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十五章 郭芬
    “到底出了何事?那郭大官人……”

    “他在拍我马屁。”

    “放屁!他是何人,你又是什么东西,他要来拍你马屁?”

    “真个是这样。”

    陆洵小声解释,“刚才郭府宴会上,我因作了一首诗,郭大官人觉得我才气纵横,故而坚持留我做客,若非二漳去叫,我此刻正在郭府观赏歌舞呢!”

    “你还才气纵……”

    他话说到一半,外间已经又响起了声音,却是一阵哈哈大笑,然后是那郭芬的声音,“儿郎辈来得及时!……陆家世叔在上,惊闻世叔与那林英不睦,小侄特遣人去提了那厮来,并方才行凶者十几人,皆押来世叔一见,听任发落,一应结果,都在小侄身上!”

    房间内,听到这个话,陆老爹陆明固然是瞬间瞪大了眼睛,陆洵也给吓了一跳——他接到消息问明情况就马上往家里赶,郭芬还派了马车给送回来的,速度不慢了,可是这也就才刚刚到家,话都没说几句,他居然就把人给抓来了?

    这也太快了吧?

    他当即顾不得再给自己老爹解释,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去,到了正堂门口往外一看,好家伙,院子里已经黑压压跪了一大片,还不断有人被押进来。

    有人试图反抗,立刻就是兜头一阵拳脚。

    他走到堂屋门口的时候,正好有一魁伟的中年汉子被人执了手臂,押入院中,一边踉跄而走,一边看见院中的郭芬郭大官人,不由开口道:“呔那郭芬!你可知道我是何人,你今敢如此对我,我那女婿乃曹氏府中管事曹选,他知道了,必不与你干休!可速速放了我去,我便当今日之事不曾发生!否则的话……”

    郭芬昂首立在堂前,双手负后,道:“某当然知道你是什么鸟!”

    说话间,他傲然侧向拱手,“若说曹氏,乃郡望之家,某自当敬仰三分,可你又算什么鸟,也敢攀扯曹氏?休说你林英,便是你那女婿,若敢惹了某这陆家世叔,某亦是照打不误!曹氏若有怪罪,某一身当之,又何惧哉!”

    笑话,那可是一位举手间写出一首四星之诗的大才子!

    只要能示好于他,莫说什么曹选只是曹家一个小小的管事,仆奴而已,便是曹家子,只要不是嫡脉的那几个,打了也就打了,拿了也就拿了!

    纵使曹氏怪罪下来,硬抗就是了!

    曹氏立世固然已有五六百年,为本地郡望大族,郭氏却也已经崛起五六十载了,背后也是有一定后台的,虽底气不如,凡事自当退让三分,可真要硬碰起来,倒也不至于一推就倒。

    为了一位大诗人的友谊,这点代价是值得的!

    “跪下!”

    一面相凶恶的汉子一脚踹在那林英的腿弯处,他不由得当即扑倒,嘴都戗破了,抬起头来,却是破口大骂,“狗日的郭芬,我虽敬你三分……”

    “掌嘴!”

    啪!啪!啪!

    陆老爹扶着陆老娘与陆二漳出来的时候,正好便看到了这一幕。

    那城中著名的恶人林英林员外,正被人左右开弓地抽嘴巴,只几下,他脸上就不受控制地红肿起来。

    饶是陆老爹见惯了世面,这时也是不由得吓得腿一软,若非扶着人,几乎要倒下,非但脸上殊无欢喜,心中也自哀叹,“要坏!要坏!我儿竟为我欠下如此大的人情,以后怕是要与人做牛做马了!死不知何时矣!”

    郭芬扭头,瞥见门口站着一差役打扮的中年人,脸上顿时一喜,转身,瞥了身边的二弟郭芳一眼,兄弟两人当即端正大拜,“仆郭芬、郭芳,拜见世叔!”

    陆老爹颤抖着手,“不敢当,不敢当,二位快莫如此!”

    这时节,那林英已经被打得惨叫起来,再不敢硬气,反倒一连声地讨起饶来,“好爷爷,郭爷爷,莫再打了,要打死了!”

    啪!啪!啪!

    郭芬不发话,打人就不停。

    反倒是陆明陆老爹大声道:“快莫如此,可速速住了手!”

    郭芬这才转身,“罢了!”

    只见此时,那林英早已经被打得一张脸胖大如猪,近乎不辨人形。

    但这个时候,陆洵非但没有理会郭芬的大礼参拜,也没管自己老爹,冷眼旁观片刻,就寻到同样站在门口处已经看得呆了的贺蓝眼,仔细问起自己老爹挨打的事情来——这贺蓝眼来过家中多次,他是认识的,且知道此人很是个眉眼挑通之辈,又素来追随自己老爹,很是亲近。

    三言两语的,贺蓝眼就把自己并陆老爹一行人被人堵住,暴打一顿的事情,交待了个清楚,又把后续差人去书院寻陆漳,让他去寻自己的事情,也说了。

    有些是回来的路上,陆洵已经听说了一些的,此时两相对照,基本闹清楚了,然后才又继续冷眼看向院中那频频磕头求饶的林英。

    老爹受的伤都是些皮外伤,性命自是无碍,可见打人者下手还是有些轻重掂量的,并不敢因为一点小事,就闹出人命来。

    然而,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挨打的那个人,是自己老爹!

    当然,在见到自己老爹,发现他果然只是皮外伤之后,其实在陆洵的内心深处,又有了另外一个更更重要的事情——

    大宋朝是有律法的,而且就算谈不上刑法严苛,却也绝对算不上宽纵,然而即便如此,随随便便有点势力的人,居然敢当街拦住公差就开打,公差却不敢还手,而转过头来,一位势力更大的大官人,竟然也可以直接就带了人破门灭家一般,直接把凶手并幕后指使者一并捉拿了来!

    老实讲,初次经历这样的事情,陆洵有些震惊。

    第一次直面这古代的阶级社会,这时代的人行事,实在有些震碎他的三观。

    “某家四代积累,小有余财,尚不敢张狂,行事但求善果,能助人就助人,能放过就放过,你又是个什么东西,猪狗一样的人,也敢当街行凶,若非被打者乃是我陆家世叔,换了旁人,岂不叫你得意了去?今日正告尔等,纵到衙前,某也不会怕了尔等,势必要予我陆家世叔讨一个公道!”

    此时间,站在院中对着那猪头一般的林英厉声呵斥的郭芬,俨然化身正义使者,然而他话音方落,见那林英已是不敢回嘴,正要回身再露笑脸,却忽然见得门口一阵骚动,随后便有一中年文士走到门首,大声道:“贵宅主人可在?奉本县周县君之命,仆特来奉上拜帖,望乞陆君洵兄能拨冗一见。”

    却在这时,那原本跪在地上已经不敢言语的林英闻言忽然一愣,当即回头看了一眼,厉声大呼起来,“陈赞画,某乃林英,速速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