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三十九章 争相偶遇
    这位曹铨曹公子显得非常的客气。

    执礼甚恭,谦谦如玉,明明看上去应该是比陆洵要大上几岁的样子,却是一口一个陆先生的叫着——与他方才当街纵马的做派,形成极大的反差。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陆洵只好与他应酬几句。

    但这人却有点自来熟,很快就称呼起“陆兄”来,表示希望能够有机会到府上拜望一下。人家如此礼貌,倒是不大好直接推脱,那就显得太不给人面子了,陆洵只好连说不敢,说还是等自己忙过这两天、有时间了,去您府上拜访。

    反正……站着聊了十几句的工夫,云山雾罩三不靠的,就感觉大家的关系好像很热乎了似的,然后那曹铨倒也并不纠缠,再次告罪,这便上马离去。

    等他走了,陆洵回身,与严骏、裴易大眼瞪小眼。

    从头到尾,陆洵甚至都没闹清楚这曹铨到底是谁。

    看样子,严骏和裴易应该是也不认识、没听说过。

    不过对方的来意,陆洵倒是隐隐有所揣摩。

    这个时候,那“闲客”路宁似乎是看出点什么来,便开口道:“陆先生许是不认识这位曹铨曹公子吧?”

    陆洵回头看他,见他脸上神色有些微微的异样,笑道:“正是不认识。路兄能否为我等解惑?”于是那路宁便道:“这位曹公子乃是现今曹氏家主曹侯的第四子,现邺城县主簿曹铣之弟。”

    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据闻他前不久已是「登仙」了,昨日还曾一度在邺城上空御剑而行,引得太守震怒,据说不到中午,曹侯便亲自携子登门赔罪,最终还是罚了三百两银子,这才了事。”

    三个人齐齐“哦”了一声,语气却各不相同。

    严骏似乎是经这路宁一提醒,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裴易则是带着些惊叹与羡慕,而陆洵,则是有些诧异——已经「登仙」了?

    那就是真正的神仙中人了!

    真是年轻啊!

    而且哪怕是截止到刚才,作为一个十几年的老邺城人,本身又是进了松山书院读书修行的,陆洵居然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

    可见他有多低调!

    可见曹氏有多低调!

    这个时候,陆洵不由得就又想起这些年来听过的,有关曹氏的那些事情来。

    据说曹氏虽堂堂大族,每一代里都是人才不少,但是却家规甚严,其家中子弟很少在市井间活动,多是从很小就埋头修行。

    大概也正是因此,对于陆洵来说,曹氏明明是郡中望族,他所知道的曹家人却很少,除了封“南丰亭侯”的曹氏当代家主曹涵之外,便只有几年前出任邺城县主簿,成为自己老爹的上司的上司的那位曹铣了。

    县之主簿,为县令的贰佐官,专门负责民政,县衙左右曹,便是他的直管。

    充其量再加上一个在松山书院里也传得影影绰绰的传说:据说曹氏上一代家主,也就是跟书院山长曹芦同辈的那位老神仙,现在已经不住家里、不在邺城了,而是已经投靠了大宋的一家超级修仙宗门,天一宗。

    甚至据说为此,玄仙观那边还一度大怒,几乎要跟曹氏打起来。

    玄仙观乃是青山宗的下属道观,而邺城,乃至魏郡,在一般意义上而言,被视为青山宗的势力范围,曹氏作为魏郡望族,一向与青山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曹氏那位老神仙忽然转投天一宗,不但近乎背叛,还等于是给了天一宗一个能够把手伸进魏郡的借口和支点,玄仙观当然大怒。

    当然,这属于神仙打架的层次,普通人也就听个八卦罢了,距离事情真相应该是有十万八千里之遥——最终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但很显然,曹氏并没有倒,反而扛住了,到现在与玄仙观之间,应该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反正看起来也挺和平共处的。

    …………

    “我等惯来街头行走,交接者不免鱼龙混杂,便曹氏侯府那边,也偶尔有些来往,因此知道的消息,自然比诸位要略多一些。”

    那路宁一边对裴易解释了两句,一边扭头看向正在一边慢走一边却是已经有些走神的陆洵,笑着奉承道:“陆先生大才,虽不免遭人妒忌,起些口角是非,却是让曹氏连已经「登仙」的子弟都出动了,来与先生结交,可见重视啊!”

