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大秦从嬴家逆子开局

大秦从嬴家逆子开局

天生反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是现代社畜,一个是古代皇子,赢攸宁在一觉醒来之后,身份从前者变成了后者。这里是平行世界的大秦朝,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他穿越成为了秦始皇最为宠爱的十九皇子!拥有这般崇高的身份,原本应该值得高兴,可是下一刻赢攸宁却被告知不能参与国事!做一个徒有其表的皇子有什么意思?

主角:赢攸宁,嬴政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赢攸宁,嬴政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秦从嬴家逆子开局》,由网络作家“天生反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是现代社畜,一个是古代皇子,赢攸宁在一觉醒来之后,身份从前者变成了后者。这里是平行世界的大秦朝,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他穿越成为了秦始皇最为宠爱的十九皇子!拥有这般崇高的身份,原本应该值得高兴,可是下一刻赢攸宁却被告知不能参与国事!做一个徒有其表的皇子有什么意思?

《大秦从嬴家逆子开局》精彩片段

“咱们公子真是命苦,好不容易有了些好名声,又把头伤成了这样……”

“禁言,你没听说陛下大怒,都要杀尽天下方士了吗?”

“那些个臭方士,都杀了干净!”

“都该杀,把咱们公子害成这样不说,还治不好,也不知道,要他们有什么用……”

几道清脆好听带着些古怪语调的女声传了进来,陈攸宁头痛欲裂。

挣开眼,眼前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床榻,黑色的帘子将床榻遮掩的密不透风。

鼻子里,尽是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哗啦……”

陈攸宁费力起身,拉开帷幕。

一道刺目的光线照了进来,两道纤瘦曼妙身穿古装的靓丽身影映入眼帘。

两个女孩儿听到身后动静,齐齐转头来看。

过了片刻,左侧那个身材高挑一些的女孩儿踉踉跄跄出门:“来人,医官何在?公子醒了!快些来人!”

头脑昏沉的被几个胡子花白的医官摆弄了大半天,陈攸宁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弄清楚自己身上的毛病,但他反正是弄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现在是公元前212年,始皇帝三十五年。

当今朝代,大秦!

皇帝,嬴政!

而他现在的身份则是嬴政的第十九子,赢攸宁!

咽了口唾沫,毫不犹豫放弃了那些再穿越回现代当一个废物社畜的想法的陈攸宁,一头躺倒在床榻。

陈攸宁,额,赢攸宁躺倒在床榻上,脸色怪异片刻,冷冷的看着那几个手足无措盯着自己的老医官。

“怎么?真的都觉得我脑子坏了?都给我滚!孤不需要你们这些废物对孤用那些苦死了的药!”

“嗯?”

子君,席草两个赢攸宁身边的贴身侍女对视一眼,眼中齐齐放出惊喜的光。

几乎被指着鼻子痛骂了一顿,但几个老医官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其中一个胡子极长的,捏着一根长长银针的老医官几乎当场就差点激动落泪。

子君,也就是身材高挑的侍女抹了把眼眶,扭头看向门口几个探头探脑的小太监。

“都傻乎乎的愣着干什么?公子这不明摆着好了吗?还不快些,去向陛下报喜?”

赢攸宁默默叹息一声。

没办法,刚才原身宿主的记忆无来由的涌了出来,几乎差点将他给恶心坏了。

之前的赢攸宁,仗着嬴政的宠爱,胡作非为惯了,养成了一副嚣张跋扈,荒诞不经的性子……

将看不顺眼的府中下人,当场扒光了衣服扔到大街上!

敢直接闯进咸阳县衙,向刚正不阿的咸阳令要一个中了的小贼,只为了想看人家翻墙上房,如履平地!

在酒楼里喝醉了酒后,当场撒钱;只因为看见蒙毅经过,想借着路人斗殴,逗逗老古板蒙毅;还有,在书院的众多学子面前,当场撩开衣服大庭广众之下撒尿……

结合起来,一句话,只比老十八胡亥那个史书公认的纨绔二代,强上了一点点!

