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四十五章 此事易尔!
    “实话不敢瞒相公,奴向来便自以为聪明。自家夫故去之后,奴便知,单凭奴这一女子,当此之世,是断断守不住这些产业的……”

    蜡烛高烧。

    帷帽既脱去,便已是见了真容,那小娘子倒也并不扭捏,很是认真地向陆洵说起此事的来龙去脉,“自那时起,奴便知,必得一男子扶持,哪怕只是一寻常男子,奴才有可能撑得住这门户。说来却巧,眼看守丧之期已到,老天爷便正正叫奴碰到了相公,自此一见倾心,誓死再不改移。”

    “以奴的见识,孝期既过,便速速差人与相公那边议定了,一顶小轿把奴接了去,也便成了,自此奴家就又有了夫家,自不担心为外人所欺,只是奴却并不知道,这起子豺狼虎豹,竟是如此凶残!”

    “奴以为自己已经够快的了,又自以为平日里处事,尚算低调,应该暂时还不曾引起什么人的觊觎,却不曾料到,原来竟是早就已经被人盯上了,且他们几乎是一日都容不得,孝期刚过,便已经动手!”

    “现如今,那陈萍老贼不但到处请托,已经是断了奴店铺的货源,如今奴纵是拿着现银,在这城中也已经进不到货!更可恨者,他还安排了一伙青皮喇唬上门骚扰,又反过来倒打一耙,诬告奴铺中以次充好,现今奴店里掌柜伙计,都已经被县衙差人给抓了去,连着三处店铺,也不得不暂时歇业……”

    她一行说,一行啜泣。

    陆洵等她说完了,笑笑,问:“你是真个瞧上我?还是看中了我家老爹乃是县中捕头,能多少庇护于你?”

    那小娘子闻言略愣了愣,旋即低头。

    呵呵,还是多少嫩了点儿。

    该不惊不慌的一口咬定就是爱上了自己才对。

    不过这些已经无所谓了。

    人生在世,尤其还是一个小女孩,先考虑安危,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再说了,在那种时候,既然她已经意识到了手里的资产会受人觊觎,若还是天真地以为随便找个男人都能庇护自己,所以不去找一个多少有些能量的家庭,却反而说什么“一见钟情”,可就愧对她的那些聪明劲儿了。

    再说了,以这小娘子的细心和聪明劲儿,只需要稍微打听一下,想必也不难知道,自己虽然长得帅,但其实性格憨笨——用陆老爹的话来说,就是“夯货”——单靠自己,是不可能给她什么依靠的!

    所以,她看上的,当然是一旦嫁给自己,就可以有个虽然身为贱役,但其实在城中多少有些能量的捕快头儿的公爹。

    当然,敌人竟然凶恶到连她看好了的捕快头儿都是说打就打了,估计也是她事先没有想到的——这也正常,她毕竟还是年龄小,又不能像个男人似的,真的出门去谈生意、见世面、长见识。

    这些事情,对于陆洵来说,都并没有那么难猜。

    而此时之所以问出来,是他想要先敲打一下,让这个聪明的小娘子不要以为自己是个随便几句话就能忽悠过去的,倒是并没有细究这件事的意思。

    他本来就不相信有什么一见钟情。

    就像刚才,看清这小娘子那张小脸的那一瞬间,陆洵就清楚地知道自己心动了,但他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一见钟情,那只是见色起意而已。

    但他却没想到,那小娘子低头片刻,居然再次袅袅娜娜跪了下去。

    “相公既有此问,想必心中疑虑已经不是短时,也或许,是相公家中老尊翁的看法,然……”

    说话间,她抬起头来,一双泪意朦胧的眸子看着陆洵,认真地道:“奴扪心自问,当日寺庙门外一见相公,竟觉魂为之夺,自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奴对相公之心,天日可鉴,相公若是不信,奴愿对天起誓,以证奴绝非……”

    陆洵微微地张着嘴。

    一时间有些神思杳然。

    片刻后,他忽然低下头,有些黯然神伤。

    这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吗?

    你一眼看见我,就发觉一瞬间便已经爱得无法自拔?

    他忽然想起上辈子自己初初见到自己女朋友的那一次,她长发飘飘,气质婉然,陆洵记得,自己当时应该是近乎不受控制地目光追着她看了足足十几秒,一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拐角处。

    那一刻,便觉爱上了那个女孩子。

    无法自拔。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一段甜蜜的爱情故事。

    当然,最终还是成了悲剧。

    “奴田小翠,原配周氏妇,现愿对天起誓……”

    “哈哈哈!”

    忽然陆洵哈哈笑起来,“何必如此!我只是开个玩笑!”说话间,主动伸手过去,一把抓住她正要起誓的右手,不由分说拉起来,“不要动不动就跪!”

    田小翠被他抓住手,愣了一下,瞬间觉得脸上一热,倒是没有挣扎,反而顺从地借着他的力道,站起身来。

    烛光下,两人再次四目相对,田小翠愣了一下,“相公你……”

    “啊?啊哈哈……无事无事!”

    陆洵赶紧转身,抬手擦去眼角一点湿润。

    再转过身来,已经又是满脸笑容,想了想,他道:“你的事情,我已尽知。此事易尔,我帮你就是!”

    说完了,他又认真地看了一眼烛光下那张惊艳的脸。

    笑了笑,道:“回去等消息吧!”

    说完了,他竟是转头就走了。

    田小翠愣了一下,想要开口挽留,却发现他脚步很快,竟如逃离一般,便不由得犹豫了一下——其实,她的话还没说完呢!

