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神医娘亲是财迷

神医娘亲是财迷

秦皇嬴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现代女军医的苏离雨,一朝穿越成为了古代黎国大将军之女。开局将军府一夜惨遭巨变,原主父亲自刎而死,婶娘一家占据了将军府,还将原主卖给了一个……所以开局,她的身旁便躺着一个犹如魔鬼一般的男人。她却并没有因此而被吓退,四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再次出现,用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震惊了世人。

主角:苏离雨,嬴禛   更新:2022-07-15 21: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离雨,嬴禛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娘亲是财迷》,由网络作家“秦皇嬴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现代女军医的苏离雨,一朝穿越成为了古代黎国大将军之女。开局将军府一夜惨遭巨变,原主父亲自刎而死,婶娘一家占据了将军府,还将原主卖给了一个……所以开局,她的身旁便躺着一个犹如魔鬼一般的男人。她却并没有因此而被吓退,四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再次出现,用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震惊了世人。

《神医娘亲是财迷》精彩片段

苏离雨蓦然惊醒。

看到眼前的男人,苏离雨惊恐万分。

确切说,她看到的不是男人的容颜,而是一张幽冷的面具。

面具之下,是一双绝凉深邃的眸,和孤寒冰冷的唇。

这难道是地狱阎君?

否则他的气息怎么那么冷?

自己不是出车祸死了吗,难道是入了地狱?

苏离雨在他劲道的脊背上,有道呈“X”形的疤痕。

“我记住你了!”她咬牙切齿地低语,“此仇不报非君子!”

男人在冰冷的面具下低笑。

“你是谁?”苏离雨带着杀意。

“你不是说了吗?”男人薄唇一勾,“阎罗王。”

他站起修长挺拔的身形,披上墨色长袍,拎起苏离雨,破窗而出!

窗外是飞檐兽吻的屋脊,郎朗漫天的寒星。

苏离雨被扔在稻草堆里,而地狱阎君则在夜色里消失了。

~

翌日一早,阳光穿透眼皮,苏离雨在稻草堆里醒来。

环顾四周,青砖碧瓦,曲径幽长。

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辆喧嚣,处处透着古旧的气息。

苏离雨皱了眉,低咒:“真特么见鬼,我这不是做梦吧?”

身体的疼痛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苏离雨努力回想,但眼前除了一张金钩铁划的冰冷面具,就是她的指尖触摸到的那道“X”形疤痕。

除此之外,他的存在就仿佛一场来自地狱的噩梦,是人是鬼,苏离雨无从分辨。

过了半天,苏离雨才回忆起了一些零星的记忆。

这个世界的时间点是战国时期。

她的父亲叫苏穆,是黎国的大将军,母亲她没见过,也没印象。

将军府一夜之间惨遭巨变,父亲苏穆自刎而死,叔父苏勤一家占据了将军府。

昨晚,婶娘和堂妹苏素将她按住,捏着她的嘴给她强行灌了药。

她药性发作,被她们扔到了怡春院......

眼泪呼呼流出来,苏离雨咬牙:这仇,誓死必报!

~

“啊,疼死了,我要生了?”

九个多月后的黄昏,苏离雨挺着大肚子挣扎在草铺上。

“小姐,看样子你真要生了,这可怎么办呢?”奶娘武文氏急得团团转。

“啊啊,我不行了,好疼啊!”

“我去找稳婆,”武文氏给她擦擦汗,“小姐你再忍一忍。”

“不要!”苏离雨一把拉住奶娘的手,“不要找稳婆,千万不要。”

“为什么呀?”武文氏锁着眉,“小姐你都这个样子了,羊水都要破了。”

“我怕孩子生下来会吓死人,”苏离雨喘着粗气,“因为孩子的爹,他不是人!”

“你说什么?”武文氏大惊失色,“不是人?那、那他是什么?”

“哇~”清脆的婴儿啼哭响彻简陋的土屋,孩子落草了。

“哇~”紧跟着又是一个。

“龙凤胎!”武文氏喜极而泣,“小姐你生了一对龙凤胎!”

“是人还是鬼?”苏离雨虚弱的问。

她不敢侧头,去看自己身上掉下的那对骨肉。

“当然是人!”武文氏一手一个抱起粉雕玉琢的婴儿,喜得合不拢嘴。

“小姐你快看,孩子长得真俊俏,你怎么说是鬼呢?但是孩子随谁那?也不像黎国的公子初啊,小姐你到底和谁生了这对龙凤宝宝?”

