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四十七章 登门
    远远地看到陆洵走过来,那小娘子就笑嘻嘻地看着,眼里几乎没有旁事旁人,等陆洵走近了,她便屈膝道了个万福,“见过陆相公!”

    陆洵笑笑,问她:“事情都解决了?”

    她马上说:“都解决了!家里的那些位掌柜并伙计们,都已放回来了,又有郭家的四海货栈主动上门,说要供货,我家娘子已经安排了掌柜,今日一大早便要去同那边商议。另外,今日一大早,三家店铺便又都重新开了门!是以,我家娘子命我前来给相公道谢哩!”

    这小丫头,人又活泼语速又快吐字又清晰,说出话来入人耳中,如溽热的夏日傍晚忽然来了一阵凉风也似,煞是喜人。

    听她说话,连带着陆洵的心情都跟着又好了些,便道:“那就成了!”

    谁料她却说:“那可不成!”

    然后说:“我家娘子说了,她一个寡妇人家的,实在不便亲自登门,怕给相公惹来口舌,所以打发我来,一为道谢,二为问问相公,相公的东西,什么时候来取?还问,相公何时有空闲?若有闲时,可叫小丫头坠儿带路——也就是我——好教相公来认认门,若能有暇,留下吃顿饭,那就最好了,她说她颇能治几样小菜,愿为相公洗手作羹汤!”

    后一半话,这小丫头似乎是在刻意模仿那田小翠,抑扬顿挫的,平添一份可爱——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句“洗手作羹汤”。

    这不是暗示,这近乎明示。

    陆洵想了想,回答说:“今日就罢了,我还有事。你回去告诉你家娘子,就说我明日中午再去,只是时间会稍晚些。”虽说很鄙夷陈萍那种所谓名士的吃相难看,自己也不屑于真的把小寡妇手里的资产都给掳过来,但帮忙了就是帮忙了,该拿的好处还是要拿的,更何况对方已经把意思表达的那么清楚了。

    决不能再像昨天那样怯场了。

    过去的事情,就让她都过去吧,反正都已经穿越了,那些过往,都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里另外一个人的故事了。

    于是他问清了小寡妇家里的住址,便目送了小丫头离开。

    叫坠儿。

    蛮有意思的一个名字,在耳朵边晃晃荡荡的。

    等送了她走,陆洵这才推门进家,陆老爹正张罗着要出去寻了工匠来,想要在院子西南角给这马起一个马厩,看见他回来,就道:“眼看已经是四月底了,说话间大雨要来,若无马厩,便再如何神骏的宝马,也是要生病的!”

    陆洵看看那大马,点头表示赞同。

    也只好给它修个车库了!

    这时候不由得心里再次暗骂了郭芬一句,陆洵暗自决定,下首诗《小松》的「初读」会,就不叫他了。

    以示警告。

    却忽然间,他灵机一动,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要不然,牵去小寡妇家里养着?她家里可比这边有钱,想必院子也大,又有仆役下人什么的伺候照料……

    但是再想想,忽然又有一个更好的念头一下子窜上来。

    “哈哈!”

    他忍不住当即笑出声来,抬手阻止道:“爹,不必忙了,我想到办法了!”

    说话间去抓一把豆料,过去手捧着喂那马吃了,便在陆老爹愕然的目光中,解了缰绳,牵起那马,道:“我出去一趟!”

    原主会骑马,因为别看陆家没有,衙门里却有不少匹马,出去执行公务的时候,陆老爹是经常骑的,假公济私一下,借几天马,教一下儿子,对陆老爹来说,算是常规操作,不为出奇。

    当然,骑得次数太少,骑术不精,那是另外一码事。

    这匹马太生,性子又烈,陆洵并不敢冒然上马,于是就只是牵着,一路不急不慌地边安抚边走,不长时候便到了帽儿巷,很快就找到了独享这一条街的赵府。

    果然,那门首只挂了一个不大的木牌,上面写了“赵宅”两个字。

    他牵了马,径直上前敲门,等仆役开了门,便拱手道:“请上禀尊主人,就说有故友陆洵来访,请赐一见!”

