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镇北之狼

镇北之狼

巴西松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慕容妤本是千宠万爱的名门千金,一场变故过后,她成为了镇北王姬承玄的通房小丫鬟,他厌她恨她,直到她被活生生折磨了五年后重生回到了年少之时。这一世,慕容妤为了保护家人,为了不让前世悲惨命运再度重演,她决定抱紧未来镇北王的大粗腿……

主角:慕容妤,姬承玄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容妤,姬承玄 的女频言情小说《镇北之狼》,由网络作家“巴西松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慕容妤本是千宠万爱的名门千金,一场变故过后,她成为了镇北王姬承玄的通房小丫鬟,他厌她恨她,直到她被活生生折磨了五年后重生回到了年少之时。这一世,慕容妤为了保护家人,为了不让前世悲惨命运再度重演,她决定抱紧未来镇北王的大粗腿……

《镇北之狼》精彩片段

“小姐,三表少爷叫人送来两匹上好蜀锦,你看喜不喜欢?”丫鬟阿蛮手里捧着丝绸进来,语气高兴。

慕容妤怔怔地看着阿蛮。

她记得自己是在喝药,姬承玄想要孩子却不去找别人给他生,就非要折腾她。

喝完药她有点困就去睡觉,却不想一觉醒来,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的时候?

她是刚刚才确定自己重生这件事的,她记得,这时候姬承玄他好像进府了吧?

“小姐,你怎么了?人不舒服吗?”阿蛮看小姐这样,连忙放下布匹过来探了探额头。

“我没事。”慕容妤摇摇头,为掩饰自己内心的震惊,端起面前的燕窝银耳红枣汤,每年初秋时节,这都是她必不可少的饮品。

这些习惯跟了她一辈子,哪怕亡国后成为镇北王那厮的通房,她也还是依然保持着。

“小姐要是有不舒服,就跟奴婢说声,奴婢立马去请太医!”

“我没事。”慕容妤不经意般问道:“近来府上可有什么热闹?”

“倒是没甚热闹。”阿蛮摇摇头。

“没有吗?”慕容妤喃喃道,难道是她记错了?

亡国后,她直接沦落成镇北王姬承玄的通房侍妾,有关姬承玄曾在她宰相府的一切,她在脑海里是过了又过。

她记得好像就是这个时间段进府的?

“去打听一下,看府上有没买奴才进来。”她其实对这一段记忆也没什么印象,她从前不关注这些。

可是谁能想得到,在她家的后院,竟还有一条潜蛟,只待那风雨交加之际腾飞化龙?

以为小姐想要招新人伺候,阿蛮就听话去问了。

很快回来禀告,笑道:“小姐可真是料事如神,还真有,小姐可要出去看看,奴婢叫管事把他们几个都带过来了。”

慕容妤自然要见,她不仅要见,她还要把人要到自己院子里来。

但不知道为何,竟有点害怕见到他。

跟他的那几年,她只有在他没在府上时才能休息,否则除非她来月事,不然就得伺候。

后来她才明白,原来他想要个孩子。

可她的身子已经坏了根本,就小声提出,叫他去找其他女人。

被他吼了一顿,再然后,她就得乖乖喝药了。

在他面前,她大声话都不敢说一声,无他,因为这时候在府上,对方不但是身份低贱的犬戎奴,还受了不少苛待。

大概是因为长期在他淫威之下,她竟有点怕他。

但是想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发生,她又有什么好怕的,他还真敢跟上一辈子那样,动不动就把她抗回卧房不成!

做好心理建设,慕容妤才雄赳赳气昂昂地带阿蛮出来。

阿蛮有些不明所以看着自家小姐,小姐跟夫人进宫面见娘娘们都没有这样紧张的呀。

慕容妤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那的几个新奴,心跳都快了一拍。

但是很快她又皱眉了,“就他们?”

管事的点头哈腰说道:“回大小姐,今天进府的都在这了。”

“是吗。”慕容妤抿抿嘴,是她记错了?

“小姐,怎么了?”阿蛮有些担心道。


“没事。”慕容妤摇摇头,她就是太担心,担心她白回来这一遭,这一世可不能再把尊恶神往死里得罪了。

但怕什么来什么,慕容妤带着阿蛮过来后花园赏菊散心就听到两个守院门侍卫在那讨论:

“那犬戎奴大概是熬不住了吧?”

“估摸是熬不住了,那可是穿心箭。”

慕容妤脚下一软,被阿蛮眼疾手快扶住,都快吓哭了:“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奴婢啊!”

慕容妤也快吓哭了。

“你们刚刚说……说什么?”慕容妤好不容易扶着阿蛮撑起身子,脸色发白地过来询问。

两个侍卫先是见礼,相视一眼才道:“大小姐,奴才们刚在说那被抬回来的犬戎奴。”

“犬戎奴怎么了?”慕容妤紧着问。

“他应该是快要死了,在狩猎场那中了一箭。”侍卫说道:“正中他的左心房。”

慕容妤双脚发软,整个人都差不多趴在阿蛮身上。

这一箭原来就是在这时候!

她沦落成他的侍妾时看见那伤疤,但她不知道这疤怎么来的,是他讥诮着提醒她。

因为跟她弟弟去狩猎,他这个马前卒直接九死一生,幸亏他命硬,熬了下来!