“把那根银针离孤远些!扎到孤了,孤就要你的命!然后,再把你女儿抢过来做奴婢!”

瞥了眼老医官手里捏着的银针,赢攸宁心里一跳。

这针尖泛着寒光的玩意儿如果扎到身上,他都不敢想象该有多疼!

“哦哦,老臣该死,吓到公子了。”

老医官打了个哆嗦,慌忙收起银针。

正当子君几人手忙脚乱哄着赢攸宁时,一道充满了惊喜的喊声猛然在门外院子里响起。

声音大气雄浑,但却难掩惊喜。

“在哪儿,在哪儿?孤的老十九当真好了?”

一个身穿玄黑色龙袍的中年男人快步闯了进来,扫了一眼房间之后,快步朝着床榻边走来。

中年男人一出现,房间里的气温骤然下降。

除了赢攸宁以外,其余人尽皆哗啦啦跪了一地,大气都不敢喘的低着头。

“父……皇?”

赢攸宁咽了口唾沫,直勾勾看着这个朝着自己快步走来的男人。

嬴政,这个名字在后世纯粹就是炎夏国的精神符号!

千古一帝,祖龙,奠定华夏版图与大一统思想的万古第一人!

但现在,这个面容坚毅,即便收敛着,也是气质冷冽无比的男人,只是快步上前,然后……

顿住脚,嬴政转头狐疑看向几个医官,扫了眼脸色忐忑的赢攸宁之后,皱眉低声不悦道:

“你们不是说,朕的宁儿治好了嘛?现在,他竟然叫朕父皇?这就是你们说的治好了?”

“……爹,我是想起大哥经常的唠叨了,这才一时学了他。”

赢攸宁转转眼珠,向着嬴政强笑。

他差点忘了,原身仗着嬴政的宠爱,和对他的愧疚,可是从来没有叫过嬴政父皇。

平常时候,私下里都是左一个“老头子”,右一个“赵政”。

只在人前才会稍微给嬴政留些脸,叫嬴政一声“爹”。

听到这熟悉的独属于赢攸宁的“爹”的称呼,嬴政这才释然,一把将赢攸宁给揽进了怀里,不自觉的呜咽出声。

“宁儿啊,你可让你爹我担心坏了。”

“就为了打那个该死的方士,你就把自己给摔成这样了,多傻啊。”

“放心,爹这次好好替你出一口恶气。爹不止将那些该死的骗子方士都给弄死,爹还要将那些敢在背后偷偷笑话咱们爷俩的儒生也都给弄死!”

“叮,检测到宿主。”

“极品‘大孝子’系统绑定中……”

“请问宿主是否选择接受新手任务?”

被嬴政紧紧抱着,赢攸宁正手足无措间时,脑海里猛地响起一声机械声音。

“果然,每一个穿越者都有一个随身系统!”

感慨一句,赢攸宁旋即毫不犹豫选择接受。

“叮,新手任务:帮助卢生,侯生两个方士逃往东瀛,并解救所有儒生。

成功,奖励顶级格斗能力。

失败,则系统自动脱离。”

“?”

赢攸宁这会儿已经知道,他这次穿越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在大街上亲手揍人摔伤了脑袋。

而揍的那个人,则不是别人,正是被他逼着表演所谓“仙术”的卢生!

帮着那两个坑了嬴政的大骗子去东瀛?

这特么属于国事了吧?

嬴政确实很宠自己,但凡是涉及到国事时,他可没少板着脸把自己关禁闭的啊……

但顶级格斗能力,也确实是有些香的啊!


想了想,赢攸宁叹了口气,一把推开嬴政,教训道:

“我说爹啊,那些个方士连我都能看出来是一个大骗子,你说,你这个‘炎夏祖龙’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是是是,都是爹的错。爹这就让人去把那群骗子挫骨扬灰!”

嬴政一抹眼眶,冲着赢攸宁讨好笑了笑。

说完,嬴政转头,脸色猛地沉了下来,挥手招来正在门口等候的一个瘦高的太监。

“赵高,卢生和侯生那两个狗东西抓到了吗?”

