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四章 鸡犬
    陆老娘陆方氏就在院中止步,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陆明陆老爹是“贱役”,虽说其实手里有点小权力,平常也能捞一些灰色收入,但贱役毕竟就是贱役,家中不得使用奴仆,一家上下不能穿丝绸。

    甚至就连家中女眷,按规矩都不允许带金首饰。

    当然,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任何规矩被制定出来,一旦超过三十年五十年,在执行中就基本上被废个差不多了。

    更何况大宋王朝立国,早已有一百多年了。

    于是陆老娘虽然也是一身的粗布衣裳,头上插的不过荆钗,但却带了一对不算太显眼的金耳坠。

    陆家的小日子过得,还算是蛮富裕的。

    只是整体社会地位低。

    大黄狗跟陆三温奔走嬉戏。

    这引起了狗窝旁不远处那窝鸡的极大警惕。

    一只羽毛艳丽、头顶硕大红冠的大公鸡忽然振翅飞起,落到了栅栏上,翅膀不住扇动维持平衡,眼睛却是死死地盯住了大黄狗。

    鸡飞狗跳这个成语,它是有来源的。

    一对死冤家。

    陆洵无奈,“三丫,过来!”

    于是陆三温跑过来,扬起小脸儿,看向自己的兄长。

    很可爱的样子。

    又有点调皮。

    “大兄要给你读诗啦,不要闹!”

    “哦!”

    她乖乖站定。

    于是大黄狗也在她身边站住,后腿坐下。

    伸手摸摸狗头,陆洵一边默默回想松山书院里教过的流程,一边清了清嗓子:“如是众生,听我一言,「天机」在如亲临!”

    初读。

    「天机」所赋予作者的第二项特殊权利。

    “诗曰:《静夜思》!”

    他一张口说出诗名,天地气机随之牵动。

    然而母亲和妹妹都并未「开窍」,对就在身边的天地气机之动,茫然无觉。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最后一句诵毕,天地气机消散而去。

    小丫头陆三温眨巴眨巴眼睛,没什么感觉的样子。

    她年龄小,才九岁,正是气血蓬勃、生长力惊人的年龄段。

    陆方氏听罢,却似乎有点感觉,下意识地挺了挺后背,啧啧称奇,“你还别说,我还真觉得腰没那么酸了!”

    但很明显也没当回事的样子,问:“读完了?”

    陆洵点头,“读完了。”

    于是她转身就要去忙活,却还是下意识地鼓励儿子,“怪道人家都说,听那些什么大诗人读诗,是能长寿的,还能治病哩!以后便叫我家大郎读给我听!”

    说罢,她转身回了屋。

    陆洵只是笑笑答了声“好”,没再说什么。

    他刚才清楚地感知到,那「初读」搅动起的天地「文气」,已经进入了母亲和妹妹的身体。也即是说,不管她们自身是否有察觉,「初读」的威力,是的确存在的,而且已经都作用到了她们这两位与闻者的身上。

    这就够了。

    只是……陆洵不由得扭头看了看那只狗子,又扭头看了一眼鸡窝里那只昂首挺胸独自踱步的大公鸡,心里有些纳闷。

    它们也算与闻者吗?

    怎么感觉也作用给它们了?

    …………

    天色将傍晚时,先是陆老爹回来了,见儿子气色不错,脸上也有了笑模样,很是欣慰,表扬道:“便是如此!有什么好伤心的?那修仙本就不是咱们这样人家该奢望的,送你和二漳去读书,只为多认识几个字,能读能写,不像你爹我,一辈子只做个睁眼瞎罢了!多少懂些修仙之事,也便于同上官们搭话,却不是要你硬着头皮非去做个仙人不可的!你那榆木脑袋,如何做得仙人!”

    又同陆老娘说:“我今日里已经探过右曹掾柳君的话了,过几日再请他一请,使些银钱,让大郎进右曹去做个书吏,不成问题。”

    陆老娘闻言当即大喜,“如此极是妥当!”

    这是他俩早就商量好的安排,甚至之前也跟原主说过了。

    此时陆洵并不是太想去衙门当个书吏,但几日前刚刚答应过,此时又反悔,他一时想不到该怎么解释,便索性先不说话。

    过不多大会儿,陆二漳便也从书院回来了。

    十四岁的他,只比陆洵矮一头,也已经有了些端方小君子的模样。

    正到掌灯时候,一家人点了灯吃饭。

    等饭吃个差不多了,陆老娘才说起今日上午有媒婆过来提亲的事情。

    陆老爹起初施施然不以为意,但听了才刚两句,忽然一惊,问:“你说是谁?”

