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克死夫君后

克死夫君后

小羊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佟喜儿是京城出了名的寡妇,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摄人心魄。但因为名声不好,大家只敢远观,不敢娶回家做娘子。因为她接连害了三个男人,前两个婚后疯疯癫癫,最后一个直接克死了,婚礼变葬礼。风言风语传起来,传到了大理寺少卿楚顾言耳中。他冷漠阴鸷不近人情,却唯独对佟喜儿上了心!

主角:佟喜儿,楚顾言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佟喜儿,楚顾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克死夫君后》,由网络作家“小羊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佟喜儿是京城出了名的寡妇,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摄人心魄。但因为名声不好,大家只敢远观,不敢娶回家做娘子。因为她接连害了三个男人,前两个婚后疯疯癫癫,最后一个直接克死了,婚礼变葬礼。风言风语传起来,传到了大理寺少卿楚顾言耳中。他冷漠阴鸷不近人情,却唯独对佟喜儿上了心!

《克死夫君后》精彩片段

京城有个出了名的寡妇,传言她风情万种,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都流露着妩媚,一个眼神都能把人勾走,媚眼如丝,摄人心魂。

不过要问她这么美貌,为什么还没有男人敢靠近她呢?又有传言,她克男人,接近她的男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第一任,在快娶她入门时不知什么原因,突然从山崖跌下,从此瘫在床上,至今神志不清。

第二任说要在他取得功名时,要风风光光的娶她进门。奇怪的是,在结识她之前,那男人一直顺风顺水,秀才举人进士一路高举,在结识了她之后,就卡在状元,死活考不上,最后疯了,每天捧着本书神神叨叨,死活不撒手。

最后一个就更惨了,好不容易娶进门了吧,也是个有权有势的官老爷,结果新婚当晚和人喝酒时,突然暴毙身亡。当天婚礼变葬礼,新娘变寡妇。

这些传言一传十十传百,周围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多多少少听说了这些事,就算再喜欢,自然也不敢再靠近她。毕竟小命还是很重要的。

以上,翠喜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佟喜儿,她急得小脸通红“夫人,他们这些谣言真是越传越过分了。”

翠喜口中的夫人就是传闻中的寡妇佟喜儿。她还真是个大美人,双眉如春山浅黛,双眸如秋波流转。低头垂眸,轻咬嘴角,胜过海棠醉日、梨花带雨。不是借助胭脂水粉、肉身曲线的性感,也不是挤眉弄眼,压低裙摆,拗出来的娇媚。娇媚到骨子里,全在那股子精气神。完全不像是嫁了人,更不像是寡妇。

佟喜儿淡定的翻着手中的账本,看到上面可观的数字,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

翠喜恨铁不成钢,“夫人,外面都把您传成什么样了。”

“翠喜,我们堵不住悠悠众口,而且他们说的也没什么问题。”佟喜儿晃了晃手中的账本,“咱们要发达了,我要开家医馆。”

翠喜被佟喜儿这个决定惊讶到了,夫人可从来没有说过要开医馆呀。“可是夫人,老夫人那……可不好交代啊。”

翠喜思索片刻,把心中的顾虑说了出来。自从夫人嫁过来的当天老爷就突然去世,老夫人就对夫人十分有意见,不管做什么,老夫人都不满意。

“老夫人?”佟喜儿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她朝翠喜勾了勾手指,小丫头立马觉得大事不妙,急忙摇摇头。

可是,由不得她。佟喜儿眼珠子骨碌一转,贴在翠喜耳边悄悄的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啊?夫人!”翠喜听完佟喜儿的计划,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此时脑中已经想到一百种,不,一千种死法了。

“夫人,你放过我吧。”翠喜绝望的叫起来。她居然想要离开林宅,可是自古以来不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这怎么可能办到。

“你小点声。”佟喜儿捂着她的嘴,对她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这句话翠喜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哪次不是被罚跪祠堂,抄家规一百遍,最后受罪的还是自己。

