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在反派怀中恃宠生娇

在反派怀中恃宠生娇

袅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苏棠,为了渣男,不惜主动爬上权倾天下的裴樾的榻。可谁知到最后,她却被男人无情地赏了她一个字:滚。后来,她死在了渣男的刀剑下,剜心入药,死无全尸!是那个无情的男人为她收拾残骸,带她回的家。再次睁开眼睛,她又一次来到了冷面阎王的面前,这一次她没等男人开口就主动离开,可谁知他却将她堵在了床上……

主角:苏棠,裴樾,沈云轩   更新:2022-07-15 22: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棠,裴樾,沈云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在反派怀中恃宠生娇》,由网络作家“袅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苏棠,为了渣男,不惜主动爬上权倾天下的裴樾的榻。可谁知到最后,她却被男人无情地赏了她一个字:滚。后来,她死在了渣男的刀剑下,剜心入药,死无全尸!是那个无情的男人为她收拾残骸,带她回的家。再次睁开眼睛,她又一次来到了冷面阎王的面前,这一次她没等男人开口就主动离开,可谁知他却将她堵在了床上……

《在反派怀中恃宠生娇》精彩片段

天色将明。

一夜折磨过后,苏棠忍着身上的酸痛起身,捡起地上破烂的衣裳裹住自己。

下一瞬,下颌一痛,她被迫抬起头,对上男人阴狠的眼眸:“爬上本王的床,心里却还想着别的男人?苏棠,你当本王是什么?”

苏棠漠然的抬起头,呆滞的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您答应过臣女,保沈云轩官运亨通,还有......”

“滚!”

不等她说完,男人嫌弃的将她掀倒在地,像是碰了什么脏东西。

苏棠伏在地上,自嘲的笑了起来。

她是被自己的夫君沈云轩亲手送到这个男人的床上的。

她费尽心机,替沈云轩扫清障碍,让他从一无所有的穷书生,成为了今日的丞相爷!

可他转身,却以归德侯府满门性命要挟,逼她爬上这个男人的床,为他的荣华富贵铺路。

无论是沈云轩,还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他们都一样,在他眼里,她苏棠就是一个厚颜无耻的荡丨妇!

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苏棠深吸一口气,起身朝着男人福了福身子,“多谢王爷昨夜怜爱,臣女告退。”

怜爱?!

他以为昨夜是她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女人,可到头来她竟是用自己的清白给别的男人换取仕途?

她把他当什么!

裴樾瞬手上一个用力,生生的将手上的扳指掰碎。

“滚!别让本王再见到你!”

苏棠扯了扯嘴角,转身离开。

......

回到丞相府,苏棠刚进门,就被一脚踹倒在地。

“贱人,你还有脸回来!”

沈云轩怀里揽着苏凝烟,满脸厌恶的看着她。

苏棠早已习以为常,从沈云轩把苏凝烟接到相府的那一天,她就明白,她和沈云轩的夫妻情分到头了。

她起身理了理衣裳,平静道:“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去陪靖王,你就放了我爹爹。爹爹人呢?”

“真是对不起呀,姐姐。”

苏凝烟依偎在沈云轩的怀里,讥讽的瞥着她:“爹爹罪犯谋逆,证据还是我亲手交上去的呢!现在,他的人头应该已经挂在城门口,以儆效尤了!”

“你说什么!”苏棠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真正的归德侯府千金,“苏凝烟!他是你亲爹,你怎能如此狠心!”

“亲爹?”苏凝烟掩唇娇笑起来,“我的傻姐姐,你才是归德侯府的真千金!而我,才是那个冒牌货!当初是我收买奶娘,让他们以为你我抱错。”

苏凝烟像受了刺激一样突然嫉恨尖叫,“可即便如此,他心里始终只有你这一个女儿!

即便你被当成了假的,那个老不死的依旧那么疼爱你,所以我才要慢慢折磨死这个顽固的老东西!”

“姐姐你知道吗?他就连死之前,都在喊着你的小名,跪在我脚边哭着求我放过你呢哈哈哈,真是可笑!”

苏棠眼眶疼得好似要撕丨裂!

怎么会这样!

这么多年,她以为苏凝烟才是侯府的真千金,这些年来对她处处忍让,就连沈云轩将她接回丞相府,放纵她处处羞辱自己,她也从未有过怨言。

可没想到,这竟是一场骗局!

