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七舅姥爷托梦我需要一千把AK

七舅姥爷托梦我需要一千把AK

云鹤高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近来,陈奚晚上一直做噩梦,梦里是曾经最疼爱他的七舅姥爷让他给其提供一些经济援助,说他正在和下面的人打架。一开始,他只当那是一场噩梦,可接连几天同样的内容让他不由得汗毛直立,无奈,那一晚他来到十字路口,开始给七舅姥爷烧纸钱……

主角:陈奚,沈玲   更新:2022-07-15 21: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奚,沈玲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舅姥爷托梦我需要一千把AK》,由网络作家“云鹤高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近来,陈奚晚上一直做噩梦,梦里是曾经最疼爱他的七舅姥爷让他给其提供一些经济援助,说他正在和下面的人打架。一开始,他只当那是一场噩梦,可接连几天同样的内容让他不由得汗毛直立,无奈,那一晚他来到十字路口,开始给七舅姥爷烧纸钱……

《七舅姥爷托梦我需要一千把AK》精彩片段

夜暝市某十字路口。

一个一米八五的少年挎着一个麻袋,哆哆嗦嗦的来到路口东南方向缓缓下跪。

“七舅姥爷我…我今天可按照你说的做了…咱们明天可不能继续托梦了啊!”

陈奚跪在地上从麻袋里拿出一包纸钱,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哆哆嗦嗦丢到地上。

此时已是半夜。

十字路口漆黑一片。

唯一的光亮便是那一闪一烁的红绿灯。

陈奚其实也不想跑到这里干这种事。

但奈何死去多年的七舅姥爷一直托梦跟自己说缺钱!

“七舅姥爷不是我多嘴哈,你看我现在才刚上高中,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一千,六百都拿来给你弄纸钱了,你在下面就不能少花一点吗?”

“还有你说的你在打仗,咱们生前放浪不羁爱自由就算了,你去下面咋也闲不住呢?”

“到时候你起义成功了还好说,不成功被抓起来,我到时候嗝屁下去不被鞭尸?”

陈奚越说越来劲。

火堆也越烧越大。

“咳咳咳!”

“可算是烧完了!”

陈奚站起身看了眼前方。

恍惚中发现路口中央出现了几名手提皮箱的人。

莫非他们就是来拿钱的?

陈奚忍不住好奇往前走了两步,一股冷风吹来激的他身子一哆嗦。

再次看向前方却发现啥也没有了。

“就当我眼花吧!”

陈奚看了下手机,都已经凌晨两点半了。

二话不说马上一路小跑回到了出租屋。

要说陈奚打小就是个苦命的娃。

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

唯一陪着自己的就是七舅姥爷。

可一晃好多年过去,自己成为了高中生,七舅姥爷也早已不在人世。

但是!

陈奚在一个月前,天天睡觉就做噩梦。

并且每次梦的内容都差不多。

那就是七舅姥爷跟自己嚷嚷着打仗不够钱!

一开始陈奚没有多想。

以为自己可能是学业太重休息不好导致做噩梦。

但后面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七舅姥爷说缺钱。

陈奚想不相信也难了。

只好按照对方的指示,买了些纸钱烧了过去。

这一做就是小半月。

回到合租的出租屋后,陈奚摸黑蹑手蹑脚回房。

当途径厨房时他忍不住停下脚步。

咕~

陈奚一脸无奈的揉揉肚子,跟着来到冰箱前准备找吃的。

当啷!

一声清脆的动静从身后传来。

陈奚听到后身子一抖,然后壮着胆子慢慢转身。

“哈!”

一张惨白的人脸忽然凑了上来!

可陈奚却面无表情。

甚至发出不屑冷笑。

“玲姐你大晚上别闹了好不好,我天亮还得去学校上课呢!”

“真没意思!”

女人嘟囔一句随后打开厨房灯,然后趿拉着拖鞋向卧室慢步走去。

然而陈奚抬头一看。

赫然发现对方竟然没穿睡衣!