面白无须,身材瘦长的赵高正佝着身子,站在门口的阴影处。

听见嬴政质问,他不慌不忙站了出来。

“回陛下,那两个胆大包天的骗子,已经被抓进黑龙台了。”

小心翼翼看了眼赢攸宁,赵高接着道:

“不止如此,全国各地的诽谤陛下和十九公子的儒生和方士,总共三千有余,尽数都被黑龙台给收监了。正候陛下发落。”

“好好好!”

嬴政脸色一喜,长身而起,在房间内踱了几步之后,这才猛然转头盯着赵高。

“传朕的旨意,明天午时,在东街口处斩示众!”

“蒙毅和扶苏若再敢阻拦,就把他们一并夺了官职爵位,发配边疆!”

赢攸宁脸色一僵。

扶苏,他的大哥,炎夏历史上争议最大,也是最令人惋惜的一个大秦太子。

而,蒙毅,其本人则是蒙氏,这大秦最负盛名的顶级豪族中这一辈的帝国双壁之一。

官职乃是大秦九卿其一上卿,地位崇高,备受嬴政的喜欢。

史书曾记载:外出陪秦始皇同乘一车,居内则侍从秦始皇左右。

他们两个都是正直无私之辈。

这样的两个人,毫不例外绝对会为一些被牵连的无辜的儒生求情。

但嬴政就为了处置那些方士和儒生就舍得将他们两个夺职发配边疆?

那这新手任务……

特么难怪奖励那么好!

这简直也是地狱难度的啊!

“嗯?”

嬴政无意间看见赢攸宁脸色,慌忙俯身赔笑。

“宁儿,怎么了?可是爹那样处置让你不高兴了?”

赢攸宁转了转眼珠子,状若无意道:

“爹啊,孩儿有一个更好的玩法……”

嬴政脸色一僵,似笑非笑看他:“嗯?宁儿说说看。”

“爹啊,你看,那卢生和侯生不是笑话你世间并没有神仙嘛?那你不如就把他俩流放出海去找真神仙?”

赢攸宁试探道。

“宁儿有心替爹出气,爹很高兴。”

说着,嬴政脸色一正,认真道:“但此事事关重大,那些儒生的言论更是涉及到六国余孽。朕,必须从严处置!”

“……”

看着嬴政严肃模样,赢攸宁一脸黑线。

刚才还好好的,一提到国事,这怎么连“朕”这么官方的称呼都出来了?

难道,我不是你嬴政最疼爱的儿子了吗?

“宁儿,爹说过了,除了国事,爹可以对你百般容忍。

但唯独国事,你但凡敢插手,休怪朕不念父子情谊!”

看着赢攸宁愣住的模样,嬴政继续板着脸。

赢攸宁心里一晃神,这才想起,眼前这位帝王在后世的一句评价。

心志异于常人,阴鸷且坚毅……

他在自己面前做出的父子情深的模样,恐怕也是因为其他儿子,给不了他想要的这种常人之间的父子情?

联想到这条可能性之后,赢攸宁当即乖巧点头。

嬴政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正当他再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脸色黧黑且阴郁的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赵高一看见他,当即不自觉再度往阴影里缩了缩。

不因为别的,这个男人正是整个大秦帝国,执掌着最强大的情报机构,黑冰台的主司黎木。

黎木目无旁人走到嬴政面前,凑到他耳畔低语几句。

赢攸宁只听见了几个“六国余孽”、“旧齐国”“田家”等几个字眼,就见嬴政脸色微微一变。

皱眉深深看了眼黎木之后,嬴政朝着赢攸宁安抚的笑了笑。

“宁儿,你既然好了,那就先暂时好好修养,爹去处理点小事儿。”

说罢,不等赢攸宁回复,嬴政当即转身离开。

从头至尾,看都没有看过地上战战兢兢跪着的几人一眼。

“难道,旧六国又出事儿了?”

