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大国上医开局徒手掏心

大国上医开局徒手掏心

医者医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魔都打拼了多年,肖晨的人生遇到了变故,家道中落,如今连吃饱饭都是问题;医院下班之后,还要做跑腿和全职的抢单子。一次巧合,肖晨竟意外发现自己的绿茶女友生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悲苦之余,他觉醒了大医系统,完成手术便可以获得异能,就这样他开始努力完成任务获得奖励。

主角:肖晨   更新:2022-07-15 21: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肖晨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国上医开局徒手掏心》,由网络作家“医者医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魔都打拼了多年,肖晨的人生遇到了变故,家道中落,如今连吃饱饭都是问题;医院下班之后,还要做跑腿和全职的抢单子。一次巧合,肖晨竟意外发现自己的绿茶女友生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悲苦之余,他觉醒了大医系统,完成手术便可以获得异能,就这样他开始努力完成任务获得奖励。

《大国上医开局徒手掏心》精彩片段

魔都,南宁路步行街。

落日的余晖还未褪去,夜晚的霓虹已经悄然布上。

斑驳光影照在每张行色匆匆且疲惫的脸上。

这座城市极尽繁华,但大部分人却很穷。

魔都赚钱魔都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

大郎烤吧门口。

糟杂的鸣笛声此起彼伏,坐在破烂电动车上的肖墨却是恍然未觉。

脑海中回旋激荡着方才的一幕幕。

“肖晨!最后通知!你已经拖欠医院两个月的费用了,你母亲已经从重症监护室推到了走廊里,明天再不缴费,就拔了你妈的氧气管!”

“肖瘪三,谁让你下班的?别人都在义务加班,就你牛逼是吧!明天再早跑,就不用来医院上班了!”

“肖晨,我们完了!请你别再骚扰我,那40万彩礼是你妈硬塞给我的,我凭什么还你!穷鬼!”

“还有!也别再给我发信息了,我怕我男朋友误会!”

“别叫我舅,你是我亲舅,想借钱先把之前的钱还我!”

嘟嘟嘟——

肖晨捏着手机的指骨发白,但还是无奈的松开。

半年前,他还是前途无量的医生,而因为父母的车祸,此时的他已然成了一个背负无数债务的穷光蛋!

也正是如此,他才不得不在下班之后,脱下医生的白大褂,换上外卖小哥的黄马甲。

此时已经是夜里10点,他仍旧穿梭在城市的钢筋丛林之间。

“叮,您有新的跑腿订单!”

愣了愣神,肖晨将最后一口凉馒头塞进嘴里。

戴上头盔,披上黄马甲,找了笔离得近的,立即点击了接单。

【顾客订单:

万艾可西地那非六片装。

冈本001,3片装。

毓婷避孕药2片装。

羊腰子20串。

羊球10串。

加料狗鞭驴鞭汤1份。

地址:沪市珠江路金门大酒店六层6302情侣套房。】

看了订单的内容,肖晨也是一脸恶寒。

这是喂畜生呢!

不知又是谁家姑娘要把自己完全献给别人。

买了套套又要买避孕药,明显不安好心!

就近买了串又来到药店买了药,肖晨径直前往酒店。

上了楼,站在客房门口,肖晨拿出手机用外卖客户端拨通了客户的电话。

可下一刻,手机上显示的竟然是“可欣”。

陈可欣!

自己的女友!

她居然就是这个跑腿外卖的顾客!

肖晨顿时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她同时点了避孕药、套套等,目的不言而喻!

她,就这么贱?

一瞬间,一种愤怒猛然冲上额头,即使自己当初被绿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痛苦。

“外卖!”

肖晨猛然敲响了房门。

不一会儿,就见房门打开,陈可欣穿着一身极为清凉的衣服站在门里。

那裙子下摆几乎连大腿根都遮不住,开胸衫更是快要低成了袒胸露肉的大背心。

凌乱的头发和几乎有些红肿的嘴唇无一不在证明她刚刚经历一场大战!

“肖……肖晨?你……你怎么送外卖了?”

陈可欣看到肖晨,顿时惊讶的说道。

肖晨满眼阴冷的看了她一眼,正想把东西扔给他,就听一个声音传来:

“还没好吗?拿个外卖怎么那么慢?”

这个声音……好熟悉!

“里面是谁?”

肖晨顿时心口狂震。

“你别管,你赶紧走!”

肖晨咬着牙,猛然推开门,不顾陈可欣的阻拦,冲进屋里,就见一个男人惊愕的拿枕头捂着自己的下身,冲着肖晨怒骂道:

“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

肖晨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指着那男人冲着陈可欣怒道:

“这就是你男朋友?你不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陈飞,撞死我爸的凶手!”

