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剑仙 > 第三章 新的人生
    「床前明月光」。

    老实讲,原主的毛笔字还是很不错的,哪怕是在不喜欢他的老师口中,都当得起“中正平和”四个字,顶多说他少了些“笔锋”。

    翻译成能听懂的话就是,字写得横平竖直,中规中矩,算不得什么格外出彩的好字,但却板正到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这是刻苦的结果。

    但现在这个陆洵,其实并不会写毛笔字。

    于是当他真的提笔去写,就发现,写每个字都心里发虚。

    有原主的大脑记忆,以及肌肉记忆的加持,还行,每个字都依然写的板板正正,但也的确是不如原主写得好。

    但是……那不重要。

    「疑是地上霜」。

    平平无奇。毫无波澜。

    「举头望明月」……

    咦,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似乎有一股气,正从纸面上升腾起来。

    陆洵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努力继续把字写得横平竖直——

    「低头思故乡」。

    最后一笔落下,那股气在纸面上萦绕。

    心砰砰的跳。

    貌似真的行。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刻,然后才放下笔。

    忽然一股青气,在他的笔放下那一瞬间,便由纸面上升腾而起,并立刻散入了天地之间。

    这,就是「文气」。

    此时毫无疑问,这天下间的「文气」,又多增了一分。

    并且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股气,瞬间将陆洵包围了起来,那种感觉,犹如置身云霞之间——但是,却只有一瞬。

    下一瞬,那股将他包围的青气,便隐入了他的身体。

    这是直接属于他这个“创作者”本人的,也是天地气机给与他的回馈。

    但这股气,并不会直接就能被使用,它仍需要陆洵接下来在修行打坐之时,进行持续的炼化,才能最终完全归属于自身,成为他修为的一部分。

    当然,这种因为创作而被天地气机回馈来的「文气」,炼化起来据说比从天地之间艰难获取的「文气」,要容易得多。

    陆洵闭上眼睛,默默感受此刻已经进入自己身体,并散入四肢百骸的那些文气——量很大,甚至应该是比原主过去苦修数年的所得,还要大!

    并且大得多!

    此时再睁开眼,看向那纸面之上。

    尽管那首墨迹未干的诗作《静夜思》上,并没有多出任何一个字,但陆洵仍是仅凭直觉,就能知道,天地气机给这首诗的判定,是四星!

    这是一首四星之诗!

    呼……

    《静夜思》就四星了啊?

    那要是我把……

    好吧,再想想,诗歌这个东西,向来都不是简单的以体量、以辞藻来取胜的。

    作诗、写文,首重立意。

    这是个境界的问题。

    其次结构,或者说是节奏。

    这是个艺术的问题。

    最次才是格律、韵藻、修饰,等等。

    这才轮到技术的问题。

    技术这个东西,是用来表现艺术的。

    而艺术,也只是境界的外延。

    《静夜思》虽然简单,但是却简单到能够直入人心,并且流传千古,以至于人人都会背诵,诗虽小,份量并不小。

    那所以,自己刚才获得的反馈和奖励就是……一次「大悟」!

    我的天!

    说明可行!

    完全可行!

    陆洵心中激荡难耐,当下忍不住直接回到床边,盘膝趺坐,闭上了眼睛。

    随着他迅速的入定,运起那功法,很快就有一幅画面在他脑海中出现——一切都犹如刚才《沁园春·落雁横空》时那样。

    只不过这一次,画面变成了另外一副。

    月光温柔地洒在天地之间,照在寂静寥落的庭院里。

    虫鸣唧唧。

    一青年文士踱步院中,不时抬头看向那明亮的月亮,然后又低头,沉默无语。

    思故乡!

    在天地气机的「感知」和「共情」的加持下,陆洵很快就沉浸到这首诗所塑造和描绘出的画面中去。

    于是那之前被灌入他体内的那海量的「文气」,被他飞快地消化和吸收。

    一次「大悟」!

    此间的修行者,以领悟「文气」为修炼之始,以「开窍」为修炼之基,「开窍」之后,便要每日通过阅读、朗诵、体察、感悟那些星级作品,当然,还要通过适当的修行法门,来吸纳天地之间的「文气」。

