨菲大姐宋雨芳的声音。

宋雨菲听着姐姐叫马阿姨,居然直接称呼为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她在这儿......”

保镖在医院应急楼道里看到了顾轻漫。

顾轻漫把女儿强行推进旁边的电井房中,并低声叮嘱:“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出来。”

“妈......”宋雨菲自然不会答应母亲的话,可是她的情绪太激动,肚子狠狠的抽痛了起来,隐约还感觉身下的裙子被打湿了。

顾轻漫被保镖拖行到了楼道上。

“顾轻漫你想往哪里逃?去找你那个贱种女儿吗?我和强生本想留你一条性命,可你偏偏却恢复了记忆,想起了自己以前的身世。

怎么着?你想把宋家的财产,全部都给宋雨菲那个野种吗?

宋雨菲在什么地方?”马茹眉俯身扯着顾轻漫的头发,凶恶的质问起来。

“自从我住院后,你们就一直监视着我,她在哪里,你们不比我更清楚?”顾轻漫被迫昂起脑袋,目光淡漠的望着那对恶心的母女,眼神中带着倔强不屈。

“嘴硬是吧?”马茹眉愤怒的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等我把她抓住,看你还怎么嘴硬。把‘蜜香’的秘方交给我!”


宋氏主营香水,蜜香是一种香水的配方,而研制人就是顾轻漫。

顾轻漫知道他们没有得到秘方,不会轻意弄死她。

至于女儿雨菲,七个月前她送来一百万医药费用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宋家。

直到今天她给她打电话,她才来的医院。

之前宋强生他们只把精力放在她的身上,忽略掉了宋雨菲,现在想找人却找不到了。

“妈,少跟她废话。都这么长时间了,这老女人还这么嘴硬。

宋氏早在我们的手中,即使没有秘方也没关系,找个地方弄死她吧。”宋雨芳目光阴鸷,一脚踹在顾轻漫受伤的腰间。“只有她死,宋雨菲才会出现。

我好想办法抓住那个贱人,以免她以后坏了我和桑沉哥的幸福。”

“啊......”顾轻漫痛得瘫倒在地,全身都在痉挛。

宋雨菲通过电井门的缝隙,可以清晰的看到走廊里的一切。

她躺在冰凉的地上,身下铺着自己的衣服外套。她快生了,痛苦的用牙齿咬着自己的手指,努力不让声音叫出来。

一面是母亲的生死,一面是快出生的孩子,她无助得好似整个人都堕入了地狱的深渊。

“交给我吧。”一股男人的声音回荡出来。

“桑沉哥。”宋雨芳娇羞的依偎在江桑沉的怀里。

江桑沉站在顾轻漫的跟前,无情的用脚上的皮鞋,在她的身上踢踹了几下。

“死狗,把她拖出去做干净一点。”江桑沉命令自己的手下。

宋雨菲浑身颤抖着看眼前这一幕,心痛到无法呼吸。

江桑沉!他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她,以后会娶她的吗?

怪不得母亲出事的时候,她去求他帮助,他说没有钱。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

‘妈妈,对不起......妈妈......’

宋雨菲眼睁睁的望着他们拖着母亲离开,只能够在心里默默的呐喊。

她屏住呼吸,拼尽全力将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她要报仇,她要杀了宋雨芳他们,哪怕是死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们!

五年后......

帝国,南宫府邸。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对面的街道上,后排车窗缓缓下降,露出小女人绝美的容颜。

“爱玥小姐,我们到了。”副驾驶位置上的男人恭敬的说道。

沈爱玥取下脸上的黑色墨镜,继而抬起手来,将头顶那扎起来十分干练的马尾取下,任由乌黑的长发披散。

在下车之前,她把上身的外套脱下来,只剩下一条白色的中长款裙子。

助理恭敬的为她把车门打开,她穿着平底板鞋的脚迈下去,目光直视对面巍峨的南宫府邸。

“小姐,南宫家族人口繁多,关系复杂。您真的不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吗?”助理担忧的问道。

“不必,你去盯着宋家那边,这里我一个人就足够。”沈爱玥冷漠的回复。

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宋家那些人欠下的,她会慢慢的一个一个的算。

眼下对于她来说,来南宫家才最重要。

五年前她在医院的电井房中,早产生下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因失血过多昏迷在了那里。

好在昏迷前她给自己的闺蜜李锦绣打去电话求助,锦绣把她暗中带出医院,情急下只抱走了一个儿子。

剩下的一双儿女她本想再去抱回,可是却被宋雨芳他们发现了婴儿的哭泣声。

同时南宫家的人也寻来了,李锦绣害怕宋家的人伤害她。又考虑着那两个孩子本来就是南宫瑾诺的骨肉,有他的人在肯定不会伤害孩子。锦绣便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把昏迷的她和一个儿子带去了洛城。

