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重生七零许如娇

重生七零许如娇

芙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重回十三岁,纵使经历过一次,有些事情许如娇仍旧记不清;可有些事情她却做梦都不敢忘记。前世的大姐被蒙骗嫁给渣男,婚后惨淡余生;二姐情感路上也不顺利,天真烂漫的性格彻底磨灭,而许如娇自己,也没有遇见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秦战北……这一世她什么都不求,只求身边人能好好的,秦战北再也不要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主角:许如娇,秦战北   更新:2022-07-15 22: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如娇,秦战北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七零许如娇》,由网络作家“芙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重回十三岁,纵使经历过一次,有些事情许如娇仍旧记不清;可有些事情她却做梦都不敢忘记。前世的大姐被蒙骗嫁给渣男,婚后惨淡余生;二姐情感路上也不顺利,天真烂漫的性格彻底磨灭,而许如娇自己,也没有遇见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秦战北……这一世她什么都不求,只求身边人能好好的,秦战北再也不要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重生七零许如娇》精彩片段

一九七三年一月十一日,许如娇背着一个用碎布拼成的半旧书包,呆呆的看着县城百货大楼的红牌匾。

是了,二十年前这里还是兴原县最繁华热闹的地带,簇新的百货大楼才刚刚建成,并不是她记忆中生活了好几年的高档住宅小区。

就在几分钟前,许如娇还站在五楼阳台,亲看看见那个人回来。她清晰的记得,秦战北下了车,安抚了下紧跟着下来的漂亮女人,习惯性的仰头看阳台。她吓得身子一抖,那一抖,再睁眼就到了这里。

许如娇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半旧书包,拼接碎布的针脚是如此鲜活,这是她去年生日的时候哭着吵着要的,不给做就不去上学。李秀芹没有办法,从家里的犄角旮旯里好容易找出几块碎布头,拼拼凑凑做成了这个书包,此后她去哪儿都背着。

“三儿,发啥呆?赶紧的还得去粮店买豆子呢!”

不远处响起的喊声,熟悉又陌生,许如娇抬头,是年轻了二十岁的李秀芹。

二十年前的母亲,还没有为她们三姐妹操碎了心而长出的白头发,也没有因为自己和秦战北那些破事而皱起的永远散不开的眉。

“妈!”许如娇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喊了一声。

“咋了三儿?”李秀芹吓一跳,咋好好儿的就哭了呢,“是不是你二姐又逗你了?”

李秀芹没好气的看了眼许如妍,后者宝贝似的捧着自己的新头花,闻言翻了个小白眼:“我才没有!肯定是三丫没有新头花,气哭了呗。”

幼时的记忆渐渐回笼,许如娇慢慢忆起,十三岁那年,大姐说了亲事,男方家给了一百块钱的彩礼,全家都很高兴,赶在腊八节那天一起去了县城,给大姐置办嫁妆,也给已经揭不开锅的家里买些粮食好过年。

这是许如娇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全家人一起上街的场景,也是她幼时过得最开心幸福的一个年。

之后大姐出嫁,遇人不淑,在婆家受尽委屈折磨,家里人每每提起,尽是无奈和痛悔。

“要不咱给三儿也买一个头花吧,孩子大了,知道美了。”父亲许广施的话把许如娇拉回现实。

其他人都还没说话,许如研先不乐意了:“凭啥?凭啥?说好了我俩一人三毛钱,三丫都买糖了,要是给她买头花,那得给我也买糖!”

“你还是姐姐呢,就不能让着点小妹?”李秀芹点着二闺女的额头训。

“哼”,许如妍一边躲一边从鼻子里哼出声,“我要公平,反正给她买头花就得给我买糖。”她没说的是,其实她也可想吃可想吃糖了,可是在漂亮的头花和糖之间,她还是选了头花,她完全想象的到,许如娇那个小气鬼一颗糖都不会分给她吃,要是能让许如娇吵着买了头花,那她也就有糖吃了。

“妈,要不咱去给三丫也买个头花吧,大过年的,再多买点糖,咱全家都能吃着。”大姐许如娟开口。

这本就是她的嫁妆,她说两句也不为过。

李秀芹却是摇头,掰着手指头算:“你看着一百块钱是挺多,可是杂七杂八的这一趟就去了二十,你出门子总得拿二十,再加上你姥姥他们那……”

