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圣医奶爸叶恒

圣医奶爸叶恒

南方不是南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恒是男主角,江菲是女主角的现代热血兵文,《圣医奶爸》上线之后,备受关注,作者“南方不是南方”精心编写完成的人气佳作,小说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内容情感主要讲述了:入赘到江家整整五年的时间,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不会说话的窝囊废;如今五年之约已然到期,为了孩子,为了妻子,叶恒不能继续伪装下去了。这五年来,他看到的听到的已经够多了,如今是他回报妻女的时候了,这么多年因为自己她们受到了多少屈辱和嘲讽。

主角:叶恒,江菲   更新:2022-07-15 2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恒,江菲 的女频言情小说《圣医奶爸叶恒》,由网络作家“南方不是南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恒是男主角,江菲是女主角的现代热血兵文,《圣医奶爸》上线之后,备受关注,作者“南方不是南方”精心编写完成的人气佳作,小说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内容情感主要讲述了:入赘到江家整整五年的时间,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不会说话的窝囊废;如今五年之约已然到期,为了孩子,为了妻子,叶恒不能继续伪装下去了。这五年来,他看到的听到的已经够多了,如今是他回报妻女的时候了,这么多年因为自己她们受到了多少屈辱和嘲讽。

《圣医奶爸叶恒》精彩片段

江宁,墓园。

天色阴沉,细雨霏霏。

“师父,对不起,我要违背当初的誓言了!”

“入赘江家五年,我极力隐藏身份,到最后,他们都以为我只是个没有用的哑巴!”

“但,在我暗中安排下,江家跻身二流家族,享尽荣华!”

“江菲和我,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师父,江家的恩,我替你报了!”

“还有一天,就是五年期满!”

“但,我等不了了!”

“囡囡她,她就要死了,活不到明天!”

“今日,我必须冲破禁制,救我的囡囡!”

“哪怕,违背师命,万劫不复!”

轰隆……

一道惊雷劈下。

叶恒跪在地上,眼睛瞬间布满血丝。

强行破开禁制,这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为了囡囡,他义无反顾!

……

“江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女儿随时都有可能去世,趁最后还有时间,多看几眼吧!”

江宁医院。

医生从病房走出来,语气沉重。

病房外,江菲面容憔悴,拽着医生的衣袖,苦苦哀求:“医生,求求你,救救囡囡,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哎!”

医生摇了摇头,也很无奈。

这小女孩,还不到五岁,就患有心脏疾病,如今体内毒素堆积,就是神仙来了,也难救啊!

“囡囡,我的囡囡……是妈妈对不起你!”

江菲这下真的绝望了,她哽咽着,走进病房,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儿,只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

“菲菲,你果然在这里!”

这时,一道洪亮声音响起。

一名身材消瘦男子,带着一名金框眼镜医生,走进了病房。

“庞子健,你来做什么?”

看着眼前男子,江菲流露出一丝厌恶。

庞子健,江宁庞家的少爷,平日里为虎作伥,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五年前,他追求江菲不成,沉寂了一段时间,最近,又开始死缠烂打,就像一只恶心的苍蝇,怎么赶都没用!

江菲不知道他是怎么找来这里的,但她现在只想好好陪陪女儿,不想搭理任何人。

可还不等她开口将庞子健赶走,庞子健便率先一步张口道:“菲菲,你先别急,我这次是来帮你的!”

说完,朝着一旁的医生使了个眼色。

那医生便上前两步,道:“江女士,我是京都盛和医院的外科主任,龚斌,专治儿童心脑血管疾病,换句话来说,就是你女儿的病,我可以治!”

“不过,这都得看庞少的意思!”

龚斌说完,自觉退到一侧。

庞子健则是上前一把抓住了江菲的手腕,贪婪地看着她那一双美眸,粗声道:“菲菲,只要你答应和叶恒离婚,然后跟我,我就让龚医生出手!”

“你女儿,可没有多少时间了!”

“菲菲,别犹豫了!”

“难道我还比不上一个臭哑巴吗?”

“……”

庞子健步步紧逼,江菲只感到一阵心碎,眼泪簌簌而下。

回想当年,爷爷拉着她的手,跟她说叶恒是人中之龙,总有一天会觉醒,扶摇直上,腾空万里。

可是,五年了!

江菲等了整整五年!

结果他叶恒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一个,不会说话的废物!

放在以前,江菲绝不会抱怨什么,五年朝夕相处,她已习惯了叶恒的存在,就算没用,那也是她江菲的老公。

她也曾想过,要是叶恒一辈子都这样,不会讲话,那她就照顾他一辈子,还有囡囡。

他们一家三口,永远也不分离。

可现在,囡囡就要死了!

她不能没有囡囡!