“唔…”

陈奚急忙捂住嘴巴然后瞪大眼狠狠看了几眼。

最后心满意足的擦干鼻血吃起了晚上剩下的剩饭。

如果说人要是一直倒霉,那肯定是把好运给用完了。

陈奚就觉得自己是这样一个人。

初中毕业升入高中。

一个人来到大都市没吃没喝。

竟然就好巧不巧碰到了合租对象沈玲。

对方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学的是网络传媒专业。

便打起了直播带货的想法。

可弄了两个多月收效甚微,沈玲一怒之下改变策略,决定转行做一个户外探险主播!

虽然每天直播的收入依旧不多。

但足以养活自己。

陈奚吃完饭就蹑手蹑脚回到了自己房间。

可没曾想刚一沾上床,一股莫名的压力,就将自己彻底禁锢在了床上!

又是这种感觉!

陈奚强迫自己冷静不要入眠。

可身体却依旧不受控制。

最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陈奚!陈奚!”

“谁在叫我?”

陈奚猛地睁开双眼看向前方。

紧跟着就发现一名全副武装的男子走了过来。

此人可是真的全副武装!

全身上下为迷彩战斗服,腰间甚至还挂了一排手榴弹。

战术头盔上卡着红外夜视仪。

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两手空空没有拿着武器。

“你从哪里来?我认识你吗?”

陈奚眨眨眼开口问道。

“我是你七舅姥爷啊!”

武广才突然取下头盔露出那张桀骜不驯的脸。

“七…七舅姥爷你怎么这幅打扮?”

陈奚见状不由发出惊呼。

谁知武广才却深深叹了口气。

继而开口解释道:

“我一直在下面带着弟兄们打仗,可奈何对方火力压制太猛,就琢磨采购一些先进的军火。”

“下面都这么先进了吗?”

陈奚张大嘴。

“你就别管下面是啥情况了,现在你可是我最后的王牌,明天记得再给我烧点钱!”

武广才摆了摆手继续说道。

“七舅姥爷你咋还要钱?我已经给你烧很多了呀!”

陈奚一脸无奈。

自己这个七舅姥爷怎么还贪得无厌了呢?

“你个傻小子七舅姥爷真是白疼你了,打仗打的不就是钱么,而且你看看我手里连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难不成就穿成这样和对方肉搏?”

武广才气得破口大骂。

陈奚听闻仔细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不由得轻轻点头。

“那个我给你说下我现在急需的东西,”武广才从口袋摸出一张纸,“我现在需要AK47一千把,HK416五百把,AWM也得来三十把,如果条件允许再给我来十个RPG!”

“七舅姥爷你搁我身上进货来了?”

陈奚心里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

但武广才却老脸一红叹了口气说道:

“我在上面不就只剩下你这个亲属了么?”

“但是你不用着急!”

“等老子率大军拿下酆都,直接改掉酆都银行的政策,到时候就不用你给我转钱了!”

“那我得等到多会啊?”

陈奚都麻了。

这个七舅姥爷一直搁自己身上薅羊毛哪行啊!

“臭小子你是觉得自己吃亏了对吧,”武广才眼睛一转,“那舅姥爷我给你叫几个女人陪你!”

“叫女人陪我?”

陈奚不解。

但武广才却嘿嘿一笑。

“你小子现在单身晚上天天都做梦,我给你安排两个媳妇陪着你,你只要每天按时按点给我打钱就行!”


陈奚一阵无语。

但心里却忍不住胡思乱想。

七舅姥爷给我安排的女人应该不会太差吧?

毕竟他当初最疼我了。

“喂?”

就在这时武广才急忙从口袋摸出手机。

“你说什么?”

“他们突然反攻了?”

“奶奶的把我的意大利炮拿出来轰他娘的!”

“我现在也马上回来!”

话音刚落周围那些奇怪的气息便渐渐退去。

陈奚也成功从床上苏醒。

拿出手机看一眼时间。

早已经是早上六点整!

“完了完了又没有休息好!”

