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系统逼我考科举

系统逼我考科举

一七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家自从分家之后,顾老大家过得是越来越好,顾老弟一家却越过越穷,只因家中还要供养一个读书人,起初大家对顾邵都不是很看好,毕竟人品就摆在那里,哪怕前些日子真中了秀才,村里也没人想高看他一眼,这不现在为了钱,竟然要把亲妹妹给卖了,然而就在顾邵准备和人牙子签卖身契的时候,大脑却突然传来一阵疼痛,昏迷前,他仿佛听到了一个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奇怪的声音........

主角:顾邵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邵 的女频言情小说《系统逼我考科举》,由网络作家“一七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家自从分家之后,顾老大家过得是越来越好,顾老弟一家却越过越穷,只因家中还要供养一个读书人,起初大家对顾邵都不是很看好,毕竟人品就摆在那里,哪怕前些日子真中了秀才,村里也没人想高看他一眼,这不现在为了钱,竟然要把亲妹妹给卖了,然而就在顾邵准备和人牙子签卖身契的时候,大脑却突然传来一阵疼痛,昏迷前,他仿佛听到了一个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奇怪的声音........

《系统逼我考科举》精彩片段

 眼下正值四月,冬谷既尽,宿麦未登,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金坛县上枣村的顾家,却因为卖女一事弄得焦灼不已。村里但凡忙完农活的人都围在了顾大河家的院子外,也不说话,只在一边冷眼旁观地看着热闹。

真不是他们见死不救,而是这顾大河一家吧,委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顺着他们家人的意思来,没准还给你劈头一顿骂,更不用说如今大伙儿都见不得他们家卖女儿了。

谁也看不惯,谁也不敢说。

唯一敢说的,怕就只有顾大河的兄长顾大山了。这顾家,也算是十里八乡的殷实人家,只是自顾家老太爷去了,让底下两个儿子分了家之后,顾大山家是越过越好,弟弟顾大河一家却是一年不如一年了。究其原因,也没有别的,单只一件,顾大河家出了个读书的秀才。

这人是顾大河家的长子,名叫顾邵,名字挺好听,长得也是英俊不凡人模人样的,比县城里头的公子哥儿还像是公子哥儿,一看就不是乡下人。就是因为顾邵从小与乡下孩子不同,顾大河夫妻俩对长子抱有无限的希望,早早地将他送去了学堂里头读书。

同为村子里的人,大伙儿其实并不知道顾邵的学问怎么样,只是听之前听同村的另外一个小童说起,似乎顾邵在私塾里并不得先生看重,还经常将先生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上枣村的人虽然没有读过书,但也知道尊师重道,知道天地君亲师,这样不将先生放在心上的人,能有多大出息?再加上之前还有村里人看见顾邵私下里逃了私塾的课,跟几个狐朋狗友一块儿去酒楼里吃酒,让原本就不看好顾邵的一群人,更加对顾家嗤之以鼻。

先入为主的关系,这些年每每顾大河和陈金莲夫妻俩在外吹嘘自己儿子的时候,听到的往往都会不屑一顾。直到——前两年顾邵出人意料地过了县试,又接连过了府试和院试,得了个秀才的功名,这才让众人信了顾家两口子的话。

只是考了秀才又能有什么用,心眼儿坏了,想来也不是个能长久的。

当了秀才就能卖了妹妹吗?

若是顾邵能听到这些乡人的心里话,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能!他当然能!

再说了,他又不是真的要将小妹给卖了,签的是活契又不是死契,等到了人家府上当个十来年的丫鬟,不是还能被放出来吗?那可是县城里头的大户人家,多少人挣破脑袋想要进去当丫鬟都当不了,也就是他有门路,才能将小妹给塞进去。

进去之后,一举两得,不仅小妹以后有了出路,他也能白得一笔银子,解了他的手头之急,何乐而不为呢?

这些看热闹的,在顾邵看来都是出于嫉妒。

院子中间,顾大山和顾大河兄弟俩还在拉扯。

“我说他大伯,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咱们这样做自有咱们的成算。”陈金莲在边上瞧着,觉得这个大伯哥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他们家卖女儿,碍得着别人什么事了。

“就你们这样,能有什么成算?”顾大山也恼了,“咱们顾家又不是什么穷的揭不开锅的人家,哪里用得着卖女儿。你家里若是真缺了银子使,回头我借你一些便是!”

