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侥幸

侥幸

朽木生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久久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耐不住寂寞很快续弦。为了减少家庭矛盾,她被送到乡下去养。一朝回归禹城,是因为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死活不肯和商家联姻,她成为替嫁的工具人。苏久久之所以老老实实的替嫁,是因为拿了别人的钱财,替人消灾。听闻商景聿身患怪病,命不久矣,她就给他针灸治疗。可是,说好的不近女色的男人,突然天天缠着她算怎么回事?她只治病不献身的……

主角:苏久久,商景聿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久久,商景聿 的女频言情小说《侥幸》,由网络作家“朽木生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久久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耐不住寂寞很快续弦。为了减少家庭矛盾,她被送到乡下去养。一朝回归禹城,是因为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死活不肯和商家联姻,她成为替嫁的工具人。苏久久之所以老老实实的替嫁,是因为拿了别人的钱财,替人消灾。听闻商景聿身患怪病,命不久矣,她就给他针灸治疗。可是,说好的不近女色的男人,突然天天缠着她算怎么回事?她只治病不献身的……

《侥幸》精彩片段

“久久,酒店是你妹妹订的,她也是一片好心,不想委屈了你,什么时候你想回家,爸再去商家接你。”

苏久久坐在沙发上,发白的牛仔裤与洗的脱线的白衬衫,和酒店的华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这个人就是她的亲爹苏成天。

父女俩相对而坐,说出的话却比陌生人还要客气。

“谢谢爸,我知道了。”

苏久久声音很轻,听起来小心翼翼,活像一只受惊的小猫。

实际上,苏久久原本的声线就是这么轻柔。

在村里的时候,小伙伴们都说她说话像云像雾,摸不着,但却十分的好听悦耳。

苏成天却是眼露愧色。

苏久久的母亲去的早,苏成天耐不住寂寞就续了弦。

没多久现妻怀孕,为了减少矛盾,就把苏久久送到了农村。

一晃已经过了十几年,要不是苏茶茶死活不愿意和商家联姻,苏成天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反正久久已经回来了,想见面还不是随时的事,赶紧让久久歇息吧,孩子也累了。”

说话的是苏成天的现妻方琳,表现的大方得体,一脸慈爱,就差没吧虚伪二字写到脸上。

“看我这脑袋,一高兴就把久久坐了一天车的事给忘了,那爸就先回去了。”

苏成天尴尬一笑,站起来喊道:“茶茶,走了。”

苏茶茶正躺在床上玩手机,不耐烦的应了一声,直等到两人出了屋,她才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

挑着一双化成了熊猫的烟熏眼,一脸讥讽的走向了苏久久。

“土包子,别以为我们是真的为了你好,爸不过跟你客气一下罢了,让你住在这,只是单纯的怕你弄脏了苏家,你还想回去,做梦去吧。”

苏久久仍然低垂着眉眼,仿佛没听到。

苏茶茶顿时火了,不过是让她替个嫁,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成了凤凰。

一把揪住了她的马尾,恶狠狠的说道:“你聋了吗,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

发丝上的刺痛,让苏久久的眼中闪出了一丝冷意。

她慢慢的抬起了头,声音犹如寒潭,一片冰冷。

“把你的狗爪子拿开。”

强烈的反差把苏茶茶吓了一跳,不由松开了手。

旋即便恼羞成怒,一巴掌抽了过去。

苏久久闪电般起身,抬手抓住了苏茶茶的手腕,并以极快的速度,对着苏茶茶甩出了一巴掌。

啪,清脆的掌声响起,苏茶茶的脸上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清晰指印。

苏久久勾起了嘴角,冷彻的笑容和刚才的怯懦判若两人。

“不分尊卑的东西,再敢骂我一句,我就打到连你妈都不认识。”

苏茶茶从小就被捧着长大,哪吃过这种亏,不由气得大骂。

苏久久再次抬起了手,又是一记大耳光。

“我为什么不敢,是你们苏家求着我嫁的,惹急了,我立马就回乡下去。”

苏茶茶眼露慌乱,顿时闭住了嘴。

传言商景聿容貌丑陋,性情暴戾,几任女友,都被他给打跑了,苏茶茶可没有那么好的身子骨,就算商家再有钱,她也不会嫁。

回想着市井的传言,苏茶茶脸色发青,憋了半天,才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几个字。

“这笔账我记下了,苏久久,咱们走着瞧。”


苏茶茶说完便捂着脸跑了。

苏久久不屑一笑,见过找骂的,还是第一次看到找打的。

她之所以答应嫁给商景聿可不全是为了苏家,而是有人花了大价钱雇她去给商景聿治病,她给苏成天面子,不过是顺便而已。

当然,这面子也不是白给的。

苏久久沉寂了十几年,为的就是拿回属于母亲的东西。

当年苏成天入赘苏家,苏母死后,生意全部由他接手,可他竟连自己亲生的女儿都容不下,这一切,苏久久可一直都记在心里……

正想的入神,房门忽然响了。

苏久久以为又是苏茶茶,却见一道高大的人影快速闪入,接着,灯灭了。

苏久久脸色微变,腾地站了起来。

男人已一个箭步来到了她的面前,将苏久久压到了沙发上。

“别说话,不然我就掐死你。”