“苏凝烟,我要杀了你给爹爹陪葬!”

她疯了般朝着苏凝烟扑去,然而就在距离苏凝烟一指的距离,四肢却猛地被铁链拽了过去!而同时,沈云轩的剑,刺进了她的胸膛!

“不!苏娇娇!”

恍惚中,苏棠仿佛听见有人撕心裂肺的喊了声:

那是谁?

为什么会叫她的乳名?

身体里的血像是快流干了,脑子里的意识也逐渐被抽空。

她像是被人揽入怀里,可意识渐渐消散......

雷声乍响,暴雨倾盆。

“爹爹!”

闺房中,苏棠猛地惊醒,双眼满是泪水。

“小姐又做噩梦了?您是太想侯爷了吧?”

白菊听到动静,立马燃了烛火进来。

苏棠看着满脸担忧的白菊,心如鼓擂,前世的记忆翻江倒海般的涌入脑中。

她捂着跳动的心口,勉强平静下来。

她重生了。

重生在十五岁这年。

三天前,苏凝烟已经被当‘真千金’从乡下接回来了,而就在今天,沈云轩前来侯府跟她退婚!

可前世,她为了不让爹爹为难,坚持代替苏凝烟跟沈云轩订婚,结果却气得爹爹一病不起,自那之后身子就落下病根。

而她的弟弟苏羡,更是因为这件事与她决断。

可笑她却不知,苏羡为了自己多次教训沈云轩,最后却被这奸诈小人报复,打断了双腿。苏凝烟却告诉苏羡,是她指使,让她们姐弟彻底反目!

苏凝烟!沈云轩!

这一世,我定要将你们永囚地狱!

不等苏棠回过神来,白菊抱怨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小姐,要奴婢说,就是侯爷偏心!

您在侯府养了十五年,凭什么她一回来就要您把什么都让给她......”

‘啪——!’

白菊惊讶的捂着被打的脸,看着眼前像是变了个人的苏棠,目光瑟缩了下。

“小姐......”

“以后再让我听到你挑弄一句是非,我杖毙了你!”

“奴婢不敢!奴婢就是随口一说!”

苏棠冷笑一声,随口一说?

只怕是有心人调教的吧。

前世白菊就曾在自己耳边挑拨离间,让她误以为爹爹偏心,误以为爹爹送她的礼物都是苏凝烟不要的。

可爹爹从来都是把最好的给她了啊!

想到这儿,苏棠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再睁开时,眼底又是那片彻骨的冷漠。

“今天沈公子登门,去准备一下,好好招待!”


果然,天刚大亮,沈云轩就带着沈夫人登门了!

侯府花厅。

苏棠刚进来,就看到了一身书卷气的沈云轩,还有小鸟依人的苏凝烟。

看到故作陌生的两人,苏棠嘴角浮出意思冷笑。

渣男和贱女,果然绝配!

想到前世种种,苏棠的眼神儿瞬间冷了下来。

“听闻沈家今日来,是要商议婚事的?”

“大小姐既然心里有数,我们也就不多废话了。”

沈夫人瞥了眼苏棠,直接看向苏凝烟:“凝烟小姐应该已经知道,当初侯爷与我们老爷定下的婚事,是定的双方的嫡子女,既然苏棠并非侯爷亲生,那婚事自然是凝烟小姐与我儿的。”

苏凝烟一脸惊慌失措,深情又痛苦的看了眼沈云轩:“我......我不能抢了姐姐的姻缘。”

沈云轩心疼不已。

“是她抢了你的姻缘才是。凝烟,我们现在重订婚书。”

“可是姐姐她......”

“我?”苏棠喝了口茶,压下恨不得将这群人抽筋扒皮的恨意,明眸微弯:“沈公子说的没错,本就是我抢了你的姻缘,我同意你们重订婚书。”

说完,苏棠拿过写着她名字的旧婚书,直接撕碎!

沈云轩脸上浮起怒色,他的本意就是让苏棠答应退婚。

可见苏棠答应的这么干脆,他心中顿时一阵不痛快!

好像苏棠撕碎的不是婚书,而是他配不上苏棠的窘迫家境!

况且他今天来的第二个目的,本就是让苏棠退而求其次,答应嫁给他做妾!

可如今......

“棠儿,我并没有不愿娶你的意思。我是想......”