“我妈现在还在ICU里,靠维生系统活着,就是因为他酒驾!

“你离开我,居然是为了这样的人渣!”

肖晨一边说着,一边将袋子里的药一个个扔过去,通通砸在陈可欣的脸上。

“你还买伟哥,买套套,买避孕药!”

“你他妈怎么那么贱!”

陈可欣一边躲闪,一边尖叫着说道:

“你有病吧,我跟你分手了,我喜欢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

就见陈飞冷笑着穿起衣服,走到肖晨面前笑着说道:

“我说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啊!”

“没错,我是撞死了你父母,你有证据吗?你能证明当天开车的是我吗?”

“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知道我怎么认识陈可欣的吗?”

“就是跟你打官司的时候勾搭上的她啊!”

陈飞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拍打着肖晨的脸说道:

“怎么送外卖了?缺钱了?”

“早给你赔偿你不要,现在后悔了?要我坐牢,你有那个本事吗?”

“要不要你现在跪下来,叫我一声爹,这叠钱就是你的!”

“叫吗?”

肖晨咬着牙,猛然扑向陈飞怒道:

“我叫你妈!”

没等他将陈飞扑倒,就被陈飞一个过肩摔扔到地上。

“打我?废物,你也想打我?”

陈飞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踢在肖晨腹部。

陈可欣在一旁搂着胳膊,满脸冷笑的看着这一幕,仿佛被打的人跟他毫无关系。

纷乱的争吵很快就引来了保安,陈飞将手里的钱直接扔过去说道:

“把这个废物抬出去,别让他再打扰我办正事!”

保安顿时会意,将已经口吐鲜血的肖晨如同扔死狗一般扔了出去。

肖晨挣扎着爬起,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哪怕手腕上的翠玉手镯沾染了鲜血,也丝毫不在乎,踉跄的爬上踏板。

街边传来流量歌手的声音:

“挣脱黑暗的落寞,不甘是谁的过错。信仰光明的梦想,挫折不过梦一场。”

黑暗……挫折……

这个世界,真的有光明存在吗?

就在这时,肖晨的手腕猛然一阵刺痛,随后眼前一昏,再也捏不住踏板的握把,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恍惚之中,肖晨只觉得脑海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目标气运极低,系统绑定成功。】

【检测到目标现有知识体系,系统调整为大医系统。】

【初级系统能力已加载,心肺初级外科手术专精已解锁。】

【透视眼已解锁。】

只见眼前猛然升起一阵黑烟,黑烟之中,一个面目狰狞,却身穿一身长袍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左手拿着一把手术刀,右手却拿着一把屠刀,冲着自己不住的冷笑。

下一刻,肖晨只觉得周身一阵恶寒,随后猛然惊坐起来,身上已经被冷汗浸湿。

“兄弟,你没事吧?”

那个流浪歌手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说道:

“你是不是有羊角风?有这病可不能送外卖啊!”

肖晨惊愕的看了看四周,身上的痛觉已然彻底消失。

我的伤……痊愈了?

刚才那个是什么?

系统?

就在这时,脑海中一阵剧烈的疼痛猛然钻心而来。

下一刻,一股庞大的记忆涌入肖晨的脑海里。

心血管手术……

肺动脉手术……

冠心病手术……

随之而来的还有数之不尽的病例,让肖晨的脑袋近乎炸裂。

只听大脑“嗡”的一声,一切归于平静。

肖晨抬头一看,就见眼前的流浪歌手小哥仅剩一副完整的骨架对自己说道:

“兄弟,你别吓我!”

肖晨连忙摇了摇头,面前的小哥再次恢复原状。

“我没事……我没事!”

肖晨站起身,正要说话,就听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

转头一看,就见一辆失控的汽车冲着二人飞驰而来!


“当心!”

流浪歌手猛然一推,一把将肖晨推了出去。

这一瞬间如同慢镜头一般,流浪歌手小哥被那辆车撞飞数米,一头撞在酒店的玻璃门上。

“砰!”

只听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肖晨转头看去,那流浪歌手小哥已然栽倒在血泊之中。

而那辆车也随后一脚油门消失在街头。

他……

救了我?

肖晨惊魂未定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心里满是愧疚。

我这样的人,值得他用生命来救吗?

“挣脱黑暗的落寞,不甘是谁的过错。信仰光明的梦想,挫折不过梦一场。”

肖晨脑海中再次想起那流浪歌手的歌词。

如果不是他,自己已经坠入黑暗!