张氏听了丈夫的话,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只是却并没有说什么。

顾大河梗着脖子道:“我是让她去当丫鬟,又不是让她去做别的。那县城里的李家是干干净净的人家,又素来有名,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顾大山都快被这个弟弟给气笑了:“要真那么好,你怎么不去当丫鬟?”

顾大河扭捏了一下:“我又不是女的。”

合着他要是女的,还真要去当丫鬟,顾大山差点没被这个不着调的弟弟气死,“你啊你,怎么年纪越大越糊涂了。小妹才多大的年纪,你就让她去别人府里当丫鬟伺候人。你以为丫鬟是那么好当的,进了别人的府里,要打要骂,还不是别人说了算?小妹虽然是个姑娘家,可也是你的亲女儿,你怎么忍心让她去外头受苦?”

顾小妹缩手缩脚站在一边,脑袋上的两个小辫子有气无力的耷拉着。

她今年才不过五岁,上头有两个哥哥。一个是顾邵,一个是顾礼,陈金莲在生了两个男孩之后,本不想再生了,只是后来出了意外,这才又添了个顾小妹。

顾大河夫妻俩本来就不看重女儿,平日里最多不过给她一口吃的,给她一身衣裳穿,别的再不会多管。这回顾邵回来,说是给小妹找好了出路,顾大山夫妻两个一合计,觉得不错,便立马同意了。

自始至终,顾小妹都没有说过话,她也压根懂不了那么多,只知道爹娘和哥哥不想再养她了,要赶她走。

那边顾大山怎么都劝服不了顾大河,遂将目光放到顾邵身上:“邵哥儿,你爹脑子不清醒,难不成你也糊涂了不是?你是个读书人,还是个秀才,有了当丫鬟的妹妹,说出去你脸上就有光了?”

顾邵穿着一袭青衫,清清朗朗地站在那儿,有如修竹一般,让人见之忘俗。只是他这性子与长相,似乎从没有契合过。

顾邵懒懒地抬起眼睛,回道:“大伯,您就别担心了,我那同窗都已经将李家的情况给我说了清楚,他们家有一个小姑娘,正缺玩伴,小妹此番过去,必定是去副小姐的。这契约上签的是十年,小妹一进去就是享十年福,大伯,你可别拦着小妹享福,免得日后她还要怪你不识趣儿呢。”

顾大山:“……”

他真想啐这侄子一口!听听听听,这是人话吗?学问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吧。顾大山又看向顾大河:“你就不怕小妹往后怨你们?”

“她敢!”陈金莲高高地挑起眉毛,警告地看了女儿一眼。

顾小妹又瑟缩一下身子,悄悄躲到他大伯身后。

陈金莲冷下脸:“我生她养她到这么大,恩情比天还要高。莫说今天只是让她李府当个十年的丫鬟,就是让她当一辈子,她也只能乖乖地受着!”

小儿子顾礼在后面有样学样:“乖乖地受着!”

说着,顾礼还冲顾小妹做了个鬼脸。

比起陈金莲,顾小妹明显更怕她这个二哥。顾礼比她只大两岁,性子却比谁都要蛮横,平日里就以欺负顾小妹为乐。顾小妹被他欺负惯了,一见到他就怕。

这一大家子,看得顾大河连连摇头。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牙人早就在外头候着,看他们一大家子的人争执了半天也商量不出什么,不由得烦了。要不是看着小丫头生得确实不错,他才不会费这个功夫:“我说,你们到底卖不卖?不卖我可走了。”

“卖!”斩钉截铁的一个字。

众人循着声音望过去,却是这位秀才公。

顾邵真的急着用钱。

他上回打赌输了三两银子,不好跟父母开口要,便一直拖到了现在。眼看着已经快到期限了,倘若还是拿不出来,岂不是让那些人觉得他是个穷酸鬼?顾邵可丢不起这个人。

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他身上,顾邵咳嗽了一声,缓缓上前:“契约拿来,我来签。”

牙人知道这位是个秀才,便笑嘻嘻地将契约奉上。

顾邵也算是个读书人,家里的笔墨都是现成的。他让爹娘将笔拿了出来,一目十行的扫了一眼契约,见没什么问题,便俯下身想要签上名字。

这顾大河三个字还没有落成,顾邵脑中忽然划过一丝异样。

“滴滴滴……系统绑定中……”

隐约间,顾邵好像听到一道诡异的声音,那声音毫无起伏,诡异至极。

“系统支线:种田,经商,科举,请宿主自行选择。”