苏棠直接打断他的话,“你想什么不重要。”

“读书人就要说话算话,你既是说了要跟我退婚,那日后我苏棠就绝不会嫁入沈家!”

她一句话,堵住了沈云轩所有的盘算!

这个贱人,怎么突然这么咄咄逼人了?

竟然还敢拿他读书人的名声来说堵他!

“苏棠,你想清楚!你既是假千金,又被退婚,日后要想再嫁出去,最多也就嫁一个贩夫走卒,给我做妾都是抬举你了!”

苏棠冷笑一声,“贩夫走卒,也好过三心二意的男人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头也不回的踩着碎了一地的婚书离去。

身后,传来沈云轩怒不可遏的骂声,然而苏棠却连头都没回。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此时的苏凝烟也未必愿意嫁给一无所有的沈云轩吧!

前世也是如此,沈云轩娶不到苏凝烟后,就想来吃回头草,再娶苏棠,但归德侯始终不肯再点头。

可没过多久侯府就来了一位和尚,说是她苏棠天生煞星,克父克母,除非找到能够为她解煞之人才能一家平安!

而这人,就是沈云轩!

后来她才知道,这一切根本就是沈云轩的阴谋!

那和尚,根本就是沈云轩提前花钱安排的!

既然重活一世,她决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苏棠回院简单乔装打扮后,趁着傍晚,直奔城西。

刚走进一条狭窄巷道,苏棠只看见一道人影闪来,她便被人掐着脖子抵在了幽暗的墙角。

冷香迎面扑来,男人身体颀长,带着面具,只露出一双极美的凤眼。

“配合我!”低沉的嗓音传来,男人一把搂住苏棠的腰,“否则杀了你!”

杂乱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男人锐利盯着侧方露出冷峻而完美的侧脸,矜贵而又淡漠。

苏棠屏住呼吸,听到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

男人手上的匕首凉飕飕的,贴着她的脖子,仿佛下一刻就能要了她的命!

她不能死!

娇娇颤颤的声音忽然响起。

“郎君,怜惜些,别叫奴家的夫君知道了。”

裴樾正准备杀出去,突然听到女人的声音,心也莫名跟着颤了颤,垂眸看向怀里的小女人。

目光触及那双熟悉的脸,他心尖微颤,是她!

他找了她这么多年,原来她竟在京城!

裴樾眼底寒冰渐融,还未开口,就听见外面搜寻的士兵往这边走近。

苏棠立马将脑袋埋进男人怀里,娇滴滴的喊道:“郎君,奴家害怕~”

脚步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传来士兵的调笑声。

“走吧,估计是哪儿来的一对野鸳鸯。”

“抓刺客要紧,他敢刺伤齐王殿下,决不能放过他!”

说完继续往前搜去了。

人一走开,苏棠立马声音一冷,“人走了!放开我!”

裴樾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搂着苏棠的手。

垂眸,瞥见苏棠微微发颤的身体,将握着匕首的手负于身后:“刚才情急,吓到你了?”

苏棠莫名的看了男人一眼,总觉得这人有点熟悉。

可她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

她推开男人,转身要走。

却在走之时,手掌忽然被人拉住,苏棠不悦回头:“你还想做什么?”

“姑娘是哪家千金?”

裴樾松开手,常年冷硬的唇角此刻微微抿起,藏着丝不易察觉的柔软。

苏棠冷笑:“那您又是哪位王爷?您手上的匕首,应该不是俗物吧!”

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他的小丫头还是这么聪明。

“本王封号‘靖’,姓裴名樾。”

“靖王裴樾!”

竟然是他!

前世那个给了沈云轩滔天权势,当今皇上第四子,靖王裴樾!

一想到前世她将自己囚禁在王府,那些不堪的过往,苏棠就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人!

无论是沈云轩,还是眼前这个人,对他们而言,她苏棠就是一颗棋子,一个玩物!

他们想羞辱就羞辱,想丢弃就丢弃!

凭什么!

“你,记得我?”

裴樾望着她愈发冷漠的眼神,手指轻蜷,唯独如鸦羽般的眼睫遮去了这个生杀予夺、伏尸百万的靖王殿下眼底那丝小心翼翼和疑惑。

苏棠回过神,压下心中恨意,冷声道:“奴婢白菊,归德侯府的丫鬟怎么配认得王爷呢?”

