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十一章 小诗一首,不值一提
    一首接一首的诗作出炉。

    果然不出郭芬的意料,基本都是围绕着“恭贺”、“点星”、“修仙”、“进步”之类的主题写的,也有几首是称赞他这位郭大官人的,称赞他是当代的“小孟尝”,仗义疏财之类的——可想而知,大概都是提前就预备好了的。

    不过也好。

    正因为提前准备了,所以今日里写出来的这些诗,感觉都还不算太差,作为他一个商贾人家来说,举办这样一场酒宴,得到众人的贺诗,居然还大略可观,传出去已是涨面子的事儿了。

    也因此,他很高兴,不吝称赞。

    方才因为宋云新提前退席而带来的不快与气闷,渐渐地就消散了些——所有的肚量,都必然是经由之前一次又一次的忍耐,而锻炼出来的。

    执掌家业七年,他遭受的那些或明或暗的羞辱,早已多到不胜枚举。

    心胸想不宽广都不行。

    而且,站在他郭氏家主的角度去考量,眼前这些人,皆是年轻俊彦,现在倾力结好他们,未来或有一二可观。

    哪怕这些人里,将来能出一两个大诗人,那就连本带利都赚回来了!

    也因此,当那周显文倒酒入砚,以酒作水研墨的时候,他非但丝毫都不痛惜那昂贵的美酒,反倒抚掌大笑,“妙!妙哉!”

    众人各有所得,谁想好了,就过来自己动手录下,旁边必有人大声念诵出来,于是众人轰然叫好,一时间,这硕大宽敞的花厅内,热闹非凡。

    诗到妙处,酒到酣时,郭芬大声道:“鼓吹何在?唤了来!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此诗此酒,岂能无歌舞助兴?”

    郭氏作为巨贾之家,积财豪富数代,足有六七十年之久,社会地位虽然很难上去,但奢侈享受,却是早就比拟王侯了的。

    他家中养有一部鼓吹,并舞姬十余人,皆是精挑细选、用心调教过的,在邺城中颇有名气。

    然而在正常情况下,这种鼓吹、舞姬,都是在重要的宴会中才会被郭芬安排出场,是用来招待那些重要的客人共享的。

    一帮学子,多少显得有些不够分量。

    然而因为事先就知道宋云新会来,所以鼓吹一部,并舞姬数人,却是早就接到命令、准备好了的,这时候虽然宋云新走了,却是不用白不用。

    于是郭芬大手一挥,喝命叫了来,准备用歌舞来招待这帮学子。

    众人顿时大为兴奋。

    这个年代,娱乐项目极度缺乏,等闲一般二般的有点钱,也根本就养不起动辄十几二十多人一部的鼓吹,那舞姬更是稍有技艺者,就售价腾贵!

    也因此,别看在场学子中,不乏家中有钱的,甚而官二代、名士二代也有不少,家里能养得起鼓吹与歌姬者,却是不多。

    更何况,郭氏家中之鼓吹名声在外?

    于是众人轰然叫好!

    偏偏正在此时,却有人忽然大声道:“且慢!”

    场中气氛顿时为之一滞。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正是周显文。

    只见他从容起身,走到郭芬面前,深施一礼,起身笑道:“大官人美意,我等自然明白,在下也罢,诸位也罢,皆欲翘首以待也!然而,诗会未竟,就在这场中,仍有人至今不曾拿出一首像样的诗作来,这等样人,就不必让他留下了吧?留这等人在此,岂非污了那鼓吹,又脏了那歌舞?”