如果囡囡没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只要你们能治好囡囡,我会和叶恒离婚的……”

江菲紧咬银牙,下定了决心。

庞子健脸上一喜。

可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吱呀

“菲菲,我……我不离婚!”

是叶恒,推门而入。

他的嘴角,血渍还未干却,但眼眸却异常清澈!

“叶恒?”

“你,你会说话?”

庞子健有些错愕。

不过,他很快淡定下来,冷笑道:“想不到啊,藏得那么深!”

只可惜,不是哑巴,又能怎样?

这次,江菲只能求他!

因为那小杂种体内的毒,是他下的!

只有他,才有解药!

嘿嘿,江菲,当年你拒绝我,看我现在怎么玩死你……

庞子健当然想得到江菲,嫁给那个废物五年,江菲的身材和姿色非但没有减退,反而多了一丝成熟的味道,更加让人心动。

但是,他可从来没想过要娶江菲,只不过是想玩玩而已,等玩腻了,就像垃圾一样丢掉!

马上,他就要得逞了。

绝不能让这废物坏了他的好事!

“菲菲,你没必要理这个废物了,到时候,我会给你们一个家!”

庞子健感情真挚,一只手自然地搭在了江菲的肩膀上,将她半搂进怀里。

江菲没有抗拒,只是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

这个微妙变化,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你……你,手放下!”

叶恒双眼瞬间通红,他想冲上去,将庞子健从江菲的身边赶走,但这却遭到了江菲的喝止。

“够了,叶恒,你不要闹了!”

“我不管你之前为什么要装哑巴,但你应该知道,我最恨别人骗我,尤其是你!”

江菲面无血色,紧紧闭住了双眼。

泪水,顺着脸颊无声滑落。

叶恒根本不知道,这五年,因为他是哑巴,自己承受了多少委屈!

囡囡在幼儿园,又受到了多少欺负!

每当囡囡问起她,爸爸为什么不和她说话,是不是不喜欢她的时候……她又是多么的心碎!

为了这个家,她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为了不伤及叶恒的自尊,她从不在叶恒面前诉苦。

哪怕是两年前,她被踢出了江家管理层,给囡囡治病的大部分钱,都是她到处贷款借来的。

这些,她都没让叶恒知道。

结果,现在告诉她,叶恒会说话,不是哑巴?

那这之前的一切,都是在耍她么?

她付出了那么多,换来的却是欺骗谎言!

“叶恒,我们还是离婚吧!”


“不……我不离婚!”

叶恒不停地摇头,内心也是难受到了极点。

这五年,和江菲朝夕相伴,他怎么可能不清楚江菲的委屈?

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委屈,大都是他一手造成。

每一晚,江菲躲在被窝里偷偷落泪,他都感到了深深的自责,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他有难言之隐!

叶恒,本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年幼时被天医殿殿主,天医道人收养,成为天医传人。

在天医道人的教导下,一身医武本领,冠绝天下。

怎料,五年前,天医殿遭叛徒毒心老人的背叛,勾结西方势力光照会,一举攻进天医殿总部。

天医殿中,本来就医者居多,战斗力不强,根本不是光照会那群狂战士的对手。

一夜之间,天医殿化为一片焦土!

就连天医道人,为了保护叶恒,也身受致命重伤!

好在,他们逃了出来。

路过江宁,又被江老爷子意外救下。

天医殿的敌人,太过强大……为了保护叶恒这个传人,也是为了报仇雪恨,天医道人临死前,在叶恒身上设下一道禁制,五年内,不能动用任何修为,甚至,不准讲话!

这是《天医诀》上的“天医大封术”!

只要坚持五年,禁制解除之后,叶恒的修为便能成数倍暴涨,这是天医大封术带来的好处。

到了那时,叶恒便可对光照会发起复仇!

但若是前功尽弃,哪怕只提前一天,都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

所以,这五年内,叶恒无比脆弱,必须极力隐藏身份,不能被仇人发现踪迹。

为了报答江家恩情,叶恒又在江老爷子安排下入赘,娶了江菲为妻。

此后,世间少了天医传人的踪迹,江家多了一个哑巴赘婿!

为了隐藏身份,在江菲和囡囡面前,叶恒只能是一个废物丈夫,哑巴父亲……

当初,囡囡查出心脏病的时候,叶恒就差点破开禁制了,可一想到那晚的尸山血海,还有在师父跟前发的誓言,他忍住了。

这一次,囡囡就要死了,他忍无可忍!

如果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了,他又算什么天医传人!

“囡……囡囡,我,我可以救……”

啪!

然而,叶恒话还没说完,江菲便一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脸上。

“叶恒,囡囡她是我的全部!我不许让你再伤害她了!”

江菲痛苦道。

庞子健眉梢一喜,冲着龚斌使了个眼色。

龚斌点头,知道该自己出场了。

“放心吧,江女士,你女儿的病,马上就能好!”

