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席少强夺成瘾

席少强夺成瘾

带刀的小甜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不满家族给她安排的商业联姻,结婚前一晚,莫小榭来到了酒吧,在烂醉之时做出了一个大胆而又疯狂的举动。一夜缠绵,第二天醒来她错愕的发现自己身旁的男人竟然就是自己的新婚丈夫,那个传闻中不能人道的男人……

主角:莫小榭,席侽   更新:2022-07-15 2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小榭,席侽 的女频言情小说《席少强夺成瘾》,由网络作家“带刀的小甜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不满家族给她安排的商业联姻,结婚前一晚,莫小榭来到了酒吧,在烂醉之时做出了一个大胆而又疯狂的举动。一夜缠绵,第二天醒来她错愕的发现自己身旁的男人竟然就是自己的新婚丈夫,那个传闻中不能人道的男人……

《席少强夺成瘾》精彩片段

“帅哥,约吗?”

音乐声音震耳欲聋,午夜的酒吧到处弥漫着一股醉人的味道。

莫小榭摇晃着身体来到了一个男人身边,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

“帅哥,我们做笔交易,我请你喝一杯,你让我睡一晚,怎么样?”莫小榭说着,将一张百元大钞拍在了吧台上,酒保立刻会意,送过来两杯威士忌。

男人看一眼莫小榭,冷漠的眸子里多了几分的玩味,他将面前的威士忌一饮而尽,痛快的说出了一个字,“好。”

两个人“成交”后,就一起来到了停车场,一上车,墨小榭就跨坐在了男人腿上。

“这么急?”男人说着将莫小榭按在了副驾驶上面,替她系好了安全带,“不过,我不喜欢吃快餐,我喜欢慢慢品尝!”

说着,踩下了油门。

蓝海酒店,1042房间。

一进门,一对男女吻在了一起,一路滚上了床……

当清晨的阳谷照射在墨小榭脸庞上的时候,她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一伸懒腰,手臂正好打在了旁边男人的身上。

墨小榭一转头,正对上一双深邃而又魅惑的双眼,她一下子弹了起来。

“你是谁?你把我睡了?”莫小榭说着,低头一看自己,一把将床单抓来围在身体上,这下子轮到男人尴尬了,那画面……莫小榭使劲的多看两眼。

“你说错了。”男人不慌不忙的下地,走到一旁穿上了衣服,这才淡淡的说,“是你睡我,一杯威士忌,你忘了?”

莫小榭这才抓耳挠腮,使劲回忆,她隐约记得自己因为不满意婚事,所以想在结婚前一晚上将自己的第一次随便给个男人,以泄心头的怒火,后来她就记得好像一整晚都很……一整晚?

莫小榭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居然还是一夜七次郎?自己好像不亏!

“那个,既然是你情我愿的,我就不追究了,以后江湖再见,就当不认识吧。”莫小榭故作潇洒的说着,捡起来自己的文胸。

一看见这个文胸被撕烂的程度,就不难想象昨晚战况的激烈,莫小榭不仅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转身就要进洗手间。

这时候,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四位穿着职业套装,盘着头的女服务员,一进来就一起给男人鞠躬,“总裁好!”

“总裁?我还睡了一个总裁?不错嘛!”莫小榭心中想着,躲在一旁看戏。

男人慵懒的站了起来,换上了白衬衫,西装长裤,西装马甲和外套……

从衣服到配饰,到发型和古龙水,全套设备一丝不苟,到最后的时候莫小榭终于看明白了,他这身分明是要当新郎嘛。

“好哇,你这个人渣,结婚前天晚上还去酒吧约炮?”莫小榭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声嘲笑着。

男人玩味的看着她,也不生气,也不反击,只是带着一抹惔笑。

“我就说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可是我没见过你这么渣的,你可真的是人渣中的战斗机!”莫小榭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当事人,站在道德制高点对着男人指指点点,大声嘲笑,只是觉得心里很爽。

男人终于穿戴整齐,冲着莫小榭邪魅一笑,“现在到你了,我的好夫人!”

“什么意思?”莫小榭莫名其妙就被四个服务员一起架到了中间,一把扯掉了她身上围着的床单,将一个蕾丝花边的白色文胸给她换上。

“你的意思?你是……新郎……席侽!”莫小榭说到后面声音都颤抖了,这不可能吧?

