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四十四章 灯下看美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元宝小说网

    陆洵唬了一跳。

    而且这一幕来得的确太过突然,就连路旁行人,此刻也都纷纷看了过来。

    陆洵心中心念电转,赶紧道:“快快起来!你是何人?”

    其实他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是谁。

    毕竟,跟他有瓜葛的小娘子,拢共也没几个。

    那女孩子却并不起来,只是仰头,哀告道:“我家店铺只在前面,只盼相公过去看上一眼就好!”

    家里还有店铺的……那没错了!

    “你起来,起来!”

    陆洵并不好伸手去拉她,眼看大家都好奇地看过来,他知道自己这张脸实在是太好标记了,便道:“你起来,我随你去就是!”

    那女孩子闻言大喜,真的就爬起来,道:“我为相公引路!”

    于是陆洵便跟在他身后,先躲开路人们好奇的视线,然后还不等他说话,那女孩便已经抬手一指,“这便是我家店铺了!”

    果然就在前面!

    但这家店铺有些奇怪。

    东市嘛,邺城户口百万,最大的商业中心就在东西两市,其中尤以东市的业务量最大,主要的生意即便不是大宗货物的批发,也是一些售价昂贵的东西的零售,算是走高端路线的,因此每一个铺面都极为珍贵。

    但此刻正当下午,也就才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这家店铺居然关着门。

    当然,也不算全关,只是卸下了两块门板,应该是供人出入用的,却也显示它毫无疑问已经暂停营业了。

    “相公请进!”

    那女孩指着那卸下门板后露出的仅容一人出入的门,向里让客。

    “洵兄……”

    裴易刚开口,就被陆洵给抬手打断了。

    他想了想,迈步走了进去。

    吓得裴易赶紧就跟了进去——虽说邺城的治安一向良好,现在又是大天白日的,可这店铺委实太奇怪了,谁知道里面是不是埋伏了什么人。

    两人都进去了,那女孩倒不进去,就在门口蹲着守门。

    但很快,里面传出一个声音,“咳,这位小娘子让让,我要出去!”随后裴易便从里面出来,站到了一旁,抱了肩膀,默默仰首望天。

    刚进去的时候,入目只觉一片黑,他还紧张得不行,但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里面的光线,因为那里面点着蜡烛呢。

    然后,他就看见有个女子已经在灯前盈盈起身。

    虽带着帷帽遮住面容,叫人看不清长相,但只看那身材窈窕,便知年龄不大,应该是一位正当妙龄的小娘子。

    更关键的是,那小娘子竟也是一样的做派,看见陆洵进去,她竟是先起身,随后便轻敛裙裾,盈盈跪倒在地。

    口中更是说道:“相公知奴大难临头否?”

    裴易愣了一愣,心念电转之间,第一时间就掉头出来。

    并且暗自警诫:这事儿回去之后还是烂在自己肚子里比较好,对谁都不说!

    然而事实上他并不知道,之前陆洵甚至根本就不认识那小娘子。

    他前脚进去,眼睛刚刚适应了这屋里的光线,还没待稍稍打量这房间里的情况,那小娘子便已经盈盈跪地,哀哀泣告。

    他赶紧侧身躲开半步,“你们这都什么毛病……请起!请起!起来说话!”

    那小娘子沉默片刻,到底还是从命起身,道:“相公肯进来,想必已经猜到奴是何人了!”

    聪明人。

    这是陆洵的第一感觉。

    借这个空当,他就着烛光,先在这房间里四下里打量一圈,发现这店铺里连许多货物都没挪动,柜台上都摆着,可见是还没来得及收拾。

    回首看向那小娘子。

    “不知小娘子用这个方法把在下找了来,究竟是有何事?”

    这话直接地就先把彼此的距离拉开——这小娘子当然就是曾经托了媒婆主动登门提亲,并且直接导致自己老爹挨了打的那个小寡妇。

    好像是叫……周氏?