“白菊?”裴樾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底划过一抹笑意:“本王记住你了,过些日子,还会再见的。”

说完,转身离开。

苏棠望着靖王挺拔的背影消失,半晌,眼底杀意才渐渐退去。

办完府外的事,苏棠去了趟药铺,天色黑透才回到侯府。

“小姐,您可算回来了,老夫人让您立马去前厅。”

“怎么了?”

“是凝烟小姐替您求情,让沈家同意再与您重订婚约。”

苏棠冷笑,果然,苏凝烟才看不上沈云轩那个穷书生。

“你去回话,说我不同意。”

苏棠说完就离开了。

沈母暗骂苏棠不知好歹,还是沈云轩道:“婚姻大事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老夫人和苏伯父答应就行。”

老夫人点点头:“你们是我娘家亲戚,我当然答应。侯爷还要过几天才回京,你们重新带着媒人过来就行,只是委屈了凝烟。”

“只要不连累侯府的名声,凝烟受什么委屈都是值得的。”

苏凝烟为难的咬唇:“只不过,姐姐好像还在因为表兄的事生凝烟的气。凝烟该怎么做才能让姐姐消气?”

“是她糊涂!她一个养女,就算是给沈家做妾,那都是高攀了的。你爹也是,处处维护她,反倒冷落你这个亲生女儿。”

顿了顿,老夫人又道:“来人,把苏棠现在住的院子腾给凝烟,那本就是嫡小姐的住所,让苏棠住到偏院去。里面的东西一应留给凝烟处置,凝烟不要的,再给苏棠!”


苏棠回去没多久,就收到了老夫人的传话。

在白菊嘲讽的眼神中,她神色淡定的去了破旧僻陋的新院落,反正很快,苏凝烟就会灰头土脸的被人赶出来!

次日一早,沈家再次登门。

并且以大师算出苏棠‘命里带煞’为由,提了只‘消煞’的公鸡来提亲。

苏凝烟还没来得去见归德侯,就听人说苏棠让人提着棍子打出去了。

“给我往死里打。”

苏棠搬了把凳子坐在侯府大门口,苏老夫人气得差点厥过去。

苏棠却慢悠悠的说:“爹爹亲口说过,我纵是假的,也是他的女儿,是这侯府的大小姐。沈家敢以公鸡提亲,便是辱没侯府,我岂能容他们放肆?”

沈云轩阴沉沉的盯着苏棠,心里那股莫名的慌乱却更深。

苏棠她......真的不肯嫁自己了?

不,有老夫人和侯爷做主,她不嫁也要嫁,她定是又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罢了。

惹人厌烦!

“没错!”浑厚的男声传来,间杂着爽朗的笑声:“给我打,打死这群不要脸的,我归德侯的女儿,就是不嫁人,我也养得起她一辈子!”

苏棠瞬间湿了眼眶。

这就是她的爹爹,打了一辈子仗的大老粗,也是毫无底限信任她,支持她的人!

前世苏棠被苏老夫人瞒着爹爹赶出侯府时,爹爹拖着病体,淋着大雨追出十几里。

那是苏棠唯一一次看爹爹跪下双膝,跟人求饶,求他们放过他的棠儿。

苏棠永远记得,那样的绝望和羞辱!

所以重生一世,她不仅要报仇,更要好好守护真正爱她的亲人!

“你,立即去沈家赔礼道歉,把这桩婚事定下来,否则就给我滚出侯府!”

苏老夫人呵斥苏棠。

归德侯刚要开口就被苏凝烟拦下:“爹爹,祖母身子不好,您别气着她。”

苏棠心中冷笑。

“祖母忘了,母亲去世时说过,等我出嫁,舅舅才会将她那份巨额的嫁妆送还回来,祖母如今要我滚,是不要这笔嫁妆的意思?”

老夫人的脸瞬间黒沉:“你既是假的,那嫁妆自然也是凝烟的。”

“那照这个逻辑,与沈家的婚事也是苏凝烟的。”

“凝烟是让着你。”

“她既叫我一声姐姐,我岂能让她委屈?”苏棠唇角浅浅翘起:“我就提前恭喜凝烟妹妹,觅得佳婿了。”

苏老夫人胸膛剧烈起伏着:“孽障,你看看那孽障!”