科举?脑子坏了才考科举!顾邵还没说完,便感觉头顶一阵剧痛,像是被什么重物敲击过一样。

紧接着,他整个人便猛地向后倒过去,转眼间便不省人事。

脑中的声音还没结束:“……恭喜宿主选定科举兴家支线。”

然而,昏睡过去的顾邵并没有及时收到这一喜讯。

他这一晕,可是让顾大河夫妻俩彻底乱了套。尤其是陈金莲,大儿子就是她的心头宝,眼下的儿子昏倒了,还不知道原因呢,陈金莲便干嚎了起来:“我的邵哥儿,你要是出了事儿,可叫娘怎么活啊!”

顾大山被他叫得头疼,连忙呵斥道:“嚎什么?还不赶紧将邵哥儿回去。”

“对,对……”陈金莲这才醒悟过来,连忙站起身狠狠的拍了顾大河一下:“还愣着做什么!”

顾大河瞬间清醒,慌忙之间跟着他兄长一道将儿子扶到了屋子里。

顾礼一见大哥被抬到屋子里了,也趁乱钻了过去。陈金莲则急急忙忙地赶了出去,朝着村里的郎中家奔去了。

满院子的人面面相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有些呆滞。

那牙人也是一样。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个主事儿的人一个都不在。他捏着尚未签完字的契约,皱眉道:“这还卖不卖了?”

“不卖不卖!”张氏从后头走了出来,“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我们顾家不卖女儿。”

顾小妹愣愣地看着她大伯娘。她这是……不用被卖掉了吗?

张氏只生了两个儿子,对顾小妹这个小侄女也是当女儿疼的。见小妹这样,她心里也不好受。索性这一家子人如今也管不了小妹,张氏做主,将小妹暂且接到了自个儿家里,顺带还将一院子看热闹的人都轰走了。

都是些不省心的,刚刚人家卖女儿看得起劲,如今人家儿子昏倒了,也是恨不得将脑袋伸到屋子里去,如此做派,真是令人作呕!

众人被赶出去之后,顾家的院子里才冷静下来。

不多时,陈金莲便从外头醒来了郎中。那郎中也是个有本事的,切了一下脉便知道作为秀才公没什么大毛病。

他伸出拇指,放在顾邵的人中上,狠狠地一按。

陈金莲刚要阻止,便听到儿子小声地叫了一句,接着悠悠转醒。

“醒了醒了!”陈金莲惊喜地扯着丈夫的衣裳。

顾邵还有些懵,看了一眼周围,才想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顾秀才可觉得身子哪有不舒服的?”郎中问道。

顾邵浑身上下摸了摸,迟疑地晃了两下脑袋,咦,好像没什么毛病了。

郎中又问了顾邵两句,见他眼神清明,说话也利索,心知这是没什么事了。他转过身,匆匆写了一剂药方,主妇顾大河拿着这药方去县里药房里头去抓药。

顾大河郑重其事地接过了。

郎中又吩咐了几句,这才背着箱子准备离开。这位秀才的确却什么事情都没有,然而没事的人才会疑神疑鬼,与其叫这一家人瞎担心,还不如交代下去,让他们多吃一些药,也免得他再费口舌解释什么。如他所想,顾家一家人看着郎中这么快就将顾邵弄醒了,对他的话深信不疑。陈金莲也顾不得小气了,亲自将郎中送了回去,又包了十几个铜板与他。

人走之后,顾邵的屋子里一下子空了下来。他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正要安慰自己方才的一切都是幻想,脑中忽然又传来一道声音。

“系统001加在完毕。”

顾邵瞪大了眼睛,害怕地揪住被子:“你,你是个什么东西?”


 系统见他问起,操着一口冰冷的电子音,语气毫无波澜:“001不是东西,是晋江渣男改造系统。”

短短的一句话,顾邵却一个字也没听懂。

但他知道,这莫名其妙跑到他身体里的所谓的系统,肯定不是什么好货。

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如今这诡异的东西已经跑到他身上来了,可谓是细思极恐。顾邵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并没有人之后,又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我不管你是什么,立刻从我身上出去!”

系统不想这渣男宿主竟然还这样的嚣张,一时间也有了些小情绪:“宿主尚未开始改造成功,001无法卸载。”

出师未捷,它怎么可能回去?