陈奚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黑眼圈越来越严重。

估计再被七舅姥爷这样找上几次,那自己妥妥就也要去下面报道了。

但说起这件事。

七舅姥爷说的女人,难不成今晚就到吗?

陈奚不由得开始有些期待了。

砰砰砰!

可就在自己刚套上裤衩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陈奚你醒了没有?”

“咋了玲姐?”

陈奚提上裤子忙问。

“都已经早上六点了,你去不去学校上课了?”

对方在门外大声喊了句。

“当然去上了,我已经起了!”

陈奚一边说着话一边套裤子。

几分钟后推开房门来到客厅。

沈玲早已经吃完了早餐,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化妆。

陈奚停下脚步打量了一眼。

赫然发现沈玲上身就穿了宽松T恤。

稍微有个大幅度的动作都会春光乍泄。

但陈奚已经习惯了。

他起身来到厨房冲了杯燕麦片,然后端着碗来到客厅开口问道:

“玲姐你今天怎么想着化妆了?”

“我上午约了几个朋友,要带我去个好地方,说可以提升直播质量。”

沈玲笑着回道。

“你就是一个户外探险主播,有啥可以提升质量的手段啊?”

陈奚不解。

沈玲听闻却不屑冷哼然后继续说道:

“你个没毕业的小屁孩懂什么,我们一会要去创造拍摄条件!”

创造拍摄条件?

“简而言之就是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在那里布置一些比较恐怖的道具,然后到了晚上就去那里做直播。”

“那些大主播用的都是这种手段。”

“高!”

“实在是高!”

陈奚算是听明白了。

沈玲为户外探险是下了血本。

没有条件准备硬创条件了。

“那你们准备去哪里呢?”

陈奚多了句嘴。

“优先考虑某些废弃大楼,或者网上说的恐怖之地,”沈玲涂好口红,“总之哪里有噱头就去哪里!”

“那玲姐你可千万要注意安全,这世上确实存在不干净的东西!”

陈奚好心提醒。

然而沈玲转身看到陈奚这幅萎靡不振的模样就笑了起来。

“我说你该不会又梦到你七舅姥爷了吧?”

“你咋知道的?”

陈奚一愣。

“看你那副模样我就知道了,”沈玲嘴巴一撇,“话说你也不去找个大神看看,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驱邪。”

“那是我七舅姥爷怎么能驱人家呢!”

陈奚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你都快虚死了还说这些,”沈玲眼睛翻了翻,“好了我不和你胡扯了,今天有很多事需要做,晚上我可能就不回来吃饭了!”

说罢。

她就扭着屁股回到了自己房间。

陈奚则是卡着点吃完早餐,然后收拾好东西向学校跑去。

前脚坐到椅子上后脚上课铃就响了起来。

同桌王小美梳着双马尾。

看到陈奚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问道:

“陈奚你该不会又做噩梦了吧?”

“别提了。”

陈奚打了个哈欠然后摆摆手。

“我七舅姥爷又给我托梦了,让我给他弄一些军火下去,我一个高中生哪有那种能耐啊!”

“军火?”

王小妹眨巴眨巴眼似乎没有听懂。

“就是AK47,98K那种,吃鸡玩过没?”

“听说过一丢丢,但你如果愿意,我可以去学一学,咱们两个一块玩!”

王小美眼前一亮。

“算了你热爱学习别弄那个了!”

陈奚说到这里就郁闷了起来。

毕竟七舅姥爷已经放话了。

他的队伍需要大量武器。

如果不快点给他送下去,估计真的会发生什么意外。

实在不行就再去找那个白事老板那里问问吧!

......

高一的课程向来轻松。

陈奚趴在课桌上睡了一上午,才算是将流失的精气补充了回来。

“喂喂喂,醒一醒,中午啦!”

王小美伸出手指戳了戳陈奚脑袋。

“干饭时间到了吗?”

陈奚迷迷糊糊抬起头问了句。

“到了到了,有肉包子。”

王小美说完那张小脸再次一红,然后将自己课桌里的饭盒拿了出来。

肉包子?!