“没错,我在礼堂等你。”席侽笑了笑,潇洒的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莫小榭就跟傻子一样的任人摆布,直到穿着洁白的婚纱被送到酒店礼堂上的时候,莫小榭还是一脸懵逼的。

这真的不是做梦吗?这也太狗血了吧!

席侽微笑着看着自己,莫小榭怎么也无法将他和那个传闻中的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

莫小榭此刻大脑已经完全当机状态,走过去直接脱口而出,“你,你不是不行吗!”

本来喧闹的宴会厅顿时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两个人。

男人淡淡的笑道:“老婆,昨天晚上不都试过了吗?你的表情看上去似乎对我的表现还很满意啊!”

莫小榭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确实还不错,可是为什么有人说你不行呢?”

两人全把嘉宾当了空气,你一言我一语的,台下的宾客听着两人诡异的对话,脸上都有点挂不住。

莫小榭一看大家都看着自己,把求救的目光给了站在前面的牧师。

“咳咳,先生,你愿意娶莫小姐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牧师咳嗽了两声,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了牧师的身上。

“我愿意!”

“莫小姐,你愿意嫁给先生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他爱护他,都对他不离不弃?”

“我愿意!”

双方互相戴上戒指,正式成为了夫妻。

台下的那些姐妹都上前来祝福,脸上却写满了三个大字“不甘心”!虽然很不甘但是顾忌莫小榭谁也没把话说破,都说着什么希望他们两在一起长长久久的话。

“没想到传闻中的男人居然那么迷人,还真是便宜她了。”一个女人一袭红色礼服盛事抢眼。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的好妹妹莫猗柔,瞧你这礼服穿的,还真怕别人看不出来你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吗?要是你真的喜欢你的姐夫也来得及,我真实受够了他昨晚弄了有七八次,累死我了。”

莫小榭装的很是无奈,却没想到这些为了气莫猗柔的话被他听见了。

“老婆,你好像对昨天晚上很是回味呐!”

 


婚礼礼结束,莫小榭跟着到了他家,一路上心思沉重,虽然这个老公确实不错,但是她仍然不想任人摆布。

面对着完全陌生的的别墅更是让她坐立难安。

“我们之间是商业联姻,没有感情我估计你这么帅肯定有一堆女人,不如我们就名义上夫妻,我不管你,你也不管我,如何?”

谁知道,席侽却满脸委屈,犹如小媳妇一般,“那可不行,你可是我耗资千万娶过门的,你必须尽到做妻子的义务,虽然我长得很帅,也有很多比你优秀的女人追我,但是我这个人很专一,除你之外没有别的女人,昨天晚上是我的第一次!”

莫小榭听了他的话很是无语。

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于是开始欣赏起房子来。不得不说,这个家装修的很有格调。

而餐厅内,已经摆上了琳琅满目的各色美食……

“婚礼上忙了一天,没怎么吃东西,过来陪我吃点。”无疑是命令的口吻,虽然莫小榭很不喜欢他这样说话但自己还真饿了,没出息的跟在他的身后。

“少爷!夫人!晚上好。”佣人们整齐的说道。对于莫小榭来说夫人无疑是一个陌生的称呼,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都下去忙吧,我要和我夫人单独吃饭。”席侽说着,眼睛却看着莫小榭不怀好意的笑笑。

佣人们把菜上齐了之后,都纷纷退下去了。

“还有人要和我们吃饭吗?”莫小榭看看桌子上密密麻麻各种丰盛的佳肴,好奇的问道。

“没有。”席侽冷冷的说道。

“这么多菜岂不是浪费了?”

“不觉得,我每顿都是这么吃。”

莫小榭在心里给席侽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真是豪门中的豪门,吃个饭都能和慈禧太后相比了。

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菜的味道好,这顿饭吃的很饱很开心。虽然肚子很饱但是一看到自己最爱的冰淇淋还是会忍不住,最后把整整一大盘芒果冰淇淋全吃光了!

“吃饱了?”

“嗯!饱了!”莫小榭一脸满足的说道。

“走吧!”

“去哪啊?”见席侽拉着自己往房间去,莫小榭急忙说道:“刚吃了饭不能睡觉的!”

“是吗?你放心吧,一会儿我会带你运动的!”拉着就往房间走。

一进房间就看见一个精美的盒子。

“给我的?什么东西?”