“谁让你改造了,我好得很,用不着你来操心。”顾邵愤怒了,“我可警告你了,若是你不乖乖地从我身上出去,回头我定找个高僧将你给收了!”

他瞪直了眼睛,风度全无,再也不像往日那样,端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架子。

系统冷笑一声。

顾邵觉得自己从这身笑里面听出了满满的蔑视,不禁恼羞成怒:“你等着,迟早让你乖乖滚出来!”

系统忽然销声匿迹。

顾邵还以为它要对自己做什么,不想它忽然没了动静。

“……系,系统?”顾邵琢磨着这个奇怪的名字,确定自己从未在听书上看到过,也从未听人提起过。

并没有人回应他。

“别以为你藏着我就不知道你在哪儿!”顾邵色厉内荏地叫了几声,依然没有人回答。

可顾邵知道,那怪东西肯定没有走。他既觉得愤怒,又觉得焦躁,一时不察,头发都被他揪掉了几根,疼得顾邵龇牙咧嘴。

这什么鬼东西,莫名其妙地附身到他身上,也不知有什么企图。顾邵虽没有做过什么好事,可也自认为不是坏人,更没做过什么亏心事,怎么这东西就偏偏找上了他?

顾邵越想越觉得可怕,正不知道怎么是好的时候,一个小身影忽然从外头溜了进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帘子后面。

顾邵本来就疑神疑鬼,猛然一看到帘子后面的黑影,差点没被吓出个好歹。

等看清楚了之后,才知道那是他弟弟。

顾邵瞬间变得正经了起来,维持住了一个兄长的威信,呵斥道:“鬼鬼祟祟地藏在那儿做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嘿嘿。”顾礼乐颠颠地从帘子后头出来,跳到顾邵床前,“我来看看大哥你怎么样了。”

“我好好的,能怎么样?”顾邵反问一句,便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了。

顾礼乖乖地跟在他后面,一道出了屋子。

顾礼自小就崇拜自家大哥,觉得自家大哥无所不能,哪怕不用功也能中秀才。往后他以大哥为标杆,想必迟早也是能考中秀才的。

兄弟俩出来之后,顾大河已经从外头拿了药回来了。

虽说郎中说要去县里的铺子里买药,不过顾大河找人看了那方子,瞧见上头都是寻常的药材,山里面都有,寻常人家也都备着这些药材,他便去他大哥那边拿了一些。

顾大河回来的时候,还顺带将顾小妹也领了回来。

顾邵一看到小妹,便想起今天本来要做却没有完成的事,心头颇为遗憾。

“那牙人走了?”

“走了,一早就走了。”顾大河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刚才他去他大哥家,毫无疑问又挨了一顿批。

顾大河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顾小妹听到他们又提起了牙人两个字,小身子一抖,恨不得立马缩起来。

顾邵看出了小妹的抵触。这可不行,小妹这次过去是当丫鬟的,若是不能将这性子给掰正了,往后如何伺候李家小姐?

顾邵在身上摸了摸,最后从袖口摸出一块饴糖:“小妹,你过来。”

顾小妹往后躲了躲。

顾邵动作一僵,右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中。

顾大河一见女儿不给儿子面子,当即恼怒了:“没听到吗?你大哥叫你过去!”

顾小妹被他爹的大嗓门吓了一跳,眼泪一下子蓄满了眼眶,慢吞吞地挪到顾邵面前。她生得瘦瘦小小,还没有顾邵大腿高,站在他跟前时,须得高高的抬起头,才能看到顾邵的脸。

小孩儿都喜欢长得好看的,更何况这个长得好看的还是她的亲哥哥。

顾小妹从前最喜欢的就是顾邵,因为顾邵从不会像顾大河和陈金莲一样板着脸对她,也不想顾礼一样随时随地都欺负她。

可是家里这个待她最和善的大哥,竟然要卖了她。

顾小妹瞬间就觉得顾邵可怕极了。

顾邵却并没有意识到小妹的心境变化,他将手里的一小块饴糖放到小妹手中:“吃吧。”

顾小妹一愣,傻乎乎地看着他。

顾礼早就在旁边嚷嚷开了:“大哥,干嘛要给她呀?”

