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四十八章 问道
    赵府的午餐大约算得丰盛。

    而且跟陆洵这等小户人家吃饭,都是围在一张桌子上不一样,他们家里依然实行分餐制——一人一张小几,每样菜肴都是一式三份地端上来。

    不过菜品倒是不多,每张小几上四道菜,两道汤。

    作为先后执政长达十九年的前宰相,赵琦固然以清正廉洁著称,他个人应该是也并不贪财,但却肯定是跟穷这个字不沾边的。

    别的不消说,单单只是现在朝廷每年会给他的各种赏赐,都足以让他成为大大的富家翁了,若真是排开场面来待客,显然不至于如此寒素。

    但也恰恰是如此简单的四菜两汤,却反倒显出了他对陆洵的态度并非对待客人——尤其是这次见面,他丝毫都不掩饰对陆洵的赞赏与喜爱。

    那小娘子的位置就在陆洵的下首,也是单独一餐几。

    她不住地偷偷往这边看。

    但陆洵看回去的时候,她却又收回了目光,一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模样,拿筷子夹菜,很是秀气地吃饭。

    陆洵跟赵琦频频举杯。

    赵琦今天应该也是很高兴,跟陆洵聊着《读孟尝君传》的话题,几乎是酒来不拒,喝到高兴处,却忽然想起一事,说:“陆生方才说,养马乃是第一件事,那自然必有第二件事了,此时尽可道来。”

    陆洵闻言停下筷子,略有些犹豫。

    其实主要是实在不知道该去找谁问。

    出身的家庭就决定了,他在修行之路上的每一步前行,都只能靠自己。

    但有些事情,真不是你苦思冥想就能解决的。

    于是最终,他还是抬起头来。

    正好就遇到了赵琦那满是鼓励的目光。

    这位老爷子似乎很希望能让双方的关系变得越发亲密些。

    于是陆洵再无疑虑,壮起胆子问出一个不对特别亲近的人不会问的问题,“晚辈曾被松山书院勒令退学一事,先生自是知道的,实话不瞒先生,洵十二岁入松山书院,十五岁才「开窍」,一直到退学之前,竟是连一「小功」都未修下。洵亦曾问过书院里的博士教习们,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只道是洵没有天赋。然……我的天赋真的有那么差吗?竟连作诗之后天地气机所赐之「文气」,炼化起来也是异常的艰难……今日斗胆请教长者,果然真是我天赋太差吗?”

    听到这个问题,赵琦果然就放下了酒杯。

    就连坐在陆洵下首的那位小娘子,都不由关切地停了筷子,看看陆洵,再抬头看看主位上的赵琦。

    这个话题涉及到修炼,还问题不大,但陆洵问的,却是直指修行内核的问题。

    没有什么深厚交情的人,是不会跟人聊到这等话题的。

    你问了,对方也不会答。

    当然,愿意回答的人,却又未必够资格回答了。

    据陆洵所知,这位赵琦赵相公少年成名,且文武双全,不但四十多岁就第一次拜相,更是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就早早的「登仙」了。

    虽说大家都猜,因为多年来专心为官,所以「登仙」之后,他应该是没有能够再往上多走一步,但到底如何,其实外人无从得知。

    更何况,哪怕没有再进一步,他至少也是「法相」级,是真正的仙人了。

    陆洵觉得,他是够资格回答自己这个问题的,也很可能会给自己一个与之前不同的答案。

    这个时候,赵琦想了想,认真道:“我也不瞒陆生,你的事情,我是遣人细细打探过的,故而你说的这些,我倒是大半都知道,倒是你说天地气机所馈赠之「文气」,你炼化起来也是同样艰难,我是第一次知道。”

    “此事的缘故,倒也不算复杂,只在两点,其一,陆生的天赋的确略差,其二,便是你学自松山书院的那一套修行功法,也的确是差了些。”

    这答案……居然没有什么不同。

    陆洵闻言之后愣了片刻,面露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但这个时候,赵琦赵老相公却又继续道:“不过,松山书院传授的那一套修行功法,虽则的确不强,然用在「点星」之前,功在稳扎稳打,却也未必就差到了哪里!因此,有好的修行功法,固然可能效果更好,即便是没有,却也实在是不该如陆生这般,出现这种情况的。”

    “哦?”