回去的路上,佟喜儿一直在为自己的医馆计划沾沾自喜,身后跟这个愁眉苦脸的丫鬟。

“前面的人都给我让开!”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佟喜儿转头一看,一个穿着官袍的男人骑着马正朝翠喜冲去,小丫头哪见过这个场面,被吓得愣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翠喜,快躲开!”佟喜儿着急的撸起袖子就要去救人,马上的人踩着马背,从马上飞起来,一把抱起了翠喜,一个轻功就往旁边飞,最后稳稳的落到了地上。

佟喜儿急忙跑过去,看翠喜没什么事,清了清嗓子就开怼,“你怎么骑的马,大街上人这么多,是你骑马的地方吗?”

眼前的男子淡淡的看了一眼佟喜儿扭头骑上马走了,佟喜儿一下子被他的眼神吓到了,那眼神真是不怒自威,自带杀气。

“真没礼貌。”佟喜儿朝他远去的背影呸了呸,“别让老娘再看见你。”

过完嘴瘾,转头看翠喜,刚想安慰一下,只见翠喜满脸的春心荡漾,“好帅啊!夫人。”

佟喜儿满头黑线,真丢人,她的丫鬟怎么跟没见过男人一样。

不过那男人确实长的让人赏心悦目。眉如远山,目盛月色,光润玉颜。玉树临风,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让人不禁想起“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过他身上散发一种无声气场,让人不敢靠近。

“姑娘,你们没事吧?”一个老伯关切的问道,他刚才在旁边可是目睹了全过程。

“老伯,我们没事。我就是想教他做人,凭什么做错事不道歉。”

老伯看眼前这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忍不住好心提醒她,“他可是这京城出了名的大理寺少卿,传说没他破不了的案子,人也是出了名的狠辣,人称玉面罗刹。姑娘还是不要招惹他了。”

大理寺少卿?佟喜儿眼珠子一转,鬼主意一下子上来了。

这不刚好差个帮她办事的人,大理寺少卿一听就很威风,“这可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

她就不信有大理寺少卿的帮忙,林老夫人还能不给她休书?这人一看就是说到做到的主,只要他同意帮忙,这休书不就到手了吗?简直事半功倍啊,现在只要他同意就完美了。

“老伯,这少卿大人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儿啊?”

“这我可不知道啊,不过我看少卿大人去的方向好像在万花楼。”

万花楼不就是青楼吗?这堂堂大理寺少卿居然逛青楼?

这要抓住了他的把柄,自然要替她办事。

佟喜儿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加快脚步向万花楼走去。

“夫人,我们来这里干嘛呀?”翠喜小心翼翼的拉着佟喜儿,来这种地方被老夫人知道还得了?“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翠喜,我有正式要办,你在门口等着我。”佟喜儿受不了翠喜在那边叨叨支开了她。

说完便上楼去找人了。

一个嬷嬷发现了她“诶。这位姑娘,我们这边是男人找乐子的地方,你来干嘛?”

“女人不能进?那这些银子能进吗?”说着掏出了一锭银子。

“能能能。”那嬷嬷用手帕擦了擦,眼睛都看直了。

这代价可真不低,佟喜儿心疼坏了。

她上楼寻找楚顾言,走到一间房门口,觉得有些奇怪,别的房间就算没人也会点着蜡烛,这地方怎么这么黑?她好奇的推门而入。

这房间果然不一样,像个废弃已久的小仓库,突然门前闪过一个影子,她警惕了起来。

手突然被人控制住,他另一只手正捂着她的嘴,声音低沉“别说话。”

淫贼?佟喜儿脑子里蹦出这个形象,遇到我算你倒霉!敢吃老娘豆腐?佟姐教你做人。

她趁身后的人不注意,用力把嘴前的手扯开,接着手肘袭击他的腹部。身后那人没想到眼前的女子会反抗,很快反应过来,三下五除二制服住了她。

佟喜儿挣脱不开,也开不了口,绝望的想“苍天啊,我的清白就要毁于此了吗?”