她对那双儿女缺失了五年的爱,如今回来她想第一时间去看他们。

最近这七天身为帝国最大家族的南宫家,可谓相当的热闹,只因他们家想重金为二少爷南宫瑾诺娶一位妻子。

曾被誉为帝国第一美男的南宫瑾诺,爱慕者遍布全国,想嫁他为妻的数不胜数。

可五年前南宫瑾诺发生了一场意外,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醒来过。医生诊断为植物人,永久性的长睡不起。

一个活死人谁愿意嫁给他啊,就算以前长得再英俊帅气,想必经过了五年也早已色退颜衰。

南宫家有再多的钱又能怎么样?没有女人愿意一辈子守着一个活死人,当个活寡妇。

围绕在南宫府邸门外看热闹的人很多,大家纷纷议论。

沈爱玥径直走到南宫府邸的门前,将旁边墙壁上贴出的征婚告示撕扯下来。

“我愿意嫁给南宫瑾诺为妻。”

她的出现让在这里等候的南宫家的佣人们都傻眼了,认为这个女人是不是疯子。

“带我去见你们家二少爷。”沈爱玥将手中的征婚告示,霸气的撕扯成了碎片,随手扔向空中。

“这不符合规矩,我得先去禀告夫人他们。”管家打量了一番沈爱玥,便冷漠的回复。

管家打了一个电话,那是南宫瑾诺的亲生母亲木心慈接的,她答应让他们带沈爱玥去见南宫瑾诺。

可在去南宫瑾诺住的别墅的时候,他又接到了大夫人那边的电话,示意他们给沈爱玥一点教训,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留在南宫家。

沈爱玥也没真想马上就能见到南宫瑾诺,毕竟这是帝国第一大家族南宫家,哪有那么容易说见就见。

可这管家却打了一两个电话,就直接允许了她。

看来这南宫家现在应该早已没把南宫瑾诺当回事,不然又怎么会如此随意。

南宫府邸很大,宅院众多,好似皇宫内苑。车子在泊油路上行驶,将近十分钟后才停在一处白色的别墅门前。

“沈小姐请。”管家示意沈爱玥进入别墅的客厅。

“给钱给钱,你们又输了,哈哈......”

“怎么那么晦气呀,怎么把把都输。”

客厅里围绕着好些男女佣人,正在围观坐在沙发上打扑克的人。

“咳咳。”管家咳嗽两声。

他们赶紧把扑克收拾起来,不过满地的瓜果渣子,就没那么快收拾了。

“表叔,你怎么来了。”赢钱的那个男人,笑嘻嘻的来到管家的身边。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新二少奶奶。”管家一板一眼的说道。“李二,我就把她交给你们了。”

“行,知道。”李二明白表叔的意思。

管家交待一句就离开了,沈爱玥打量着这客厅里,相比别墅外面金碧辉煌的装潢,里面好似寒舍。除了几张简单的桌椅,别的什么都没有。


而这些吃喝玩乐的佣人,肯定也不是省油的灯。

果然,与她刚才心中所想差不多。

南宫瑾诺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即使有机会醒过来,那也只能沦落活死人。

“二少奶奶带上吧,我带你去沐浴。”李二将女佣递上来的一件睡袍交给沈爱玥。

她冷漠的盯了一眼,并未做回复。

“怎么着?刚进这别墅就真把自己当二少奶奶了?打算让我亲自为你沐浴更衣不成?”

“哈哈......”

李二的话引来众人哈哈大笑。

“南宫瑾诺的卧室在哪一间?”沈爱玥望向楼上的方向。

“瞧你急得,你怕是不知道我家二少爷是活死人吧?就算你现在见着了他,他也满足不了你的需求。呵呵......”

沈爱玥转身往楼梯那边走,无视这群无耻之徒。

“想要上楼,可有经过我的同意。”李二愤怒的呵斥一句,然后用眼神示意身边的男佣拦住她。

四名男佣一起上前拦住她。

“好狗不挡道。”她冷冷的从口中说出一句。

“咦,你这小贱人还没嫁给二少爷,就端起少奶奶的架子了。我打......啊......”男佣扬起手就要打沈爱玥,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着男佣的手臂用力一扭,男人整个人都被甩扔在了地上。

