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大周正德十五年春

大周正德十五年春

倦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曾经的他,是京都浪荡纨绔公子哥们中的“佼佼者”,风流倜傥是他的资本,恣意嚣张、薄情冷漠是他的天性;可这一切都因为顾青媛而改变。就算是如此不着调的裴谨廷都有数以万计的京中闺女喜欢爱慕,可偏偏顾青媛是个例外,被强行抢回府中后,等待她的不是抛弃也不是冷落,而是致死的缠绵。

主角:顾青媛,裴谨廷   更新:2022-07-15 22: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青媛,裴谨廷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周正德十五年春》,由网络作家“倦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的他,是京都浪荡纨绔公子哥们中的“佼佼者”,风流倜傥是他的资本,恣意嚣张、薄情冷漠是他的天性;可这一切都因为顾青媛而改变。就算是如此不着调的裴谨廷都有数以万计的京中闺女喜欢爱慕,可偏偏顾青媛是个例外,被强行抢回府中后,等待她的不是抛弃也不是冷落,而是致死的缠绵。

《大周正德十五年春》精彩片段

大周正德十五年,春。

窗外屋檐下的花草被雨水捶打的东倒西歪。

顾青媛站在窗前,似是在欣赏外面蒙蒙天地。

远处的凉亭里,一对男女热烈地相拥在一起,肆意亲吻着。

茫茫天地间,仿佛就剩那一对野鸳鸯喁喁私语。

顾青媛的心仿佛被一只冰冷坚硬的爪子攫住。

她紧紧攥住腰间的赤玉鲤鱼佩,这是当初顾陆两家定亲时送来的聘礼。

她与未婚夫陆文泽一人一块。

现在,半个月后即将与她成亲的陆文泽,正在雨雾中与别的女子相拥在一起,好像交颈鸳鸯一般,难分难舍。

那个女子,她很熟悉。

她的堂妹,顾芸娘。

顾青媛像是被施了定身咒,怔怔地望着凉亭里的男女,他们的举止越发放浪。

让她涌起一股如鲠在喉的恶心感。

她甚至没注意到身后响起的脚步声。

待她意识到时,来人已经走到了她的身旁。

他好像看不见她,懒洋洋靠在窗棂边,顺着顾青媛的目光看去,凉亭里的男女正在为彼此整理凌乱的衣裳。

男子轻嗤一声,慢悠悠地开口道,

“顾圆圆,陆小侯爷与人偷欢,羞辱你,你却躲在这里自艾自怜,啧啧……”

“这可是当初你千挑万选才选定的未婚夫婿呢。”

男子懒散的嗓音掺了些沙哑,依旧是如从前般漫不经心的腔调。

只是对方仿佛心情不错,这个认知让顾青媛微梗。

她轻轻凝眉,声音清冷,“裴谨廷,你在看我笑话?”

裴谨廷轻晒一声,缓缓掀了掀眼皮,

“哪敢?”语气不咸不淡,“我只是觉着,你眼光实在太差了些。”

他的声音染上玩味,“啧,怎么办呢?你们半个月后就要成亲了呢。”

“婚事热热闹闹的筹备着,冒然退婚损害的可不是一家的颜面。”

当初陆家主动向顾家提亲时,态度很诚恳,言顾青媛知书达理,温婉贤良,京都少有女子能比拟。

陆家的子弟能娶到顾青媛,实在是天赐的福气。

顾青媛回想当日陆家老太爷的话,不禁在心底自嘲地笑了笑。

眼眶微涩,她长舒一口气,面上看不出情绪,却默默挺直了脊背。

“裴公子既知那是我千挑万选才选定的未婚夫婿,我又如何会退婚呢?”

“这天底下,男子大多都一个品行,没有陆文泽,还有赵文泽,李文泽。”

裴谨廷闻言,不禁眯起眼眸,带着几分嘲意道,

“那是你眼瞎……你以为……”

他这话,仿佛在嘲笑着什么,蓦然又停了口,看着顾青媛,眼神玩味起来。

“顾圆圆,陆文泽言而无信,背叛了你。”

“难道你就不想让他也尝尝被人负心的滋味?”

裴谨廷靠在窗棂边,居高临下地看着顾青媛,音色低沉,语气慵懒浪荡。

却好像是魔药一般,窜入她的耳中,萦绕了一遍又一遍。

顾陆两家结两姓之好,一旦退婚,顾青媛可以想象,顾家会面临怎样的流言蜚语。

既然婚约不能退,婚事不能停,那她又何妨不……

天边一道闷雷,终于炸响。

顾青媛倏然回神,潋滟目光扫向裴谨廷,语气挑衅,

“裴谨廷,你笑话也看过了,嘲讽也嘲讽过了。可以走了吗?”