病房内,囡囡躺在病床上,眉头紧紧地皱起,像是正在经历什么难以忍受的疼痛。

看见这一幕,江菲又是一阵心痛。

龚斌来到病床前,没有做任何检查,直接从口袋掏出一根注射器,往囡囡的胳膊上扎去。

“放心吧,龚医生可是盛和医院专家,不会出问题的。”庞子健害怕引起怀疑,连忙对众人解释。

“不……不许你们伤害囡囡!”

其他人或许相信庞子健,但叶恒可是天医传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个龚斌,压根连拿注射器的姿势,都是错的!

他绝不允许这种可疑的人,把来历不明的药液,注入到囡囡体内!

叶恒急得满头大汗,身上的皮肤更是隐隐发红!

“给……给我破啊!”

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叶恒将体内最后一丝残存的禁制也强行破开,如同一头猛虎,从囡囡的身边将龚主任撞开了。

龚主任一个踉跄摔,他手中的注射器,啪嗒摔到地面,里面的药液全部流了出来。

“完了,解药就只有一管……”龚主任瘫坐在地,脸色苍白地看向庞子健。

而庞子健他们的目光,此刻紧紧停留在叶恒的身上。

只见叶恒将囡囡从病床上抱起来,双手飞快地在她的背后推拿。

周围空间热气蒸腾,肉眼可见的出现了扭曲!

只要将内力注入囡囡的体内,就可以把里面的毒素给逼出来……

叶恒满头虚汗,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然而,在别人眼中,囡囡已经虚弱得快要不行了,叶恒还在粗鲁的为她推拿!

这是在要她的命啊!

“叶恒,你在干什么,你是想害死囡囡吗!”

江菲大惊失色,赶忙跑进病房,将囡囡从叶恒的手中抢过来,伤心欲绝地抚摸着她的腹背。

“囡囡,囡囡……”

但是,一切都晚了。

病床旁的心电图上,囡囡的心率已经变成一根直线,彻底失去了生命特征。

江菲泪如雨下,伤心到了极点。

庞子健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个废物,居然把自己的女儿弄死了?

这倒是给他省下不少功夫。

“菲菲,你也不要太过伤心,如果你喜欢小孩的话,我们以后可以再生一个。”庞子健来到江菲身旁,张口安慰道。

内力已经灌入了囡囡的体内,毒素很快就能清除,叶恒看着江菲笑了笑,勉强道:“放,放心,囡囡,没事……”

“废物,心跳都没了,还能没事?”

庞子健愣了一下,旋即面露讥讽。

龚斌也是惋惜地摇了摇头,“哎,本来是能救好的,这个傻子非要害人!”

江菲紧闭着嘴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在囡囡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

叶恒为什么要亲手害死囡囡?!

他是嫌自己还不够惨么?

“叶恒!”江菲双目通红,声音凄厉,拼命摇晃着叶恒的身体:“你把囡囡还给我,还给我!”

叶恒耗费了大量力气,现在脸色苍白,被江菲晃得如同风中的纸片!

江菲的模样,让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庞子健连忙上来,拉住了江菲,“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太过伤心了!”

然而,江菲理都不理,嘶吼道:“囡囡还那么小!她应该活蹦乱跳的,而不是像现在一样……”

说着说着,江菲失去了浑身的力气,趴在地上失声痛哭。

就在江菲即将支持不住的时候……

嘀嘀嘀……

原本已是一根直线的心电图,猛然跳动起来!

江菲瞳孔一缩,连忙站起来,紧张地看着心电图。


“嘀嗒嘀嗒!”

心电图的波动越来越强烈!

“囡囡还在吗?囡囡!”江菲激动地捂住嘴。

囡囡没有死!她还活着!

嘀嗒----嘀嗒

心电图的波动逐渐稳定,床上的囡囡也是虚弱地睁开了眼睛。

江菲紧绷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妈妈……”囡囡的小嘴微微张开,声音非常虚弱。

江菲连忙按下紧急呼叫按钮:“囡囡别怕,医生马上就来了!”

囡囡现在感觉浑身疲惫,但还是用尽力气,安慰道:“妈妈……我没事,爸爸在哪……”

“爸爸在这……”

叶恒上前,一把抓住了囡囡的小手。

囡囡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爸爸,你终于跟我说话啦!”

叶恒眼眶一热,泪水滚落下来。

囡囡,爸爸对不起你,爸爸现在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这时,医院的医生匆匆赶来。

检查了一番后,医生长呼一口气,摘下口罩激动道:“这,这是个奇迹!”

“江女士,你的孩子已经脱离危险,不知什么原因,体内的毒素完全消除了!”

“只需要住院观察几天,就能回家了!”