“打开看看,你会喜欢的!”席侽一脸坏笑。

入眼是一件蕾丝边的性感睡衣。

“这……这能是衣服吗?我不穿这个。”

“别墅里没有其他睡衣了,只给您准备了这一件。”席侽边说边走进了浴室。剩下莫小榭一个人对着睡衣发呆。

许久后,席侽已经冲洗好了。看见了坐在床边发呆的莫小榭说道:“你坐在那里发什么呆,我洗好了,你洗吧。”

他刚从浴室出来,莫小榭有些呆愣的看着他。

见她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他淡淡的挑眉:“你是在邀请我和你一起再洗一次吗?”莫小榭脸一红二话没说拿着衣服就跑向浴室。

简单的为自己冲洗后,莫小榭却没有走出浴室,一直在想今天晚上要怎么逃过恶魔的手心,她可没有忘记昨天晚上的教训!

灵机一动莫小榭一狠心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姨妈巾滴上,畏首畏尾的走出浴室。

席侽听到浴室门响抬头就看见莫小榭如同出水芙蓉般艳丽。

莫小榭不敢抬头,只感觉一股火辣辣的眼光在打量着自己,她清秀的脸庞瞬间红的像煮熟的小龙虾一样。

她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睡衣,想退回浴室里,可是还没走几步,身后一把将她兜进了怀里。

“别闹,我……我大姨妈来看我了!”

“你当我笨吗?大姨妈来你刚刚吃那么多冰淇淋现在肚子会不痛?”

说着,不由分说将她按倒……

清晨,莫小榭睁开眼,头痛欲裂,身体就像是被车轮碾压过一样。

此时席侽正在阳台打电话,低沉的嗓音极富磁性,比电台里的男声还要好听,已经换上了西装的席侽,显得更成熟稳重。莫小榭看着他的衣服,突然才想起自己还什么都没穿。

她抱着被子下了床,身体的酸痛使她走路都是踉踉跄跄,一瘸一拐的,看了一眼四周,很开走到了浴室对门的衣帽间,入眼,清一色的品牌男装,全都是现在最流行的款式,价格可想而知。

旁边是各式各样的女装,她快速的挑了一件保守的衣服拉开薄被就穿了起来,虽然穿了衣服但是脖子上的吻痕还是清晰可见,看着身上是密密麻麻的吻痕,就知道昨天晚上有多么的疯狂了。

吃过早饭后莫小榭就同席侽一起坐车回娘家,来的时候居然没发现沿途的景色那么美,看的莫小榭有些入迷,她没看到席侽的脸色越来越差,额头拧的都可以夹死一直苍蝇了。

“有那么好看吗?这么个大美男就坐在你的旁边你居然看景色。”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我旁边有帅哥。”莫小榭说完咯咯咯的笑着,完全不顾及席侽的感受。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到了莫家。

 


莫家在M市也算是名门,家里装潢也不差,但是见过席侽的别墅顿时觉得莫家黯然失色。

刚一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争执的声音。

“她莫小榭是什么东西啊,本想让他嫁的是一个没用的男人,没想到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完美。”

“是啊是啊!真是气死我了,昨天的婚礼让她出尽了风头。”

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只觉得心里的怒火蹭蹭蹭的冒出来了。

“没想到你在家就这么的没地位,从小到大没少受欺负吧。”席侽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莫小榭,似乎在等莫小榭说她很委屈,想要席侽帮她做主。

可是让席侽失望了,莫小榭并没有说话,直接冲了进去。

门被打开,全部的人都看见了席侽和莫小榭,刚刚还在争吵的几个姐妹一瞬间全都变成了淑女。

席侽揽过莫小榭的腰,莫小榭就如同触电一样,身子都僵了,但是想到在莫猗柔的面前多开就等于承认了他们夫妻不和,又让她们看笑话,于是莫小榭优雅一笑,甜蜜的依偎在身边男人的胸前,眉眼里的幸福更是让人嫉妒。

“小榭回来了啊,怎么都站着,猗柔快给你姐姐姐夫泡茶啊,杵在这里干嘛。”此时说话的是莫小榭的父亲莫正海。

今天父亲的反常全是因为身边的这个男人,平时哪里会让莫猗柔给自己端茶送水的。

“小榭啊,看到你们夫妻那么甜蜜我这个做父亲的很是欣慰,虽然嫁出去了,但是还是要经常回来看看,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的后盾啊。”

此时莫正海的话说的在明白不过,无非就是说,你今天的好日子都是拜娘家所赐,以后要帮助莫家。

莫猗柔一脸不情愿的端着茶水走过来,但到了席侽面前,却笑得很甜。莫小榭偷偷翻了个白眼,莫猗柔看她的神情也变了,当看到莫小榭脖子上一道道吻痕时,莫猗柔脸色瞬间变得很不好看,忍着不满坐了下去。

莫小榭注意到莫猗柔的神情变化,不由地在心里偷着乐。

席侽将价值不菲的补品拿过来,递到莫正海面前:“这是冬虫夏草,这是上好的人参……”

介绍完这些补品,众人眼睛睁得大大的,羡慕不已。就连莫小榭也不由地在心中感叹了一番!