门突然被人打开,佟喜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拼命挣扎,可身后的人力气实在太大,他警告的告诉她“别乱动。”

那个人没有进来多久偷偷摸摸放了个东西就离开了。

身后的人慢慢的松开了手,佟喜儿一解放,伸手就是一巴掌,“啪”清脆的声音在这间房格外的响亮。

打完她就愣住了“少……少卿大人?”

楚顾言哪里能想到他会被女人打,眼里慢慢浮现出一丝杀意。

佟喜儿立马怂了,尴尬一笑“大人,您听我解释……我以为是淫贼。”

这还不如不解释呢,她看眼前的男人杀意更重了。

佟喜儿觉得周围温度都降了降,不禁打了个寒颤。

“您是来万花楼是放松?办案太累了哈。”

楚顾言握紧剑柄,调整好情绪,转身就走。

佟喜儿见了连忙追上去,正式还没说呢。“少卿大人,小女子有一事相求。”

楚顾言没有理她,走到楼中央,亮出了他的令牌,万花楼立刻被门口的侍卫包围。

万花楼的人吓得连忙下跪,楚顾言冷冷的开口“本官最近接到报案,是关于官府一些人身边贵重物品丢失,你们万花楼有重大嫌疑。”

嬷嬷被吓得不轻“大人,我们没有做这种事情啊。”

“二楼最边上有一个废弃的房间,平日没有人注意,也不会有人进去,你进去干嘛?”

“这万花楼是我的地方,我随便走走不犯罪吧?”

楚顾言懒得跟她废话,挥了挥手,二楼下来几个侍卫,手里抬着几个箱子,打开一看,全部都是一些贵重的金银财宝。

一个官大人上前一看,拿起一样东西“这不就是本官丢失的玉佩吗?”

紧接着又来了几个“这是我的翡翠屏风。”

“我的玛瑙。”……

“里面全部都是偷来的赃物,证据确凿还敢狡辩?”

嬷嬷不经吓,她也没有想过居然会惊动大理寺的人。“大人饶命啊,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

嬷嬷被带走后,佟喜儿屁颠屁颠的跟着他,把事情说清楚后“少卿大人真厉害,这么厉害肯定可以帮小女子。”

楚顾言冲着她冷笑一声,叫他淫贼还想找他帮忙?

丢下一句“你想得美。”踩着轻功飞走了。留佟喜儿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林宅内。

林老夫人正坐在正堂,手握着拐杖,满脸严肃的坐在椅子上,像是等候她多时了。

她们刚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翠喜拽了拽佟喜儿的衣裙。佟喜儿,拍了拍翠喜的手,暗示她放心。

“还知道回来。”老夫人见她们回来。

翠喜吓得赶紧跪了下来,拉着佟喜儿也跪下来。

“呀,老夫人,妾身看厨房都没有食材了,便去集市买了点回来。您看,去的急,还没来得及跟您老人家报备。”

佟喜儿非常顺利的接上了她的话。

“你已是我们林府的媳妇,虽说忆怀已经不在,但你也应该恪守妇道。成天跑出去,成何体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林老夫人拿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了敲地面。家里所有人都替佟喜儿倒吸了口气。

“妇道人家还敢去青楼那种污秽之地,再不教训你,无法无天了,来人,上家法!”

家丁很快把戒尺准备好,“又来这一套?没点新花样。”

佟喜儿像是见过了大场面,临危不惧,挺直腰板,“来吧!”