    陆老娘讶异,回答:“就是那义胜坊周家的小娘子,他家在东市也有一间门面铺子,专卖南货的那家,你不晓得?虽说是寡妇再嫁,但我听那刘婆子说的,也的确是有些道理,一来并未圆房,竟是白璧,二来那周家如今竟死得一个不剩,阖家上下只余她一个,大郎若是娶了她,后半生便不需为钱财发愁了!”

    陆老爹听了却只是冷笑,待陆老娘说完了,才道:“我如何不晓得她家!”

    “那你怎么……”

    陆老爹又冷笑,“哼”了一声,骂道:“这贼婆子,竟敢坑害我家,当我堂堂班头是泥塑的善人了,改日定叫她好看!”

    顿了顿,问:“你不曾应下吧?”

    陆老娘赶紧道:“没同你商议过,我如何敢应下。”

    陆老爹点点头,“那便是了!明日敢再来,直接拿棍子打出去!这老虔婆!”

    一家人都纳罕,陆洵更是诧异。

    这么说,我的黑丝御姐小姐姐……没了?

    看陆老爹的样子,这里面似乎有隐情。

    果然,陆老娘刚一问,他便回答道:“非是我嫌弃那小娘子是个寡妇,好教你们知道,那小娘子当日被周家买去时,本是只做冲喜的,哪怕是当时那周家老爹,也知道自己儿子活不了多久了,却不曾想,这小娘子嫁过去不到两年,那周老爹倒是也害了病,这一病,竟是死在了自己儿子前头!”

    “他那儿子,是早已病得起不来床了的,家中生意无人照看,没奈何,便由那小娘子出去,暂时管管银钱,就这一道缝,不过年余时间,等那周家的病秧子死的时候,这小娘子竟已把他家两个铺子,全都拢在了手里。从下人,到掌柜,再到伙计,竟无一个不服!她守孝这三年,家里没人造反不说,两个铺子竟还变成了三个,她一个妇道人家,又是个小小女娃,这是何等能为!”

    “若太平无事时,这等样女子,我哪里会计较她是什么寡妇!若能把她娶进门,那是大郎的福气!有她在时,如此精明,便是日后我死了,也不至于叫人欺负了咱家去!于大郎这榆木脑袋来说,岂不是最好的贤内助?”

    “然而……唉!”

    他重重地叹口气,道:“你们只道那小娘子落下了好大一笔家产,却不知,她那些家产早就被人惦记上了!早在守丧期间,就已经有人在谋划,近些日子三年孝期已过,怕是已经动手了!而且还不是一家,是两家!来头都是极大的!如你我这样人家,却是万万招惹不起!一旦惹上,就是破家灭门的大祸!”

    陆老娘吓了一跳,“有人惦记上了?”

    陆老爹冷哼一声,“你道怎样?她一个小寡妇,三十两银子就卖了的,娘家自是无甚势力,她那死了的夫家更是就此绝了血脉,只留下好大一笔家产,这便如一个三岁幼儿抱着个金元宝走在大街上,谁看见不要垂涎三尺?”

    顿了顿,又道:“现只是我知道的,便有那林英林家,与陈萍陈家,都想要纳那小娘子过门为妾,打得主意,便是吞了她这笔钱!”

    “那林家你可知道?我曾与你们提起过的,他本没什么能为,只是却与本地郡望曹氏,沾了些瓜葛。他的女儿据说生的容颜俊俏,嫁给了那曹家一名得力的管事做妾,因此上,颇能借力,这几年,已经生发起来!”

    “那曹氏,不消我说,你们也是尽知的。向来号称咱们魏郡第一望族!”

    “至于那陈萍陈家,也不可小觑!那陈萍乃本县名士,他作的诗,据说还很有几首,是有星之作!便是在咱们县君面前,也有几分体面!”

    “你们想想,这样两个人都盯上的,势在必得!像咱们这样人家,如何敢进去胡羼!所以我说,那老虔婆若敢再来,你直接乱棍把她打出去!在这个当口,跑来要把那小娘子说与我家大郎,这是恨我不死!”

    …………

    一家人饭罢,在灯下说些婚嫁利害,又有许多闲话,姑且不提。

    单说就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天色已经全然黑了下来。

    当此时,陆家那黄狗一般都要守在门口,等着主人喂些吃食,而家中的鸡却是早该归窝——鸡有夜盲,晚上看不清,天黑了便是一动不动的。

    但这个时候,那狗子却没有老实地守在门口,反倒在夜色弥漫的庭院中,来回地踱着步,似乎有些烦躁,又似乎有些茫然。

    偶尔抬头望一望今夜的月亮,那目光痴痴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是在思考它的狗生。

    而那只锦色的大公鸡,这时候也并未睡下,只是趴在鸡窝门口,也在呆呆地出神——许是在思考它的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