说完,顾礼还凶巴巴地瞪了顾小妹一眼。他也是顾家的小霸王,顾大河和陈金莲夫妇俩对他也是百依百顺,顾礼打小就受这夫妻俩的影响,对顾小妹也是要多恶劣便有多恶劣。

顾小妹被他一瞪,吓得糖都差点拿不住了。

“礼哥儿,不许凶小妹。”顾邵一脸严肃,教训弟弟的样子还真挺像一回事。

顾礼瘪了瘪嘴,颇为不甘心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盯着顾小妹手里的糖,眼中划过一丝凶狠。

等着!等大哥走了,看他怎么收拾她!在这个家里,从来就是顾小妹让着他,他还从来没有迁就就顾小妹!一个丫头片子也能跟他比?!

顾小妹又抖了一下。

顾邵笑了笑,将她揽到身边摸着她的头发:“小妹不要怕,礼哥儿他就是看着凶而已。”

他见小妹不动,便将糖塞到她嘴巴里。

甜甜的糖味在嘴里融化开,一点点渗到心间,滋味儿不知道有多美妙。

顾小妹呆呆地看着顾邵,满眼的难以置信。

她大哥,竟然喂她吃糖了。顾小妹有点想哭,她吮着糖的甜味儿,忽然感受到了一丝幸福。

“好吃吗?”

顾小妹狠狠地点了点头,这是她头一次尝到糖的味道。

顾邵当然知道好吃,这个是他好不容易才省下来的一小块,宝贝着呢。本来想着晚上自个儿藏起来吃,可如今……顾邵咬了咬牙,安慰自己不要在意。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话糙理不糙。

“这糖在咱们这儿不多见,县城里却是处处都有卖的。”

顾礼立马回道:“真的吗,那我也要去县城里买!”

话被打断,顾邵有些郁闷,他重新看着小妹,循循善诱:“等小妹你去了县城,就可以天天吃这糖了,怎么样?”

顾小妹擦了擦手,木讷道:“可是,可是我没有铜板。”

“去了县城就有了。”

顾礼听到这话眼睛就亮了,再一次打断他们的话:“那我也要去!”

顾大河立即呵斥:“去什么去,臭小子皮实的很,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

顾礼还不高兴地说了一声“凭什么呀”,直到看到他爹高高地举起拳头,才不甘愿地闭了嘴。

要是真的有铜板,有糖吃,他比谁都想去县城。

顾邵对弟弟的话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这么个惯会惹祸的男孩儿,他想去,人家还不愿意收呢。

“小妹乖啊,那李家是县城里的大户人家,在他们家做丫鬟的手里都有余钱,到时候你想吃什么便能吃什么,想买多少糖就买多少糖。”

顾小妹怔住了,糖也忘了吃:“大哥,你还要卖了我,是不是?”

顾邵你觉得这个卖字听着不大得劲,“怎么能叫卖呢,你只是去她家做几年的丫鬟,又不是回不来了。”

顾小妹拉着他的衣裳:“可是……我不想去。”

爹娘再不喜欢她,这里也是她的家呀。

顾大河拉长了脸:“跟你好好说,你还犟上了,你哥这么做究竟是为了谁?”

顾小妹被他吼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顾邵示意他爹别这么凶,又继续好言好语地哄道:“听话,多少人想去李家都去不成呢,大哥给你求来这份前程,还不是为了你好。”

许久没有说话的系统再也忍不住了。

它见过渣的,没有见过这么渣的。因为绑定了宿主,系统可以明确地捕捉宿主的想法。

这个渣男确实是打从心底里觉得自己是为了妹妹好,是为了妹妹的前程着想,世上怎么能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系统觉得自己的精神都遭到了污染,他要是再不给顾邵一点颜色瞧,妄为渣男改造系统。

下一刻,系统对着顾邵的肚子狠狠地电了一下。

“呃——!”一阵钝痛,顾邵立即弯腰按着肚子。

顾大河一下子就慌了:“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刚才的病症还没有好?”

“无,无碍。”豆大的汗滴从头上渗出来,顾邵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揪成了一团,痛不欲生。

他知道是什么在作祟,那个叫……系统的鬼东西。

“爹,先扶我回去。”顾邵忍着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顾大河无有不应的,将儿子扶到床上躺下之后,又忙不迭地去拿之前带回来的药材,准备给儿子煎药。

妻子去送郎中了,顾大河没法子,只能让两个小的先照顾着长子。

顾邵依旧疼得要命,他在床上滚了几遭,痛感丝毫没有缓解。

不得已,顾邵只能示弱。

他闭着眼睛,在心中默默叫道:“系统?系统?快给我滚出来!”

系统悄无声息地出来了。

“宿主有什么事?”

