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九章 名士
    这两日,周显文心里颇不平静。

    别看表面上同郭芳交好,平日里更是唱酬往还,显得关系极佳,但其实,他发自内心的瞧不起郭家这样的商贾人家。

    想自己祖上,不光是两千石高官,更是身登仙籍!

    那是何等荣耀,何等威势!

    他郭家就有再多钱,见到一位仙人,还是两千石高官,那也是照样连口大气都不敢出!

    可无奈的是,家中基业在那位世祖仙逝之后,很快就衰落下来了。

    一位「法相」级的仙人,并不足以保证自己的后人也能代代「登仙」。

    传到自己父亲这一辈,就更是已然完全衰落。

    勉强「点星」而已。

    祖父还好歹想办法出去做了一任县令,到了父亲这里,甚至都没有出仕,只一心修行,而且于修行上,他的用心用勤,不可谓不孤诣。

    却仍是无力再做寸进。

    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

    修仙一途,真的是太难了。

    天赋、资质、悟性、功法、师门、资源、机遇、勤奋……缺一不可。

    既然无法「登仙」,整个家族渐渐衰落下去,也就是自然之理了。

    以至于自己这堂堂两千石的门第,一任县令的亲孙,竟不得不主动交好郭氏这样的商贾人家。

    为什么?

    为了沾光,为了借势!

    谁让郭氏真的是有钱呢!谁让他家的确是出手大方呢!

    各种资源,只要是能花钱买到的,能想办法交易到的,他们家从来都是不要钱一般地往自家子弟身上砸!

    若非如此,就凭郭芳那普普通通的资质,怎么可能才十六岁就点亮了第一处星宫,并就此踏入「点星」之境,甚而转过年来,居然就又点亮了第二处星宫?

    太舍得花钱了!

    自然也就更加的叫人心生嫉恨!

    每见这郭芳风光,周显文都要忍不住想:若是我家有这般家业,我怕是连八处九处的星宫,都已点亮了,二十岁势必「登仙」!

    又哪里轮得到这般商贾人家竖子,在我面前拿大、招摇?

    事到如今,我还未曾「点星」,这商贾之子,竟已经点亮第二处!

    唉!

    而偏偏今日,便是违心,也要过来热闹地为郭芳这竖子点亮第二处星宫而贺,自己心里就已经够憋屈的了,现在竟是连陆洵这等人,都敢对自己不对眉眼了?

    他算什么东西!

    一个贱役捕快的儿子!

    猪狗一样的人!

    还有那严骏、裴易之流,家里好像是什么卖油的还是与人做鞋袜的?

    贱民!

    像这等人,周显文甚至认为他们根本就不配修行!

    并且时时都以自己居然不得不跟这样的人共处一堂的听讲,而感到羞耻!

    平日在书院里,他心情不好、进境不顺时,诸如郭芳这等人,自然是不敢招惹,便是家境次之的,也不愿意惹麻烦,便习惯性地讥讽陆洵、严骏、裴易等人几句,看见他们那副虽愤怒却不敢呛声的样子,每每能让心情稍稍松快。

    那陆洵被书院里勒令退学的事,更是让他在书院里嘲笑了好几天了。

    本来今天看见他们居然也来了,周显文心中还暗暗一喜,近乎下意识地抓住一个机会,就讥讽了起来,却不成想,那陆洵离了书院,胆子反倒变大了?

    竟敢还嘴!

    这还了得!

    一边同人谈笑,一边在心里计议一番,他拿定了主意,待会儿一定要好好地叫陆洵等人出个丑,不过想到最后,他却不由下意识地抬头看了郭氏兄弟一眼。

    毕竟是在人家家里,又逢喜事,若是闹得太过,似乎也不好。

    不过再想想……倒也无妨。

    这郭家有的是钱,缺的是势。

    只看今日来者寥寥,尤其是城中著名的文士、诗人们所到甚少,就可知一二了——郭芬为何礼贤下士?因为缺士。

    略有些文名与诗才者,不乏权贵的招徕,谁乐意靠近一商贾人家?

    你是有钱,那权贵人家也不缺钱呀!

    你有的,人家也有,你没有的,人家还有!

    所以就算郭氏谁都不怕,却也绝不敢得罪一位真正的名士,更害怕在本地文坛惹出什么恶名来——那样一来,他们就更是招徕不到什么文士了!

    而巧了,自己父亲虽然于修行上,只得「点星」,便再难寸进,在本地士林文坛,却算是小有名气的!

    干了!

    就算闹得有些不像话,郭氏兄弟也绝不会因为一个捕快的儿子,得罪自己!

    今日务必要借陆洵这只鸡来立一立威!

    正好也叫郭氏兄弟知道自己的厉害!

    前些日子不过要借他家那匹七花虬骑一骑,便推三阻四!

    心中计画明白,周显文不由得又一次扭头看向陆洵——那榆木疙瘩正仰着脑袋看横梁上的雕饰呢!

    呵,果然是没什么见识的贱役之子!

    猪狗一样的人!

    …………

    在这花厅内应酬许久,郭芬才终于是起身离开。

    看他脸上之喜色,脚步之迅疾,想必是来了什么令他分外重视的贵客。

    过了不一会儿,消息就已经传入这边花厅。

    却原来是本地名士宋云新到了。

    此人在魏郡向来名气不小,名下有多首二星之诗,也常年出入于本地各种大大小小的雅集文会上,称一句魏郡名士,算是实至名归的。

    郭氏虽有钱,社会地位并不算太高,人家堂堂名士前来贺喜,郭芬这位大官人远远地去迎一下,自是理所当然。

    那边应是畅谈起来,以至于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那郭芬才引着那位魏郡名士宋云新,到了花厅这边。

    于是,又是一阵的热闹。

    但凡自认为够资格跟这位宋云新搭上话的,无不上前拜见。

    陆洵从头到尾笑嘻嘻的看着这一番热闹。

    他当然不够格。

    身边的这两只朋友,严骏和裴易,也是显然都不够格。

    什么叫名士?

    父辈祖辈就得开始有名声,最好当几年官,子孙们就有了基础,够资格进某个圈子了,混久了,圈子里都知道你,都认识你,你就渐渐成了名士。

    若能像这位宋云新一般,手里真有点硬才华,那就更好了!

    大家都会以与你结识为荣!

    不止是像郭氏这样“充满铜臭”的商贾人家,据说这宋云新因有诗才,就连在本地许多的士族郡望那里,都是相当有地位有面子的。

    此人据说有些恃才傲物,行事洒脱而放浪,但落在本地的口碑,那叫个名士风流,其行事怪悖之处,人们甚至并不以为丑,反而极为推崇。

    像陆洵、严骏、裴易他们这样的家庭出身,什么贱役捕快,什么卖油郎,什么鞋匠……给人家提鞋怕人家都是要嫌弃的。

    此时此刻,看着诸如周显文之类的同窗,都纷纷上去拜见、攀谈,甚至被宋云新称呼了一句“世侄”,严骏和裴易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些艳羡来。

    严骏还好,比较克制地点评道:“能请到这位宋先生大驾光临,今日这场喜事,算得圆满!郭氏果然擅交际啊!”

    倒也是,搁正常情况,像郭氏这样根脚不足、家无名士的商贾人家,宋云新这种魏郡名士,应该是懒得搭理的。

    陆洵笑嘻嘻地回应,“钱花到位了呗!”

    严骏闻言扭头,问:“花到位是何意?”

    “呃……”

    陆洵正想解释,裴易却已经感慨道:“这才是名士风采啊!纵是修行不果,若能成这般名士,也便当得一句光宗耀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