    陆洵回过神来,哈哈一笑,连忙摆手,“过奖啦!”心里却是忍不住想:怪不得人家是一郡之望族,怪不得人家传承数百年而不倒,就这曹铨,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岁上下的样子,居然都已经「登仙」了!

    关键是此前二十年,邺城这边绝大多数人甚至都没听说过曹家有这么个叫曹铨的人!而稍微一想就知道,只要他们不自己暴露,外人甚至很难知道曹氏内部,到底有多少这样「登仙」的人,又隐藏了多少随时可能「登仙」的种子选手!

    反观自身——原主进书院后潜心用功,却足足三年,一直到十五岁才完成第一步的「开窍」,又用了两年,学习不可谓不刻苦,修行不可谓不用心,却连一「小功」都没攒下,距离「点星」遥遥无期。

    裴易比自己稍好,却也有限,已经积攒了一「小功」有余,严骏再稍好,有两「小功」——但即便是他们,在到达三十岁这个分水岭之前,修成「点星」的可能,其实也都是微乎其微的。

    甚至于,都不必拿自己和严骏、裴易这样的普通人来对比,就说郭氏兄弟!

    郭家已经崛起几十年,不可谓不富,在修行上也一向很舍得砸钱砸资源,而且据说郭氏背后也是有些根脚的,可即便如此,郭芳与自己同龄,前不久也才刚刚点亮第二处星宫而已!

    再给他三年,等他也二十,能成功「寻相」,晋入「法相」一阶吗?

    现在看来,还不大好说!

    按照自己所知道的修炼法则来说,在「开窍」之后,一直到「点星」,乃至于「点星」之后,再去点亮第二第三第四处星宫,其实都是可以堆资源的,但「寻相」这一步,却并不是简单的堆资源就能成的!

    据说还需要机缘之类的东西。

    所以,成仙真的很难。

    反正郭芬现今已经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了,修炼黄金期眼看快要到头儿,却显然是还没有「登仙」。

    他俩的父亲,据说倒是已经「登仙」了,但代价却是拜入了青山宗,成为了人家的宗门弟子,以至于不得不在长子刚成年,就抛下家中的妻与子,去为宗门效劳,而郭芬也是不得不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全面接手了家中所有的产业与生意。

    这都是代价呀!

    “曹氏子此来,貌似偶遇,但我却觉得,蹊跷颇多,倒似是故意撞上来的一般。而且他们的来意,想来也并不难猜,无非是洵兄一连写了这许多诗文,惹得连曹氏都要惦记着交好了。对此,洵兄心中当要提前有些规制才好……”

    “骏兄此言甚是,他的来意,我也已猜到了!”

    “骏兄果然见得明!只是却有一桩,叫愚弟有些疑惑,他们为何不登门去拜访洵兄,反倒要在街头做这般样子?”

    “唔,易兄所言,也正是我心中疑惑!”

    三人并肩走,一边走一边小声地嘀咕着交流。

    却忽然,有人道:“敢问这位,可是那《小池》之陆洵陆先生否?”

    陆洵愕然扭头,拱手还礼,“不才正是在下。”

    “啊呀呀,陆先生果然风采过人!刚才看见,并不敢认,只是念及众人都说,这《小池》之陆先生,俊朗飘逸,风采过人,遍邺城不过一人而已,实在是一见可知的,绝不会认错,在下这才冒昧相询,不想竟真是陆先生!能偶然得遇先生,实在幸事,在下有礼了!”

    “阁下过誉了!请教尊姓大名?”

    “在下姓张,名桂,字蟾宫。”

    “哦哦,可是本郡望族那个张氏?”

    “正是。”

    …………

    “这位尊兄请留步,我观尊兄气度不凡、风采过人,不知可是名满邺城的《小池》之陆洵陆先生?”

    “不敢当,正是陆洵。”

    …………

    “这位兄台请了,我观兄台丰神毓秀,望之几若神仙中人,不知可是《小池》之陆洵陆先生否?”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