“这话难道不是我问你才对,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说起这个系统,可没有半点心虚:“本系统是晋江渣男改造系统,经鉴定,宿主系晋江文学史上第一渣男,抛弃妻子,谄媚权贵,恶贯满盈。为配合净网行动,本系统将会对宿主进行彻底改造!”

“哈?”顾邵不自觉地出声。

谄媚权贵?这是不是说明,他顾邵以后还能得到权贵的青眼呢?

对,肯定是的!

系统默默地加大了电流。

“嘶,轻点轻点,我知道错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在这个不知道来路的系统跟前,顾邵不得不识趣。

系统松了手。

顾邵缓了一口气,目光涣散:“你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刚刚那段话,他压根就没听明白。

见宿主似乎有了一丝觉悟,系统说得铿锵有力:“简单,将宿主引上正路,消除一切邪念,走上科举兴家之路!”

顾邵压根没有听到后面的话,只听到了邪念二字,他有些委屈:“我本来也没有什么邪念啊。”

系统:“你卖妹妹。”

“我那不是缺钱么,再说了,我也是为了她好——啊——!”

系统再一次放点。

“嗷——我真的是,为了她好,我可是个好哥哥,啊!”

系统二话不说,将电流加到了最大。它发现了,跟这种渣到骨子里的渣男就没必要废话了,还是直接动手得好。

顾邵差点被电成了傻子,他几乎要口吐白沫:“好哥哥……”

系统极其冷酷:“奉劝一句,宿主还是早日断了卖妹妹的念头,否则——”

否则什么,不言而喻。

顾邵躺在床上,身子这会儿还疼得要命,他蜷缩着身子,死死地咬着被子,呜呜……


 顾礼和顾小妹扒在床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大哥一会儿打滚,一会儿扯着被子,嘴里还念念有词。

顾礼看了一会儿,突然“哇”地一声哭出来,鼻涕都拖得老长,哒哒地跑去他爹那儿,一边跑,还一边嚎着:“爹,不好了,大哥傻掉了,大哥傻掉了!爹你快过来看呀!”

他嗓门又高,喊得撕心裂肺,仿佛顾邵不是傻掉是死掉了一样。这一声声,震得顾邵脑门都疼。

顾大河本来在厨房里头煎药,听到这话,吓得药也不煎,赶忙擦了擦手,跑到屋子里头去。

屋子里只剩下顾小妹和顾邵。

顾小妹躲在一边,怕怕地看着床上的顾邵。顾大河顺势看过去,便看到宝贝儿子躺在床上,死死地抱着肚子,眉头紧锁。

他轻轻地给了小儿子一个榔头,没好气道:“你瞎咧咧什么呢。”

顾礼摸了摸脑瓜:“可是刚才大哥分明就是傻了,说的话我们都听不懂,对吧小妹?”

顾小妹听到顾礼提到她,有些弱弱地点了点头。

大哥确实太不对劲了。

顾大河不相信他走上前,拍了拍儿子,放低了声音问道:“邵哥儿,你这身子还是不舒服?”

顾邵有气无力地哼了哼。

岂止是不舒服,他都差点要死掉了好吗?只是这些事情不好跟别人说,哪怕是他爹,顾邵也实在说不出口。一来没面子,二来,这事说出去了,人家也不相信,没准他会觉得他真的傻了。

可若是相信了,那他也就真的完了。即便顶着一个秀才的名头,传出去了,一样会被人烧死的:“爹,我没什么大事,只是身子有些疼。”

“哪儿疼?”

“哪儿都疼。”顾邵眼泪汪汪,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顾大河急得原地打转:“怎么又疼了呢?”

顾邵沉思了一下,目光悲痛:“大抵是课业繁忙,将身子给熬坏了吧。”

“……”系统抽了抽嘴角,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改造宿主,任重道远!

顾邵打小就长得好,不像乡下里的孩子。顾大河和陈金莲一直拿他当宝贝似的养着,后来顾邵不愿意种地,便说自己要读书,要考举人,中进士。顾大河夫妻不疑有他,赶紧给他寻了个先生,读了私塾。

只是读书之后,顾邵才发现自己并不是那块料。他倒也不是不懂,只是没有那份恒心,也不愿意下那个狠心去折磨自己。好在……如今顾邵已经考中了个秀才。

乡下这个地方,有了秀才的功名便足够了,顾邵并不觉得自己还有往上考的必要。当然,书还得是要继续读的,毕竟他不想种地,也不想琢磨着挣钱的事儿。

眼下顾邵这么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一下子就把顾大河给吓倒了,他连嘴唇都在颤抖:“那,那这可如何是好?要不,我这就送你去县上的医馆?”

