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我拐了修仙界第一人

重生后我拐了修仙界第一人

篼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圣女,暮皙安一直是受人敬仰的存在,同时也因为身份崇高而成为了众矢之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多年好友的陷害下,她被骗去了半身修为。在最为虚弱的时候,八国趁虚而入,她没能保住臣民百姓,也没有保住自己的一条命。重活一世,暮皙安决定找一个帮手,她把目光放到了那位太子殿下的身上。可是本该倾绝一世的太子,为何如今成为了废材?

主角:暮皙安,君赋离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暮皙安,君赋离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我拐了修仙界第一人》,由网络作家“篼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圣女,暮皙安一直是受人敬仰的存在,同时也因为身份崇高而成为了众矢之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多年好友的陷害下,她被骗去了半身修为。在最为虚弱的时候,八国趁虚而入,她没能保住臣民百姓,也没有保住自己的一条命。重活一世,暮皙安决定找一个帮手,她把目光放到了那位太子殿下的身上。可是本该倾绝一世的太子,为何如今成为了废材?

《重生后我拐了修仙界第一人》精彩片段

本该圣雅无垢的飞龙台上,此刻已然血迹斑斑。

暮皙安赤脚被架在台子上,手筋脚筋皆被挑断,修为尽毁。

血衣未干,滴在地上成了一条血痕,顺着地面混入龙潭。

元庭捻着手中的雪帕,遗憾道:“好好个美人儿,为何不归顺于朕,如今就这么毁了,太过可惜了。”

他语气轻浮,言语中尽是羞辱。

暮皙安脸色近乎惨白透明:“你们真以为那条龙会听你们的?”

“不过是些凡人,竟妄想奴神!”

元庭身后同是龙袍加身的男人“啧”了声,道:“这就不必圣女操心了。”

他大手一挥,刽子手举刀落下。

“恭送圣女。”

清秋凉浅,低眉青雨。

临州城的雨连下了三日,街面雨水成灾,一脚踩上去,鞋袜都得湿鞋。

暮家的人便是踏着这些雨,入的城。

他们没有撑伞,也没有穿戴蓑衣,在雨中行走,身上却没有沾到半滴雨渍。

而抬着的步辇,连晃都不带晃。

细雨朦胧间,他们戴着面纱,束着发,腰间各挂着一枚玉佩。

随着步子的挪动,玉佩晃动,微转,正中竟有个“暮”字。

此刻曲奕皇宫宫门大开,远远的便能瞧见一群官人站在那里,等到步辇的轮廓彻底出来了,低垂聒噪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个宦官轻唤了声前面的皇帝,曲奕皇帝抬头,一改不耐,欢喜的上前:“恭迎圣女。”

他身后的臣子则是在雨地跪了一片。

步辇在他们面前停下,传出女子浅淡清冷的嗓音。

“陛下多礼了,诸位请起。”

众人起了。

曲奕皇帝宽舒的笑着,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他道:“曲奕国已恭候多时,后殿设了御宴,还请圣女前去。”

那步辇周边缠了不少清素幔纱,隐约只能瞧见个端坐着的人影。

里头的人抬了抬手,做了个动作,“宴席就不必了,望诸位尽欢。”

“三日后卯时,云台讲修,届时贵国修者万望不要迟了。”

她音色清冷淡漠,却令人听出了震慑。

临州城的云台历年是是曲奕国祭拜国祀的地方,除去重要大事,平日里都不得入内。

曲奕皇帝一顿,朝步辇颔首:“圣女安排便是。”

“行了几日,想必圣女也是累了,朕命人安排了住处,想必圣女会喜欢。”

“来人啊,快领圣女前去。”

他身后的宦官手一扬,两名宫娥上前,就要将他们引下去。

这时,半空吹过一阵狂风,撩起步辇上的幔纱。

这风吹得诡异,还不等曲奕皇帝开口,却听步辇里的女子慢悠悠道:“这便是贵国的待客之法?”

众人看到,那步辇上的少女穿着同暮家人一样的白衣面纱,只是她的白裙上笼了一层青纱。

金丝发带缠着她的长发,露出眉间的朱砂仙印。

那双清眸倘若星辰涌入,灵气长存。

她的眸子很淡,只是轻轻一瞥,众人莫名起了寒颤。

突地,她的视线顿住,落在了一名年轻将军身上。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风小将军,皇后的亲侄子风昊。

这位常年仗着风家的权势,为所欲为,连公主都敢调戏。

众人心里咯噔,便听那名年轻将军咧嘴一笑。

“传闻圣女容貌倾城,下官着实好奇,若有冒犯,还请圣女见谅。”

暮皙安的眸色有些浓郁,像是在发笑,但面纱掩着她的面,众人不敢笃定。

她抬手一拂,一条肉眼难见金丝从她指尖飞出,顺着风昊的胳膊一划。

风昊见幔纱落下暮家众人离去,轻浮的挑眉。

站在他身侧的宫仆捂嘴尖叫,风昊正要怒骂她,顺着她手指的方位却见自己的手臂慢慢脱落。

血水流了一地,而他毫无知觉。

风昊面色一白,顿时晕了过去。

曲奕皇帝脸色黑如锅底,厉声道:“给朕脱了帽子丢出宫!”