苏离雨知道奶娘口里的公子初,是和她有过婚约的黎王长子黎子初。

但是父亲苏穆持剑自刎后,公子初就退了婚,再加上她后来一直颠沛流离,就再没听到过黎子初的消息。

自从她来乡下找到了奶娘,武文氏看着她日渐隆起的肚腹,一直以为她家小姐这是和公子初越了雷池。

但苏离雨心知肚明,也许十月怀胎,她会生下两个狰狞的鬼娃。

但是眼前这两个玉雪可爱的婴儿分明是人啊!

这让她打消了顾虑。

管他爹是人是鬼,只要孩子是人,是健康的,一切就都好了。

~

眨眼四年。

这四年,苏离雨用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医药知识,在小山村结庐行医,勉强拉扯着一对龙凤胎,和武文氏艰难度日。

眼看两个宝宝,苏墨和苏凰兄妹到了启蒙阶段,小山村里没有学堂,苏离雨和武文氏带着孩子离开乡下。

“乒乒乓乓!”前面山路忽然传来打斗声。

苏离雨一把拽住武文氏,娘两个抱着孩子蹲在草丛里。

举眸望去,不远处十几个蒙面人正在围攻一个男人。

苏离雨登时就傻了。

只见男人身材挺拔,霸气凌然,骑在一匹青骢骏马上。

他脸上一张地狱阎君的面具,金钩银划,透着阴鸷幽冷。

“刷!”剑影划过,男人后背中招,墨色的绣金袍子撕裂,鲜血飞溅出来。

随即,一道x形疤痕,赫然暴露在他肌肉遒劲的背上!

啊?他?

居然是他?!


“他?真的是他!”

苏离雨眼前一晕,脊上“生”地一寒。

“四年前的那个男人,他、他是人,不是鬼?”

一颗心登时堵到了嗓子眼。

这个男人不仅夺了她的初贞,而且此际她搂在怀里的,可是他的种啊!

“砰砰!”

男人七尺青峰对敌十几个蒙面人,剑光扫去,一个人头骨碌滚下来。

“啊!”苏凰失口惊叫,苏离雨一把捂住她嘴。

“砰!”又一颗人头落地,血光迸溅,蒙面人落荒而逃。

远处黄尘飞舞,突然奔来四匹烈马。

马上勇士飞身而下,齐刷刷跪在青骢蹄下。

“属下救驾来迟,请主人治罪!”

“起来吧!”马上的男人大手一挥,轩然霸气。

而后他在冰冷的面具下,往苏离雨这边瞟了一眼。

深邃的眸犹如寒夜星子,透着杀气,透着疑虑。

他似乎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但是四下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眼看他们策马而去,苏离雨这才心神恍惚地扶起武文氏。

“娘亲,刚刚是谁?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打仗?”

苏墨仰着稚嫩的小脸,好看的剑眉透着英武。

“他们......”

苏离雨搂住这个眼神像极了地狱阎君的孩子,心潮澎湃,不知如何回答。

“凰儿怕怕,”苏凰嘟起粉嘟嘟的小嘴巴,“他们流了好多血,还有人头也掉了!”

“快走快走!”武文氏背起包袱,“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

深沉奢华的宫殿内。

百十盏庞大的灯烛熠熠生辉,一人高的铜鹤吐着袅袅沉香。

老御医弓着身,提着药箱拾级而上。

台阶两侧石雕的黑龙,蜿蜒狰狞,呼之欲出。

男人坐在高高的台上,身后九龙金壁,宣写着气势磅礴的王者之相。

老御医爬上高阶,战战兢兢来到龙案后。

男人的背上受了伤,血液透过墨色的绣金衣衫渗了出来。

好半天,老御医涩声说,“伤口上好药了,现在给玄王包扎,玄王要忍着疼痛。”

男人微锁着入鬓剑眉,低头看着龙案上的竹简,高挺的鼻梁反射着冷冷的光。

“嗯。”孤寒的薄唇没有动,只在鼻腔里发出低沉简短的声音。

老御医如履薄冰,拿着棉布的手不停哆嗦,但还是给男人包扎好了背上的伤口。

血水透过药粉、透过棉布不停渗出来,但是全程,男人没皱一下眉。

“程婴,”男人低沉地开口,威仪摄人,“你老了。”

老御医程婴“扑通”跪下,叩头道:“老臣力不从心,玄王饶命!”