无论是心里上的,还是身体上的黑暗!

都是他一手拯救!

就在这时,肖晨看到那流浪歌手小哥似乎仍然有一丝微弱的呼吸。

而伴随着肖晨走近,他眼中看到流浪歌手小哥的情况之后,脑海中竟然同步出现了对伤势的判断。

颈部动脉受伤,需要迅速止血!

腰部,腿部,右臂有部分骨折,脊椎有部分损伤!

骨折部分先不用处理,要先止血!

他连忙蹲下,抬手从身上的体恤上撕下一块,按压在流浪小哥颈动脉的地方。

此时周围已经围上来了一些看热闹的人,正乱哄哄的讨论着。

肖晨连忙转过头说道:

“赶紧叫救护车!”

“救护车在路上了,二十分钟就到!”

二十分钟!

肖晨看了一眼那流浪小哥的状态,顿时眉头紧皱。

就见流浪小哥的两个胳膊上血管暴起异常,几乎要爆开一般。

基底中间静脉,穿静脉,头静脉……

都出现了静脉曲张!

如果仅仅是失血,为什么会出现静脉曲张?

是……创伤性气胸?

没错!一定是!

创伤性气胸导致左侧肺部有异常,引发了静脉曲张,如果空气继续进入胸腔,这小哥很快就会窒息而死!

他撑不到二十分钟了!

想到这里,肖晨连忙高声喊道:

“谁有美工刀?”

周围的人都面面相觑,就见一个中年妇女走上前说道:

“小伙子,你到底懂不懂?还是别乱动了,人家救护车就快到了!”

肖晨急切的说道:

“他等不了救护车到了!”

“我再问一遍,谁有美工刀?”

周围的人看到肖晨的样子,纷纷摇着头。

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多事。

肖晨咬了咬牙,急忙四下看了看,恰好看到了自己刚才买伟哥的那个药房。

而药房旁边,就是一家24小时便利店。

肖晨顿时大喜,随手指着一个年轻女人说道:

“你,会人工呼吸吗?”

年轻女孩愣了一下,看了看周围的人,怯懦的点了点头。

“过来,快!”

等到年轻女孩走到自己面前蹲下,肖晨连忙拉着她的手按在歌手小哥的颈部动脉上。

“按住他的动脉止血,同时给他做人工呼吸,记住,我回来之前千万别停!”

肖晨说完,飞快的转身离去。

那女孩看着手上的鲜血,顿时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向着小哥的嘴吹了进去……

另一边,肖晨来到便利店,找到了自己需要的美工刀和胶带,又从柜台上抓了一把吸管,扭头就跑。

售货员吓了一跳,惊愕的站在原地说道:

“现在的劫匪什么都抢的吗?抢吸管?”

话音未落,就见肖晨又跑了回来,从货架上又拿走了两瓶高度白酒。

“哦……原来吸管是用来喝酒的……不对!报警!”

另一边,拿齐了东西的肖晨连忙跑回去。

就见那女孩仍旧不断地在对小哥进行人工呼吸,只是此时她嘴上已经沾染了一些鲜血,脸上早就挂满泪痕。

看到肖晨的那一刻,她忍不住哭着说道:

“他的呼吸越来越弱了……我救不了他……我救不了他……”

“没事,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肖晨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白酒打开,给自己的手和美工刀做了简易消毒。

“气胸形成部位在左胸,排出胸膜腔中的空气,减少肺部压力,就能减缓气胸症状,恢复呼吸……”

肖晨说着,将吸管用胶带粘住,确认不漏气之后,放进酒瓶里,随后拿出美工刀,对准小哥第二条肋骨下切了下去。

“他在干什么?”

“杀人了!”

周围众人顿时大声惊呼。

女孩看到肖晨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具体要干什么,但还是知道他在救人,连忙说道:

“都别说话!”

就见肖晨将吸管插入刀切的部位,目光紧紧盯着手里的酒瓶,一点点抬高酒瓶,随后就见那酒瓶中冒出阵阵气泡。

伴随着气泡一点点涌出,女孩明显感觉到那小哥的呼吸恢复了正常。

“他在呼吸!他在呼吸!”

女孩惊喜的说道:

“他没事了!”

众人见状顿时拍手叫好。

刚才阻止肖晨的那大妈连声说道:

“我一看这小伙子就知道他人不错!”

