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三十五章 这夯货!
    “便是那书院奈何你不得,你道那曹氏也奈何你不得么?”

    陆老爹气得在屋子里来回转圈圈,心里不断地吐槽。

    唉声叹气。

    自打这对夯货兄弟回来,他把事情经过详细地一问,这心里就如压了块大石头一般,连午饭都减了饭量——实在吃不下去!

    偏大郎倒跟个无事人一般,吃过午饭打个招呼,竟是直接闭门修炼去了!

    这夯货!

    能写诗作文的,那当然是本事,可你本事再大,也得卖对货主之后,本事才会变成利益、权势、地位等等,不是说你能写诗你就厉害了!

    虽说对文坛的事情,自己确实是不懂,但不懂诗,不代表不懂势,衙门里混了那么多年的人,什么事儿没见过,什么事儿看不透啊?

    你当那些本地的名士老爷们,真是因为会写诗,所以才牛气冲天的吗?

    那背后都是有人的!

    以曹氏为首,本地有四大望族就不说了,下面还有大大小小的若干家族,那背后跟官场,跟各大宗门,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而不少家族之内,干脆就是直接就有仙人撑着,虽说舍了家,入了宗门,但那背后的联系却是不可能断掉的——世家大族、仙家宗门、大宋官府,本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回事。

    你一个文人、诗人,便再厉害,再能写诗,背后没人挺着,便是没有根脚的,旁人说打杀你便打杀你,你又能如何?

    这夯货,还整天读诗,写诗,难道就不知道古往今来那些大诗人,要么是朝廷官员,要么就是世家之子,再不然就是混成了名士,背地里隐隐投靠了某一方?

    独木不成林啊!

    偏你觉得自己有才,大喇喇跑到人家松山书院撒了把野火,你倒是痛快了,还写了诗,又作了文,把人家松山书院大骂一通,骂成了什么“鸡鸣狗盗之辈”,却也不知道想一想,万一激怒了曹氏等松山书院背后的四大世家,可怎生得了?

    这夯货,真真是气死个人!

    “他爹……”

    “叫老爷!”

    话一出口,陆老爹马上反应过来,语气太严厉了,又赶紧转过身去,换了个略温柔些的腔调,同陆老娘说:“如今不是贱役了,可以叫老爷了,显得好听。”

    他是个疼老婆的人。

    虽然气急了爱乱骂人,但从不骂陆老娘。

    陆老娘无奈,叫了声“老爷”,说:“你莫在房里转了,你转得我眼晕!”

    陆老爹叹口气,无奈站定,仰首看着屋顶。

    怎么办?

    要不,回衙门里去打听一下消息?探探周县君的口风?

    现在跟自家大郎关系最近的,一是郭氏兄弟,二就是那周县君同陈胄陈赞画了——郭氏倒是也有势力,却不知道他们同大郎交往,到底有几分真心,关键时刻,又是不是能站出来缓颊一二。

    不过,那等有钱豪富的人家,大约是没什么担当的,郭氏又是新富,才几十年而已,在曹氏这等数百年传承的大家族面前,那想必是硬气不起来的,还是不要指望太高的好。免得到时候要失望还是小事,关键是怕坏了事。

    仔细想想,应该还是周县君那边更有权势一些。

    他出身的周氏家族,在汝南一带,那也是望族,据说同曹氏之于魏郡的地位,是不相上下的,虽说他应该是家中的旁支,在外却也依然是代表了周氏的,即便面对曹氏,想必也应该有些面子才对。

    比较可惜的是,陈赞画此时竟是不在!

    昨日下午贺蓝眼那狗日的来时,曾提过一句,说是周县君的一位族侄要来探望他,因此陈赞画昨日就已经奉命去接了。

    有他在时,与大郎明显亲近,就又好说话了几分。

    唉!

    怕只怕,自己在周县君面前,未必说得上话!

    家中这夯货若肯出去走动走动,倒有几分利好。

    想了想,他扭头看向陆老娘,道:“不行,我还是放心不下,我得去叫上大郎,让他同我一起到衙门里去一趟,去拜望一下周县君的为好。”

    说话间,他就要迈步出门。

    不提防,陆老娘却忽然道:“你慢着……你要去哪里,我却不管,只要你觉得你那腿脚的伤好了,爱去便去就是,只一个,你不许惊扰了我儿!”

    陆老爹无奈回头。

    却听陆老娘又道:“我儿关门前叮嘱我的,要我帮他看着些,不拘谁来,都不要敲他门,他说他最近写了好多诗文,攒下好多的气没消化,要闭关!”

    陆老爹无奈,有心想说两句什么,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开口。

    这夯货!

    “也罢!那就我自己去!”

    说话间就出了房,一边走去大门,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小小吐槽,“头发长见识短!你瞧瞧你养的这夯货儿子!都多大了,还要我老爹带着伤为他奔走!偏就一心的护着,自小就不许打,打一下便如剜了你的心头肉……”

    心里嘟囔着,一路径直离了家,很快就出了坊,但行到一个岔路口时,他却又有些犹豫——他委实的是有些怕那些做官的人!