顾邵连连摆手。

他这毛病,便是神医也救不得。顾邵摸了摸肚子,那股疼劲儿来得快去得也快,既折磨他的,也折磨他的精神。疼过之后,顾邵反而有些饿了。

肚子恰如其分地叫了两声。

“怎么了,是不是还疼?”顾大河看他摸肚子,又担心太过,“我就说要去医馆的吧。”

“没事,去医馆太费钱了,这么点痛,我还忍得起。”

顾大河听着心酸。

顾邵觑着他爹的脸色,好半天才犹豫道:“那个……爹,家里是不是还有几只鸡?”

顾大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儿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有,有!你等着啊,爹这就过去给你杀一只鸡煮汤喝。”

顾邵砸了咂嘴巴,想说炖汤的话味道太淡了,可他如今这个状况,还是老老实实的喝汤吧。

顾大河又仔仔细细的问了一遍,确定顾邵真的好些了,不需要再上医馆,这才颠颠地跑出去杀鸡。

顾大河出去之后,两个小的又留在了屋子里头。

顾礼趴在顾邵床上,托着腮帮子看着他。想到鸡肉,顾礼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们家好吃的虽然都紧得大哥和他,可是家里的条件远远比不得大伯家,是以这样的好肉并不常见。

“大哥,回头我能分一个鸡腿吗?”

顾邵舍不得。可是他又是个做哥哥的,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礼哥儿呀……”

“哎!”顾礼清脆地应了一声,带着无限的期待。

顾邵嘴皮子一掀,挑剔道:“你太胖了,吃太多肉不好。你又不像哥哥这样已经定了亲,还中了秀才。你这样胖还能吃,是找不到媳妇的,回头孤独终老就不好了。”

顾礼听的是扎心的话,悲伤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他不要找不到媳妇儿!

“乖,别哭啊,哥哥也是为了你好。”顾邵再次会心一击。

顾礼拖着鼻涕,毫不留恋地跑开了。

系统快要被这兄友弟恭的画面感动死了。它有没有出声打扰,顾家除了顾小妹,一家子都是极品,统统需要被改造。宿主能调教一下顾小弟,系统也是乐见其成的。

毕竟这小孩,确实也欠调教。

不多时,陈金莲也从外头回来了。

听了顾大河说了儿子的事,陈金莲又不放心地来屋子里看了一遭。见儿子确实不像是有什么大事的模样,这才放心的出去了。彼时,顾大河已经将鸡给拾掇了干净。

陈金莲一点没心疼,直接将整只鸡都放到了锅里。她儿子可是因为读书败坏了身子,不好好补补怎么行?

顾大河和陈金莲两口子偏心归偏心,可都是勤快的人,手脚也利索,没过多久便将午饭给弄好了,端到了饭桌上。

顾邵拖着病体,姗姗来迟。

只是两口子却没有怪过他,反而更心疼了:“邵哥儿怎么又下床了,不是说待会儿娘端过去给你吃吗?”

顾邵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说自己出来是因为想要独占那两个鸡腿。

外头有礼哥儿这个小家伙虎视眈眈,他不放心,生怕爹娘会沦陷。所以,他不得不委屈自己出来吃。

“没事儿。”顾邵咳嗽了一声,佯装虚弱,“儿子年纪也大了,未曾侍奉过父母半日,怎么敢让娘来伺候我?”

一句窝心的话,让陈金莲听着更是觉得儿子听话懂事。

“这有什么,娘伺候你是应该的。”说话间,陈金莲已经将儿子按到凳子上,不让他多站着,又捡起了两个鸡腿好几块鸡肉放到他碗里,盛了满满一碗汤。

顾礼望着两个大鸡腿,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冒着酸水,他眼红了。

要是哥哥不在家的话,这两个可都是他的!