“起来吧,”男人眉眼不抬地说,“本王没有怪罪你,只是让你去办一件事。”

“老臣领命,玄王尽管吩咐!”程婴急忙说。

男人这才抬起头来,清绝的容颜一片寒凉,邃眸如星,薄唇启动,说道:“千机营需要一个医馆,要有三十名郎中为金羽军随侍,以备平日及战时之需,这事就交给你,三日之内,本王要见在千机营见到一应俱全的医馆。”

“喏!老臣遵命!”程婴一叩到底,领命而去。

~

苏离雨带着娘三个,颠沛流离,餐风露宿,到了玄国京城。

寻找到安身之所,苏离雨开始寻找工作。

解决一家四口的吃饭问题,是迫在眉睫之事,身上仅有的十几两银子,花不了几天的。

在遭到第三十三家店面拒绝之后,苏离雨发现了良机:资深御医程婴急招三十名郎中!

这个专业正和我意!

谁让她在另一个世界,是医学院校中西医皆通的高材生呢?

“程御医招募的郎中是要男的,”贴告示的役使说,“小姑娘你高兴什么?”

“男的?”苏离雨一愣,“为什么非得是男的?女郎中哪点儿差?”

“倒不是女郎中差,”役使说,“听宫里当差的透露,这些个郎中是给将士们用的,要随军打仗,所以这都三天了,招募到的人寥寥无几。”

“将士?”苏离雨说,“招的军医?”

役使一下没听懂,寻思一下点了点头:“是这么个意思。”

“军医好啊,”苏离雨猛一拍巴掌,喜上眉梢,“军医待遇高,有编制!”

役使不明所以然,嫌弃地撇撇嘴,摇摇头走了。

苏离雨立刻钻出围看告示的人群,撒腿往集市跑去。

不多时,她穿了一身青布长衫,戴一顶纶巾,喜滋滋前往程婴的招聘处,参加面试。

果然如役使所说,程婴的招聘处门可罗雀。

苏离雨整了整头上的纶巾,有些不太自信地往里瞧了瞧。

这一瞧不打紧,立刻被一个小厮抱住胳膊,一面往里拖,一面大叫:“老爷,好歹来了一个!”

“快请快请!”

随着苍老的声音,颤巍巍疾步出来一个发须花白、衣着华丽的老者。

“你们这是干什么?”苏离雨有些惊诧,“快放开我,我是来应聘的,不是贼!”

“抓得就是你,”小厮说,“程老爷因为最后一个名额,这都三天睡不着觉了!”

“好歹等来了第三十个,”程婴一把握住苏离雨手腕,“这要凑不够三十个,大王那边我要掉脑袋啊!”


苏离雨:“......”敢情我是来凑数的?

“小先生快坐,”程婴将苏离雨按在椅子上,吩咐小厮,“奉茶!”

“这到不需要,”苏离雨有些受宠若惊,“我就是来报名面试。”

“那就好,”程婴话归正传,“小先生师承哪家?”

苏离雨不假思索:“华东医科大学中西医系,李来喜教授。”

“这?”程婴摇了摇头,“恕老夫孤陋寡闻。”

苏离雨一下顿悟,这是整劈叉了,立刻改口:“哦,就是那谁......华佗。”

“华佗?”程婴不好意思地皱眉,“老夫还是没听说过。”

苏离雨惊讶道:“华佗你都不知道,就是会用麻沸散动手术的那个,号称外科鼻祖,你们不是招聘军医吗,这个正好需要。”

程婴恭敬地说:“愿闻先生其详。”

“华佗,就是......例如士兵被箭射中了,他可以给他把箭取出来,缝合伤口,士兵就死不了了。”

“这到有点意思,”程婴捋捋胡须,“符合千机营需要。”

“什么营?”苏离雨没听懂。

“嘘!”程婴立刻紧张起来,“此营乃大玄王的军事机密,先生切勿声张。”

次日一早,苏离雨随程婴招募的前二十九名郎中,坐在密闭的马车里来了“千机营”。

医馆已经备好,就等他们这些郎中就职了。

“各位先生今天一定要给老夫个面子,”程婴端严恭谨地开晨会,“一会玄王要来巡查医馆,各位先生可要谨言慎行,否者不仅有杀身之祸,也会连累程婴这条老命。”

“玄王?”苏离雨在袖子里掐指头暗算,“这是战国哪个部分?玄王是谁?”

捋了一遍,没得出结论,谨言慎行,不能问,只好把问题先藏在肚子里。

果不多时,就听外面传报:玄王来了!