医生的话音落下,庞子健的脸立马黑了下来,神情异常凝重。

这小杂种体内的毒,是他下的。

除了刚才被摔坏的那管药剂,应该无药才解!

叶恒这个废物,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说,他一直以来都在隐藏实力?

庞子健面色阴沉。

他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囡囡,很快推翻了心中的想法。

如果叶恒真有这等医术,怎么可能在江家屈居五年,甘愿被人嘲笑?

这一定是碰巧!

反正,这种毒,他手里有的是。

只要再给这小杂种下几回毒,江菲还不照样手到擒来?

“菲菲,既然小侄女没事,那我和龚医生就先告辞了!”

事已至此,庞子健知道自己留下也于事无补,便拉着龚主任,准备离开。

“我送送你们……”

叶恒声音嘶哑,冲着庞子健微微一笑。

想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庞子健后脊一凉,还不等他说话,便被叶恒拽着衣领,推出了病房。

“叶,叶恒,你要干什么?”

一直到楼梯间,庞子健才挣脱开叶恒的控制,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惊恐。

叶恒刚才还要死不活的,怎么突然这么大力气了?

“囡,囡囡……”

“她还那么小,为……为什么要下毒!”

叶恒面色冰冷,一股无形杀气升腾而起!

庞子健额头上冷汗四冒。

下毒这事,叶恒知道了?

不对啊!

这明明是连最权威的仪器,都检测不出来的西域奇毒啊!

不过,就算知道了。

那又如何?!

他们庞家,在江宁只手遮天,是名副其实的望族!

区区叶恒,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哑巴,拿什么敢跟他作对?

庞子健想到这,不由冷笑道:“毒是我下的又怎么样?叶恒,我劝你认清楚事实,你,就是一个废物!”

“你的女人,还有女儿,只要我想,你一个也保不住!”

“下次,你可没那么好运了!”

嚣张,极致的嚣张!

但他庞子健是庞家大少,有这个本钱嚣张!

“你……该死!”

叶恒心中的愤怒,早已无法遏制。

囡囡只有五岁啊!

为什么那么狠心,对她下毒!

这次,要不是他提前突破禁制,囡囡恐怕就与他天人两隔了!

这可是他最心爱的女儿!

庞子健,你这个畜生!

叶恒捏紧拳头,一拳轰出,直接将庞子健轰出去了几米。

嘭……!

伴随着一阵内脏碎裂的声音,庞子健重重摔在地面,吐出一大口红白之物。

接着,直接昏死了过去。

龚斌见状,直接吓了个半死,连忙过去探了探庞子健的鼻息,发现他尚存一丝生气,这才松了口气。

“滚,都,给我滚!”

“要是,再敢,打江菲和囡囡的主意,我,灭你庞家!”

叶恒怒吼一声,龚斌却如释重负,拉着庞子健立刻从楼梯道跑了。

这两人离开后。

叶恒大口喘着粗气,蹲在了角落。

提前冲破“天医大封术”,哪怕只提前了一天,也让他感到了无尽的虚弱。

他的浑身,就像被大卡车碾过一样,忍不住的疼痛。

但,肉体上的疼痛,还不算什么。

突破禁制,意味着他的踪迹即将暴露,那些日的仇敌,很快便能找上门。

而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根基受损,体内的玄气十不存一,能不能恢复,都还是未知数,更别提突破境界了!

望着囡囡病房的方向,叶恒露出了抹苦笑。

他知道,或许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离开,尽量不牵扯到江菲和囡囡。

“囡囡,爸爸爱你……”

叶恒强忍着泪,从口袋取出一本小册子。

天医诀!

这是每一代天医,都必须修炼的功法。

上一代是天医道人,这一代是叶恒,这本天医诀,也正是天医道人临死前,交到叶恒手上的。

此前,叶恒身负禁制,没有打开看过。

或许,这是唯一的希望!

有什么逆天的医术,武诀,那就好了!

然而,从头翻了一遍后,叶恒彻底绝望了。

这天医诀上所记载的,都是天医道人曾教过他的东西,有很多,他早就滚瓜乱熟了!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叶恒突然心口一疼,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

嘶……

这些鲜血,落在天医诀的书页上,竟是如同烈焰一般燃烧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叶恒一跳,只是这血火燃得极快,片刻功夫,书页便已燃烧殆尽。

这时,一张璀璨的金箔,悄然出现在叶恒掌心。

“这是……”

嗡!

还不等叶恒反应过来,这金箔便化作一道金光,钻进了他的脑海!

识海中,金光轰然炸开,化作了星星点点,密密麻麻的文字,自行排列。

“破,而后立!”

“不破,不立!”

“大道……天医诀!”

读着脑海的文字,叶恒面露狂喜!

原来,这才是代代天医传承下来的秘诀,大道天医诀,居然是一部可以成仙的道法!

有了这大道天医诀,何愁不能报仇雪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