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七章 芬芳
    这两人正是陆洵在松山书院读书几年期间,最好的两位同窗。

    那相貌清瘦,面色板正的一位,姓严,单名一个骏字,家里是卖香油的。家境不坏,但也不是什么大商人就是了。

    而且,大约是因为出身小商小贩,社会地位实在不高的缘故,他也跟过去那位原主陆洵差不多,自进入松山书院读书以来,无论做人做事,也是时时处处都很注意,不肯行差踏错了,平白遭人耻笑,故而平日很是少言寡语,倒是实实在在的小君子一枚。

    原主陆洵还在松山书院读书的时候,与他最是投契。

    俩人性子上就最贴,俩木头,能不投契么!

    另外一位,叫裴易,却比他俩的性情,要活泛许多。

    这位的身量比之陆洵和严骏都要稍矮一些,人微胖,性子最是和善,见谁都笑,极好说话,极热心。

    只是他的出身也是不高,家里是匠户。

    他父亲专门与人做鞋,手艺极好,然论收入,论社会地位,却比陆洵和严骏家里还要更低。只不过,他父亲却是个有志气的,砸锅卖铁也要供着儿子读书,甚而借贷也要送儿子进那松山书院里去,只盼着到了儿子这里,能改一改命运,不再做低贱的匠人。

    在书院里,他们三个都是地位不够,因此没资格同那些社会地位更高的同窗们一起交游的,所以三人抱团,关系最好。

    当然,原主跟严骏的关系,是真的好,裴易更像是巴结过来的。

    并且,严骏其实不大看得起裴易。

    倒不是因为家里的地位啊之类的缘故,主要是他这个人行事端方,因此不大瞧得上裴易那副见了谁都笑,跟谁说话都哈着腰奉承的姿态,觉得他没有风骨。

    不过总得来说,在松山书院那等地方,三个人都是档次比较低的那一种了,就有嫌弃,那也叫个内部矛盾,对外的时候,还是要抱团取暖的。

    此时见了面,那裴易拊掌便笑,就是严骏,脸上也露出点笑容来,拱手道:“刚去家中拜见了伯母,说是陆兄出门采买,还以为憾失交臂,不想竟转头得见!”

    “严兄好啊!裴兄好!”

    陆洵笑嘻嘻,也冲他二人拱手。

    那裴易却是道:“速去家中放了东西,咱们吃席去!”

    “吃席?吃什么席?”

    “你果然不知!”

    裴易笑着解释道:“昨日那郭芳已是正式点亮了第二处星宫,因此上他那兄长郭大官人大为高兴,便决意今日要在家中大开筵席,并有说明,凡是郭芳的同窗,今日都可去吃席,为他那兄弟贺!为此今日咱们乙三科的自修都没了人,走空了!我俩是特意过来寻你的!你道如何,这酒席岂不是不吃白不吃?”

    “哦……原来如此!”

    郭芳这个人,陆洵自然是知道的。

    他家有钱,极有钱的那种有钱,经商起家,家业钜万,那郭芳的大哥,也就是郭大官人,名叫郭芬,字伯德,更是乐善好施,向来资助地方,提携友人,基本上是属于,谁想占他家便宜都能占到那一种。

    甚至有人在大街上看到郭芬,根本就不认识,喊一声郭大官人,只说是今日无钱饮酒,请借银十两,那郭芬哈哈一笑,直接给了二十两,道:“且去畅饮!”

    诸如此类的轶事,郭大官人身上有许多,在本地声名极佳。

    连他弟弟郭芳,也是个大手撒钱的主儿,一起吃饭也好,喝酒也罢,只要他在,根本不可能让别人掏钱,班里一起出门郊个游,人家直接出动仆奴百人,生生把一次踏青,办成了大型的野外宴会,免费招待所有师生。

    难得的是,那郭家如此有钱,郭芳如此撒钱,在书院时,却从不拿大,哪怕对严骏、陆洵这样的书呆子,也是笑容可掬、意态随和。

    大概也正因此,他家说要摆宴席请客,就连严骏这等不愿意去高门大户凑热闹的人,都很乐意去捧场,吃他家一顿。

    有这种好事,作为铁子,他俩当然想要叫上陆洵一起。

    话说在这个时空,至少是在原主生活多年的这个大宋国,文人的地位是的确很高,无论权贵之家、修仙宗门,还是家产钜亿的商贾人家,都很乐意来来回回的找理由请文士们吃饭喝酒。

    甚而,哪怕是松山书院这样的修仙学前班里的学生,也是让人高看一眼的。

    郭家请客,倒是一顿蹭吃蹭喝的好机会。

    他家的有钱程度、奢靡程度,注定了这种筵席是普通人家子弟一辈子都未必能吃到一回的——更何况是为了庆祝他弟弟的大喜事!