林老夫人什么时候被这么挑衅过,气的把拐杖扔了,亲自拿过戒尺。重重的打在了她身上,第一下就被抽出了血,血很快就渗透衣服显出来。

她像是不解气似的,又重重的抽了几下,像是在发泄。

佟喜儿一下都没有叫,就静静的忍受着鞭打,紧紧咬着下唇,鲜红的血映的她的嘴唇更加鲜活。

宅子上上下下的人没有人敢吭声,翠喜跪在旁边求饶,不知哪来的勇气,上前去护住佟喜儿“老夫人,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滚开。”她甩开了翠喜,直到她打到解气了才肯罢休。

等老夫人走了,佟喜儿才虚弱的倒在了翠喜的身上,翠喜哭着把她拖回了房间,中途没有人敢帮她们,整个林宅谁不知道老夫人不喜欢这个儿媳妇。

“嘶”佟喜儿想转身,但是后背实在痛的厉害,翠喜见她醒了,赶紧把汤药给她。

“你看你,眼睛跟核桃一样,丑死了!”

翠喜情绪又上来了,眼泪夺眶而出“停停停,我才是病人,没力气安慰你。”

这才努力的把眼泪憋了回去,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满眼的关切。佟喜儿被她滑稽的模样逗笑了,“小哭包。”

“这老太婆,下手这么重,看来我还要多练练我的金钟罩铁布衫,还是不太抗揍。”佟喜儿恢复了精力,总结了一下今天的遭遇。

“夫人,我们消停点,乖乖留着吧。”翠喜想想今天的事就心惊胆战的。

“不可能,那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日子我是一天都过不下去了。”佟喜儿深吸了口气,真疼。

佟喜儿下定决心一定要离开林宅。不然她永远不可能开这家医馆,她的那个恶婆婆恨不得她永远为她那个倒霉儿子守寡呢。

当然在翠喜的眼中,这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林老夫人一心认为是夫人害死了老爷,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这天本是个好天气,林宅和平常一样,一如既往地平静。

这时,房间里传来了“嘭”的一声,下人们一听好像是从老夫人房间传来的,他们赶紧冲进了过去,推开门一看,老夫人不知道怎么的,倒在地上,手捂着腰“哎呦哎呦”的叫着,他们连忙把她扶起来。

老夫人气急败坏的叫到“这凳子怎么回事?”

管家连忙上前检查,“老夫人,这凳子想是年久失修,已经松动了。”

“赶紧换掉!谁管的检查?把他给我关柴房去。”所有人都以为只是检查失误的原因。

可是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宅子里一会儿这个坏了,一会儿那个没了。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几个丫鬟躲在花园里闲聊。

“怎么自从夫人被罚了之后,这宅子里不是坏东西,就是少东西。”

“是啊是啊,会不会是夫人被罚了之后气不过,然后报复吧?”

“可是夫人被打的特别严重,我昨天还去送过汤药呢?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啊?不会是夫人身上有什么诅咒吧?外面不都传闻她是扫把星吗?”

“干嘛呢?”管家突然出现在她们身后,她们被吓了一跳,赶紧散开干活去了。

管家在她们后面听到了几句,思考了片刻,赶紧转头走向老夫人房间了。

“我倒要看看她要搞什么鬼?”老夫人冲进了佟喜儿的房间。

只见佟喜儿正趴在床上,甜甜的睡着,像是突然被吵醒了,朦朦胧睁开眼,带着点少女的娇憨,开口却是,“翠喜,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把我吵醒了?”

“你说什么?”

“呀!是老夫人啊,我身体带伤就不行礼了。”

她做出惊讶的模样,又故作遗憾的说到“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您当然是个东西了。”

老夫人气的走路都利索了,快步走到她的床前,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

“说!最近府里的怪事是不是你搞的鬼?”佟喜儿无辜的抬头看着她。

“最近有怪事?真可惜,不过您看我像是起得来的样子吗?”

老夫人也没有证据,丢下一句,“最好跟你没有关系。”就领着人走了,走后,加派了人在她门口看守。

只是这天晚上,发生了让人更人心惶惶的事情。

林宅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阵一阵的滴答声,仿佛黏腻的血液滴在地板上又渗了进去。

急促的脚步声时而出现在左边,时而又跑远了绕到右边,有时又仿佛悄悄跟在后面。

明明没有风,火把却一晃一晃的,仿佛随时都要熄灭,那仅存的光亮把影子映的一跳一跳的,走廊上的人感觉后脖颈子一阵阵发凉,耳边痒痒的像是有谁屏住呼吸在观察着你。

“你有没有感觉怪怪的。”一个小丫鬟害怕的问身边少长一些的人。

“别瞎说,只是今夜降温,冷了点。”身边的丫鬟努力的说服对方,也尝试说服自己。

“可是我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我”她们缓缓的转过头。

“啊!!!鬼啊!!!”

