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遣悲

遣悲

白日梦一浮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展眉在钟夜的眼中,不过就是南音的低配替身而已,可即便如此,她对他的执着使其对他依旧不离不弃。她总是天真的期待着所谓的日久生情,日久见人心,然而她却忘记了,这个男人于她而言就是一个冷血动物,他对她生不出除了厌恶以外其他别的感情。

主角:钟夜,展眉   更新:2022-07-15 2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钟夜,展眉 的女频言情小说《遣悲》,由网络作家“白日梦一浮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展眉在钟夜的眼中,不过就是南音的低配替身而已,可即便如此,她对他的执着使其对他依旧不离不弃。她总是天真的期待着所谓的日久生情,日久见人心,然而她却忘记了,这个男人于她而言就是一个冷血动物,他对她生不出除了厌恶以外其他别的感情。

《遣悲》精彩片段

三月,黎国马场。

展眉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她刚刚挨了谢轩一个耳光,对方没留力气,半边脸直接肿了起来。

新的马被牵出来站在起点处待命,谢轩转着手上的戒指,对着展眉似笑非笑。

“再来。”

展眉完全不懂马,眼看着发令枪响起,群马冲了出去,闭着眼睛道,“3号。”

身边穿着制服的马童立刻下注,展眉和他对视,看到对方眼中显而易见的同情。

不过半分钟,1号马先冲过终点线,谢轩睥了展眉一眼,“又输了。”

马童把平板电脑递上来,谢轩看一眼,直接笑了,“今天手气不错,才给我输了三个点。”

他把手一举,对着展眉的另一边脸扇过来。

展眉侧过头,谢轩右手戴着戒指,这一下离毁容只有一步之遥。

她思绪平静,正等着疼痛落到脸上,却片刻没有动静,侧过头,看到钟夜微微抬手架住了谢轩。

展眉在心里长出一口气,钟夜好歹是念旧情,不能真的看着一张酷似南音的脸在自己面前被扇的面目全非。

她默默往谢轩身后退了退,三个月了,谢轩带着她在钟夜面前晃了三个月,终于是走出了这第一步。

谢轩瞥了一眼展眉,笑道,“怎么,钟少怜香惜玉?”

钟夜看都没看展眉一眼,声音很冷,“别坏了大家的兴致。”

展眉不动声色的环顾四周,倒是并不觉得谁被坏了兴致,明显是觉得他们比赛马好看的多。

谢轩把展眉扯过来,捏着她的下巴道,“瞧瞧,有人心疼你呢,本事不小啊展眉,我们钟少都让你勾搭上了。”

展眉低头,声音弱弱的,“我没有。”

谢轩端详展眉白的透明的脸,啧了一声,一手掐住她的脸颊,几乎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看这张脸,还真是我见犹怜。”

展眉说不出话,钟夜一手挥开谢轩,把展眉拉起来道,“赛马输赢无定,谢少何必对情人这么重的手。”

谢轩摊在沙发上,长手长脚,很是纨绔,“我自己的女人,打两下怎么了?”

钟夜拉着展眉就走。

谢轩在身后,懒洋洋的声音仍是追了上来,“展眉,钟少看上你,今晚好好伺候,阿夜,可别说我不顾兄弟义气,有好货不舍得给你啊。”

展眉回头看了一眼,和谢轩对视,他一双桃花眼天生含情,头一次没有丝毫笑意。

展眉心里突突跳了两下。

黎国最近热,钟夜和谢轩各自占了庄园里最好的一套别墅,她被带进会客室,茶几一脚放着一口青花大瓮,里面供着新采下的荷花。

清香在二人间缭绕,钟夜皱着眉拿出药膏,对着展眉脸上的指印比了两下,又把蓝色的盒子扔进展眉怀里。

“自己擦。”

眼看着他要起身,展眉伸手扯住他衣角,从下往上,把一张脸露的干净。

“钟少,我疼,您能帮帮我吗?”

钟夜眼中神情复杂,各色情绪闪过,最终汇聚成淡淡的讥诮。

他拿回盒子,玩味的打开,指尖沾了一点药膏,轻碰在展眉的脸颊上,“真的要我擦?”

展眉垂下睫毛,再睁眼,已是我见犹怜,“求您了。”

展眉被推到床上,侧脸压在枕头里,脸颊指印未消,触碰到丝质的床单加剧了疼痛。

她轻轻嘶了一声,听到身后钟夜的声音,带着衣物落地的窸窸窣窣,语调微冷,“忍着。”

展眉脸上又挂了个笑,她侧过头,就被一口咬在耳侧。

钟夜的声音有些含糊,“后面疼的多着呢。”

展眉莞尔,长腿一勾,钟夜的呼吸就加重了一分。

她仰起头,露出细长的脖颈,眼中划过一闪而过的放空。

开弓没有回头箭。

然而很快,展眉就没心思想这些了,她甚至没有喘息的余裕,直到最后彻底丧失意识昏睡过去。

晨光把展眉从面目不清的噩梦中唤醒,她侧过头,感觉浑身上下都无比酸疼,好像被拆过了重装一般生涩。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却发现全身清爽,除了疼痛没有黏腻感觉。

