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乌灵少女

乌灵少女

麦西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镇长的独生女,咖咪从来不把那些神话传奇放在心上,做起事来更是不守禁忌。十六岁生辰礼的夜晚,她和死党闯进禁地,意外从鬼族手中救下一名青衣少年曹羽。自此,小镇的宁静彻底被打破,鬼族肆虐入侵。不得不,镇长把多年隐瞒的秘密公之于众。咖咪临危受命,踏上诛鬼之路!

主角:咖咪,曹羽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咖咪,曹羽 的女频言情小说《乌灵少女》,由网络作家“麦西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镇长的独生女,咖咪从来不把那些神话传奇放在心上,做起事来更是不守禁忌。十六岁生辰礼的夜晚,她和死党闯进禁地,意外从鬼族手中救下一名青衣少年曹羽。自此,小镇的宁静彻底被打破,鬼族肆虐入侵。不得不,镇长把多年隐瞒的秘密公之于众。咖咪临危受命,踏上诛鬼之路!

《乌灵少女》精彩片段

魁龙镇自建镇以来便有个传说,小镇三面环山,一面临湖,午夜三更时分,山里的野兽会借着夜色的掩护穿过小镇,来到湖边饮水。

尽管镇上的人们从未见过这所谓的野兽,然夜里时常传来的嘈杂之声与镇长古魂先生右臂上触目惊心的伤疤,让人们对这个传说深信不疑。

据说镇长初来此地时,曾与野兽大战三天三夜,最终击退野兽,并将自己的古剑魑魅斩立于小镇中央的龙坛,以剑气守卫小镇,他右臂上的伤疤便是那时留下来的。

整个魁龙镇,只有一人不把这个传说放在眼里,那便是镇长的独生女咖咪。

她从不相信父亲有大战野兽的本事,虽说他也称得上是身材壮硕,奈何人到中年,不,人到老年(因为他还没到知天命的年纪,头发已经花白),肚腩微微隆起,走起路来慢吞吞的,哪有传说中的英勇神武。

每每夜里咖咪想要偷偷溜出去时,父亲总是一副被吓坏的神情,唯唯诺诺的样子,更让她深信传说绝非事实,定是父亲为了保住自己镇长的位子,故意编个故事吓唬大家的。

自幼父亲便罗列出了诸多咖咪不可涉足的禁地,湖边、山下、后山树林,小镇本就不大,这样一来她能去的地方更是少之又少。

这不小伙伴们又一起去树林里打野兔、采野果了,独留咖咪一人,那种“留守儿童”的孤寂感,父亲是不会懂的。

咖咪想着又愤愤的扯下一片黄色的花瓣,一园子的菖蒲像杂草似的,难得开几簇花,又被咖咪扯的干干净净。

她委实不解父亲为何独爱这菖蒲,自己种一院子“草”也就算了,还命镇上家家户户都种,真真赤裸裸的霸权主义。

“我早知这些小花命不久矣,谁让它们偏偏长在我们咖咪大小姐的院子里。”

这调侃的声音咖咪再熟悉不过了,朱叶是她的两个死党之一,比她年长几岁,自幼一起长大,总像个大哥哥似的照顾着她。

不过对于父亲设下的条条规矩,他却并未觉得有何不妥,还总是劝说咖咪不要胡来。

比如先前咖咪和天龙(她的另一个死党)秘密计划夜里去探探禁林,看看是否当真有野兽。

本想拉朱叶一起入伙,可谁曾想结果却是他们二人乖乖的坐着听朱叶训话,大道理滔滔不绝,足足讲了三个时辰!

从那以后咖咪进行了诚恳的自我检讨和反思,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那就是,千不该万不该,将自己的冒险计划告诉朱叶。

见咖咪不理会,朱叶便走上前去,俯下身温柔的摸摸咖咪的头,“又不开心了?”

“别闹,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咖咪嘟囔道。

“是是是,我们咖咪马上就年满十六岁了!要不要提前看看我为你准备的生辰礼?”

“快拿来看看!”

咖咪不免有点小兴奋,要说朱叶总是事无巨细,小心谨慎的性格有什么可取之处,那便是准备礼物了。

他总是最懂咖咪的心思,每每准备的礼物总能给她意外之喜。


朱叶小心翼翼地从衣襟里拿出一个檀木锦盒,递给咖咪。

“原本要在你生辰那天送与你,但见你今日心情不佳,就破例先拿给你吧。”

还没等她打开锦盒,金色的霞光便从锦盒的缝隙里透了出来,咖咪心想,能发出这般夺目金光的,难道是……雀羽?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传闻金色的山雀栖息于深山之中,且唯有夜间才出没,可镇上的规矩是夜里不得外出,以朱叶这恪守陈规的性子,是断然不会夜里去寻的。

咖咪曾有幸见到过一只死去的山雀,羽毛虽已褪去了颜色,灰蒙蒙的,但它的每一丝羽毛都似精心雕琢而成,美的像山间的精灵,诉说着自己生前的骄傲。

那时咖咪曾对朱叶玩笑道,若是可以用金色的雀羽做头饰,那一定是世间最美的。

“想什么呢,快打开看看。”朱叶摸摸咖咪的头。

咖咪会心的笑笑,打开盒子,却再一次被眼前的金光怔住了。

三支金色的雀羽灵动地跳跃着,好似一只鲜活的山雀在林间起舞,咖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是句异想天开的玩笑话,朱叶竟真的为她取了来。

见咖咪感动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朱叶忙道:“我不过是运气好,刚好遇到一只白天出来觅食的山雀,就讨了三支雀羽回来,免得还得费心为你准备生辰礼……”

说罢,朱叶不自然的摸摸自己的胳膊,好似触到了什么,又赶快收起手来。

“你的胳膊怎么了?快给我看看。”

咖咪刚要掀起朱叶的衣袖,他却抢先一步将两只手背在身后,若无其事地道:“许是被蚊虫蛰了下,不打紧。你的生辰将近,还不快去把它做成头饰?”

