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歌迷 > 第118章 话里有话、绵里藏针的老戴同志(2/2,求推荐票、求月票)
    “涵涵,你觉得晓晴唱得怎么样?”杨谦先把评委的麦克风抛给了妹妹。“啊?唱得,唱得不错啊!练熟一点应该能唱得更好!”杨诗涵挠了挠头,给了一个不那么客观的评价。而且,她这些话说得,咋那么一听还觉得她是认真给意见了,但仔细那么一品味,好像跟没说一样!“什么叫练熟一点应该能唱得更好?谁唱歌不是练熟一点就能唱得更好?听君一席话,胜听一席话!”杨谦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废话体谁不会?我这话如果没有意义的话,那确实没什么意义!”杨诗涵眼睛一亮,决定跟老哥来一场废话体k。可惜,杨谦没打算让她打扰了自己的教学,挥了挥手,把话题拉了回来。“还是说回这首歌,刚才晓晴你唱得有发挥不错的地方,比如后面‘我有属于——我的天’,你都能唱到c5了。”杨谦也想唱到c5,但他的高音不行,用假声都唱不上去。当然,c5对于女高音来说也不算难,关键是欧阳晓晴都还不怎么好意思发力,毕竟外头还坐着她老爸和杨谦、杨诗涵的父母,就压抑着,随随便便唱就唱到了c5,这就真的是天赋超人啊!杨谦羡慕不来……但欧阳晓晴没听明白,还挂着刚才听废话体的笑容的她满眼疑惑。c5是什么?“但你前面唱得不好,开头的调太低,情绪不用刻意压抑下去,导致你唱第三句‘随着轻轻的风轻轻地飘’的时候,调又忽然拔高。”“而且你开头‘该不该重重的壳’,你是不是这样唱?重重的两字用了很重的鼻音,试图在强调这个重重两字,但实际上是造成了你这一句的拖沓,甚至会给人一种油腻感,是不是?”“我们在唱歌的时候,就要避免忽高忽低,前后割裂,音色不统一的这种唱法……”杨谦继续说着,还模仿欧阳晓晴的唱法,给她演示了起来。这回听得有点懂了,但欧阳晓晴也被杨谦的模仿给油腻到,脑袋忍不住低了下来,不敢跟杨谦直视。太丢人了!自己刚才真的这么唱的?这么奇怪的吗?“但我不是说你不用变调,而是变调除了后面你那句需要情绪迸发以外,其他的还是要用混声去过渡,让前后两段的低音、高音,能有一个很好的承接,而什么是混声呢……”“是不是听不明白了?”杨谦顿了顿,笑着问一脸茫然的欧阳晓晴。欧阳晓晴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确实是越听越觉得深奥,一堆自己听不懂的名词。听不懂就对了,其实杨谦可以不用教得这么难的,就好像他在荷阳时候那样,简单的话语也能让欧阳晓晴唱得更好。但他就是要让欧阳晓晴听懵圈了,这样才能起到好的效果。“哎,怎么会听不明白呢?我都听明白了,承上启下嘛!”杨诗涵还担心小伙伴太笨了,要被老哥嫌弃,赶紧帮忙说一下。“不要不懂装懂,你要是真明白,来教一下晓晴什么是c5,什么是a4。”“c5不知道,a4如果不是说a4纸的话,我也不知道……”杨诗涵就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学知识,就要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态度得端正,不能不懂装懂。”杨谦拿起桌上的尺子,轻轻地敲了一下妹妹脑壳,严肃地说道。杨诗涵这回老实了,乖乖地闭上了嘴巴。欧阳晓晴噤若寒蝉,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的杨谦哥哥这么严格,快赶上学校那些老师了。“这些其实都是乐理知识,想要当歌手,这些都是要学的!晓晴,你会不会觉得我现在跟你说的要学这些乐理知识,和我前面说的想当歌手不用专门去学音乐有点相悖?”杨谦笑着问她。相被?相狈?哦,相悖!欧阳晓晴觉得自己今晚的脑袋有点迟钝,还好最后还是想明白了。“没有,没有……”她很违心地摇了摇头。“……”“确实没有相悖,因为乐理知识跟我前面说的那些音乐史、音乐述评之类的进阶知识不一样。”“其实涵涵刚才举的写作这个例子比较通俗易懂。如果拿音乐和我们平时学的语文来比较的话,乐理知识,就好像是我们的拼音、文字、修辞书、朗诵,基本的拼音、文字、修辞手法还是要认识的吧?不然,你都无法正确地理解一篇文章。”“放到音乐上,就是你想要唱歌,基础的乐理知识你也要懂,不然你会不知道你唱的是一段什么样的旋律,怎么样才能唱好。就算误打误撞唱对了,你也不会知道你对在哪里,不知道下次在另一首歌上,什么样能够把这些正确的模式应用上去。”杨谦这么说,欧阳晓晴就明白了,她乖乖地点了点头。“当然,你学会了乐理,就可以学唱歌了,唱歌无非就是你如何唱得更好听,唱得更好听不能只凭感觉,只凭情感对应。最好的还是需要学会演唱的技巧,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唱功。”“唱功能让你知道怎么样唱是最合理的,怎么样能在唱得好听的同时,还能保护你的嗓子。像晓晴你现在这种情况,高音比较突出,以后肯定也要频繁使用高音,如果单凭嗓子去喊,那是你嗓子再好也不够用。”“像向洪锋老师,他作为男高音是怎么唱歌的?丹田发声,还有共鸣腔的结合,就会让你的高音唱得更加有质感,更加轻松自如。”杨谦讲的都是一些理论方面的东西,但这些,欧阳晓晴居然听着不觉得枯燥,反而是仿佛打开了一扇窗,之前朦朦胧胧,不懂的地方,现在都豁然开朗,变得清晰起来。……杨谦在荷城跟着新徒弟侃侃而谈的时候,老徒弟戴羽妮却在魔都的家里,小心翼翼地陪着老爸吃晚饭。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戴羽妮总觉得老爸话里有话,绵里藏针!“专八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把握?”从戴氏家族手中接管润远地产的戴振宏,年纪不算太大,五十五的他正处于年富力强的时候,甚至因为养尊处优,戴振宏看起来比欧阳承还要容光焕发、风度翩翩。他坐在女儿的面前,夹着保姆做的酸菜鱼,慢条斯理地吃着。尽管说话的语气比较温和,但戴振宏还是能够给女儿带来不小的压力。“准备得还行吧,就是做了很多题,但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戴羽妮老实地回答。“上星期你不是在三银参加什么音乐节吗?要唱歌,还里有时间去做题?”喏,这话听起来就有些微妙!“唱歌归唱歌,不唱歌的时候,业余时间我也是有学习的嘛!”戴羽妮辩解起来。“做事情还是不要三心二意,又想唱歌,又想学习,别到时候又跟你大二时候那样,考一个专四都考不好。”戴振宏还是没有明说。“说不定跟大二时候不一样了呢?我唱歌的时候,有在认真地唱歌,学习的时候,也有在认真地学习呀!而且现在不是为了考试,我都把别的停了下来,准备全力以赴地学习做题,准备专八么?”戴羽妮就纳闷了,父亲以前好像也没那么在意自己的成绩啊!都这样身家的人了,老戴同志你还在乎你女儿能不能考到英语证书?是要请她当翻译还是怎么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