两个小丫鬟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袍,还泛着幽幽的绿光。头发把脸遮住,但是隐隐能看到脸上的血迹,五官已经模糊不清了。

嘴里不断的张张合合“我好冤啊”她们哪里见过这场面吓得落荒而逃,可是再一转头,那个鬼悄无声息的又出现在她们身后。

第二天,林宅闹鬼的事情就传的沸沸扬扬,人家全都人心惶惶的。

看见“鬼”的两个人,精神已经明显有些不太正常了,在房间里摇着脑袋,缩在被子里,谁问她们,都只重复一句话“有鬼,有鬼……”

“荒唐!谁再乱说话,就给我滚出林宅!”林老夫人被最近的谣言传的头都要炸了,“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鬼。”

“可是,那两个丫头确实被吓得不轻,现在还神志不清。”管家说。

“去看看。”“唉,老夫人来了,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讲清楚了!”管家拍了拍旁边的桌子。

丫鬟见来的是林老夫人,连滚带爬的到她面前,“老夫人,真的有鬼,那个鬼头发长长的,还有血……真的有鬼。”

她皱了皱眉,拨开丫鬟的手,嫌弃的拍了拍衣裙,问道,“你看清脸了没有?”

“没有,我哪敢看啊。”她想都不敢再想昨晚的场景。

“报官,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鬼,还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只是管家请来了一批批,又送走了一批批,走时都神色不对的摇摇头,“你们宅里是有邪物啊。”

翠喜“无意”提了一句“这种事情还得到大理寺报官吧?不是说没有大理寺少卿破不了的案子吗?”

翌日,大理寺就来了一群人了解情况。

只见进来了一人引起了宅子里丫鬟的骚动。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

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他身着一拢红衣玄纹云袖,低垂着眼脸,只是站在那里,就透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这想必就是大理寺少卿楚大人吧。”林老夫人杵着拐杖走出来迎接。

楚顾言作了作揖,开口,“老夫人报案说是贵宅闹鬼?”

“是啊,也不知是不是有人恶作剧,搞得全部人都吃不好睡不好,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好劳烦少卿大人。”

楚顾言点点头,手一挥,随性的人都四散开来,“老夫人放心。”说罢就进内宅了。

屋内。翠喜在屋里转来转去,她可听说过大理寺少卿的不少事情,紧张的不知怎么办。

“翠喜,你走的我脑袋都大了。”

佟喜儿淡定的吹着茶,突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吓得翠喜都缩了缩。

佟喜儿真是看不起她这副没出息的样子,“进来。”

一个身着红衣官袍的男子推门而入,佟喜儿看清了他的脸。这不就是之前当街骑马的人吗?

佟喜儿面不改色的喝着茶,皱着眉头对翠喜说,“翠喜,这茶凉了,去换一杯茶。”

翠喜端着茶赶紧退下了,端着茶的手跟被电了似的抖得厉害。这夫人都把主意打到玉面罗刹身上了,这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佟喜儿无奈的看她把门带上了,转头对环顾四周的男人说,“少卿大人,来小女闺房何事啊?”

