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二十六章 再遇
    裴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喜欢酸梅汤,不好说,但陆洵蛮喜欢那个卖酸梅汤……的女孩,倒是真的——主要是家里太乱太嘈杂了,修行几乎无法进行,既然如此,倒不如出去散散心。

    那既然要请客,把钱让一个漂亮的女孩赚,不是更好吗?

    邺城很大,福兴寺也不算近。

    主要是时间已经接近四月末,日头开始有些毒辣了。

    但裴易丝毫都没有嫌远的意思。

    甚至路上明明路过了两个卖酸梅汤的食肆,陆洵不说进去,他也就故作不见。

    就这么一路溜溜达达,到了福兴寺附近。

    “呀,小相公。”

    正在揽客的小姑娘,陆洵记得她应该是叫顾红莲,一眼看见陆洵,顿时兴奋地眼睛都亮起来了,脸上也似乎熠熠地放出光来。

    “叫什么小相公,不如叫陆相公更好。我可不小。……两碗酸梅汤。”

    “哎!陆相公坐,马上端来!”

    小姑娘应该是没听懂后面调笑的话,不过没听到最好。

    话说完了,陆洵又自己检讨,对人家一个还没嫁人的小姑娘开黄腔,好像的确是不大好——问题就在于习惯还没完全改过来,上辈子口花花习惯了。

    正要坐下,忽然感觉有些异样,一扭头,忽然就又看到了上次遇到过的那对主仆——老爷子依然是一身锦绣团衫,富家翁老员外的模样,他身边的小丫鬟也依旧面色蜡黄,一双灵动过人的眼睛,正毫无顾忌地打量自己。

    笑着冲老人家点了点头,陆洵这才坐下。

    老人家回以微笑和点头致意,他那丫鬟却是真的不太有礼貌的样子,一个劲儿的盯着自己看个不住。

    看她那蜡黄的脸色,是真的该赶紧去看看病才是。

    不过,两次来,两次都那么巧的能遇到,可见他们应该是住在这附近的。

    这里可是福兴寺,附近都是大宅,能住在这附近,可见这老员外应该的确是有点钱的——甚或,看他气质,许是个什么退下来的官员也说不定。

    邺城户口百万,人杰地灵,向来都是大宋北方重镇,更兼这里世家众多,积年下来,从本地走出去的官员数不胜数,那有走出去的,自然就有归乡养老的,能在街头食肆碰到一个,并不奇怪。

    顾红莲小姑娘很快就把两碗酸梅汤端了上来。

    她一对妙目眄睐含情地看着陆洵,甚而完全无视了同行的裴易,问:“小相公可还要些别的吃食么?”

    于是陆洵看向裴易,“易兄,要不要?”

    裴易不知道看出什么来了,一直都低着头,这时候仓促抬头,面露微笑,摆手,“刚吃过早饭不久,并不饿。”

    于是就罢了。

    顾红莲却没有马上就走,犹豫了一下,低着头,红着脸,小声说:“若不够吃时,你叫我,我给你添!你……你走时莫急,我有东西送你!”

    说完了,也不等答复,逃也似的跑开了。

    裴易这才慢慢抬起头来,却是恍若无事的样子,慢慢吃起酸梅汤。

    还夸,“嗯……这酸梅汤果然好滋味!以后我也要到这里来吃!”

    陆洵笑嘻嘻,“易兄,咱们一起来吃过一次的,你不是第一次吃了!”

    “哦?是吗?哎呀呀,那上次一定是我吃得不认真。”

    陆洵为之失笑。

    笑罢,吃两口酸梅汤,他正要开口说话,却忽然听见街上有人大声喊:“快看,有仙人临空!”

    忽然一下,大街上也好,食肆之内也罢,众人纷纷抬头。

    巧得很,陆洵闻声第一时间就抬头,正好看到足足几十米的高空处,有个穿着青衫的人御剑而行,嗖的一下,就飞远了。

    这年代没什么高楼,超过三层的楼房绝少,高空视野特别大,又没什么工业污染,空气能见度极高,因此那御剑而行之人飞出去好远,都还能看见。

    这时候,陆洵灵机一动,别人都看那飞剑上仙,他却下意识地收回目光,往老员外那边看了一眼——老员外倒是淡然,他的丫鬟却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正仰头看着天空,扭头,小声地跟那老员外说了句什么。

    大宋国法有明文规定,县城及以上城池的上空,严禁飞行。

    也就是说,无论你是飞剑、飞舟、飞艇、飞鹤,这些仙家的御空飞行手段,一概不许出现在普通居民区的上空。

    一旦违反,据说是有严惩的。

    这不知道是哪家有弟子忽然「登仙」了,兴奋到忘了规矩?还是说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按理说,就算是朝廷通讯,也只是飞舟到城外,然后快马入城而已。

    这下子太守要大怒了。

    这毫无疑问是对大宋法制和太守威严的一种挑衅。

    就连邺城县那边,也是一定要追究的。

    回头倒是可以找陈胄陈赞画打听下八卦了。

    那飞剑只是兜了一圈,很快就飞走了,街上众人等了一阵子,没见再回来,都纷纷地摇着头、议论着,很快又各忙各的了,食肆这边的一众食客,也都重新回到草棚里来坐下,继续吃喝。

    “真神仙也!”

    重新坐下之后,裴易感慨着,看表情,他对这种神仙手段,实在是羡慕得紧。

    陆洵笑了笑,正要开口勉励他几句,却忽然听到有人说:“这位小相公,可是《小池》之陆洵?”

    陆洵回头,正与那老员外的目光对上。

    他笑笑,遥遥拱手,很客气,“不才正是陆洵,见过员外。”

    老员外笑呵呵地以手抚须,道:“这却巧了,不知愿否移桌过来,容老朽攀谈几句?”

    陆洵笑起来,“这有何难?正要听老先生指点。”于是主动端了自己的酸梅汤,径直便走过去。裴易见状犹豫了一下,却是没有跟着起身,陆洵坐下,却主动招呼他,“易兄,来,一起聆听老先生教诲,岂不是好事?”

    他这才赶紧端了碗起身,微微弓着身子,笑道:“固所愿也!打扰!打扰!”放下碗,又毕恭毕敬地拱手施礼,“后学见过老先生。”

    老员外很和善,招招手,“坐!坐!”

    他这才在陆洵身边打横坐下。

    那小丫鬟这时候倒是表现得还算比较有礼貌的,很主动地就起身避席,搬着小凳子,坐到了自家主人的身后——有了客人,她一个丫鬟,当然就不大好继续跟自家主人同席了,不然是对客人的不大恭敬。

    然而,即便如此,她那双眼睛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陆洵看个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