跟她说完这些叫他愤怒的事情,他就使劲欺负她,把昔日在她慕容府受的苦难全发泄在她身上。

慕容妤现在回想起来都想骂他禽兽,可眼下却顾不得这些。

“人在哪,带我过去!”

“人在马厩那边。”侍卫显然很意外:“那边脏乱,大小姐要过去吗?”

“大小姐要去那作甚?”阿蛮也忙道。

“我才跟菩萨许了愿,要吃斋念佛一个月,府上就出现这样的事,你们这是诚心想要让我在菩萨面前失信不成?”慕容妤心慌如麻,嘴上斥道。

侍卫赶紧前边带路。阿蛮往回想,小姐几时跟菩萨许愿的?

过来马厩,慕容妤就见到姬承玄了。

他如同死狗一样躺在稻草堆上,慕容妤快步进来探了探鼻息,见他还有气息后方才松了口气。

马房窄小脏乱,味道好闻不到哪去。

阿蛮紧跟着进来就差点被呛晕,但是慕容妤却恍若未闻,又查看了一下姬承玄的伤势,心头一哽,立刻道:“阿蛮,立刻拿我的牌子去请王太医!”

“奴婢去请,但是小姐你别待在这了,奴婢先送你回去吧。”阿蛮都快要被熏晕过去了。

“我就在这等着,你快去。”慕容妤摆手道。

阿蛮还要再劝,慕容妤沉了脸:“怎么,我现在是使唤不动你了?”

“奴婢这就去!”

阿蛮一走,慕容妤扫向两个侍卫:“你去端一盆干净的水来,还要一条干净的帕子,你把这里收拾一下,那些马粪全都收拾干净。”

两个侍卫知道大小姐要行善积德,不敢耽搁。

很快窄小的马房就收拾干净,水也端过来。

“我来就行。”慕容妤接过侍卫的帕子,给姬承玄擦拭脸上的脏乱。

擦完了脸,又给他擦上身,看到这人瘦的肋骨凸显,以及身上的鞭痕,还有最胸口处的这一处发脓箭伤,眼眶都红了。

她还是晚回来了一步。


上辈子跟了他五年,她还能不了解他吗?

有恩未必还,有仇一定报,而且还最是睚眦必报,现在只能尽力挽回,希望他能看在她的面上,不要跟她弟弟计较。

看到大小姐都还哭了,两个侍卫都有些动容。

大小姐真的太心善了!

阿蛮很快把王太医带过来。

慕容妤跟王太医见了礼,才道:“王太医,你快给他治伤!”

“嘶。”王太医这一看都倒抽口凉气,“这怕是没救了啊。”

“不至于,我刚刚看过了,他的心脏在右边,不在左边!”慕容妤忙道。

是上辈子他告诉她的,嘲讽说正因为这样才命大熬下来!

王太医闻言检查了一下,也是新奇,“还真是。”

既然还有救王太医也没多言,翻开药箱就开始给姬承玄上药。

上药肯定是痛的,被侍卫扶着绑绷带牵扯伤口更痛,姬承玄直接就被痛醒。

睁开眼睛,他就看到一仙女,仙女悲天悯人地看着他说:“你别动,让王太医给你好好上药,你这伤很快就能好了。”

仙女轻柔的声音,叫姬承玄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以为自己死了,不然怎么可能见得到仙女?不过他这样肮脏的人,死了也是该下地狱见魔女吧?

“嘶!”绷带打结叫姬承玄吃痛,额头出了一层冷汗。

这一下叫他知道,他不是做梦。

而且他也想起来了,这哪是什么仙女,这分明就是宰相府的大小姐,他远远见到过一次,如天仙皎月一般的大小姐……

“你这伤势要是不上药,命可就保不住了,感谢你家大小姐吧。”王太医给他包扎好后,说道。

慕容妤看向姬承玄。

姬承玄脸色煞白如纸,但是那对眼睛里的野性却一如既往,他看了慕容妤裙摆一眼,垂下眸子:“奴才贱命一条,实在不值得大小姐出手。”

慕容妤只看得到他微微发颤的睫毛,长而密的睫毛遮掩了他神态,这叫她心凉了半截,她知道这人的性子有多凶残。

越是暴戾记恨一个人,他越是表现得风轻云淡,好像没那回事一样。

“这箭伤是阿锦害你受的,我肯定会教训他,我慕容府可没有这样苛待人的先例!”慕容妤立马说道。

姬承玄薄唇轻启,“大小姐言重,奴才能为大少爷鞠躬尽瘁,那是奴才的荣幸。”

慕容妤咽了咽口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阿蛮初生牛犊不怕虎:“犬戎奴,你可知道是大小姐亲自给你收拾干净的?你脏得跟乞丐似的,大小姐都没嫌弃你!”

因为看到这犬戎奴身上干净了,就问了两句,结果侍卫说是大小姐亲力亲为!

慕容妤忍不住看向姬承玄,希望看到他别样的神色。

结果姬承玄还是低着头,话也是那句话,“奴才贱命一条。”

慕容妤只好转看向王太医,“有劳王太医了,接下来还得劳烦王太医过来给他换药。”

“不用老夫了。”王太医从药箱往外拿药:“这犬戎奴看着跟竹竿似的,但身体素质极好,这伤势搁一般人没当场去阎王都不错了,他还能这么快就醒。这些伤药,三天换一次即可,不过可能会发烧,这个要留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