脸上的红肿也消退了,看来钟夜不止带她洗了澡,还给她的脸上了药。

药盒放在床边,展眉拿起来一看,点翠鎏金,经常开合的地方微微发黑,无声的展现着历史。

她握在手中,轻叹口气。

钟家自古大族,簪缨世家,所言非虚。


展眉把药盒放回原地,捡起衣服穿上出了门。

一走动才发现更加难受,展眉赤着脚走回谢轩的别墅,他正在饭厅吃早饭,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逗猫儿一样。

她走过去坐下,谢轩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给她盛了碗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展眉不说话,默默吃饭。

谢轩盯着展眉看了一会,笑道,“不理我?生气了?”

展眉继续吃饭,一言不发,谢轩捞过展眉把人抱在怀里,“真恼火了?委屈了?”

展眉侧过头不说话,只看见睫毛轻轻发抖。

谢轩抬着她的脸颊看了看道,“要不就是气我昨天打重了?演戏演过了?那你扇我一耳光好了,就当给你赔罪。”

展眉不语,谢轩握着她的手腕就往脸上打,还没碰到,展眉就撤了手道,“我没什么资格生气。”

谢轩揉着展眉的手指道,“说这话就还是生气,这样吧,下午让白帆陪你去逛街,散散心怎么样?”

展眉沉默一会,突然盯着谢轩的眼睛,无比认真。

“你说这件事了结后会娶我,是真的吗?”

谢轩顿时一脸真诚,演技堪比影帝,“当然,你只要帮了我这次,我一定娶你。”

展眉神情舒展开来,从谢轩膝盖上下去。

“那就好。”

谢轩的眼底有些藏的很深的嘲讽,起身笑道,“那你今天好好休息,我有点事先出门。”

展眉点头,声音已经温柔了几分,“你慢点。”

谢轩在展眉额角亲了下,潇洒出了门。

展眉演员的良好素养在谢轩走出门的一刹那消失殆尽。

她拿起湿巾擦了擦手,想到谢轩刚才说“我一定娶你”的神情,差点被逗笑。

且不说谢轩的小未婚妻现在还在戴国读书这个人尽皆知的消息,就说谢轩竟然觉得她被亲手送到别的男人床上还会死心塌地的爱他,展眉就觉得谢轩有时候真的很天真。

生活真是,无可形容的荒谬和可笑。

展眉早上向来不爱吃东西,为了在谢轩面前表现自己被哄好硬塞了许多东西进肚,现在已经是撑得不行。

她站起来回房,洗澡换衣服睡觉。

展眉是累了,钟夜不知节制,谢轩笑里藏刀,每时每刻都要演戏,生怕行差踏错一步。

为了什么呢?

她觉得自己精神很疲惫,却毫无睡意,耳边传来一个清晰又遥远的声音。

“小眉啊——”

她闭上眼,把这声音排除在外。

白帆是谢轩的助理,带一副无框眼镜,为人一丝不苟像块冰。

展眉被带到黎国中心大厦,一副兴奋样子冲进去,盯着两边的品牌,选了一家要进去,又回头看了看白帆。

白帆语气平板板的,“您开心就好。”

白帆知道展眉语言不通,帮着她沟通,一眨眼已经选了两个包,眼底是想要克制且按捺不住的喜悦。

白帆嘲弄的勾起唇角,跟在展眉身后刷卡结账。

这位新宠,虽然在谢总身边待了有半年之久,但实在有些上不得台面。

白帆如是想,漫不经心的拿着卡绕出来,就看到展眉背对着她,面前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士,那人好像迷路了,对展眉焦急的说着什么,语序混乱语速复杂。

白帆心头一动,就要上前替展眉解围,走近两步,却听到展眉的声音,温和轻柔,是熟练的当地语言,甚至没有丝毫口音。

那位女士很快被她安抚下来,展眉笑着把人送走,站在原地,一只手握在另一只手腕上,像鹤一样清瘦寂寥。

白帆也顿在原地,他发现自己对展眉的认知,似乎有些错误。

展眉逛了一下午,收获颇丰,太阳都落山了才依依不舍的回去。

此时从大厦到郊区正堵,车子走走停停,展眉趴在车窗上看外面,流光溢彩都在眼中。

白帆突然出声打破了车内的寂静。

“我记得您在遇到谢总之前,是在夜总会工作。”

展眉心想可不是,风尘女遇世家子,最俗套的剧情。

“嗯没错,我那时候是在夜总会做酒水代理。”

展眉把“酒水代理”两个字咬的很重,好像在强调着什么。

白帆道,“那您在去夜总会工作之前,是在哪里读大学?”

展眉苦笑,“我没机会读大学,家里出了点问题——”

她把话说的含蓄又意蕴深长,白帆果然接受到暗示不再说话,他从后视镜里若有所思看了展眉一眼,展眉和他对视,立刻低下了头。

怎么回事?