肖晨松了一口气,扶着酒瓶说道:

“保持这个状态不要动,等救护车到。”

女孩激动的点了点头,看向肖晨的目光也随即带着一丝钦佩。

不一会儿,救护车过来,随行的医护人员看到这一幕顿时愣了一下,就听肖晨说道:

“患者腿部,腰部,左臂有不同程度的骨折,颈部动脉血管受损,还有创伤性张力气胸。”

医护人员看着肖晨手里的酒瓶疑惑的说道:

“这……是你做的?”

肖晨点了点头,一边将手上的酒瓶递过去一边说道:

“简易单向阀,排出胸膜腔空气用的,记得抬高手臂,要不然里面的酒会倒流回去。”

医护人员下意识接过酒瓶,抬着那小哥上了车。

肖晨和女孩目送着救护车离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女孩看了看肖晨,伸出手说道:

“我叫韩雯婷,是华中医学院的研究生。”

肖晨看了她一眼,指着她的嘴说道:

“你嘴上还有点血……”

韩雯婷闻言顿时脸一红,连忙从包里拿出化妆镜和湿纸巾擦着嘴。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运气真好啊,这都没撞死你!”

肖晨闻言顿时眉头紧皱,转头一看,就见陈飞冷眼看着自己。

“是你?”

“开车的人,是你的手下?”


陈飞闻言顿时摆了摆手说道:

“你可别诬陷好人!”

“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

陈飞说着,转身进了酒店。

就在这时,只见肖晨冷笑了一声说道:

“你有病!而且是大病!”

陈飞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看向肖晨说道:

“你说什么?”

“我说你有病!”

肖晨冷眼看着陈飞说道:

“你床上功夫不行是吧?难怪要用伟哥。”

“只是你没感觉自己吃了那么多壮阳的东西,仍然还是老样子吗?”

“你病的不轻啊!”

肖晨方才用透视眼看到了陈飞肾脏出现的问题,心里止不住的冷笑。

长期食用高油高热高糖食物,抽烟,酗酒,熬夜,纵欲过度……

多次长期服用西地那非等功能性药物,让他的肾脏长期处于高压状态。

且不说有没有透视眼,就冲他脸上那连美白产品都遮盖不住的蜡黄都能看出,他已然有了慢性肾衰竭的症状。

真是活该!

只是陈飞完全听不懂肖晨的意思,还以为他只是在嘲讽,顿时勃然大怒,指着肖晨说道:

“肖晨,你他妈敢咒我?想死是吧?”

“你别诬陷好人!”

肖晨冷笑一声说道:

“我只是在感慨!你家那么多钱,而你却快要死了!”

“钱还在!人没了!真是人间憾事!”

这是在咒他死,陈飞脸瞬间黑了。

“臭瘪三!我看你是还没挨打够!”

“去死吧你!”

“小心啊!”

韩雯婷娇喝一声。

陈飞毫无征兆的一拳打来,直冲肖晨面门。

肖晨却仿若预先知道一般侧头轻松躲过。

在透视眼视角下,这孙子股二头肌忽然收缩,他就知道对方没憋好屁。

欺身向前,肖晨忽然露出一抹冷笑。

看见这般笑容,陈飞心里咯噔一下。

只是没给他反应过来,肖晨忽然伸手搭在了他的右臂肘关节内侧的尺神经沟内。

陈飞只觉手臂一阵酸麻,继而传导至全身。

直挺挺到地,还抽搐了两下。

肖晨冷淡的看着倒地不起的陈飞。

忽然蹙了蹙眉,一股骚味窜进鼻腔。

陈飞竟然失禁了!

“哼!就凭你这肾虚货也敢绿老子,抓紧准备自己的后事吧!”

肖晨说完,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韩雯婷若有所思的看着肖晨离开的背影,喃喃的说道:

“肖晨……是吧?”

“我记住你了……”

另一边,肖晨看着刚才因为急救耽误的几个没有接受的订单,顿时叹了口气。

明天就要给医院交钱了,可是自己现在还差的多,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震动,肖晨刚放在耳边,就听电话那头急切的说道:

“喂,肖晨吗?我是徐红,紧急医疗事故,人手不够,立即回医院!”

肖晨闻言蹙了蹙眉,这是出大事了,立即回道:

“收到,我现在就过去!”

徐红是心外科的医生,比自己大十几岁,却是整个医院里对自己最好的一个大姐。

如果不是她经常在曹洪那个蠢猪外科主任面前帮自己说话,只怕自己早就被曹洪开除了。

肖晨骑着车来到医院,就见此时的医院大厅到处都是血。

整个大厅被分成左右两波人,两波人捂着身上各个地方哀嚎惨叫,互相之间还不断吵吵闹闹。

更有五六名警察站在四周。

十几名医护穿插人群间包扎伤口。

肖晨脱下外卖员的黄马褂,连忙回到科室换上白大衣,走到前台问道:

“这是怎么了?”