    积累许久之修行,可得一「小功」。

    积累三「小功」,方可得一「大功」。

    如此类推,直至三「大悟」,累积成一「顿悟」。

    这一「顿悟」,即是升腾之根基。

    人体内有一百零八星宫,一「顿悟」,可点亮一处「星宫」。

    一旦点亮一处,即由「开窍」,跨入「点星」的阶段。

    点亮十二处,或更多,则可谋求跨入「法相」。

    凡人皆有一「相」,植于心中,只是普通人根本无从发掘,也无从体察而已。

    但修行者可以。

    此「相」可为活物,如鸡、犬、猪、马、虎、狮、羊、驼,都有,都出现过。

    可为植物。

    如一朵花、一棵树、一竿竹。

    亦可为死物。

    一柄剑、一块山石、一个茶壶、一卷书。

    甚至还有人「寻相」成功,却发现自己的「相」竟是一口锅的。

    并不稀奇。

    找到了自己的「相」,跨入「法相」阶段,对于一位修行者来说,才算是真正的迈进了修仙的门槛,名为「登仙」。

    而在世人眼中,也才算是正式成为一位「仙人」了。

    皆因到了这一阶段,在「相」的加持之下,诸如呼风唤雨、擘雷使电、御剑而行,乃至移山填海等神仙手段,才真的成为可能了。

    甚至就连修行者的寿元,都将大为延长。

    在过去的那个陆洵而言,实在天赋平平,不要说妄想修成自己的「法相」,甚至哪怕他苦修终生,怕都很难摸到「点星」的门槛。

    而就在几天之前,他也正是因为「开窍」许久之后,却迟迟地连一「小功」都难累积,才被松山书院的先生们判定终生「点星」无望,这才被勒令退学的。

    修行之难,一言难尽。

    而现在,基于创作出了一首四星之诗的奖励,陆洵只需要用心的炼化和吸收那些犹如灌顶一般被直接打入自己体内的「文气」,就可以以比寻常修炼者快了百倍不止的速度,积累一「大悟」。

    即便把他过去多年的苦修积累当成零,他也只需要积累三次这样的「大悟」,耐心炼化,就可以顺利地完成一次「顿悟」。

    然后,他就可以谋求点亮自己的第一处星宫了!

    …………

    许久之后,陆洵由入定的状态退了出来。

    一次「大悟」,他已消化近半。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体内有一种永生不竭的力量,在顺着自己的指引与安排,在体内奔涌不息。

    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好像充满了力量。

    甚至就连头疼的感觉都消失不见了。

    此刻结束修行,他睁开眼睛,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息,忽然间,再看这身边的一切,桌、椅、板、凳、床、铺、架、帷,竟有一种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

    面对未知的人生与前途,你感觉自己有无穷的信心与底气。

    就好比在售楼处,当你的导购,或销售经理,还在冲你女朋友巴拉巴拉的介绍与蛊惑,而你女朋友正一边心动,一边却又百般纠结,光首付就得攒十年……

    而你,在这个时候就可以淡定地掏出银行卡,问:“哪里刷卡?”

    好爽的感觉。

    …………

    院中忽然嘈杂起来。

    陆洵推门出来。

    陆方氏正招呼人把一捆捆的柴禾搬进厨房,扭头看见儿子走出来,脸上露出笑容,“大郎睡醒啦?可还头疼不头疼了?”

    怪道刚才家里那么安静,原来是出门买柴禾去了。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记忆中,她昨天还提起过,家里的柴不多了,眼看已经入夏,今年雨水就算不比去年多,却也不得不防,家里还是要平日就注意,多备些柴才好,结果今天就去买了。

    陆三温晃悠着双丫髻跑过来,献宝一般打开油纸包,举起半串糖葫芦,笑嘻嘻,递上来,“大兄,糖球!”

    嘴唇红润,双丫髻晃个不停。

    可可爱爱的。

    家中养的大黄狗绕着兄妹俩转圈圈摇尾巴。

    许是记忆的代入在影响,虽然在之前一秒钟,陆洵还可以说是并不认识她们,但此刻看见,却一下子就进入了这种家庭的温馨氛围之中。

    那种亲近感、亲昵感,几乎是从骨子里钻出来的。

    陆洵伸手帮小丫头蹭了蹭嘴角残留的吃相,先是笑着回答一句,“已是不疼了!”又揉揉陆三温的后脑勺,“大兄不吃,你吃吧!”

    “特意要给大兄的!”

    陆洵笑了笑,接过来,咬下一个,把剩余的递回去,“吃吧!”

    这回陆三温就接过去了,咬下一个,吃得香甜。

    然而也只舍得再吃一个,剩下两个就又用油纸包包起来,双丫髻晃晃悠悠,她蹦蹦跳跳,“给二兄留着!”

    陆洵过去帮忙搬柴。

    却被陆老娘拉住,仰头看看,满脸欣慰,“你爹说得果然对,醉一场反倒是好事,看这脸色,就比前几天要好了不少。”

    他们两口子之前一直为儿子担心。

    这孩子别个都好,就是有点死心眼,认死理,此番被松山书院勒令退学,对一向志气很大的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没想到一场大醉过后,他看起来竟是好了起来。

    卖柴的帮忙搬完了一车的柴,算是送货完成,过来结账,陆方氏如数结了钱,打发那卖柴人走了,叮嘱陆三温只许在院子里玩,便又要去忙别的。

    这时,陆洵却忽然说:“娘,我给你、给三丫,读首诗吧!”

    刚写了一首诗,他有「初读」的权力。

    当然要优先考虑自家人。

    虽然母亲和小妹都并未「开窍」,但一首四星之诗的「初读」,哪怕是普通人听了,也绝对是可以助她们祛病强身的。

    当然不该被浪费掉。

    陆方氏愣了一下,笑起来,“好啊!”

    她哪里懂什么诗,也并不知道自己马上要享受到的,乃是一首四星之诗的「初读」,于外边的那些修行者们而言,简直是无价之宝!

    但看着儿子愿意说话了,脸上也有了笑模样,她就发自内心的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