    比如说,她想问问,自己这样死过丈夫的寡妇,再想嫁过去做正室夫人,固然已经没有可能,那么,做一房妾室行不行呢?

    自己刚才的确是说了,只要他肯帮忙,那就只给自己留下一座小院、一百两银子加门外那个小丫鬟就行了,其余的所有资产都愿意双手奉上,但是……如果能把自己也奉上的话,那自己还是愿意的,能常伴爱郎身边,总比独守空院的好!

    再比如,那陈萍此番下手,又准又狠,陆相公虽然已有起势,却终究比不得那陈家树大根深,他打算帮忙的话,准备如何下手呢?难道不需要自己帮着出出主意,相与参详一番吗?

    可是,他竟是没有给自己再说话的机会!

    就这么走了!

    片刻之后,小丫鬟坠儿已经进来,见自家娘子在发呆,便着急地问:“娘子,奴见那陆相公走得甚急,可是事情没有谈成?便是娘子之前说的,把所有的铺子钱财都送给他,也都不行吗?”

    “啊?……哦,没有,他已经答应会相助。”

    小丫鬟坠儿顿时松了口气,“呼……这便好!如此便好!”

    心事一去,转眼间她便又笑嘻嘻,“怪不得娘子如此爱他,朝思暮想的,实在是生的好看!周家嫂子还笑我,说娘子一旦嫁过去,我便要与他推屁股!嘻嘻,便与他推屁股也是好的,谁叫他生的如此好看!”

    “呸!那是什么好话,你倒学得快!”

    田小翠啐了她一口,笑骂一句,却也并不与她计较。

    反而是愁绪已经又起。

    小丫鬟坠儿才刚十五岁,又向来天真可爱,她会想当然地认为只要陆家相公答应了要帮忙,那事情肯定就成了,但自己可不会如此乐观!

    那陈萍乃县中名士,又是世居邺城,人脉相当了得,陆家相公虽然近两日声名鹊起,据说好几家权贵都想与他结交,但要与陈家相斗,想来却也不是容易的!

    只可惜,他竟是没有丝毫要同自己商量一下的意思!

    其实,若是能从陆老爹那边出发,寻些关系,怕是反倒会比他的那些结识不足一二日的关系,还要更得用一些!

    可惜,这建议竟也是来不及说与他听。

    叹口气,她吩咐道:“来,帮忙,把门板阖上,咱们也该回去了!”

    事到如今,似乎也只好回去等消息了。

    于是两人联手,阖上了门板,上了门栓,便又从后面院门处出了门回家。

    这下午她枯坐在家,其担心可想而知。

    眼看傍晚时分,家里婆子已经做好了饭,把几样小菜共杂米饭都端上了桌,但她却依然是毫无胃口,正要说不想吃,却忽然听见外面急急脚步声,随后便有人在外头大声道:“夫人,好消息,咱家店里的几位掌柜同众伙计都来了,说是已经放出来了,正在门外求见!”

    田小翠闻言愣了一愣,旋即忽然站起身来,“竟如此快?”

    当下她赶紧戴上帷帽,把人都叫了进来,认真询问是怎么回事。

    当下便有个掌柜代众人回话,说:“我等亦不知是怎么回事,忽然那牢头儿便进来与我等开了门,道是有上官发话,我们的案子已经是结了,让我们可以走了!我等这便回来了!”

    田小翠心下大讶,“连案子都已经结了?”

    却在这时,外间又有人快步跑来,却又是门子,他手里托着一封拜帖,冲进门来便道:“夫人,外间来了一位掌柜,自称是郭氏四海货栈的掌柜,受他家主人之命,前来与咱们家议定生意,留下拜帖就走了,他说是请夫人尽可打发一位管事或掌柜,到四海货栈去商谈合作事宜,还说咱们家不拘要什么货,都尽可备下清单便是……”

    他那边说着,小丫鬟坠儿已经过去接了拜帖过来,递给自家娘子。

    田小翠一脸惊讶地下意识接过来,打开看了看,却又扭头瞪了坠儿一眼,起身,把手中拜帖递出去,道:“哪位掌柜给念一念?”

    当下那刚才开口说话的掌柜便起身,接过了拜帖来,一看,顿时一惊,“啊呀,竟真是郭大官人的拜帖!怪道说是四海货栈!”

    田小翠惊讶,“是……那个郭大官人?”

    掌柜道:“可不正是那位郭芬郭大官人!”

    又喜悦道:“他家四海货栈的南货最是齐全!若是能由他家四海货栈给咱家供货,以后的买卖却是又好做了许多!”

    田小翠愣了几愣,心念电转间,回身坐下了。

    他竟是……如此轻易地便把那陈萍给顶回去了?

    人放了,连新的供货商都给找好了?

    抬手端起桌上茶碗,绕开帷帽送到嘴边,此时也顾不得那茶水已经凉了,借喝一口茶水的工夫,略调整了一下情绪,压下那一抹惊愕,她淡然地道:“如此却是对了!”

    放下茶碗,她继续波澜不惊地道:“累诸位牢房里待了近两日,都是我一时思虑不周所致,现在已经好了,你们以后只安心做买卖就是,从此之后,再无人能动你们分毫了。”

    又吩咐,“坠儿,去取五十两银子来!……诸位每人三两苦劳的钱,剩下的,便拿去酒楼里,点一桌上好的酒席,诸位且大吃大喝一顿,去去晦气,咱们的三家店铺,明日照旧开张!”

    众人轰然应诺。

    又赶紧道谢,“多谢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