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歌迷 > 第59章 想要坐的,就是你开的小电动车(1/2,求推荐票,求月票)
    “姑娘叫大莲,俊俏好容颜……”

    星期二清晨,虽然最近也暂停了采访工作,但欧阳承还是跟平时一样,早早地开着车来到单位。不过,刚刚打开车门下来,欧阳承便听到了一道婉转好听的戏腔,声音还蛮熟悉的!

    “似鲜花无人采,

    琵琶断弦无人弹呐,

    奴好比貂蝉思吕布啊,

    又好比阎婆惜坐楼想张三,昂昂昂……”

    嗨,这小曲儿,有点意思!

    都是文人墨客,欧阳承听了两句,就觉得里面的词非常耐人寻味。

    前面的鲜花无人采和琵琶断弦无人弹,说尽了大龄剩女顾影自怜的幽怨、不甘。

    而后面那两句,貂蝉、吕布是《三国演义》里的人物,阎婆惜、张三则是《水浒传》里的角色,这么一比喻,桃色的意味就出来了!

    好家伙!

    “太阳落了山,

    秋虫儿闹声喧……啊!”(“啊”是杨谦惊讶的反应。)

    欧阳承这时候也走到了摩托车停车场那里,看见了正坐在小电动车上、捏着剑指比划来比划去的杨谦。

    “一大早车停在这里唱京剧啊?”

    欧阳承伸手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唱出神了的杨谦才反应过来。

    “老师,早!不是京剧,这是一个京城小曲儿。”

    杨谦也顾不上自己还没完成的练习次数了,赶紧先把车停好,下车来跟老师打招呼。

    欧阳承倒不在意这是京城小曲还是京剧,反正他就没想过这首歌会不会是杨谦写的问题——太扯了,现在年轻人喜欢传统戏剧都寥寥无几,更别说能创作传统戏剧作品了!(注:这里说的是传统戏剧,比如听上一场完整的京剧,这跟喜不喜欢听戏腔的歌曲是两码事。)

    “你怎么对这东西也感兴趣?”

    欧阳承对杨谦喜欢这种“老物件”都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当然,他这么问不是质疑,而是笑呵呵的,很高兴。

    “因为这个小曲挺有意思的,听起来很好听。而且它的词也写得好,越唱越有味道!”

    杨谦可不是找理由搪塞师傅,他是真的这么想的。

    《探清水河》这个词以前可不这样,它本来是一个二人转的民间小曲,而且据说非常那个,难等大雅之堂。

    但经过那位将传统相声推广和复兴的郭老师的整理和改编后,它就成了一个凄美的爱情唱词,听起来没那么让人觉得难堪,还甚至觉得有些感人了!

    当然,先不说改不改编,在杨谦看来,它的词,都是值得细细品味的!

    比如那个“桃叶儿那尖上尖,柳叶儿遮满了天”,就是用了以前诗歌里比较多的“赋比兴”的手法——就好像《孔雀东南飞》开头的“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用其他物象来激发读者的想象、增强了整篇诗文的意蕴,也给人非常强烈、直观的美感!

    不过,杨谦现在不是跟师傅讨论这个的时候。

    他之所以停车在这里唱这首小曲,可是因为他正在试图解锁所有新歌的所有版本,看看还有没有合适戴羽妮的歌曲。

    正好唱到了《探清水河》,感觉越唱越有味道,路上都忍不住哼着,到了单位,他还想再继续哼、继续品味一下,谁知被老师逮了个正着!

    这些具体理由不方便跟老师多说,杨谦跟欧阳承聊起了《把根留住》后续的安排。

    除了退休带孙子的祝老爷子以外,老兵合唱团其他人都是有工作的,在表演完之后,自然也就散了,不过不能说是“解散”,因为后续肯定还有表演任务,他们到时候又会聚在一块,继续发光发热。

    欧阳承这星期回来,就是因为红橙节表演的事,忙着跟台里的领导、市里的领导开会,也没空去一线采访。

    “你那两首歌,给咱们台里挣了不少光,市里的领导去看了表演的,都跟陈台长夸咱们台里出人才。所以,下个星期,台里会给你发一个奖,到时候你参与一下。”