陈奚猛地睁开双眼。

然后拿起饭盒里的包子就塞到了嘴里。

“哎呀你慢点吃别噎到!”

王小美微微皱眉。

粉嫩的小嘴也撅了起来。

“咳咳咳…”

陈奚伸出拳头捶捶胸口才算是恢复正常。

然而眼前的这一幕,却被体育委员罗德,好巧不巧看到了眼中。

罗德身高一米八是班里公认的大块头。

同时也在开学后没两天,就公开宣布,自己要追求学委王小美。

班里其他同学一致看好。

可罗德却发现了一个眼中钉肉中刺。

那便是陈奚!

看到陈奚大口吃着王小美带来的包子,罗德整个人气得脑袋瓜子嗡嗡作响。

忍不住走上前开口怒喝:

“陈奚你能不能好好对待包子,那可是人家王小美带到学校里来的!”

“我没有好好对待吗?”

陈奚听到他说的话微微一愣。

我可是吃得干干净净啊!

谁知罗德此时继续说道:

“那可是小美带来的包子,你就不能端正态度好好吃它么,你看你刚刚吃包子的模样多不雅观?”

我丢!

陈奚绷不住了。

我就吃个包子都能被看出来这么多问题?

然而没等自己开口,王小美就看向罗德说道:

“罗德你是不是闲得慌,别人吃饭是碍你事了吗?”

“小美你看你…我不是心疼…心疼你的午饭么…”

罗德见王小妹生气马上哭丧起了脸。

陈奚在一旁看着想笑。

什么卑微舔狗!

就不怕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吗?

果不其然和陈奚想的一样。

王小美那张好看的脸瞬间布满寒霜。

跟着冷冷说了句:

“关你屁事?”


简简单单四个大字让罗德这个壮汉委屈的要死。

然而下一秒。

陈奚竟然站起身冲着王小美说道:

“陪我上街好不好?”

“可以呀!”

王小美果断点头答应。

罗德见状马上又跳了出来。

“小美你上街的话需不需要车子,我刚新买的一辆小刀电动车,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借给你骑!”

“我…”

“我们需要。”

没等王小美回绝。

陈奚就直接将罗德手中的钥匙拿了过来。

“我有说借给你吗?”

罗德一愣跟着发出质问。

“我替王小美拿的,你也应该知道,小美不喜欢欠人情。”

此话一出罗德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顿时高兴不少。

不喜欢欠人情。

那一会用了我的电动车,不就算欠我一个人情了吗?

到时候就可以利用这件事,让小美请我出去单独吃顿饭。

然后我在趁机深情告白!

罗德啊罗德!

你真是太聪明了啊!

然而此时陈奚早就骑着小刀电动车,后面载着王小美乐呵呵的出了校园。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

陈奚甚至故意急刹车,让对方突然紧贴自己。

半小时后。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王小美下车后顿时就感觉后背一凉。

因为她发现陈奚竟然把自己带到了白事一条街!

吓得她马上伸出小手死死抓住陈奚的衣服。

“白老板在不?”

陈奚径直来到一家店铺门口喊了声。

“来了来了!”

白石磊快步跑了出来。

可当看到是陈奚,那张笑脸瞬间消失。

同时忍不住惊呼:

“怎么又是你!”

“我也没有办法白老板,依旧天天噩梦缠身啊!”

陈奚叹了口气。

然而对方却堵在门口冷声回道:

“你一个月来我这里不下十次,每次都买整整一麻袋纸钱,你这种行为我完全可以确定,你八成是来我这里进货,然后倒手赚差价了!”

“大哥你看我这幅模样是能赚差价的人吗?”

陈奚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无奈苦笑。

“那你拿来干啥了?”

“当然是给我七舅姥爷烧去了啊!”

“你七舅姥爷在下面这么缺钱么,难不成是养上军队准备打仗了?”

对方回道。

“我的天白老板您竟然能看出来!”

陈奚瞪大眼当场惊呼。

白石磊却挠挠头一脸不解。

“我看出了啥?”