李秀芹没往下说,几个大人却都明白。嫁妆钱送来那天,李秀芹搁手里还没捂热乎呢,就被姥家要去了一半,剩下的五十块钱,家里又买粮食又办嫁妆的,能分给两个小的一人五毛都是许广施疼孩子了。

许如娟还待再说,许如娇却抢先开口:“妈,我不要头花,也不想要糖了,咱们退了去吧。”

这是大姐的嫁妆钱,说的难听些,就是卖身钱。

因着这一百块钱,大姐在婆家一辈子抬不起头,每次一有什么事儿,大姐夫就说她是自己家花钱买来的,没资格说话,甚至背着大姐在外头找女人,叫大姐撞破了,他反倒把大姐打一顿……

若不是遇上这么个男人,大姐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想到此处,许如娇心中一痛,再看眼前如花儿般十八岁的大姐,她暗自咬牙,重活一世,决不让大姐再次嫁给那个男人,重蹈覆辙。


退自然是没退成,不只糖没有退,看着父母一点点花出去手里的钱,许如娇只能干着急,却无力阻止。

总不能说大姐这婚不能结,要留着钱把嫁妆退回去,更何况进了姥姥家口袋的钱,就甭想要回来。

提着买回来的粮食和大闺女的嫁妆,许广施夫妇倒很开心,一路上都笑吟吟的。

因着今儿是腊八,李秀芹还咬牙花一块钱买了二斤红豆,豆子不要票,她想着难得过节,给丫头们做顿豆粥喝。

“爸,我看书上说,腊八都喝腊八粥,腊八粥是不是就是豆粥?”回去的路上,许如妍提着那二斤红豆,砸吧着嘴问。

不说她们家,就算整个水泉村,最有文化最有见识的都数许广施,可惜生在了这个年代,越高的文化越是负累。

但许家三个姑娘却是最崇拜父亲的,他不大的脑袋里仿佛装了无数个故事,让她们的童年变得神秘而奇异多彩,生活中再普通平凡的小事他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在村里其他孩子甚至大人都觉得下雨要看老天爷心情时,许家的孩子已经知道那是空气中的水蒸气凝成小水滴落下来了。

“腊八粥可不止有豆子,还要放红枣、莲子、花生、薏米、小米、大米、玉米一共八种原料熬成。”许广施笑着回答。

许如妍眼睛都瞪圆了:“八种!那得是啥样人家才吃得起啊!”她说着瞧了瞧左右,见没有外人,又悄悄凑在许广施耳朵边问,“那爸你小时候吃过没?”

许广施配合的点了点头。

许如妍便更夸张的大叫起来,吵着总有一天她也要尝尝腊八粥的滋味。

李秀芹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有你吃的得了呗,还想咋着。”说着又提醒,“你们在这说说也就罢了,待会到了人多的地方可不许再说。”

许如妍吐了吐舌头:“知道啦。”

许广施成分不好,按红小兵的话说,那就是地主老财、资本家敌人、该被打倒的对象。

少年时代的许广施遭过不少罪,家道中落,父母兄弟离散,独自流落到水泉村,村里人都把他当仇人看,直到跟李秀芹这个贫下中农结婚生孩子,境遇才慢慢好转。

但对许广施之前的那些经历,家里人也只敢关起来门来悄声说两句,对外是半个字不敢提的。

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中间又搭了一段老乡的顺风三轮,一家人总算在天黑之前赶回了水泉村。

碰上刚下工的村人,看着他们拎着的大包小包都笑着招呼:“秀琴回来啦,这可是买了不少吧。”

“没多少”,李秀芹谦虚回应,“勉强能过个年。”

“我可是听说你那新姑爷不错,家里条件好,大丫嫁过去是要享福喽。”

这样说的人不只他一个,李秀芹每每听到都摇手,嘴角的笑却藏不住,她自己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许如娇听来却觉得刺耳,她扯了扯李秀芹的衣角:“妈,咱快回家吧,我饿了。”

“好好,回家回家。”李秀芹应着,她也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早饭吃的两个玉米面饼子早消化干净了,不由加快脚步。

到家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先去起锅淘米,许广施抱柴禾烧火,几个小的为了早点喝上豆粥,纷纷上手帮忙,洗豆子的、舀水的、递炊帚的……很快豆子和米下了锅煮,香味儿便飘出来了。

让许广施把东西收拾了,李秀芹转身去咸菜缸里掏出个菜疙瘩,打算切上半个晚上配着粥吃。

许如妍看一眼今天买回来的东西,吸溜一下口水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妈后头。

李秀芹一转身差点撞到她:“干啥二丫?”