前台的护士四下看了下,嗤笑着说道:

“两帮混混打群架,都受了不轻的伤,有几个正在急诊室里。”

“这年头还有人涉黑?”

“那谁知道,你快去帮忙吧,要不然让曹主任看到又要骂你了!”

肖晨点了点头,正要去急诊室,就听大厅里又传来一阵吵闹声。

转头一看,就见两帮人剑拔弩张的凑到一起,叫骂声连天。

“熊成,你他妈的带人来我的地盘闹事,现在还让我道歉?我看你他妈在想屁吃!”

“老子闹事?高鹏,要不是你的小弟搞大了我场子里姑娘的肚子不认账,老子会跟你动手?”

“妈的,现在打也打了,你还想怎么样?”

熊成说着,指着高鹏身边的那个人说道:

“想怎么样?人家姑娘死了!人命啊!你他妈懂不懂?”

“让那个臭小子出来,你和他一命还两命!”

“都老实点!”

眼见又要爆发冲突,旁边的民警见状正要上来制止。

却见异变突生!

被高鹏指着的那个混混抄起一把瑞士军刀,冲着熊成飞快的捅了过去。

“操你妈,她自己自杀的,关我屁事,你要我死是吧?你先死吧!”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众人听到惨叫声,就见那刀子俨然已经刺进了熊成的胸口。

“噗嗤!”

喷涌而出的鲜血被高压迅速挤出,伴随着刀子抽出,直喷出数米远!

鲜血四溅!

熊成挣扎着躺在地上,面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

“熊哥!”

“我操你妈!你们敢杀人!”

“救人啊!快救人!熊哥,你没事吧?”

“警察,救命啊!”

“都不准动!医生救人!”

五六个警察冲上来,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

肖晨连忙飞奔上前说道:

“别动!保持平躺,按住他的伤口”

“快安排急救!”

那护士此时也慌了,连忙说道:

“不行啊,急救室现在都被他们占满了,外科医生也不够了!”

肖晨皱着眉头,看了看地上的那把刀,脑海中信息不断涌出。

刀长9厘米,宽3厘米,捅进伤口最少8厘米深。

伤口位置和出血量判断,应该是心脏贯穿伤。

此时流出来的血液在600毫升左右,内部的出血量估计更多,最少两倍以上。

失血2000毫升就已经开始出现失血性休克,再加上心脏受损,急救时间不超过10分钟,而且这个时间伴随出血量增加会极速减少!

必须马上止血!

下一刻,肖晨一把将熊成的衣服撕开,露出伤口。

“拿碘伏和手术刀过来!”

护士愣了一下,连忙拿着碘伏和手术刀递给肖晨。

肖晨深吸了一口气,戴上手套,用碘伏消了毒,徒手将手指插进刀口。

血肉挤压的滑腻声响,听得一众流氓胃液翻滚。

旁边的小弟吓坏了,连忙颤声说道:

“我……草,你……干什么!”

“滚远点!”

肖晨沉声喝道:

“这是指压止血法,你要是想帮忙,就给我祈祷有效!”

小弟闻言顿时不再说话。

急救这么救得?

他看的头皮一阵发麻。

妈妈呀!以后再也不敢打架,不敢受伤了!

这玩意不打麻药?

回手掏?

也就病患昏迷了,要是看到肖晨徒手伸进他的体内,估计能吓死!

伴随着肖晨将手指插进伤口,血液虽然不从伤口直接流出,但是仍然从伤口的缝隙中溢出。

不对,好像不管用!

肖晨眉头紧皱,低头一看,就见那把瑞士军刀的刀背并不是直的,而是有着些许的弯曲,整个刀背和刃面形成了一个T字型!

妈的,这刀谁做的?

这种形状的刀刃,明显就是为了要人命!

字型的刀口让指压法无法准确按住出血部位。

肖晨开启透视眼,就见那心脏处的积液已然遍布心房和胸腔。

来不及了!

肖晨咬了咬牙,拿起手术刀向着熊成的胸口划去。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

锋利的手术刀瞬间将胸口破开一个10厘米的口子,鲜血顿时顺着伤口流了一地。

温热的脏器散发着热气。

几个流氓当场吐了一地。

几个医护也是懵了!

熊成小弟顾不得恶心,见状顿时怒骂:

“你……你……杀猪呢!”

“救人还是杀人啊!”

“给我闭嘴!”

肖晨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将手插进熊成的胸口。

徒手心脏按压止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