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四十二章 「初读」会
    又一次来到郭府那奢华的花厅,裴易却显得比上一次来,还要拘谨。

    郭府提前清了场,丫鬟仆役们来上了茶之后,也都很快退下去,但是,这可是一首四星之诗的「初读」会,应约前来与闻者的身份,远非当初一场酒席可比。

    裴易就只是坐在花厅最角落的座位上,时不时喝一口茶,看着陆洵游刃有余地同今天到场的所有人交际。

    最近几天,他基本上是尽量不离开陆洵的身边,陆洵做的绝大部分事情,他都有份亲眼目睹、亲身参与,所以,完全可以说,他是亲自经历了他这位洵兄在前后几天的时间内,所经历的彻底的蜕变。

    与退学之前的他相比,几乎判若两人!

    而他更欣赏、更赞叹的,毫无疑问是现在的这个陆洵。

    便如现在,他给人的那种不卑不亢的感觉,让裴易实在是发自内心的佩服。

    他觉得若是换了自己,仅仅只是出身贫贱这一点,就让自己是断然不可能在面对一县之尊的时候,还能表现得如此从容而又洒脱的。

    当然,大家也都对他很尊敬。

    这毕竟是他的「初读」会。

    寒暄了约莫盏茶工夫,郭芬过去提醒了一句,于是陆洵就站起身来,笑道:“诸位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便开始吧!拙作一首,奉于诸位!”

    于是全场肃然。

    所有人都正襟危坐,面色庄重。

    裴易就更是连呼吸都放得轻了。

    甚至感觉有些紧张。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有机会参与「初读」会,而且一上来就直接是一首四星之诗,要他不激动、不紧张,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首四星之诗的「初读」与闻,听者足足可获一「大功」有余!

    别人如何姑且不论,单对他自己而言,十二岁入书院苦修,至今也不过积累一「小功」而已!若要再积累一「大功」,于他而言,可能还需要至少三年!

    甚至五年!

    一「大功」有余,则至少是五到六年了!

    无论是这一「大功」有余,还是那五六年的光阴,都实在是弥足珍贵!

    “如是众生,听我一言,「天机」在如亲临!”

    裴易瞬间紧张地不但攥紧了拳头,甚至连腿脚上的肌肉也都绷紧了。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嗓子干燥,浑身出汗。

    他特别想扭头看看旁人的状况如何,比如看看严骏,或看看那位师出名门的天元宗高足,但是,他不敢。

    一点一滴的分心都不敢。

    甚至干脆就闭上了眼睛。

    这个机会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诗曰:《小池》!”

    陆洵一张口说出诗名,天地气机随之牵动。

    这是「初读」!

    “泉眼无声惜细流……”

    忽然间,有一幅画卷,在裴易的心头缓缓铺展。

    泉眼细小,咕咕而涌。

    而伴随着陆洵的朗声诵出,还有更多的画卷,亦随之展布开来。

    “树荫照水爱晴柔。”

    一排垂柳,烈日当空,微风习习,蜻蜓翩翩。

    “小荷才露尖尖角……”

    不知不觉的,裴易竟忘了紧张,直接便坠入了那无比动人的心头画卷。

    而与此同时,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有巨量的「文气」,正在缓缓地把自己给包裹起来,它们似乎正在尝试主动地冲入自己的头顶。

    那种感觉,真是让人激动而又期待。

    “早有蜻蜓立上头。”

    一副完整的画卷,就这么展布在了每一位与闻者的心头。

    “禁周显文得气。”

    待最后一句跋也念完,那将每一位与闻者都包裹住的「文气」,便直接灌顶一般飞快冲入了每个人的身体。

    那一瞬间,受到从未曾感受过的巨量「文气」入体所带来的冲击,裴易连嘴巴都已经张开,几乎控制不住地就要叫出声来。

    那种感觉,强大、庄严,而又神圣。

    以至于,尽管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并没有真的发出什么声音来,但是在感觉那「文气」已经被完全灌进了自己的身体之后,裴易却是控制不住地第一时间就睁开眼睛,向陆洵看了过去。

    他已经完成了《小池》的「初读」,这时候正面带淡然的微笑,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掠过——两人目光相对,陆洵笑着缓缓点头示意。