看着嬴政急匆匆的出门,赢攸宁不由皱眉,想了想朝着子君吩咐道。

“那个谁,子君,你去帮我把旧六国贵族的资料都给拿过来,尤其是齐国田氏的……”

子君脸色一僵,抬头小心看了眼赢攸宁之后,才呐呐道:

“公子,您之前不是把府里的书籍之类的带文字的东西都吩咐奴婢给扔了吗?还说,还说看见那些东西就头疼?”

“这特么……”

赢攸宁一阵目瞪口呆,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些荒唐事儿,不由脸色微红。

刚才黎木汇报给嬴政的情报,绝对跟那些方士和儒生有关系。

他如果想成功解救那些儒生,说不定就要从旧六国的齐国王族,田姓的过往历史下手……

正当赢攸宁犯愁的时候,他脑海里忽然蹦出来一个地名。

咸阳书院!

扶苏和蒙毅等儒家子弟特意在咸阳城里,仿照旧齐国稷下学宫设立的学院!

那里绝对有自己想要查看的资料。

想到明天儒生被问斩之后,自己的计划就会破产,赢攸宁当即迫不及待下床。

“公子?您这身体刚好,可不能下床啊……”

“公子,您这是有什么事儿还是要去哪儿?”

老医官和子君等人一见赢攸宁动作,当即吓了一跳。

“怎么着?反了天了你们,是想要教孤做事儿?”

赢攸宁一皱眉,斜着眼扫过几人。

“天天在床上躺着,孤要闷死了,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

“孤要去哪儿,你们谁敢拦?也不看看你们长了几个脑袋!”

迫不得已训斥完几人,赢攸宁当即吩咐乖巧些的席草给自己更衣。

“谁敢跟我父皇告状的话,小心你们的脑袋!”

威胁几人一句,赢攸宁当即出门,看着门外垂手站立的一排侍卫,一甩手,霸气十足道:

“来人,摆驾咸阳书院!”


赢攸宁一言既出,院内一片寂静。

赢攸宁脸色一变,这才想起这些侍卫只是嬴政为了他的安危着想,特意调拨到他的府邸来当职的。

即便是赢攸宁亲自下令,没有嬴政的旨意,这些人也会是只如同木偶一般,对他的命令充耳不闻。

秦法严苛分明,即便是皇子之尊,亦是不能违背!

这特娘的就是大秦啊……

“我往常出门都是带谁来着?”

眼馋的看了眼那群虎狼之师一眼,嘟囔一句,赢攸宁眼睛一亮。

不远处一个正朝着这边探头探脑的小厮引起了他的注意。

“黑子!你特么躲那儿干嘛呢?”

训斥小厮一句,赢攸宁沉着脸走了过去。

被唤作黑子的小厮快步迎上。

“老子的狗腿子们呢?都给老子叫过来!”

已经彻底代入了纨绔身份的赢攸宁出口成脏,随意一脚将黑子踹翻之后,不悦问道。

“公子,这,您忘了?您前几天暴揍完那个神棍之后,大公子就让咱们府里的那些护卫禁足了?”

被赢攸宁一脚踹翻,黑子恼也不恼,反而谄媚笑道。

扶苏?

赢攸宁一皱眉,旋即破口大骂:“老子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他来管了?都把人给老子放出来,今儿老子就去替你们出了这口恶气!”

黑子一副忠实狗腿模样点头,但旋即,却想起什么,转头狐疑看着赢攸宁。

“……公子,您,您之前不是最怕大公子的嘛?是又犯病了?”

赢攸宁跟扶苏是一母同胞,扶苏对他的管教,从小就要比其他的皇子更为严厉……

这也就导致了赢攸宁的格外叛逆和报复性的任意妄为……

“犯尼玛的病!老子这都鬼门关走一遭的人了,还用怕他?那我这不就白受这罪了吗?赶紧滚去给老子叫人!”