“爹爹,这一切是不是都怪凝烟?是凝烟不祥,若是爹爹没把凝烟找回来就好了。”

归德侯看着哽咽的苏凝烟,不知为何,总觉得她的话哪里怪怪的。

“这怎么能怪你!”老夫人瞪着归德侯:“是苏棠抢了凝烟十几年的荣华富贵,如今你竟忍心看她被苏棠这样欺负!”

“这......棠儿不是把您觉得好的沈云轩让给凝烟了吗,棠儿这是在欺负凝烟?”

老夫人眼睛瞪直,苏凝烟也略有些尴尬,忙道:“最近祖母不是说夜里总做噩梦,怕是游魂野鬼纠缠么,凝烟听闻京城最近来了一个得道高僧,不如请他来做一场祈福法事,驱驱邪气。”

“本侯征战沙场,杀人无数,从不信......”

“你闭嘴!就听凝烟的,去请高僧来。”

苏老夫人离开前,郑重的跟归德侯道:“苏棠目无尊长,你不许再惯着她。我已经让她住到偏院去了,你舍不得赶她走,以后就按庶出的标准养着吧。”

“娘!”

归德侯一向孝顺,可叫他宝贝女儿去住偏院,他也不忍心,想要争辩,却被苏棠拉住。

“爹,棠儿愿意去偏院。”

“你身子娇弱,哪能吃得了这苦!”

“只要爹爹还心疼棠儿,再苦也是甜的。”

“如此......太委屈你了。”

苏棠看着活生生就站在跟前的爹爹,强忍住眼底酸涩,“能得到爹爹偏疼,这点委屈很值得。”

一旁的苏凝烟满心不是滋味,却猝不及防撞上苏棠冰冷的目光,仿佛一瞬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

“棠儿,怎么了?”

“只是羡慕凝烟妹妹,竟是爹爹的亲生女儿。”

“又说胡话了,爹心里,你永远都是爹的亲闺女!”

归德侯嗔怪着,眼里却是说不出的疼爱和骄傲,瞧,任你们怎么说棠儿不是我亲生的,她还是跟亲女儿一样敬爱我这个父亲!

苏棠轻笑,是啊,只要爹爹认她,她管其他人怎么想呢。

至于苏凝烟,很快,她就会知道被人轰出去,是什么滋味了!

白菊一直低着头,直到苏棠离开,才悄悄朝苏凝烟点了点头,揣着衣袖里的东西,快步去了苏棠房间。

隔日,苏棠就被老夫人叫了出去。

高僧四十上下,看起来很高深的样子,就是走路时脚有点儿跛。

“大师的脚这是......”

“谢老夫人关怀,这是贫僧的业障,无碍。”

“那就劳烦大师了。”苏老夫人冷冷瞥了眼苏棠,意有所指的说:“最近侯府事事不顺,要是真的发现了冲撞侯府气运的灾星,请大师务必指出来,我也好送她去庵堂修行了此残生,免得她害人害己。”

下人们都看向苏棠,心道这下这个假大小姐真的完了。

苏棠只诧异般问苏凝烟:“你也这样认为吗?”

“我......”苏凝烟仿佛被故意刁难了一般,眼眶都红了:“若真有灾星,为了侯府大家的平安,也只能如此了。”

本以为苏棠要气急败坏,却没想到她只是嫣然一笑,眉眼明媚,让人惊艳。

苏凝烟的指尖微微掐入掌心:“姐姐觉得凝烟说得不对吗?”

“不,是对极了。”

苏老夫人只当她是嘴硬,冷哼一声,让慧济开始准备法事了。

殊不知慧济在接触苏棠眼神的那一瞬,瞬间想起了前两日莫名出现在他门口的纸,纸上写‘今夜必会伤到右腿,若不想日后死无葬身之地,就在侯府好好回话。’

慧济本不放在心上,谁知半夜起来喝水绊倒柜子差点砸断了右腿。

莫非,那纸条出自这位苏大小姐之手?

“大师,你怎么了?”

苏凝烟连叫了几声才让慧济回过神来。

慧济开始做法,等到太阳都移到了正中间,才见这和尚睁开眼睛。

“大师,怎么了?”

“有煞气。”

“在何处!”苏老夫人急问道:“是不是就在这里?”

“是。”

慧济肯定的回答让屋子里的人一悚,瞬间以苏棠为中心退开几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