    欧阳承对这种荣誉上的小奖励早已经看淡了,市里的任何奖项都比不上他以前拿的全国性的文学大奖,所以他在领导面前,也是力主要把功劳留给徒弟,自己不要。

    “再一个是荷阳那边,有把你《把根留住》这首歌,定为他们红橙节的主题歌曲的想法。他们找我问问你的意向,如果你觉得可以,他们会有人过来找你谈,授权的费用肯定会有,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不会很多,多了他们也不好办。”

    欧阳承已经帮徒弟问过了钱的问题,他也是文艺工作者,知道一个作品创作不易,版权收益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所以,要是不给钱就想白嫖,欧阳承就直接给拒绝了。

    但也确实跟他说的那样,红橙节也不可能给杨谦很多的授权费,到时候查起来,很容易被扣上一个暗箱操作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

    “老师,您这边如果觉得没问题,那我也觉得没问题。红橙节好歹也是咱们家乡的一大招牌,为家乡出出力也是应该的。况且他们也尊重了我的版权!”

    杨谦没有意见。

    这种事,别人跟你商量着办已经算好的了,很多时候人家拿你的去用还不告诉你,然后等你发现了还得自己艰难地维权,最后撕破脸皮、拖上十年八年,那才是真正地糟糕。

    别看杨谦都把自己的歌,通过新推出的版权交易平台给注册了版权,但这年头依旧是版权维权难、索赔难,现状还没完全扭转过来……

    “好,放心,有你师父我在,没人敢占你的便宜。到时候你不方便唱黑脸,我可以给你唱黑脸!”

    欧阳承对杨谦能有这样为家乡做贡献的觉悟感到欣慰,他拍了拍徒弟的胳膊,鼓励了一下。

    ……

    人是一种有着社交属性的动物,只要你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就免不了处理这样、那样的人际关系,免不了应付这样、那样的聚会应酬。

    杨谦就是这样,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地推掉一些不必要的应酬,想要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练歌上面,但今晚去杜哥家的吃饭,他还是没能推掉。

    因为他不是被邀请的正主儿啊!人家正主都同意了……

    “穿得,穿得,这样穿不冷吗?去杜哥家吃个饭而已,不用这么正式吧?”

    杨谦看着蹦到他身前的正主儿,被她灿烂的笑容给晃到了。

    真白啊!

    戴羽妮现在穿的是一件双排扣的西装裙,裙摆虽然不短,但以戴羽妮的身材,裙摆下面颀长的大腿还是露出了一大截。

    长筒的厚底皮靴也只是覆盖住了她的小腿,黑色的皮靴和黑色的西装裙搭配着,看着真的是又美又飒!

    而且戴羽妮现在忽然蹦到杨谦面前,吓了他一跳的,这么冷酷的打扮都掩盖不住她的俏皮,杨谦看着,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咧起了笑意。

    只是杨谦有点不好意思把视线往下飘,尽管他说的也是人家的裙子短、露大腿。

    “哪有很正式?去杜哥、燕姐家吃饭,自己人,我这都已经是很随意地穿了啊!你都没见过我穿得正式的时候。”

    戴羽妮跟杨谦嘻嘻一笑。

    至于冷不冷的问题……

    “你们这里哪里冷了?今天我还觉得热了,真的,你们这里气候太舒服了,大冬天的都不觉得冷!”

    十一月份了,戴羽妮在魔都都已经感觉得到冬天的寒冷,但在荷城,不下雨、出大太阳的时候,甚至还会热到你想穿短袖。

    再说了,对于女生来说,穿得美美的才是最重要的,要风度不要温度嘛!

    “咦,怎么走路出去?你车呢?”

    戴羽妮发现杨谦居然是带自己往外走的,她疑惑地问起来。

    “今天我开的是摩托车,昨天的车还给我爸了。现在我车停那边,我们坐网约车过去,等下送你回来,我再骑摩托车回家。”

    杨谦指了指摩托车停车场的方向。

    他也没想过今天会去杜讯家吃饭,楚嘉燕是中午的时候给戴羽妮打的电话,然后戴羽妮当着他的面答应了下来。

    “那就骑摩托车过去啊,没必要坐网约车!”

    戴羽妮来了兴致。

    “我那个不是你想的那种大大的摩托车,就一个很普通的电动摩托车,小小个,之前路上不是见过有很多吗?”

    杨谦跟着她停下了脚步,哭笑不得地解释一番。

    但戴羽妮的兴趣不减,还大大咧咧地拉着杨谦的胳膊,让他去开电动车。

    “小电动车就小电动车,走走走,带我去体验一下!我都还没坐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