冰冷的大手覆在了苏久久的脖子上,一股血腥的味道涌入了苏久久的鼻腔。

苏久久心念瞬转,旋即装出了可怜兮兮的模样。

颤抖着说道:“大哥……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保证不会喊。”

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

男人猛地抱住了苏久久,让她骑在了自己的身上。

“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正值夏季,衣料单薄,苏久久正好骑在了男人腰上,清丽的小脸顿时泛出了一阵热意。

只是,活着比羞耻似乎更加重要。

她想都没想就抱住了男人,低头吻住了他的唇。

嘭了一声闷响,房门被人踹开。

灯也再次亮了起来。

苏久久惊呼了一声,衣衫凌乱的转过了脸。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为首者右颊上斜了一条长约四寸的刀疤,看起来狰狞吓人。

他凶神恶煞的看了苏久久一眼,冷声问道:“有没有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

苏久久仿佛被吓到了,眼泪一对一双的滚落了下来。

“没,没有,这里只有我和我老公。”

一个瘦的猴子一样的男人往前走了一步,似要过来查看,却被刀疤脸给拽住了。

“干正事要紧,办成了这件事女人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瘦猴嘿嘿一笑道:“我没那意思,就是想看看那小白脸是谁。”

“不用看了,那个人高傲的很,绝对不会用这种手段,他受了伤,跑不远,赶紧去找人。”

嘭,房门关闭。

苏久久也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把房门反锁了,然后迅速的拉上了窗帘。

沙发上的男人也坐了起来,他眯着那双比常人略显狭长的眼,冷冷看着苏久久所做的一切。

评头论足的说道:“临危不乱,到是有些定力。”

苏久久转过了脸,眼中闪出了一丝惊艳。

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穿一件黑色的真丝衬衫,看起来价值不菲。

右臂上颜色微深,明显就是血迹。

模样也是相当的俊美,脸部线条立体凌厉,五官标志的无可挑剔,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那双眼睛。

冷酷中夹杂了几分暴虐,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物。


苏久久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纠结,立即抹了一下挂在脸上的眼泪。

哽咽着说道:“我都吓哭了,你没看到吗,能帮你的我都帮了,拜托你赶紧走吧,不要连累我,明天我还要早起结婚呢。”

男人似乎有些意外,打量了一圈才发现这屋子里确实装饰的喜气洋洋。

如果他没记错,这里应该就是天鸿酒店。

有意思。

他上前一步,将苏久久按在了墙上,嘴角的戏谑更浓。

“急什么,怕被你男人误会?”

苏久久往后缩了缩。

“当然……怕。”

男人忽然低头,朝她唇上压了下去。

男人动作太快,苏久久还没来得及反应,嘴唇就被封住了。

强烈的男性气味,混着淡淡酒味,直冲入苏久久的鼻腔,惊得她双眼大睁,猛地将他推开。

声音冷淡的说道:“想恩将仇报?别忘了,我刚才救过你。”

男人勾起了唇角,戏谑的问道:“不装了?”

旋即伸出了拇指,用力的压上了她的下唇。

苏久久甚至已经品尝到了带着一丝咸涩的味道,手指一动,一只银针从袖中滑了出来。

这时,男人忽然放开了她。

开门的瞬间,他再次回过了头。

“我相信,咱们很快就会再见。”

他走了许久,苏久久才用力的擦了一下嘴,将房门重新锁死了……

翌日。

一大早苏久久就被吵醒,门一打开便涌进来一堆人。

有的拿着化妆箱,有的拎着礼服,但却没有苏成天一家的影子。

昨天她打了苏茶茶,她肯定会告状,毕竟那么大的巴掌印,遮也遮不住。

好在她也没真心指望谁来送她,看不到人反到觉得清静。

被人木偶一般的摆弄了好几个小时,苏久久不禁昏昏欲睡,就在她快睡着的时候,终于有人说道:“可以了,苏小姐,请您看看还有哪里不满意的。”

苏久久睁开了眼,镜子里的面孔让她赶到陌生。

这是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美到让她难以相信这是自己的脸。

柳叶一般的眉毛,挺拔小巧的鼻梁,两片粉嫩的娇唇犹如初生的花蕊,诱人犯罪。

苏久久顿时又想起了昨天那个男人,耳根子顿时热了一下,站起身道:“可以了,你们也累了好几个小时了,就这样吧。”

“多谢苏小姐。”

这时,门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化妆师伸出脖子看了看,激动的说道:“新郎的花车已经到了,苏小姐,咱们该下去了。”

“好。”

苏久久遮上了头纱,神情淡漠的走下了楼,被人扶进了婚车。

半小时后,人已来到了商家。

和她预想的似乎有些不同,明满禹城的商家竟然不见一个宾客,接她的也并不是新郎,而是一个佣人打扮的大婶儿。

“苏小姐,先生还有事要办,你要累了就把婚纱换下来,休息一会,先生说他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

“谢谢阿姨,我知道了。”

苏久久微微欠身,教养极好。

佣人赶紧还礼,心中有些纳闷,不是说苏家的小姐倒满跋扈,不讲理吗,真人似乎挺好相处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