楚顾言翻找着柜子,“夫人冒犯了,我们在办案,请配合。”

佟喜儿无所谓的耸耸肩,任他翻找。“大人可要好好找找,这没两把刷子,还不能装神弄鬼呢。”

翠喜回来时,见佟喜儿躺在床上翻看小人书,而楚顾言正仔细的检查着每一个角落。

“夫人,打扰了。”他翻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废话也没有多说就退下了。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翠喜。”佟喜儿玩味的看着小人书,她倒要好好看看这楚顾言有什么能耐。

翠喜不敢细想,也不敢多嘴。


大理寺的人在林宅等了好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天色渐渐暗下来,远处传来了几许鸦鸣,晚上的风吹的人脊背发凉,守着林宅的侍卫不敢松懈下来,时刻关注着周围。

突然,一阵寒风吹过,灯一下子变成了绿色,他们一下子变了脸色,不知从哪传来了一声非常哀怨的声音“我好冤啊”一个白的的影子呼的一下从窗台上映出来。

楚顾言拔剑而起,嗖的一下跳到了屋顶,那“鬼”突然消失不见。

他淡淡的丢下一句,“分开搜查。”便朝那个白影消失的地方,踩着轻功 ,纵身而去。

身轻如燕脚下生风,可见他轻功了得。林府的人早就听过他踏雪无痕,杀人无形。如有仙鬼佛神,一剑失色动容。

今日一见,也是开了眼。楚顾言追到一个废旧的院子,耳后一阵阴风,那白影迅速在他身后出现。

楚顾言眼神顿时凌厉了起来,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剑刺向了它。

瞬时觉得这“鬼”不对劲,猛地向前一甩,那“鬼”被甩的老远,楚顾言走进看了看,冷笑一声,“别躲了。”

只见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从草丛中窜出,她拍拍身上的草,向楚顾言鼓了鼓掌,用清脆欢快的声音说,“大人好身手啊。这鬼看着手艺不错,不知道找到他能不能给我刻个木像。”

一阵寒风吹过,她心疼的看了看纤纤玉手“最近的风把我细皮嫩肉的手都吹糙了。”

楚顾言看着她的手陷入了沉思。

正堂内,他们围观着地上的“鬼”。“居然是个木偶。”大家纷纷讨论着,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不过林老夫人的脸色就没有这么好看了。

“果然是有人装神弄鬼!”她转向楚顾言,“劳烦大人务必帮我把那人找出来。”

楚顾言点点头,语气没有任何波动,“老夫人放心。”

林老夫人把单独把楚顾言叫了过去,“楚大人,我希望你能如实跟我说这件事情跟佟喜儿有没有关系?”

见楚顾言没有任何反应,她叹了口气,“实不相瞒,前几天因为一些家事就责罚了她,下手重了些,担心她怀恨在心,所以……”她不说话了,这暗示的够明显了。

楚顾言听闻,向远处走了一步,对林老夫人微微颔首,可声音依旧清冷,仿佛他生来就没有什么情感。

“事情还没查明白,本官不能轻易下定论。”说完便走了,步伐沉着冷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遇事不惊的模样。

楚顾言命令人把所有人房间都搜一遍,把除了柜子床等大件的物品都搬了出来放到各自院中。

从卯时查到了戌时,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楚大人要干嘛。

“关于林宅闹鬼案。”楚顾言检查完最后一个院子,他身形极为欣长,所有人都微微仰头看着他。

“那人很聪明,利用了人的恐惧心理,制造了一系列闹鬼,手法简单却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楚顾言顿了顿,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这个鬼木偶的制作,没有一定的手艺是做不出来的。只是多年没做,手法有些生疏。”

说到这边大家都很奇怪,林宅的人都只会做些粗活,这种精细的活全京城也找不出几个。

佟喜儿之前也算是个小姐,还是从外城嫁过来的,对她的身世也没多少人知道,况且女人做些精细活也不是很奇怪,难不成?

大家不约而同的把头转向佟喜儿。

而佟喜儿好像丝毫不关心这边的事情,翘着二郎腿喝着翠喜给她泡的龙井,见大家都看过来,她连忙把脚放下,恢复了淑女的模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活虽然精细,但是工作量很大,作案的人很会引导舆论,只是他忽略了一点,这个木偶跟成年女性的体重差不多,女性作案的可能性大大减小,就算是常年练武的女性也很难完成,更何况是快速的移动。你认为我说对吗?林管家。”

什么?林管家?