至于那动手的人————

暮皙安才不管风昊是谁,后果如何,被宫仆带进桦樾殿后,上下扫视了遍,命暮家弟子将她住的地方都换了遍,便回了步辇,自顾自地打坐。

而那些个被曲奕皇帝派来伺候她的人,都被她的贴身侍女白然,遣了亦或是赶去看殿门。

白然命人将东西收拾好后,取了上等的锦纱带着几名外室弟子将几个亭子都挂满。

此时的雨已经停了,出了一点小阳。

暮皙安喜欢在外打坐,但又不喜欢被晒着太阳吹着风淋了雨,挑剔的很。

暮家弟子亲自将里外检查了遍,觉得差不多能合暮皙安的眼,这才开了步辇的结界,轻轻唤了声“圣主”。

结界散开,暮皙安背着阳走出来,身上的青纱像是拢着烟,飘渺无际。

她抬眸瞥了眼周边,入了殿。

白然松了口气,让那些个弟子退下,转身跟上暮皙安。

出了院子,走过长廊,暮皙安见那些个碍眼的东西都被清理掉了,压在眼底的戾气散了不少。

但也就是一小会儿。

进了内殿,暮皙安站在桌案前,一双清眸毫无情绪地看着桌案上开得正艳的红花。

这花是宫人特意送来的,白然看着不错,便留了下来。

暮皙安冷冷的对后方的白然道:“丢了。”

白然只好端出去处理了。

自三年前那场大病,暮皙安的性子像变了,但又像没变。

还是那个淡漠清冷的暮家圣主、圣女,但生活习性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甚至有次白然还从她眼底看到戾气。

这是从小与外界隔离的暮家圣女不该有的眼神。

屋内,暮皙安松了掩在袖下捏紧的拳头,抬起手,摊开。

正是她方才命白然端出去的那盆花的花瓣。

“随心,无忧,安乐?”

她冷冷的盯着那片花瓣,眸子一暗,花瓣顿时灰飞。

这也就只有前世她这个蠢货才会相信!

她冷呵着挥手关上门,寻了个蒲团入定。

寂夜无声,不听虫鸣鸟啼。

暮皙安的意识落在识海,一遍又一遍地运转着心法。

随着她的运转,大天灵气从她体内溢出。

她换了个手法,捻出了不少复杂的花样。


紧磕的窗像是被人碰了下,发出声响。

暮皙安实体一晃,眉间的朱砂仙印忽闪忽朔,一缕红丝向外蔓。

识海中的暮皙安像是察觉了什么,她默念清心。

下一刻,狂风将她吹翻,那些不知从何处爬出,被血浸湿了衣衫的人拽住了她的白裙。

他们面目狰狞,嘶吼着。

暮皙安看到远处的“自己”被人架到暮家的圣台上,匕首划破了她的筋脉,血流到圣台下的深潭,一条蛟龙破池而出!

画面一转,暮皙安又看到“自己”把暮家的密道告诉外人,还将半身修为渡给了自以为的挚友。

“轰隆隆——”

穿着不一军服的将士大破密道,直捣暮家内室!

刀与剑在飞舞,那些年幼、坎坎入道的弟子被劈成了两半,以绝后患。

“啊啊啊啊!你这个灾星!”

“你给我滚出去!”

“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暮家的女长老嘶吼着,嘴里不断吐出恶语。

那漫天的血色,周边只剩下血海与残肢。

“不是我,不是我。”

清艳的少女浑身颤抖,抱住自己的头,蜷缩在血堆里。

往日那些对她恭恭敬敬的人,指着她的头,唾沫横飞。

“我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

“你怎么不去死!”

暮皙安猛地睁开眼,一双眸子红得透彻。

下一刻,她的身子如鬼魅般上前,破开窗户,一把掐住了窗外少年的喉咙!