    他此言一出,现场竟是当即一片轰然应和之声。

    此人对这帮学子的号召力,简直毕露无遗。

    也因此,郭芬的嘴巴张了张,最终却只是哈哈一笑,并未说话。

    而这个时候,周显文已经忽然转身,目光紧紧锁定缩在角落里的小三只——天可怜见,打的旗号是可以过来大吃大喝一顿的,但因为这个作诗的提议,严骏裴易两人,都很紧张地筹备,愣是没怎么放开了去吃喝,偏偏陆洵在来之前,刚在街上吃了一个大羊肉包子,还喝了一大碗酸梅汤,也很快就吃饱了。

    周显文发出这样一个“先把那些不做诗的人赶走,咱们再欣赏歌舞”的提议的时候,陆洵正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看着严骏裴易两人艰难地组装诗歌。

    此情此景,让他不由得悠然想起,当初语文课上写作文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兄弟为了凑行数,都是早早就练就了一手“专留最后一个字拐到下一行”,甚至专门凑字,只为了可以把最后的句号留到下一行的技术。

    古今时代不一,意思却是大概仿佛。

    忽然听到那周显文的一番话,陆洵只稍微一愣,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他抬头看过去时,正好与周显文看来的目光相对。

    “陆洵兄,既然来了,便是歪诗,也总要有一首吧?”

    似乎很是得意于自己用了刚才陆洵的话口,来顺势把他又贬斥了一下,周显文得意地背起手来,笑道:“若是连一首歪诗也无,那可对不住,要请你们诸位出去,却是不能留在此处与我等一起共享歌舞了!”

    陆洵笑嘻嘻地站起身来,“哎呀,既然如此的话……”

    没等他把话说完,严骏却是忽然站了起来,抢过话去,“我先来!”

    陆洵嘻嘻一笑,没说话。

    这搭救之意、暂缓之意,简直不要太明显。

    周显文虽面露冷笑,倒也没有表示反对,反而让出通道,举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于是严骏缓步过去,到几案前坐下,提起笔来。

    这边裴易已经拍拍陆洵的肩膀,面色焦急,“你真的有了?”

    陆洵点了点头,安抚他,“放心!”

    裴易的诗才也很是不济,这时候却仍是小声道:“他专为羞辱你而来,你那诗若是作的实在不像,怕是不易过关,看不到歌舞是小,这番折损了颜面,却是实在恼人!待会儿骏兄写完了,我先去,你再好好雕琢一二!”

    陆洵没有再说什么,沉默地点了点头。

    严骏显然也是此意,因此写的很慢。

    不过他也只是预备了一首七律而已,写的再慢也就八句,加上标题不过六十来个字罢了,最终还是很快写完了。

    于是有人当即大声诵读出来。

    倒是也算四平八稳。

    更何况今天的主要方向并不是他。

    周显文听罢了这诗,倒是点了点头,算是代表大家表示通过,没有为难。

    然后裴易一副慷慨赴死的悲壮表情,站起身来,点头哈腰地冲众人拱着手,走过去,坐下,提起笔来。

    他写的,赫然是一首五言绝句。

    五言绝句这种诗,几乎没有什么格律要求,是最容易写成打油诗的,但凡有点基础,怎么着都能稍微凑一首出来。

    然而等他写完,那负责诵读的人尚未开口,却先自“嗤”地笑了一声,然后才无奈地念了起来。

    好吧,以陆洵有限的作诗素养来看,自己这位铁子是实在没有什么诗才的。

    就不算歪诗也差不多了。

    真的是对付出来的。

    甚而,没等这诗被念完,场中就已经有人笑出了声来。

    等那人念完了,裴易一脸羞赧,早已是对着众人团团作揖,“在下实在无有诗才,见笑!见笑!”

    这一次,周显文不置可否,只是转过身来,目光炯炯地看着陆洵。

    对裴易这种水平的歪诗不置臧否,只专心盯着陆洵。

    显然,还保留了待会儿把裴易也一起嘲笑并驱逐出去的可能。

    见他的表态,裴易自己倒是并无悲愤之意,反正一提要作诗,他就知道,自己是肯定要丢人的,对于是不是会被赶出去,也并不会太过在意。

    这个时候,他反倒是一脸担忧地看向陆洵。

    这位洵兄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大异往常,让他一时间也是琢磨不定。

    陆洵倒是没有等人再叫,很主动地就起身走了过来,路过周显文的时候,还拱了拱手,才又笑着走过去,还道:“小诗一首,本不值一提。不成文处,还望诸位多多担待了!”

    说话间,他已经越过严骏与裴易,走到几案前坐下,拿起了裴易刚刚放下的毛笔,提前笔来,在一张新纸上写下标题——

    小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