    不提前打招呼就冒然登门,算“恶客”,但那仆役闻言却非但没有不悦之色,反倒是很快就反应过来,笑脸相迎,竟伸手去接缰绳,“我家主人留下话来,近日若有一陆姓少年郎来访,便是他的贵客!贵客请随我来!”

    陆洵闻言哈哈一笑,把缰绳交给他,昂首登门。

    “听闻陆生骑了一匹七花马?”

    被赵府仆役带着,连走了好几道门,忽然就看到那老员外赵琦居然已经站在不远处中堂前廊下候着了,甚至还远远地就笑着问话。

    陆洵哈哈一笑,快步前趋,拱手认真施礼,“见过先生,岂敢劳先生等候?”等行过礼,又笑道:“七花马是不假,却不是骑来的,是一路辛苦牵来的!”

    “哦?为何不骑?”

    “不会,也不敢。”

    赵琦愣了一下,旋即失笑,“哈哈哈,陆生甚是爽直可爱!”

    让到中堂里落了座,自有小丫鬟奉了茶上来。

    茶倒是沁香扑鼻,只不过上茶人里,却没有那个讨厌的黄脸小丫头。

    “实话不瞒先生,某此来,为的第一件事,便是这马。”

    “哦?”

    “此马乃是《小池》之「初读」的回礼,一位好友所赠。”

    赵琦缓缓点头,面如平湖。

    以他的阅历见识,自不会为一首四星之诗的「初读」会,而有什么好奇。

    他自己本也是一位成就不算低的诗人。

    只听陆洵继续道:“马是好马,怎奈寒家实在家贫,既没有马厩,也没有人懂得应当怎样照顾好它,养在我手,岂非害了这好马?但这是「初读」之回礼,若是拿来送人,又不免伤了好友之情,故而晚辈苦恼竟日,直到方才才忽然想到主意——送来先生府上,请代为养些时日,如何?”

    赵琦哈哈大笑,“此事简单!不当事!”

    他对陆洵的欣赏几乎不加掩饰。

    “如此多谢先生了!”

    陆洵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赶紧道谢,却在这时,注意到赵琦的目光略显愕然地看向门口,便下意识地扭头一看,随后却也不由愣了一下。

    一个明艳俏丽的女孩子正站在门口。

    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

    见厅内两人停了谈话,她这才目不斜视地袅娜前行,只是到底走到中间仍是露了怯,似乎是感应到陆洵的目光痴痴傻傻地盯在自己身上,她不由得先是抿嘴微微笑了笑,旋即却是忍不住,扭头横了他一眼。

    居然是她!

    这张脸不认识,但这个眼神儿却是见之难忘!

    “见过赵爷爷!听说家中有客人来?”

    她屈膝万福,好乖巧的娴静样子。

    如果不是见识过她牙尖嘴利的状态,还真以为就是个娟娟而秀的小娘子了。

    赵琦脸上已经重新满是笑意,抬手一指客座,道:“便是这位陆生了!他所做《小池》、《小松》、《读孟尝君传》诸篇,你都尽知的。”

    她当然不是什么丫鬟,上次在食肆,就听到她喊“赵爷爷”了,但说真的,这个称呼,实在是有些奇怪。

    这祖孙俩,也不知道是怎么个祖孙法儿。

    她闻言转身,冲陆洵前行几步,屈膝行礼,陆洵赶紧站起来,却听她已经道:“见过陆公子!”

    终于把这声音、这张脸同这双灵动的眼睛,合到一个人身上了,但陆洵拱了拱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那小娘子忽然又抬起眼帘,瞥了他一眼。

    “你这是没来得及易容吗?”陆洵问。

    她闻言猛地低下头去,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倒退几步,又冲赵琦屈膝一礼,然后转身,低着头就要出去。

    这个时候,赵琦反倒笑呵呵地道:“既然想见,来都来了,便坐下吧,我视陆生非是外人,一起午食并无不妥!”

    那小娘子虽低着头,但陆洵依然清楚地看见她脸上忽然一红,但她却并未反驳,反而是屈膝又福了一福,小声地道:“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