    那一刻,他身上似乎笼罩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光晕,以至于连他那原本熟悉的微笑,在这一刻,竟似乎也有了些神圣庄严的感觉。

    那种被海量「文气」灌顶而入所带来的巨大的充实感与幸福感,加之此刻陆洵身上似乎拥有的某种“赐予”的光辉,让裴易甚至有些想要忍不住当场跪下,顶礼膜拜——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感动。

    “呼……”

    周靖周县令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

    直到这个时候,裴易才忽然发现,原来大家刚才都跟自己一样闭上了眼睛。

    此时,周县君缓缓睁开眼睛,不由得感慨道:“道之大者,乃在天地之大,尽入吾心!洵兄之才,便是括一景一物一事一理而入诗,于我等有大教诲也!”

    这个话,裴易听了简直认同到不能再认同。

    原来「初读」的感觉,是这样的,原本被那样海量的「文气」直接灌顶而入,是这样的——它甚至会让你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升华了!

    而这一切,显然都来自自己的这位挚友——陆洵的赐予!

    这个时候,众人也都差不多时候睁开了眼睛,一个个都表示无比赞同地纷纷点头,然后,郭芬第一个,其他人也都不约而同地随之起身,走到这花厅的中央,面朝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的陆洵,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

    这是在表示大家对于陆洵所赐下的「初读」与闻的感激。

    但仅仅施礼,显然是不够的。

    众人很快就纷纷送上自己的礼物。

    这是千百年下来,所有「初读」会,都会有的一个环节。

    回礼。

    这已经不属于交换的范畴,是纯粹表达对于诗人的一种感激和尊敬,是纯礼节性的,也因此,自然并不在意礼物的价值与轻重。

    只在心意而已。

    周县令周靖,和他的那位族侄周玉安,送上了一锭好墨,据说是他们汝南郡的特产,而且是最顶级的那种,据说墨质特别的细腻,且带有异香,用它来写字,香气可以经年不褪。

    陈胄陈赞画送了一把折扇,是典型的南货,又叫齐货,南齐人尤善制扇,以做工精美耐用著称,在邺城也是畅销货,但他送的这一把,应该比市面上卖的那些,要更珍贵一些,因为明显感觉精美异常。

    当然,扇面是留白的。

    轮到严骏,他送的竟也是一把扇子,而且尽管制作精美,但简单一看就感觉,质量上应该是不如陈胄送的那一把,因此他颇有些不好意思。

    但陆洵还是很轻松地笑着接了。

    「初读」之回礼,本就不在贵贱,要的是心意,只是因为礼物送重叠了,而且又明显不如别人的好,所以严骏才会不好意思罢了。

    再轮到裴易,他却是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礼盒,里面是一双鞋。

    一双薄底快靴。

    他解释说:“寒家家贫,所表只在心意,这双鞋乃是家父特意手制,赠与洵兄,表我感激之情,还望笑纳!”

    陆洵惊了一下,很快接过去,“足感盛情了!”

    这年头的鞋,当然都是手工制作的,而裴家本就是做鞋的,这礼物自然是顺手的很。但作为朋友来说,人家父亲亲手制作的鞋送给你,这个分量就一下子上去了——这是典型的礼轻情意重。

    等到众人都送完了,郭氏兄弟才由郭芬郭大官人笑着道:“在下本以为,寒家兄弟要送的礼物,定是头筹,此时才知,我们备下的这礼,竟最是粗俗不过!”

    又说:“不拘周君之墨,陈兄、严弟之扇,还是裴弟的这一双鞋,皆是用心之极,与诸位相比,我兄弟反倒欠了心意!也罢,请洵兄容罪则个,翌日在下必有心意奉上,今日就权且收下我兄弟二人这‘拙物’吧!”

    说话间,他引了众人出去,喝命道:“牵了来!”

    院外立刻就有了响动,先是有人打开门,很快,就有踢踢踏踏的马蹄声传了过来——众人就都笑了起来。

    送马也不错。

    虽然马的价格相当昂贵,有些不大符合回礼的调性了,但以郭氏之豪富而言,会送出这等的回礼,倒也在情理之中。

    但很快,当那马被牵了来,众人一见,却是当即一惊。

    那竟是一匹七花马!

    ***

    大家中秋快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