    陆洵又一下子抬起头来。

    “由此观之,陆生之事,罪当不在功法上!”

    陆洵愕然地张着嘴——居然是这样么?

    功法没问题?

    那就是说,完全是我个人的问题?

    也就是说,原主留下的这具身体,是真的废柴一枚,接下来自己甚至连去找一门更好的功法的想法,都大可不必了?

    死了心吧,你就是个废物!

    老实讲,挫败感严重!

    “那……”

    “得知陆生的情况之后,我曾特意去信询问我一位好友,”没等陆洵的话问出口,赵老相公已经又继续道:“我虽少年「登仙」,在这些修行的问题上,却研究有限,但我那位故友,却是于此颇有钻研的。”

    “哦?”

    “据他说来,这世上的修行天赋虽然有好有坏,差异极大,但上天赋人,「文气」自在,便有差异,也不会全然的此路不通的。陆生这种情况,他认为应当是「开窍」不足!”

    陆洵闻言一愣,“「开窍」……不足?”

    开窍就是开窍呗,开了就是开了,没开就是没开,还有开了却不足这一说?

    赵老相公解释道:“所谓「窍」,心窍也。天赋好、方法又正确,正常「开窍」之后,自然就可以顺序修行,但还有些人,虽则也是「开窍」了,修行进度却是大大落后于常人,慢到了竟不正常,这便是有问题了。”

    “是何问题?”

    “问题便在于,对于某些特殊的体质,或天赋而言,正常的「开窍」,并不足以支撑此后的常年修行。而是需要不停的想办法去刺激自己的心窍,才好修行。”

    还有这一说!

    陆洵目瞪口呆。

    仔细地到回忆里去找一找,捋一捋,似乎……好像、大概……原主刚开窍那几个月,修行时的感觉的确是还行?

    对天地间「文气」的感受明显,且修行后,也能够感知到明显的进步。

    但后来却越是修行越慢,只是原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修行出了问题,一直以为是自己还不够努力的关系,一直到……严骏积攒了一「小功」,随后裴易也积攒了一「小功」,而原主修行之路的第一次「小功」,却依然遥遥无期……

    再到最终被勒令退学!

    “可有解决之法?”

    陆洵满眼热切地看着赵老相公。

    赵琦点了点头,肯定地道:“有是有,我那老友在回信中,并有提及。然,人之体质天赋千差万别,他在信中坦言,这办法是他自己偶然发现,却并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人。”

    “洵愿一试!”

    当然愿意试了!

    一肚子的诗词歌赋,一肚子的李杜苏辛八大家,明明修炼的资源近乎无穷尽,却偏偏天地气机回馈的「文气」入体之后,自己居然炼化不动!

    哪怕这条路再过艰难,都值得一试!

    赵老相公呵呵一笑,道:“说来倒也简单,陆生可知,一旦「点星」,虽尚未「登仙」,却也已经是「文气」藏身了,这一点「文气」,即便是随着渐渐老去,会有不少消散,但却大半仍留体内,一直到其人……”

    “死的时候!”

    陆洵迫不及待地接了一句。

    眼见赵老相公果然点了点头,他只觉得自己脑子里轰的一下闪过一道白光!

    这也行?

    “人之既死,一身文气释出,会瞬间冲击天地气机,甚而有天地异象生!当其时也,正常的修行者,自然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像陆生这般「开窍」不足者,若正好待在此人身边,彼时气机一动,心窍必受震撼,则原本缓缓闭起的心窍,便可为之一开!长则数月,短亦有旬日。”

    好像还真是……有些道理?

    只是角度有些刁钻,正常人根本也不可能想到还有这种方法!

    但是……慢着……

    我总不能提前打听哪家要死人了,而且还得是修行者,还得是至少「点星」过的修行者,然后提前跑人家病榻前去守着吧?

    别说人家让不让,恐怕一听你这意思,就恨不得直接乱棍打死了!

    你咒我们家人早死是不是?

    “这……”

    陆洵苦笑着抬头看过去,把其中的为难处一说,赵老相公哈哈一笑,却是道:“莫急,莫急,也有替代之法!”

    “是何良法?”

    “修行者之死也,固然有一身文气释出,但天下的修行者,却并非只有人!”

    陆洵闻言愣了一愣,旋即心头一亮,一个字冲口而出——

    “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