    仔细思来,反复想去,最终他一扭头,反倒是直奔松山书院去了。

    于他而言,松山书院附近并不陌生。

    一来整个邺城他都很熟,二来两个儿子都在那里读书修行,他平常自然也就颇多关注,时不时出去办差走一趟时,只要顺便,他都要带着属下们从那松山书院的街上走,每当此时,便要念叨两句,“这俩夯货不知道在作甚。”

    大家都知道他家两个儿子都在里面念书,便要奉承几句。

    每当那时,便是他最得意的时候了。

    比喝了酒都要高兴。

    松山书院附近向来是文华荟萃之地,最不缺书店、茶肆、酒肆和食肆。其中许多酒肆和茶肆,更是许多书院学子都日常去的,最是本地文坛各种动向消息的汇集之地——陆老爹便想着,应该先过去望望风向。

    到了书院附近,他选了自己平日便熟的一家茶肆,望门便进。

    那里茶博士认识他,忙打招呼,便掌柜也认识他,亲自踱出柜台来逢迎,笑着道:“听闻尊老爷要升官啦!恭喜恭喜,今日这壶茶,便由小店来请,如何?”

    陆老爹平日里出公差到这附近走动时,时不时便要到他店里来要一壶茶解渴,倒不知多少官中的银钱公帑都花给他了,这时白吃他一壶茶,倒也不虚,便笑着道了谢,又是客气,说着消息还未落地,不敢当贺之类的话,眼睛却在店里左右的看——店里竟是只有一桌客人。

    那茶肆掌柜自来消息灵通,这时似猜透他心中所想一般,笑眯眯抬手往上一指,“上头倒有两桌书院的弟子们,刚才还听见议论令郎的诗文呢,夸的不得了,只是怕有麻烦,这不,也等着消息呐!要不,您上去哨听着?”

    陆老爹顿时点头,“茶水送上来!”然后也不待茶博士引路,自己就轻手轻脚地上了楼——楼上果然有喧闹声,一听就是那帮学子。

    而且稍微一听,他们正在议论的,可不正是什么“洵兄”?

    只是却不巧,他才刚在楼梯上冒了头,抬头一打量,正与一个目光对上,对方愣了一下,张口就要说话,陆老爹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又连连摆手,那人这才罢了,装作不曾看见他,仍旧坐着,听人在那里高谈阔论。

    此人却正是自家大郎那同窗好友,裴易裴大郎!

    “……如易兄所说,那洵兄如今已有一首四星之诗,一首三星之诗,并一篇四星之文,其作品三篇,至低亦为三星,可知其才力雄壮!此正乃我邺城,我魏郡百年未有之大才也!若书院非要为难与他,却是叫外地人看了笑话!”

    “可不正是如此!因此上说,别看那些人在下面鼓噪得厉害,我敢笃定,山长是断乎不会因此处罚于他的!再说了,洵兄于今也已经不是书院的弟子了,便是要处罚,又怎么罚为好呢?总得有个由头吧?据我看来,此事最大的可能,竟是不了了之的为好!”

    “确是如此!洵兄文中说的好,‘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此言何意?据我看来,不过是……‘夫钱义之出其门,此陆洵之所以被勒令退学也!’,此事,此言,现已传播开来!便是处罚,亦难挽此倾,反倒显得我书院没有容人之量,平白落人话柄罢了!倒不如索性大方些……”

    “若是罚些银钱,倒也未尝不可。那宝墙上文字,想是留不住的,铲了去,岂不要人力物力?重新粉刷,岂不要人力物力?据我算来,约二钱银子足可为之!若书院有此判,某不才,愿为洵兄代付此二钱银子!”

    以裴易为首,众书生哄堂大笑。

    此时陆老爹已是自寻了一处角落坐下,茶博士提了茶壶上来,正为他倒茶,听见那边厢笑声,弯下腰,小声地奉承道:“右曹勿忧!俺们今日听令郎此事,已是听了半晌了,这些书院的弟子们提起令郎来,多是佩服的不得了!想来那上头的教授博士们,也是不能不顾忌弟子们看法的,照我看,令郎多半无忧!”

    谁知陆老爹闻言却反倒叹了口气,“你知道甚么!”

    他扭头看看那帮年轻学子,道:“他们说的若是作数,那还不翻了天?”后半句话他却是没说,又憋回了自己肚里,“只怕这帮夯货们跳得越凶,落到自家大郎身上的板子,就会越发凶狠!”

    书院这边许是不会处罚的,也没有个由头嘛!但书院不处罚,就当事情结束了?简直天真!

    最后的板子怎么落下来,多轻,多重,还是要看曹氏等四大世家的态度!

    那茶博士眼看没讨了好,赔了笑倒了茶水,快步便要下去。

    却在此时,有人快步蹬蹬蹬地上楼来,差点儿便与那茶博士撞个满怀,此人也是一个年轻学子,却是上得楼来,便大声道:“大事休矣!”

    听此一言,这茶肆二楼的三桌客人皆是一惊,纷纷转头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