只见管家脸色瞬间没了血色,“少卿大人,冤枉啊!我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而且大家也都知道我的腿瘸了,怎么可能?”

“是啊,少卿大人,管家来林宅也挺久了,他的为人我还是清楚的。”林老夫人也觉得荒唐。

楚顾言没再多说什么,挥了挥手,侍卫提着个黑色的盒子,扔在了地上。

盒子打开里面是许多的药罐,这有什么问题吗?

管家的腿有旧疾大家都清楚,有药罐也不奇怪啊可是下一秒,大家都闭了嘴,只见侍卫把盒子下面的暗格打开,里面倒出了一堆工具。

他从药罐里倒出来一些红色粉末“这是磷粉,火遇上它就会变色,就是你们看到的鬼火。”

“我们从废弃的后院找到了大量的木头。我本来不确定是你,但是你房间有个未完成的人像木雕,雕刻的手法和那个鬼木偶几乎一模一样。做木工的人手上都有一层厚茧,林管家手上的茧不会是管家管出来的吧?”

林老夫人胸膛起伏越来越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呵呵”管家完全没了慌张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淡定站了起来,走到林老夫人面前,完全没了瘸子的模样。

“老夫人,你还记得银杏吗?”见她没什么反映,他自顾自的说道,“早忘了吧?银杏是我的女儿!被你们害死了!你儿子,这个色欲熏心的畜牲,强迫了她,她明明过几天就要成亲了,我女儿不从,第二天就要去报官,他居然……”

管家哽咽了一下,继续说,“居然把她活活掐死,扔到荒郊野岭。我见到她时,她全身腐烂,她死不瞑目啊。”

“为什么不报官?”楚顾言问。

“报官?这些狗官都是拿钱办事!收了钱就草草结案。所以我要亲自报仇。”

林老夫人脸色苍白,不敢相信的问“所以我的忆怀是被你害死的?”

“你想知道他怎么死的吗?我就不告诉你,太可笑了,他死前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哈哈哈哈哈。”

“都是你!”管家突然恶狠狠的看着楚顾言,指着林老夫人。

“就差一步,就最后一步,我就能要了这个人的命,我女儿就大仇得报了,都是你!”

他越说越激动,伸手就要去掐老夫人的脖子,快碰到她脖子的时候,被一道力猛然弹开,林老夫人早就被吓瘫在地上。

“带走。”楚顾言看了眼地上的人,理了理玄色锦服,手背到身后命令到。

等人都散光,“楚大人好厉害啊!”佟喜儿看戏看够了,给了个肯定的评价。

“我们的合作肯定会很愉快,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楚顾言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身,嘴角勾了勾,“夫人过奖,不过,我不会很你合作。”

佟喜儿走到他身前,抬起头看他,“我帮你破案,你要过河拆桥?”

她确实给了他很多提示,也是故意把他叫过来抓鬼的,只是楚顾言平生最讨厌被人算计。

楚顾言微微弯下了他的身体,凑近她耳边轻轻说了句“多谢。”说完便走了。

佟喜儿反映过来时楚顾言已经走远了,她摸了摸发烫的耳朵,面无表情的走回了房间。

翠喜见她回房间后一直在喝茶,一句话都没说,便担心的问,“夫人你怎么了?”

佟喜儿抬起头,两手合并起来,“我要戒色,我要清心寡欲,我要拒绝美色诱惑。”翠喜有些无语。

念了一会儿后,佟喜儿突然暴躁的站起来,“这狗官,气死老娘了!居然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可是,少卿大人确实没答应你啊。”翠喜弱弱的说了一句,被佟喜儿用眼神杀了回去。

佟喜儿烦的一连两天没有睡好觉,她想了许久,觉得靠人不如靠己,于是第二天一早就堵在林老夫人房门口。

“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林老夫人虚弱了许多。

“我要休书!”佟喜儿单刀直入,也不墨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