“妈”,许如妍又看了一眼今天买回来的东西,充满期待的开口,“咱切点酱肘子吃呗。”

“不行。”李秀芹当即拒绝,“那是留着过年吃的。”

酱肘子是她们在副食品店买的,本打算买二斤猪肉的,可家里早没了肉票,李秀芹狠狠心便买了一斤酱肘子,这玩意比生猪肉还贵,一斤就要一块二毛,要不是为着过年桌上能有点荤腥,她才舍不得。

“就一点,就切一点尝尝行不行?”许如妍不死心的继续争取。

“说不行就不行”,李秀芹态度坚决,一边低头切咸菜一边赶人,“跟三丫一块看火去,一会粥熬糊了谁也甭吃。”

话音未落,就被院子里响起的更大声音盖过了去:“哎呦,好香啊!三姐这是买啥好吃的了?”


李秀兰和李老太太来了,李秀芹在围裙上抹了两把湿漉漉的手,赶紧迎出来:“妈,秀兰,咋这时候过来了。”

李秀兰狠狠的吸了口空气中飘散的豆粥香味儿,两步凑近锅台旁边,眼见着就要掀锅盖:“这是豆粥?快给我盛一碗,我最待见喝这个。”

许如娇本坐在灶台边的小矮凳子上看火,闻言站起来道:“四姨,粥没熟,不能揭锅。”

她人小小的,挡在锅台边却有一种说一不二的架势。

李秀兰啧一声,还欲上前:“我瞅瞅”

“你是闻着味儿赶着来蹭饭的?”许如娇不客气的说。

李秀兰一下子落了脸,不悦训斥:“这孩子咋说话呢?”

“那你来干啥?”许如娇丝毫不怵,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对方。

不怪她说话不客气,这个四姨也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自家但凡有点啥好事,就没有她不抢的,上辈子她妈跟娘家关系闹到那份上,少不了这个四姨在当中闲话挑唆。

“我说姐夫,你还是文化人呢,就把闺女教成这样?”李秀兰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转而数落许广施。

他这个女婿自来在李家不怎么受待见,大的小的谁都能说上两句,但李秀兰刚这话就有些没分寸了。

“你说啥呢?啥文化不文化的,你是成心想叫外人听去找老李家麻烦是不?”许如娇立刻道。

“我那啥……”李秀兰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想要辩解。

“行了你,闭上嘴。”李老太太不悦训斥,许如娇的话让她想起了之前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

前二年也是因为李秀兰口无遮拦,那时候许广施帮供销社写了不少价签和大字报,对方为表感谢,私底下送了他两瓶白桃罐头。

这年头罐头金贵,即便有也都是山楂、橘子的,白桃的特别难得,李秀芹又分了一瓶送去娘家,结果叫李秀兰见着了,她吃便吃吧,偏还忍不住到处炫耀,闹得人尽皆知。

最后不只家里没吃完的罐头被没收了,许广施和供销社那人都挨了批评,连带着老李家都吃挂落。

“我来看看你买的粮”,李老太太白了一眼四闺女,又看着地上还没收拾完的东西开口,“家里过年也没吃的了,你给匀一半我拿走。”

她这一张口,李秀芹险些哭出来:“妈,家里一点粮都没有了,就这点粮食要吃到开春,好几口人呢,实在匀不出多的。”

“三姐,你说这话就不孝顺了吧”,李秀兰紧跟着说,“三个丫头片子能吃多少?咱妈一大家子人可等着粮食过年呢,再说了,谁不知道张家给了一百块钱彩礼,你就买这点粮食?糊弄谁啊!”

“那粮食又不是有钱就能买来的”,李秀芹分辨,“家里没有粮票,不要票的粮食贵的很,再说了,那一百块钱当时就给了你们五十……”

“你可不要瞎说啊!”李秀兰立即打断,提高了声音嚷,“那五十块钱是给你四妹夫的谢媒礼,他给大丫找了这么好的姻缘,难道不该好好感谢?”

说起这个李秀兰还来气呢,明明有五十块钱,老太太只分给她家二十五,另外二十五就自个扣下了,说算闺女孝敬爹妈的。其实谁不知道,肯定偷偷给了弟弟家,老两口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大姐不嫁张明亮了,四姨你把谢媒礼还回来吧!”许如娇忽然大声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