想了想,赢攸宁当即不屑皱眉。

黑子这才释然,快步朝着府中后院方向跑了过去。

……

大秦的法律虽然极为严苛,但却对遵纪守法的平民百姓格外友好。

即便是人潮汹涌的大街上,也见不到一丝违法乱纪现象。

往来的人群和宽敞的道路两旁摆摊的商贩井然有序,一派繁华热闹的盛世景象。

“诶,可惜了,这种盛景,再过不了几年,就要被战火完全毁于一旦了……”

被一群护卫打手簇拥着,赢攸宁坐在宽敞舒适的马车里向外张望。

今年是公元前212年,距离秦始皇嬴政病逝沙丘只有短短的两年时间了。

之后,则是废物秦二世胡亥在阴谋家赵高和李斯的扶持下登基,陈胜吴广起义,六国死灰复燃……

“长眼睛了吗?滚开!都给老子们滚开!”

“没看见这是谁的马车吗?都敢不长眼的不让路?”

“告诉你,死老太婆,这是我们十九皇子的车架!再不快些让路,小心你的贱骨头!”

正当赢攸宁正想着怎么借助系统试图救一救这大秦的时候,一阵吵闹声忽然在车架前方响起。

“怎么回事儿?”

赢攸宁才刚皱着眉再度将头从马车探出,周边几个看清楚他长相的男人顿时如同鸟兽一般散开。

“快跑,真的是十九皇子赢攸宁!”

“这个纨绔不是成了瘫子了吗?”

“狗屁,我听到的消息明明就是他成了疯子了!”

“老天爷不长眼啊!”

伴随着一阵抱怨和不堪入耳的辱骂,赢攸宁脸色顿时僵在当场。

瞥了眼被几个护卫架住的挡路的那个老太太,赢攸宁黑着脸朝马车旁的黑子扔下一块金子。

“去,把这块儿金子扔给那个老婆子!”

“公子,这……”

黑子一愣神,狐疑抬头。

“你多想个狗屁!老子就是钱多烧的,看不惯穷人!”

黑着脸朝黑子骂了一句,赢攸宁当即拉下车帘。

黑子这才放心,快步走向被几个护卫架到一旁的老太太。

一直从车帘缝隙里偷偷看着这一幕的赢攸宁眼皮子一跳……

老太太竟是一口浓痰直接吐到了黑子的脸上!

“这特么的算什么事儿啊!难不成,老子真的要顶着这个纨绔败类的名声过一辈子?”

摸了摸额头,赢攸宁一阵叹息。

经过了之前的那一段小插曲之后,车架的速度极快,没多大会儿时间,就来到了咸阳书院的门口。

看着咸阳书院平日里从不关门,此刻却紧紧关闭着的大门,赢攸宁脸色青黑一片。

他可是清楚记得自己那次酒醉之后在这座书院的丢人事迹,哪里会不知道,这咸阳书院这会儿摆出这样的态度,就是不欢迎他的到来!

盯着咸阳书院的朱红色的大门默然无声片刻,赢攸宁忽然一摆手,面无表情道:

“给老子把他们大门撞开!第一个闯进去的!赏金五十两!”

明天,嬴政就要把那些儒生和方士全都斩首示众了!

他这会儿压根就没有心情,好好的跟书院里的人沟通进书院的目的!

被五十两的重金诱惑,几个激动的脸色通红的护卫当即迫不及待上前。

冲在最前面的,赫然正是干瘦矮小的黑子!

十数个护卫费尽了心思都没能将大门给撞开,直到最后,还是黑子灵机一动,翻过了院墙,这才将大门给从内部攻克了……

不顾黑子的邀功,等的心急如焚的赢攸宁在大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当即黑着脸踏进了空无一人的书院。

“诶,今天书院休沐(就是古代的放假),还是怎么着?”

“这么安静,难道那些穷儒生都出去快活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公子,我看咱们还是小心行事吧!”

不理会几个胡乱猜测的侍卫,赢攸宁想了想,当即看向黑子。

黑子正因为他答应的五十两金子没到账而闷闷不乐呢。

“把衣服脱了。”

赢攸宁面无表情出声。

“啊?公子,小的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黑子一愣神,脸色通红一片。

“滚蛋!谁有火折子(古代版的打火机),给老子拿一个出来!”

随意将黑子脱下来的衣服卷成一团,赢攸宁沉着脸看向不远处的学舍。

“老子数到十,要是没人出来的话,我就一把火把这破书院给点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