一路无话,展眉被送到谢轩的别墅,她满腹狐疑的下车,谢轩提前接到消息,在门口等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长身玉立,嘴里叼着烟,对展眉笑着伸出手。

展眉两步上前投入他的怀抱,谢轩把人抱起来颠了颠,“看起来今天逛的不错,肯露个笑了。”

谢轩牵着人走进室内,沙发上已经挂好了衣服,他拿起来对着展眉笑,桃花眼熠熠生辉“走吧,今天带你出去吃晚饭。”

展眉神情顿时凝滞下来。

谢轩捏了捏展眉的脸颊道,“昨天你刚和钟夜牵上线,要趁热打铁。”

展眉点头,拿起衣服就要去换。

谢轩扯过人来道,“为了我,好吗。”

他神情认真,展眉一点一点笑起来,好像被阳光点亮了脸庞。

“我会的。”

展眉换好衣服在镜子前一看,觉得谢轩实在有些着急。

根据展眉这段时间对南音留存在世的所有信息的学习,对方确实是钟爱白衣,就像一捧雪一样无暇清透,可惜酷热不胜,早早西去。

南音是钟夜的白月光,朱砂痣,是哪怕知道有圈套,却还要往里跳的不忍心。

展眉幸或不幸,长了一张和南音六分相像的脸,经过化妆和刻意的模仿,就到了八分。

但就算是这样,同款白裙,这意图也实在太昭然了,若不是展眉知道谢轩压根不屑于骗她,都要以为他要在钟夜面前演一出“纯元故衣”的戏码。

钟夜对她的态度也表明了他明白展眉的意图,甚至还给了她拒绝的机会。

就她所知,钟夜可不是能对送上门的别有用心者这么宽容的人。

只能说这张脸实在威力太大。

展眉摸了摸自己的脸,嘲讽的笑了笑。

二人都是聪明人,心知肚明,阴谋阳谋,互相斗法,展眉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凭摆布。

这是他们的棋局,展眉却是棋子,走在刀锋上,步步惊心。

她勾出笑容,走出门,看到谢轩眼中的一点惊讶。

他牵着展眉转了一圈,有些怅然的笑了笑。

“真像。”

酒会开场,夏老声称自己不适,托了钟夜帮他致开场词,谢轩站在台下,优雅抬手鼓掌,盖过眼中的野心。

展眉的身份本就不好看,瞅到个空隙,躲到一边的玫瑰园里找清净。

她沿着修剪整齐几乎齐人高的玫瑰从向前走,音乐袅袅传来。

月光皎洁,展眉心内思绪复杂,钟夜是容阮下一辈的领军人物,已有成龙之势,他真的会被一张长得很像初恋的脸打乱步伐么。

谢轩是不是过于低估钟夜了?

展眉想的太入神,没看到有人直接撞了上去,刚要道歉,对方缓缓转身,雕刻一样的脸在月光下好像神祇。

钟夜手中的酒杯空荡荡的,看着展眉不说话。

展眉把手中的酒杯递了上去,“钟少晚上好。”

钟夜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他扯开领带,居高临下的看着展眉,“来得巧。”

她知道对方是误会了,但也不是全误会,毕竟若没有现在,她也是会刻意的“巧遇”到他。

展眉笑了笑,“您需要,就是巧了。”

钟夜轻哼一声,似乎不想看到展眉。

她思忖片刻,还是打算做个知情识趣的解语花,转身蹑手蹑脚的想离开,毕竟这个时候的钟夜看起来非常厌恶被打扰。

还没走两步,就听到钟夜的声音。

“你直接走了。”

展眉停住脚,想了一会才明白说的是那天早上,她回过头笑,“谢轩还在等我回去,没跟钟少道别真是不好意思。”

钟夜轻嗤一声,“谢轩在等你?就是他把你送给我的。”

展眉低头,钟夜微微掀开眼皮,睨着她的脸道,“谢轩在想什么?你——东施效颦,可笑至极。”

展眉长长出了口气道,“我不过是谢轩养的一只金丝雀,又有什么自主可言呢。”

她转过身,朝着钟夜走过去,两条雪白的胳膊环住他的脖颈,“还是说——钟少您心疼了?那您带我走吧——”

钟夜也笑,像是压抑了很久突然爆发一样,两步走到展眉身前,一手握住她两只手腕,反身将她压在玫瑰丛里,重重的对着展眉的唇咬了过去。

“那让我看看你多让人心疼?”

展眉被钟夜整个人提了起来,两腿分开,几乎坐在他膝上,玫瑰多刺,扎的她身上破了细细密密的皮。

疼痛让展眉更为清醒,她盯着天上的星子,对谢轩的计策改了想法。

真是低估了他,果然还是男人最懂男人,展眉想。

什么情深不寿,什么海誓山盟,不过是望贞女失节,老妓从良。

可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