“看出了我七舅姥爷在下面打仗啊,”陈奚急忙继续说道,“他昨天晚上又给我托梦了,说让我给他准备一百把AK47,还有狙击枪RPG什么的!”

“......”

白石磊当场无语。

甚至王小美听到后都一脸懵逼。

啥玩意?

打仗?

还需要AK47和RPG?

这小子该不会是个精神病吧?

白石磊想到这里就有些不舒服了。

让精神病从自己这里买走一堆纸钱。可是对自己这桩生意非常有影响的。

“白老板你帮我个忙,花时间造一些AK和RPG啥的,到时候如果可行,我肯定会大量采购!”

陈奚已经想好了。

那就是和对方谈成这桩生意。

到时候也就可以用更低的价格来买这些东西了。

然而白石磊脸一黑当场就合上了大门。

哐当!

“特麽的什么神经病,大中午碰到真是晦气!”

陈奚脸上写满尴尬。

王小美也赶紧拉了拉陈奚的手颤声道:

“陈奚咱们能不能回去,这个街看着就很瘆人啊!”

“可以。”

陈奚点点头然后深深叹了口气。

看来想从这里给七舅姥爷进货是不可能了。

回到学校罗德一眼就看出来王小美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作为一只忠实舔狗。

他自然是快步跑来嘘寒问暖。

“小美你看起来好像很不精神,要不要我去找老师给你请个假?”

“不需要。”

王小美马上回绝了对方的好意。

罗德顿时有些尴尬。

然后将视线转到了陈奚身上。

“你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干的。”

陈奚耸耸肩一脸无辜。

王小美听到后脑海里却联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不由得小脸一红。

“你给我等着!”

罗德冷着脸恶狠狠放话,然后转身回到自己座位。

陈奚此时是头疼的。

毕竟昨晚七舅姥爷托梦已经把需求说出来了。

自己不尽快置办那些东西。

对方在下面绝对会吃亏。

可是自己现在一没钱二没人。

不可能凭空给七舅姥爷产出那些东西来吧?

晚上。

自习结束后陈奚起身准备回家。

王小美忽然跑了过来。

“陈奚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陈奚眼前一亮。

王小美可是班里的学霸,她想的主意肯定非常完美。

“咱们可以去买原材料然后在周末DIY啊!”

“......”

陈奚头上顿时冒出一条黑线。

“是不行吗?”

王小美眨眨眼。

“我在考虑考虑吧!”

陈奚说着就起身离开了教室。

对方说的那个主意自己其实早就想到了。

可她没有把时间成本算进去。

更何况自己也没有学过这项技能。

到时候做出来的AK卡壳,做出来的AWM不能开镜可咋整?

那不活生生坑了七舅姥爷吗?

陈奚越想越头大。

回到家打开门后忽然感觉迎面吹来一阵阴风。

“玲姐也真是的,每次出门都不关窗户!”

陈奚打开客厅大灯后将窗户合上。

然后背着书包有气无力往自己卧室走去。

咔哒~

粉红色的画面瞬间进入到陈奚脑海。

他赫然发现自己的卧室不知何时变了个模样。

周围全部都换成了粉红色的家具。

正中央的圆床上更是躺着一名身材劲爆的女子!

“相公~”

女子见陈奚回来马上起身。

身上的薄纱瞬间滑落。

?!

陈奚一个刚刚成年的小伙哪里扛得住这种刺激。

顿时脑袋一热就险些跌倒在地上。

但在恍惚中自己忽然涌出一段记忆。

莫非她就是七舅姥爷说要给我找的女伴?

看着对方媚眼如丝向自己慢慢走来。

陈奚忍不住擦擦口水。

七舅姥爷果然是最疼我的人!

知道我好的就是这一口!

“小娘子~我来了~”

陈奚丢下书包就准备化被动为主动。

对方此时也莞尔一笑。

转身回到了床上。

并冲着陈奚勾了勾手。

哐当!

可就在陈奚刚准备上床时。

卧室房门突然就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