顾小妹坐在桌角边,头也没有抬。因为她知道,不管再怎么看,自己都不会有肉吃的。

看不到,就不会馋了,嗯,就是这样,顾小妹默默安慰自己。

顾邵盯着碗里的东西,抿了抿嘴角,复又推辞:“还是让爹娘先吃。”

“你吃你吃,爹娘不爱吃这些。”顾大河两口子连忙推拒。

顾邵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收下这两个鸡腿。

筷子夹起一个送到嘴边,刚要大快朵颐,脑中再次响起警报。

顾邵一顿。

“滴——检测到宿主存在自私虚伪的行为。请宿主谨记尊老爱幼美德,善于分享。”

两个鸡腿,五个人,分享个屁!到嘴边的东西,顾邵怎么可能分给别人。

狗胆子一起来,他连系统的威力都忘了,恍若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开吃。

“启动一级惩罚。”系统觉得被蔑视了,狠狠地电了一下。

顾邵手指一麻,筷子猛地掉了下去。

“你到底要干嘛?!”桌上的几个人都来了过来,顾邵欲哭无泪地重新拿些筷子,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他在脑中如此质问系统。

他就想吃一口肉而已啊,为什么连这也要跟他作对?他招谁惹谁了?

系统冷酷无情:“请宿主学会分享。”

“桌上总共五个人呢!”顾邵强调。

系统:“这并不是宿主私吞鸡腿的借口,请宿主正确分配。”

“就不能通融通融。”

“二级惩罚即将启动——”

“别别!”顾邵真是怕了它了。

他瞅了一眼桌上的几个人,留恋地看了一眼自己碗里的大鸡腿,最后,还是被惩罚的恐惧占了上风。保命要紧,顾邵咬牙,将鸡腿给了顾大河和陈金莲。

夫妻俩面面相觑,又对着顾邵:“儿啊,爹娘真的不吃。”

说着,两个人还想让鸡腿夹回去。

顾邵悲痛拒绝,生怕他们夹回来:“爹娘,这是儿子孝敬你们的,你们不要再推辞了。再说了,儿子现在生了病,该吃些清淡的,这鸡腿实在是受用不起。”

顾大河夫妻俩只选择性的听了前半句话,一时间,又是感动又是心酸。看着儿子“坚定”的模样,这才收下两个鸡腿。

陈金莲还是头一次吃鸡腿呢。儿子孝敬的,山珍海味也不过如此了。她唏嘘了一下,觉得自己果真没有白养儿子。

他们家的邵哥儿,可孝顺着呢!

没了鸡腿,顾邵着实心痛了一阵。不过碗里总还是有有几块好肉的,聊胜于无,他正想夹着吃了,便又听到一道不祥的声音。

“请宿主继续发挥分享精神,惠及弟弟妹妹。”

顾邵看了一眼旁边的两只小崽子……他只觉得心都在滴血。爹娘误他啊,只生他一个不就好了?

顾小妹仿佛察觉到兄长的视线,疑惑地抬起头。只是这一抬头,差点没有吓到她。

大哥的脸色,也太……太狰狞,顾小妹吓得赶紧低下头。

只是还没过多久,顾小妹仿佛听到大哥痛哭地呻吟了一声,紧接着,她的碗里边多出了两块肉。

顾小妹呆住了。

顾邵将碗里的肉对半分给了弟弟妹妹:“乖,吃吧,哥哥不饿。”

他被电怕了,不敢再有反抗。好歹还有汤呢,顾邵破罐子破摔地想着。

陈金莲不乐意了:“她一个赔钱货,吃那么多肉干什么?”

顾邵不好解释,只是端着一副疼爱弟妹的脸色:“总归是我的妹妹,一家子骨肉,我除了孝敬爹娘,便只能疼他们了。”

陈金莲却觉得儿子真是读书读傻了。

给小儿子她不反对,只这赔钱货,陈金莲却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她不好说儿子,便虎着脸对着顾小妹:“听听你大哥说的话,你大哥这样疼你,往后你可得给他当牛做马。要是不敬着你大哥,我的老天爷都看不得你好!”

顾小妹对她娘的责骂已经习惯了。倒是她大哥的话,让顾小妹心里又起了波澜,她闻着碗里的肉香,忽然有些想哭。

顾邵正在心疼,便看到旁边的小妹悄悄地看了一眼。

还是像往常一样,眼睛红彤彤的,怯怯的,弱弱的,像是被人丢掉的小可怜一般。只是不一样的地方也是有的,她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眼中仿佛有了一层不一样的光彩。

顾邵怔了一下,这是,他的妹妹呀——

抢了他鸡肉的妹妹。

顾邵暗暗告诫自己:不能心软,心软了,下回岂不是还要分给她?

都是糖衣炮弹,他才不会中计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