程婴急忙带着郎中们跌跌撞撞迎出医馆。

就见远远一对全副武装的战马,卷着黄尘进了“千机营”,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随着一声烈马长嘶,为首一匹神骏的乌金战马,在程婴面前人立而起。

紧接着逼人寒气迎面袭来,一股危险气息笼罩了四方。

这气息来自乌金战马上,身材劲挺、龙颜星目的青年男人!

程婴双腿一抖,直挺挺跪下,叩首道:“玄王驾到,老臣失迎,恕罪恕罪!”

身后的众郎中跟着齐刷刷跪下。

苏离雨傻傻杵在那儿,想看清马上的男子,蓦然发觉自己“鹤立鸡群”,急忙垂头伏下身去。

枪打出头鸟,她可不想,她身后还有两个孩子和年迈的奶娘,指望她活着呢。

但是乌金战马上容色清绝、威仪逼人的男人,已然用星子寒眸扫了她一眼。

苏离雨虽然没抬头,却也明显感觉到冷冽的危险气息在背上掠过。

“程婴,医馆筹备得怎么样了?”男人棱角分明的薄唇,发出威严低沉却十分好听的声音。

“禀报玄王,医馆全部就绪。”程婴战战兢兢地说道,“请玄王审查。”

男人两道深邃的眸光扫过程婴身后的三十名郎中,“嗯”一声说,“起来吧!”

苏离雨第一个站了起来,举眸望去,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战马神骏逼人,尤其战马上的男人,那简直太太太迷人了!

用现代的语言,什么帅呆了酷毙了根本无法形容。

他身材挺拔,容色冷峻,金钩铁划的轮廓,深邃清寒的鹰眸,传说中天子骄子之相,应该就是这般。

但是他身上杀伐果决的阴鸷之气,却让空气骤然冷了七分。

这是一个绝对危险的人物!

苏离雨又倒吸了一口气,有些胆怯的垂下头去。

战马上神祗一般的男人再次将冰寒的眸光射过来,随即,他眉心一凝,神情间有丝疑虑。

“玄王饶命,小人不想死啊!”

突然一声嘶喊,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兵勇被“噗”地扔在乌金战马蹄下。

随即有个将领一步跨来,跪拜道:“末将李钊昨天逃跑的王虎捉拿归案,请玄王发落!”

“玄王饶命!”王虎哭道,“小人家有老母,只想回去侍奉,不是去通敌叛国啊!”

“千机营若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岂不随时被敌人灭掉?”乌金战马上的男人冷冷道,“你的老母重要,还是大玄社稷重要!”

“小人真的不是通敌叛国啊,”王虎哀求道,“小人死不足惜,只是老母也要饿死了!”

“大胆,还敢狡辩!”将领李钊拎起王虎又摔了出去。

这一摔,王虎五大三粗的身体直飞向众郎中。

大家惊呼四散,王虎“扑通”落在了苏离雨脚下。

李钊提着长剑冲过来。

“剑下留情,”苏离雨挡在王虎身前,叫道,“你们可能真冤枉了他。”

“苏离雨!”程婴哀叫道,“你讨死不要拉着老夫啊!”

“我说的是实话!”苏离雨长眉一挑,“未经查实就致人死罪,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大胆!”李钊一剑劈来,“玄王脚下,小人犯上,你找死!”

眼见苏离雨拢在李钊的致命剑下,众郎中都吓呆了。

就听“咣”一声巨响,电光四射,乌金战马上的男人纵身而下,手中七尺青锋格开了李钊的剑。

苏离雨死里逃生,脚下晃了晃,险些晕倒。

“你是什么人?”

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形霸气威然立在苏离雨身前,危险的气息登时将苏离雨包围了。

“我......”

苏离雨看着他俊美逼人的容颜,一时竟是心摇神旌,随即又被一股深深地恐惧笼罩。

这男人的杀气,好像是随时都会要人命的那种!

“我...我叫苏离雨,是...是刚来的郎中。”苏离雨沙哑了嗓音,结结巴巴。

“郎中?”男人高大的身形围着苏离雨转了一圈。

“玄王饶命!”一旁的程婴“扑通”跪下去,“乡野小民不懂规矩,惊了龙驾,玄王恕罪啊!”

“没你的事!”男人声线淡然低沉。

“就是,”苏离雨心里哆嗦,却佯装镇定,说,“程老先生,没你的事,你就不要掺和了。”

“可你是老夫招来的啊!”程婴颤颤抖抖,“还不快求玄王饶命?”

“你是大玄的帝王?”苏离雨看着身前冰冷阴鸷的男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