如果可以,她希望今日发现这件事的只有她一个,而不是让一个可以说是她死对头的男子也亲眼见到。

这太丢人,也太伤她的自尊。

裴谨廷微微扬眉,似笑非笑地注视着顾青媛。

“裴谨廷,我记得承恩公夫人最近托了满京城的冰人,就为了给你讨门媳妇……”

顾青媛撩唇,清清脆脆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不带一丝感情地吐出来。

丢脸怕什么,大家一起来丢脸就是了。

一个高门世家子的婚事,需要到请冰人做媒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又如何?”裴谨廷面不改色,毫无心虚之意,轻描淡写地哂笑,“怎么?顾大姑娘想要给本公子说门亲事吗?”

“还是说,你想改弦易张,转投本公子的怀抱?”

吊儿郎当的语气,让顾青媛沉默下来。

料峭春风从半开的窗棂灌进来,发出呜呜咽咽的声响,犹如小兽的悲鸣。

顾青媛摇了摇头,复又点点头,她的声音散在风里,

“裴谨廷,我虽不能退婚,但我可以换新郎。”

“不知你可否帮这个忙?”

话说出口,顾青媛如释重负,可并未轻松多久,她又紧张起来。

心脏跳得很快很快,砰砰地仿佛要从胸腔中跳了出去。

她清润的眸子对上裴谨廷的,耳尖染上了些绯色,

“你放心,成亲后,你该如何还是如何,我不会干涉你。”

“若是你需要,我也会尽到妻子的义务。”

“当然,如果你遇到喜欢的人,想结束这段姻缘,我们也可以友好协商。”

说着,她有些不大敢看裴谨廷的眼睛,低下头,搓着腰间的鲤鱼佩。

偌大的屋子里,针落可闻。

刚刚还在看她笑话的男子,这会却迟迟没有动静。

顾青媛掐了掐掌心,她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太过离经叛道。

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两姓之好。

贸然换新郎,若是没点分量,后续麻烦不断。

顾青媛思前想后,才决定找裴谨廷。

裴谨廷峻拔神威高高在上地站在那里,黑眸中划过一抹晦暗不明的情绪。

“如果我不答应,你打算怎么办?还是……”

依然是那样闲散懒淡的声音,拖着腔调,

“你会继续去寻找下个能帮助你的人?”

裴谨廷盯着面前美得几乎刺痛人眼的女子,嗓音不咸不淡地,

“行,看你可怜,本公子帮你一把。”

“顺便也解了本公子的危机。”


顾青媛没想到裴谨廷会应得如此爽快。

她的脑子里,已经想好了好几个说服他的方案。

甚至,她可以帮他夺得镇国公这个爵位。

如今继母当家,却并未生育,镇国公府男丁世代驻守边疆,除去他的父亲,成才男丁寥寥无几。

现在想想,陆家会上顾家提亲,也许看中的就是这一点。

可偏偏,裴谨廷如此云淡风轻的应了,倒让她准备好的诱饵都没法抛出去。

也让她得到意想不到的结局。

“顾圆圆。”裴谨廷闷声笑了会,轻声叫道。

顾青媛面上染上愠怒,两人初次见面时,她的脸蛋圆嘟嘟的,名字里又带着个‘媛’从此裴谨廷见着她就叫她‘圆圆’。

裴谨廷对她凶狠的眼神丝毫不在意,背着手,踱步到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

美人近在咫尺,裴谨廷的眼神一点点深邃起来。

他伸出手轻轻捏住她的下颌,

“本公子想了想,刚刚好像答应得太快了。”

他嘶哑着嗓音凑近她眼前,手指慢条斯理地抚上她的唇,

“天下女人何其多,能够帮助本公子解除危机的也很多。”

“可你不一样,更多的是带给本公子难堪。”

“到时外头传言,本公子和陆小侯爷抢一个女人,那本公子还有何清白可言……”

刚刚松下心房的顾青媛不由有些僵硬。

他指腹有些粗糙,摸得她下颌微痒。

她微微偏头,想要躲开,那手如影随形,又跟了上来,这次更过分。

改为掐着她的腰肢,顺着纤细的腰肢摩挲着。

“顾圆圆,本公子可是要牺牲清白名声,去顾府抢亲的。”

“所以,不妨碍本公子预先索取一点报酬吧?”