“你说你们,人来了不就好了嘛,还带什么东西啊!”莫正海心口不一,明明心里美滋滋的,还要说出这些虚伪的话。

“应该的。”席侽笑了笑。

“带了这么多贵重的东西,该花不少钱吧?”

“这点小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席侽一副不在乎钱的样子,确实,他也不缺钱。

莫正海与莫小榭的继母陈以蓉对视一眼,陈以蓉立即凑上前。

“老莫,你看你,女婿来了可不得好好招待招待?就知道钱钱钱,也不想想这点钱对于小席来说算得了什么?”

“是是是,瞧我这老糊涂,猗柔,看看厨房的菜做好没?我要好好招待新女婿!”

莫猗柔纵使有千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听从莫正海的使唤。

桌上摆满了丰盛的午餐,山珍海味,样样俱全。只不过,想必这些美味,席侽早就吃腻了吧?

莫正海亲自为席侽满上红酒,这红酒是莫正海珍藏了很久的,一直舍不得喝,现如今,为了巴结席侽,可算是下了血本了!

敬酒的时候,莫正海说了很多好听的话,席侽一直微笑点头。

“小席啊,我们家小榭交到你手里,我是一百个放心啊!”

“当然,我不会让她受苦的。”席侽说着还看了一眼莫小榭,那眼神腻歪的要命,可谓是羡煞旁人!

一饮而尽,莫正海进入了正题。

“小席啊,这是我的二女儿莫猗柔,想必之前也是见过了。”

席侽点点头,莫猗柔一副娇羞的小模样使劲对席侽放电。

“小席啊,我是这么想的,我想让猗柔去你的公司上班。这一来呢,大家是亲戚,有人照顾,二来呢,猗柔学的是管理专业,也合适,你看……”

莫小榭听了立即喊了声:“不行!”

除了席侽,其他几个人纷纷狠狠地扫了一眼莫小榭。席侽理了理西装:“可以啊,一句话的事。”

莫小榭顿时就急了,使劲给席侽使眼色,可他却跟没看见似的,端起酒杯,细细品尝红酒。

无视她?莫小榭一脸不满,随后又换了个脸,笑嘻嘻的看着席侽,轻声细语:“老公,我也想去你的公司上班,我是学财务的。可以吗?”

这一声“老公”喊得可甜了,莫猗柔捏紧刀叉,气呼呼的瞪着莫小榭。

“如果夫人不嫌累,当然可以的啊。只是我更希望你好好待在家里,让我来养你。”席侽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

莫猗柔差点气晕过去,看见莫小榭过得开心,她就不舒服!而且席侽居然对她那么好!

莫小榭满意的点点头,一脸得瑟盯着莫猗柔。

“姐夫,你可真是好男人。也不知道是谁造谣,说你是……”

“猗柔!”莫正海打断莫猗柔的话。

他们可不想得罪席侽,日后的生意合作,还要靠他啊!

“没大没小,好好吃饭!”莫正海语气严厉。

莫猗柔一脸不悦,但还是乖乖的闭上嘴巴。莫小榭轻呵一声,只有一旁的席侽听到了。

吃完饭后,莫正海对莫小榭说:“小榭,你的行李都准备好了,要是不带走,就扔了。”

莫小榭擦擦嘴,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席侽也跟了上去。

一进门就看见一大包行李整理的好好的放在地上,莫小榭杵在原地,盯着行李发呆。

“要不要带走?”席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莫小榭的思绪。

“可以吗?!”莫小榭一脸惊喜。

“当然可以,我可以给你准备个房间,专门放你自己的东西。”

莫小榭听后十分激动,一把抱住了席侽,蹦蹦跳跳的像个小孩。

和莫家的人道了别,席侽和莫小榭准备离开。走到门口,莫小榭回头看了眼这栋房子。她黯然神伤,垂眸不语。

“怎么了?”席侽微微皱眉。

“这里,再也不是我的家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