其他三个男佣一起上,沈爱玥来者不拒,以柔克刚,以敌制敌,全部都以叠罗汉的方式压在了一起。

“小贱人,看你长得清清瘦瘦的,没想到还会功夫啊。”李二卷起自己的衣袖,一脸恶狠狠的上前。

沈爱玥见地上有一根佣人刚才打断的棍子,她踹起那根棍子,飞溅般的撞击在了李二的脑门儿。

“啊......”李二脑袋被打破,血顿时流淌满面。“快......快去把我表叔叫回来。”李二叫喊着身边的女佣们。

沈爱玥沿着楼梯直径上楼,地面有很厚的灰尘,经过的地方都可呈现脚印。在一间门把手没有明显灰尘的房间,她才停了下来。

她推门而入,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进入鼻翼,其中还夹搭着恶臭,恶心得她本能的用手捂住口鼻。

她走进房间里,将窗帘拉开,只见旁边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个人,柜子上还放着监测生命的医用仪器。

沈爱玥的目光定睛注视着他,他给她的第一感觉是头发零乱还很长,嘴唇周围都是乌黑的胡子渣。容颜好似中年大叔,没有丝毫美感。

好在他皮肤白净,可能是因为长久处于背阳光的屋里。

他......是南宫瑾诺吗?

是那个五年前与她发生关系,让她怀孕三个孩子,愿意给她一百万救命钱的南宫瑾诺吗?

是那个当时她只看一眼,就无法忘怀的绝世美男南宫瑾诺?

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变成这幅德行?

“南宫瑾诺,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五年前的宋雨菲,我现在的名字叫沈爱玥。

我回来了,我来向你报恩。

你可否能听见我说的话?”她握着那个男人放在被子外面骨瘦如柴的手,轻声的对他说着话。

楼下乱轰轰的,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大声。

“是哪个贱人敢在南宫府邸造次?连南宫瑾诺的卧室都敢擅闯?我今天非要打死她不可......”

“二小姐,那个贱人就在楼上,我脑袋的伤就是她打的,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李二紧跟在南宫紫的身后,一直诉着苦。

南宫紫从下人那里得知,有人揭了南宫府邸大门前为南宫瑾诺贴的征婚告示,她很好奇那个女人是谁,便特意来这里查看。

不料却听到李二的言辞,气得此时冲跑上楼,一脚就踹开卧室的门,屋里那股难闻的味儿,恶心得她迅速退了出去。

“什么味儿啊,臭死了。”

她身后的佣人们也用手扇着鼻子前的风,一脸嫌弃的望着房间里面。

此时卧室里的小女人,正坐在床边用背对着他们。

南宫紫强势的迈进卧室,气呼呼的呵斥:“你谁呀?敢打伤我南宫家的佣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沈爱玥拿着刮胡刀,小心翼翼的为南宫瑾诺剃着胡子,无视身后嚷嚷的女人。

“二小姐,这贱人是硬骨头,你可小心了。”李二提醒着她。

“我可是南宫家族大房最尊贵的小姐,岂能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的吗?”

南宫紫娇生惯养,整个南宫家的人都宠着她,奉承着她。

给她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野性子。

她见沈爱玥对她视若无睹,气得扬起手就想教训她。

“贱人,我在跟你讲话......啊......”

沈爱玥手中的刮胡刀,将南宫紫雪白的手臂划出了一条血口。

她速度之快,令南宫紫毫无防备,甚至她都没有看到沈爱玥是如何伤的她。

毕竟在她反应过来时,沈爱玥依旧背对着她,半俯着身刮着南宫瑾诺下巴的胡子。

“呜呜......流血了,你敢伤我......”

“闭嘴。”沈爱玥冷声呵斥。

这声音阴冷得好似地狱里的活阎王,硬是吓得南宫紫闭上了嘴巴。

“再敢多说一个字,伤的就不是手臂,而是你的脖子。”

沈爱玥言辞冷漠,不温也不火,威胁力却是十足。

“你们还愣着干嘛?死人吗?给我打死这个贱女人。”南宫紫不信那个邪,非要命令家丁打她。

家丁畏惧她的威严,手拿起木棍向沈爱玥走去。

沈爱玥感觉身后有明显的危险,不等家丁手中的木棍落到她的背上,她已起身利用手中的刮胡刀连续中伤对方多人。

最后那名家丁身上的衣服,被那把刮胡刀划得稀巴烂。她一脚将他直接踹出了南宫瑾诺的卧室。

南宫紫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幕,李二担心沈爱玥对南宫紫下手,一会儿大夫人会算在他的头上,这才赶紧把她拉出卧室。

沈爱玥阴鸷的扫视着门口的人,过去的五年里,她在洛城可不是享受清福的。

为了重新回到帝国给母亲报仇,为了见自己这一双儿女。她吃过的苦,比别人吃过的盐还多。

“你......你给我等着。”南宫紫为了面子,而向沈爱玥丢下一句话。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