下一瞬,他俯身下来。

薄唇微凉,吻在她的唇上。

温热的掌心在她的脑后轻抚。

她所有的话语都被吞进了裴谨廷的肚腹里,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

她的腰肢被裴谨廷扣着,眼见他的手逐渐往下,慌忙咬了他的嘴唇一下。

趁着裴谨廷放松,她赶快挣脱出来,喘着气,警惕地看着他,顾左右而言他,

“裴谨廷,多谢你愿意帮忙,不若我们说说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这是她十八年来,做得最为离经叛道之事。

一旦做下,虽报复了陆文泽,却也会惹上许多麻烦。

未雨绸缪,总要先定好应对,才能将麻烦降到最小。

裴谨廷扣着她的腰身,手指擦拂过她的腰背,引得她轻颤一下。

“本公子说了是去顾家抢亲……反正本公子浪荡惯了。不会妨碍你的名声就是。”

他表现得理所当然,

“既是去抢亲,那总是要委屈你一下,到时虽有八抬大轿,可不一定会有高朋满座,望你不要觉着委屈。”

这些,顾青媛当然想到过。

她也不想给顾家丢脸,也不想堕了镇国公府满门忠烈的名声。

也想让自己担得起顾家女的身份。

可她不甘心,更不想被人利用。

陆文泽一边对她深情款款,想要从她这里得到好处。

一边左右逢源,想要娇妻美妾全得。

世上哪里有那么美的事?

她压抑地闭上双眼,

“好。”


哐当一声,顾青媛话音未落,他们所在的房门被人推开。

冷风大片大片地灌入,顾青媛偏头去,看到门边两道身影。

一男一女,正是凉亭里的那对。

顾芸娘亲密地揽着陆文泽的手臂,满眼温柔地看着身边人。

他们亲密无间地站在一块,也不怕人发现。

冷风冷雨吹浇着这一令人震惊的场景。

顾芸娘见到顾青媛后,阴狠的神情转瞬即逝,含着笑,态度自然地同她打招呼,

“姐姐。原来你在这呀。”

陆文泽推开顾芸娘面带惊讶地看过来,像是没料到顾青媛会在这里一般。

他踱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像是诘问的姿态。

“阿媛,你不是说身体不适,回屋歇息了吗?怎在此?”

顾青媛抬眸,静默地对视一瞬,笑道,

“这里风景曼妙,多停留了一会。”

过于随意的态度,陆文泽眉头紧蹙,语气微沉,

“你身子骨不好,这冷风冷雨的,小心着凉,耽误婚期……”

顾青媛舒了口气,抬起头,一双眼睛静静地注视着陆文泽,尔后笑道,

“文泽哥哥,你放心,耽误不了,我一定会让你有个毕生难忘的昏礼。”

收起心底情绪,顾青媛不想再与俩人虚与委蛇,很快行了一礼,看似若无其事地绕过他们准备离去。

陆文泽叫住她,她不得不停下来听听看,他到底还想说些什么。

“阿媛,春日清寒,你的胳臂还痛吗?”他眉眼含情,斯文温柔。

两年前,顾青媛为了救陆文泽,被马车撞伤了胳臂,从此落下了毛病,一到阴雨天就疼。

若是没有今日之事,面对他的关怀,顾青媛定会满心欢心。

顾青媛强忍对他的厌恶,摇摇头,说,“多谢文泽哥哥关心,没事,伤早就好了。”

陆文泽伸手,想要去碰顾青媛的手臂。

顾青媛抬起手抚了抚鬓角,抿唇笑了笑,道,

“文泽哥哥,芸娘年幼,就麻烦你送回去了。”

陆文泽的手停了停,捏着拳自如地收了回来,叹口气,凝眉解释,

“刚刚在外头碰见芸娘,未带雨具,这才将她带回来……”

顾青媛垂下眸子,过了会,说,

“文泽哥哥做事向来有章程,自是不忍见芸娘淋雨的。”

顾青媛一副柔顺的模样,仿佛刚才避开他只是意外。

陆文泽心头那股莫名的郁气渐渐消失。

他体贴地将顾青媛送到门外,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消失在廊道里。

在他的身后,顾芸娘突然抬头,声音里带着哭腔,“文泽哥哥,都是我不好,刚刚若不是……”

她哭得连梨花带雨都称不上,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文泽哥哥,姐姐是不是误会了?要不要我帮你解释?”她哽咽到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陆文泽看着顾芸娘这幅模样,心软得如一汪春水,将她脸上的眼泪擦了,温声道,

“没事的。阿媛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来得快也去得快。”

顾芸娘点点头,顺势靠在陆文泽的怀里,衣裳领口缓缓低垂,似露似无地勾人心魄。

顾青媛挺着脊背慢慢地朝前走去,长廊里只有她细碎的脚步声。

拐过转角后,她沉默地站在原地,像一根千疮百孔的烂木头,浑身散发着寂寥悲伤之气。

“我来得挺不是时候?要不等你悲伤完了,本公子再过来?”

从容散漫的嗓音在顾青媛身后响起。

顾青媛转身望去,一道熟悉的身影,姿态悠然,双手抱胸斜靠在廊柱上,

刚刚屋门被打开之前,顾青媛眼睁睁看着裴谨廷姿态潇洒地往窗外一跃,消失不见了。

只丢下一句话,“本公子不想见那对狗男女。”

本以为他已经离开,不曾想竟在此等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