“那先谢过了,我这就把它们做成头饰,生辰礼上戴给你看。”咖咪吐了吐舌头,满心欢喜地跑回了屋子。

——

三日后便是咖咪的生辰,这可谓是镇上的头等大事,家家户户都挂满红色的丝带象征祥瑞,不过大家只是想讨个好彩头,图个吉利罢了。

因为自咖咪满十六岁起,她便会成为魑魅斩的新主人,镇上的人对此都十分担忧,因为她顽劣不堪,总是惹是生非,没有一点继承人该有的样子,也不具备守卫魁龙镇的能力。

奈何古先生的夫人乔雪离世前仅诞下咖咪这一个子嗣,自然她便成了唯一一位继承人。

大家不求她能让魁龙镇繁荣富强,只要她不把镇子搞得鸡犬不宁就谢天谢地了。

正午未到众人便纷纷聚集在龙坛周围,想看看魑魅斩是如何易主的,听闻镇上只有何须,何离两位长老曾有幸目睹,奈何他们年事已高,大多时候都在自家院子的躺椅上乘凉。

每每提到魑魅斩,就算耐着性子磨上数日,也就只能听到前半句,“古剑易主之期,龙纹现……”说罢便打起呼来,醒来便又从这半句说起,任谁都没这耐性啊。

所以还是早早来寻个视野好的位置,亲自一睹为快。


咖咪最仗义的两个好“兄弟”,朱叶和天龙一早便霸占了龙坛前最好的位置,好一睹她的风采。

“你说这魑魅斩如何易主,以血祭剑?”天龙幸灾乐祸的打趣道。

“你最好祈祷一切顺利,不用我提醒你咖咪出糗的时候最惨的人是谁吧?”朱叶若有所思的盯着魑魅斩。

天龙着实觉得朱叶言之有理,咖咪哪次不开心了不是拿他出气,他想着不禁打了个寒颤,赶忙细细端详着魑魅斩,看看能否看出什么端倪。

这把魑魅斩自他们记事起便立于龙坛中央,这么多年过去了,剑身早已积满灰尘,剑柄上的盘龙没有角,看起来毫无气势,视觉上俨然一把废弃的铁剑,所谓剑气不免怀疑是个噱头。

剑首深深刺入龙坛,接缝处也已模糊不清,别说将它拔出来,它嫣然已成为了龙坛的一部分。

再看看龙坛周围,整个镇上的人差不多都来了,咖咪若是拔不出剑来,那岂不就是大写的尴尬嘛。

“完了完了,我觉得我死定了,就算是咱俩加起来也拔不出这把剑吧?我早前说咱俩先帮她动动手脚,你还不同意,就她那小细胳膊,还不得折在这儿……”

天龙有些埋怨的看着朱叶,可他还是愁眉不展的盯着魑魅斩,天龙只好作罢。

其实朱叶何尝不想帮咖咪动动手脚,早在一个月前朱叶就向镇上的长老们一一打听过了,这魑魅斩不是谁都可以碰的,只有血统纯正的继承人才能驾驭它。

早年间听闻曾有人不听劝阻,打过它的主意,那人不过是偷偷摸了摸剑身,并未将其拔出,可自那以后他便失了心智,不久于人世了。

“来了来了!”

天龙用胳膊肘戳戳朱叶,示意他看向龙坛左侧,只见咖咪随古先生一同踏上龙坛,金色的华服拖着长长的裙摆缓缓跃上台阶。

雀羽在发髻一侧绽开金色的华光,映衬着咖咪精致的脸庞如珍珠般滑嫩白皙。

纤长卷翘的睫毛下,琥珀色的明眸清澈似水,她微微抬起下颚,粉嫩的红唇微抿,看起来那般泰然自若,但只有朱叶明白,她不过是以此来掩盖自己内心的不安罢了。

天龙用力挥舞着臂膀,压着声音喊道:“咖咪!咖咪!我们在这儿!”并向咖咪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原本咖咪还些许紧张,有自己的好哥们在,果然安心了不少。

待二人踏入龙坛中央,古先生点头示意,咖咪虽有些犹豫,但还是鼓起勇气握住剑柄,很快龙坛周遭狂风骤起,大家慌乱中用手臂遮挡飞起的沙尘,仍想尽力看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只见剑身开始剧烈抖动,灰尘随之剥落,露出赤红色的剑身。

那只无角龙忽地睁开双眼,如觉醒一般在咖咪纤细的手臂上缠绕,盘旋,顷刻间一道红光闪过,刺地大家睁不开眼睛。

待光芒退却,狂风骤停,顷刻又恢复了平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咖咪虽手握剑柄,但魑魅斩仍死死的插在龙坛里,分毫未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