少年被她掐住了脖子,整张脸都涨红着,死命地掰暮皙安的手。

暮皙安看着他,眼底的红越来越艳。

少年被她掐着脖子,一点一点地拎高。

就在少年要被她活活掐死时,两名宫娥跑过来,在她面前跪下。

“圣女息怒!那是都洲国的太子!”

都洲国,太子?

暮皙安眼中的红潮褪去,她定定地看着少年,松了手。

少年摔在地上,捂着脖子狼狈地咳嗽。

暮皙安后退一步,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着,她看着少年,将眼里呼出欲来的怒气压下。

她音色清冷:“太子殿下为何站在本主窗前?”

跪在地上的宫娥怯生生的抬头道:“许是都洲太子好奇圣女,还请圣女恕罪!”

暮皙安看那少年,少年被她看了一眼立马躲到宫娥身后。

颤颤巍巍的,极是怕她。

暮皙安娥眉微蹙。

那少年约莫有十二三岁,很瘦,全身上下都是皮包骨头,枯枝烂叶般的长发披散着,眼窝深深凹进去,凸出眼珠子,完全看不出长相。

饶是向来沉稳淡定的暮皙安都忍不住诧异。

都洲太子不是应该在都洲国吗,怎么在这……

还这副模样?

那少年许是被她吓到了,被她那么看着,满脸的惊恐,双脚颤抖,竟……

他身前的宫娥嗅到了怪味,脸色大变,往后一看,一把推开了少年。

“你怎么尿了!”说着便直接一巴掌呼在少年脸上,全然忘了暮皙安还站在她面前。

少年被扇到了地上,惊恐的哭起来。

“不是,不是,不是故意的……”少年的声音像是刀剑摩擦发出来的,尖锐刺耳,特别难听。

宫娥抬起手又要扇他,暮皙安挥过去,那宫娥竟一巴掌扇在了自己脸上!

暮皙安瞥着她们,音色冷冷清清:“既是太子,为何要动手打他。”

宫娥半边脸迅速肿起,她跪在地上,语气中还有些古怪:“这是都洲送来的质子……”

暮皙安掩在袖下的手一紧,“都洲质子?你不是说他是太子吗?”

另一宫娥只好道:“圣女,这是都洲皇长子、太子,君赋离。”

暮皙安怔住了。

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少年突然爬起来,朝院中的高树撞去!

那两名宫娥惊叫,暮皙安动作极快的把少年定住。

“啊啊啊啊——”

少年被定在半空,手脚动弹不得,只能嘶吼着,满目狰狞。

“死!”

“死啊!”

见状,那两名宫娥困住少女,暮皙安松了对少年的压制。

她眸色浓郁不见底,对跪着的宫娥道:“既是太子,就算入质,也不可逾矩。”

宫娥连连称是。

九域之土,且分九处。以时昆仙族暮家为首,依次排下便是肆元、九幽、都洲、曲奕、棱建、落昉、高骁、泸水八国。

万年前神兽惑世,殃及仙族被遣,又降灾引祸至九域,致以九域外围成了无际弱水死地。

上古祖神之战后,天地受创,灵气不如曾昔,飞升者寥寥无几。再是九域被隔,万年竟无一人飞升。

世间生路千万,时昆仙族宣众生灵法,望以飞升破出死地。

终是人心难测。

千年后八国设计暗算暮家,家主惨死。仙族怒出,直困皇都,强逼八皇为囚。

自此,时昆封锁,不再外授灵法。

曲奕皇帝虽不知暮家这是在搞什么名堂,但隐约觉得来者不善。

前段时日暮家传言要讲修,八国皇帝摒弃国界聚过一次,但百般论辩不得果,现下也只得按耐不动,静观其变。

云台讲修那日,凡是修为上了安惠境界的,都爬上了云台。

在场的年岁不超五十,都是各个世家贵族出类拔萃的苗子——

但也就在外界是个香饽饽,在时昆那一带啥都不是。

前世暮皙安在曲奕国讲修不过是随意定了个地,单纯得只想普度众生,甚至将临行前族老的告诫抛之脑后。

现今想想,只觉得好笑。

她对这些个人心存善意,而他们恨不得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不过,暮家那几个老的同八国相比好不了多少。

你想吞噬我,我想吞噬你,暮皙安不过就是千年后仙族的一个借口,可惜前世她不懂这其中的利害。

但今生她更不会作旁人的刃。

暮皙安走上高台,俯视下方。

她会亲自将那些个利用过她、伤害过她的人一一除掉。

身侧,白然手一挥幻变出冰鞭,在地上狠狠甩了一下。

“啪!”

“圣女讲修,一静,二专!”

她的声音夹杂着灵力扩散到下方每个人的脑里,压抑且强悍,许些人变了脸色,跪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