    准确地说,应该叫周家小娘子,因为周是她夫家的姓。

    陆洵甚至不知道她本人姓什么。

    所以喽,谈婚论嫁没成,陆家反而受了她的牵连,大家就算是没仇,至少也谈不上有什么瓜葛。

    先拉开距离比较好说话。

    这小娘子很明显一下子就听懂了。

    她再次垂首片刻,这才柔声道:“奴心中是真的念着相公,原想或有机会成就百年,也算圆了奴一段痴念,谁想竟是奴失于度量,反倒累得令尊也被牵扯其中!奴得知老尊翁竟是被人打了,心中几乎惭惶无地,故而未敢再遣人登门。”

    “谁知天意如此弄巧!奴亦知,如今之相公,早已非几日前之相公,故而心中并不敢再存贪念,过去之事,相公尽可笑奴一句‘痴儿’便是,奴亦无言。”

    “若只是攀不得相公高第,奴便独守一生,也并无什么可说,只心中留这一段爱念,便也足寄残年了。今日之所以冒昧相请相公者,只因城中凶恶之家屡加逼迫,谋的便是奴手中这些产业。”

    “这些资财,奴并不可惜,便拱手送于陌不相识的路人,只要留奴一小院,足以安稳生计,度此残年,便也并不恋栈,只是独独恨那巧取豪夺者,故而誓死不愿意将这些资财拱手奉出,以肥贼子!”

    “只是……奴一闺阁弱女子,纵有玉石俱焚之念,面对那等凶残霸道人家,亦是无能为力!”

    说到这里,她居然再次跪下。

    这一次,陆洵犹豫了一下,没有闪开。

    她仰起头,隔着那帷帽,陆洵仍好像是能够感觉到,那帷帽里有一双泪意朦胧的眸子,正自满脸希冀地看着自己。

    “相公已非昨日之相公,现相公之大名布于全城,便城中权贵,亦以与相公交游为荣,以奴看来,相公今日,已是可以全然不惧那等凶残人家了!而奴之爱念未去,虽不敢贪念入相公之厅堂,却到底更愿意将这笔资财拱手奉于相公!只求相公能给奴留一小院,银百两,并门外那小婢,便心满意足!小院之内,愿设相公神位,日日供奉不歇,以度此残年。伏乞相公收纳!”

    她一行说,似乎还一行哭着,声音里带了浓浓的哭音。

    陆洵却一边听,一边忍不住有些发呆。

    忽然就想起当初老爹对这个小寡妇的评价来了。

    果然是个聪明人。

    而且是很少见的既聪明又在关键时刻有决断能力的那种聪明人。

    尤为难得的是,她还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才刚刚二十一岁的女孩子——据说还不识字!

    聪明人。

    前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老爹倒是提过一句,说是那林英自从挨了板子之后,已经是去了半条命,自然是不敢再纠缠什么,但那县中名士陈萍,却并不曾就此放手,反而纠缠愈甚,据说各种手段都开始用上了。

    言下之意,老爹是有些惋惜的。

    他的确是很欣赏这个小寡妇的手腕。

    但经由之前的事情,他也已经明确感觉到,自己儿子虽然还不是什么名士,还没混进名士的圈子,但前途却早已不是几天前能比了,所以就算有机会,他也觉得一个小寡妇,哪怕再好,也已经配不上自己儿子这未来名士了。

    所以只是作为街头巷尾的闲谈说起罢了。

    连陆洵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再次找上自己。

    而且是以这样子的方式。

    硬刚一下陈萍那种所谓的名士,陆洵并不在意。

    他连松山书院都硬刚过了。

    可问题是,直接以保护的名义,就这么把人家的钱和资产,揣到自己兜里来,这实在是不太符合陆洵的三观。

    这等做派,跟林英、陈萍之流,又能有多大区别?

    充其量就是自己占了长得好看的光,所以是小寡妇主动送上门的罢了!

    想了想,他叹口气,说:“小娘子还是起来说话吧!你的事情,在下倒是也听说过一些,你对在下独加青眼,在下亦是感念,这件事情的话,在下……”

    他话说到一半,那小娘子也不知道是听出了什么意思来,忽然就一抬手,径直摘了帷帽去,仰首看过来。

    看清那张小脸儿的一瞬间,饶是陆洵在现代社会见惯了各种美女,那眼神也是不由得定了一下——停在那张脸上,一时间挪不动了。

    灯下看美人。

    又正是梨花带雨。

    “相公竟忍心见死不救乎?”

    卧槽!

    这……我心忍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