    然而……

    陆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又下意识瞥了小妹陆温的肚子一眼,笑道:“这却是难得的一道宴,你们两位自是该去!只是,现今在下已经不是书院的弟子了,若是再去……恐是不大妥当!”

    裴易笑道:“这有什么不妥当处?那郭芳说了,只要是同窗,都可以去!莫非你退了学,就不是同窗了?”

    严骏也难得的附和,“是极!合该去的!”

    陆洵想了想,也不再多说,只是拱手道:“容我回家同家母禀告了,放下东西,这便同两位一起前去!”

    “速去速去!”

    儿子要去吃席,还是那大名鼎鼎的郭家的席,非但是增长见识、拓展人脉,更是可以散散心,陆老娘自然没有个不依的道理,叫了他过去,与他重新裹了头,又与他带好了方巾,见自己儿子如此的英武俊俏,不由心生欢喜,叮嘱,“去吧!只是喝酒要慢着些,要酌量,莫要在外喝多了,万一大醉了,要出丑的!”

    陆洵躬身施个礼,答应下来,便出了门,汇合了严骏、裴易二人,一路说笑着,直奔那郭家的宅邸而去。

    未到门前时,只远远从街这头看过去,已是见得那门口的喧闹,等走过去,才发现今日里郭家贺客盈门,倒真的是一副要大摆宴席的样子。

    三人过去,同那管事的知客通了名,果然就被引了进去,并且很快就被带路的小厮穿花绕竹地引进了一处开间极其阔大的花厅之内。

    而此时,那花厅里人语喧腾,已经坐了许多的人。

    基本上都是松山书院乙三科的同窗,还有不少别个科班的。

    作为散财童子,郭芳显然交游广阔。

    花厅里不但郭芳在,那于花厅主位就坐,正与人交谈的人,与郭芳有着六七成相像,竟明显是声名赫赫的郭芬郭伯德,郭大官人。

    大家都是同窗,彼此本就相熟,虽然陆洵已经退学数日,但同窗之情却还未散,认识的,都站起身来拱手打招呼。

    只不过陆洵即便还没退学那时候,在班里也是个小书呆子,家中的社会地位,乃至财力,都有不济,跟不上交游玩乐的大部队,因此与他有交情的倒是并不多。

    略见过几个人之后,裴易就招呼陆洵和严骏两人,三个一起过去,到主人那里露个面,道了贺。

    人逢喜事精神爽,郭芬郭芳兄弟都很和善。

    甚而不等郭芳给介绍,那郭芬就已经站起身来,略带讶异地格外打量了陆洵几眼,笑道:“早就听我家二芳提过,他道是你们乙三科有一姿颜绝顶、风采如仙者,今日才得相见,想必这位就是了。请教高姓大名?”

    陆洵不卑不亢地拱手为礼,笑道:“不敢当谬赞,在下陆洵。”

    郭芬当即拊掌,“善!”

    吩咐郭芳,“稍后开了席,定要引我同这位陆君共饮两杯!”

    待郭芳答应一声,又指着陆洵,对郭芳继续道:“陆君风采如此,虽曰天授,亦赖人之自修为也!其品性纯良,青青如玉者,我虽不见,犹如目睹也!汝当多多亲近!岂不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盼汝之早成朱赤!”

    郭芳固然赶紧低头称是,陆洵也是赶忙逊谢。

    这是真会夸人。

    这郭芬,他也是第一次见,其风采倒真的是远超其弟郭芳,一站一坐之间,满满都是大人物的威势,但给人的感觉却又相当真诚、亲切。

    关键是还很会说话,连夸人都别出机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忽然传来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咦,这不是陆洵嘛!你不是退学了?又来做甚?”

    身后顿时响起低低的哄笑。

    没等陆洵回头,那声音又道:“我等可是商量好了,我等并没有什么新奇的贺礼可献,稍后便要每人作诗一首以道贺的!你可想好了,到时写不出诗来,却只顾大吃大喝,与你这美男子的面上,须不好看!”

    这一下,身后的笑声再无克制,轰的一下,不少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