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三十四章 奇文奇才
    “真奇文也!”

    身后的人群中,有人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此时陆洵正顿笔回看。

    但他却显然不是在惊叹自己居然写出了这等奇文,而是在惊喜地打量自己刚才所写出来的字——原主的字,大约就是之前写《小松》时候的那种字了。

    端方朴拙。

    笔架工整,横平竖直,下墨浓重,很黑。

    可以算是字如其人的一个标准诠释了。

    但是不够好看。

    反正是不如这张脸好看。

    而陆洵在穿越之前,甚至是连毛笔都没怎么摸过的,之前纯粹就是靠着原主留下的肌肉记忆在硬着头皮摸毛笔写字。

    但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记忆已经完全融合了的缘故,原主的基本功仍在,但现如今这个崭新的陆洵的精神和意志,却已经完全地接管了这具身体,就连在写字上,都开始有所体现——他想这样写,不想像原主那样写。

    刚才写《小松》的时候,他还基本遵循着原主的写法,但写到后来,渐觉酣畅,字体已经开始有些变形。等到再次提笔,开始写《读孟尝君传》的时候,那种宣泄一般的快感直冲胸臆,让他不知不觉地就越写越自我,也越写越挥洒。

    到了最后两行,已经与之前写《小松》时候的字体意气,判若两人。

    很好。

    我居然也能写那么好看的一笔好字了。

    这才叫字如其人嘛!

    于是回身,再蘸墨,写。

    “禁周显文钱义得气。”

    “松山弃徒陆洵。”

    爽了。

    不亦乐乎!

    管你是谁,一棍子放倒再说!

    收笔。

    那云蒸霞蔚一般的青气,顷刻间便散去。

    与此同时,所有瞪大了眼睛看着墙壁的人,都清楚地得知了结果——这是一篇四星之文!

    人群之中,忽然有人大喝一声,“逆徒!狂徒!真真气死我也……陆洵!你这悖逆狂徒,你这……这……啊……”

    陆洵回头,随后便一眼看到了人群中已经被一帮弟子给扶住的钱义。

    又来这一套。

    他也昏过去了。

    跟周显文你们俩才是真师徒!

    许你骂我污蔑我?还不许我写首诗写篇文的禁你一下?

    我一禁你你就要昏过去?

    嘁!

    把笔放到砚台上,陆洵随口吩咐陆漳,“把你的笔砚放回去吧!”

    “嗳!”

    陆漳接过砚台,一手捧砚、一手抓笔,飞快地挤出人群,跑走了。

    陆洵正要说话,忽然看到了人群最外围的那张脸。

    此时此刻,曹芦的神情早已恢复到了波澜不惊。

    作为松山书院近二十年的山长,曹芦的威望极高,又加他不止平常为人就不苟言笑,还是一位修成了「法相」的真正仙人,算是松山书院这帮普通人家子弟所能接触到的绝无仅有的一位仙人了,其仙人威压,即便是平常总是被掩藏起来,气势却依然非寻常人能比,所以书院里几乎所有人都怕他。

    原主自然也不例外。

    既濡慕,又崇拜,既尊敬,又畏惧。

    他所遗留下的这种心境,无比直接地就影响到了现在这个陆洵。

    以至于看到他那张脸之后,陆洵竟是愣了片刻。

    然而,平静地与陆洵对视片刻,他竟是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开了。

    就连已经昏倒的自己书院的教习,他都没有过问哪怕一句。

    陆洵看着他的背影走远。

    “大兄,我已经送回去了。”

    陆二漳已经又跑回来了。

    陆洵收拾精神,笑笑,道:“走吧!回!”

    于是一行人分开人群,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从容离开。

    浩浩荡荡地往书院门口而去。

    “陆生真奇才也!”

    “陆兄才气磅礴,不让曹谢!”

    “洵兄慢走,能否为我等解读一下这篇雄文?”

    “是极是极,能否暂留一步!”

    “说说吧!”

    “要他来说什么!此等逆徒,竟以钱师为‘鸡鸣狗盗之徒’,实在大逆不道!我马上就去禀告山长,务必要铲去此等污秽文字,还钱师清白……”

    “此辈未经邀请,竟在我书院宝墙上擅自留墨,且直抨我书院教习,此等胆大妄为之举,岂可轻纵!速速拦住他们,休教他走脱了!”

    话是这么说,虽有人大声疾呼,但此时此刻,却无人响应。

    陆洵甚至都懒得回头看一眼。

    他还在猜曹芦曹山长刚才的那张平静脸,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我写,不阻止,我写完了,也不说话,看我一眼就走掉了?

    几个意思?

    已经走出去好远,陆漳仍是不由得回首遥望,眼神中犹自满满的都是崇敬,却是问:“大兄,这些……会被铲去的吧?”

    他一说这个,本来神情各异的几个人,也都同时提起了精神,几乎不约而同的,都是一脸惋惜的模样,“却是可惜!”

    “铲就铲吧!此诗此文,已经写入千百人心中,也已经写入千百人悠悠之口。铲去又有何用?”

    一首三星之诗,加一篇四星之文,又是如此具有话题性的事件,接下来不被大家群起讨论,是几乎不可能的!

    而凭借这首诗,加这篇文,钱义就不说名垂千古,也要垂个几十年了!

    至于是好名声还是坏名声……随便啦!

    反正已经决裂了,而有了自己今天的这一番坚决表态,和《读孟尝君传》这篇文放在这里,自己与他,已经再无瓜葛。

    不过……曹山长的态度,貌似有点奇怪啊!

    “回家!”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先放放,可能放着放着,他就不是什么事情了。

    一行人来而复去。

    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书院。

    来时,严骏忧心忡忡,走时,严骏忧心忡忡。

    来时,裴易心神摇荡,走时,裴易心神摇荡。

    来时,郭芳兴奋不已,走时,郭芳兴奋不已。

    来时,陆漳委屈憋气,走时,陆漳兴致高涨……

    以至于离开书院之后又走出去好远,一行人皆是心绪激荡之下,竟是根本就没人开口说话——一直到又走出去好远,才出人意料的由郭芳的一句话,打破了这种略显奇怪的群体沉默。

    他说:“洵兄真天下奇才也!”

    裴易回过神来,第一个点头,“《读孟尝君传》一文,虽不足百字,却足以传至千古了!”片刻后又感慨,“不曾想到,我裴易竟得以与洵兄为友!噫,哈哈……”

    严骏却丝毫都没有要加入拍马大军的意思,反倒眉头深皱,叹口气,道:“此事只怕难以收束啊!”

    陆洵笑嘻嘻的,却是连一点“天下奇才”的样子也没有,甚而还毫无仪态地搂住严骏的肩膀,嘻嘻而笑,说:“难收束就难收束,反正也不能说我犯了王法!左不过就是名声臭一点,又能奈得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