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傲世医婿林天

傲世医婿林天

深夜的太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天是在单亲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父亲含辛茹苦地将他拉扯大,并且供他读完了大学。原本以为毕业之后可以让父亲过上好日子,哪知道在这时父亲患了重病。家里的积蓄杯水车薪,因为五十万彩礼,他入赘到了楚家,迎娶了全身重度烧伤的楚家千金。如今父亲病情加重,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人愿意伸出援手。绝望之际,林天得到了一双阴阳神眼,赘婿自此一飞冲天!

主角:林天,楚倩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天,楚倩 的女频言情小说《傲世医婿林天》,由网络作家“深夜的太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天是在单亲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父亲含辛茹苦地将他拉扯大,并且供他读完了大学。原本以为毕业之后可以让父亲过上好日子,哪知道在这时父亲患了重病。家里的积蓄杯水车薪,因为五十万彩礼,他入赘到了楚家,迎娶了全身重度烧伤的楚家千金。如今父亲病情加重,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人愿意伸出援手。绝望之际,林天得到了一双阴阳神眼,赘婿自此一飞冲天!

《傲世医婿林天》精彩片段

燕南市东区医院,重症病房门口。

哗啦!

医生张广将一摞医药费的单子摔在林天脸上,引得走廊里的人纷纷看过来。

“再不交费,你爸的药就会断,我之前已经为你担保了几次,可你一次都没补交住院费,有你这么做人的吗?”

张广给林天下了最后通牒,转身离开。

等他走后,林天默默地将一张张单子捡起来,紧紧攥在了手里,没让任何人看到他痛苦的表情。

林天出生在单亲家庭,父亲又当爹又当妈地把他养大,供他攻读全国最好的燕南医科大学,可一年前,林天毕业,就要让父亲享清福的时候,父亲突然病重,医药费要五十万!

而林天向亲戚借钱,却只看到一张张冷脸,他没有办法,只能做了楚家的上门女婿。

楚倩是林天的妻子,曾是燕南大学校花,却因一次意外全身重度烧伤,即便救过来却留下了满身的伤疤,成为楚家的耻辱,所以楚家开价五十万找上门女婿,所有男人都嫌弃楚倩是个丑八怪,只有林天为了这五十万答应了。

一年来,父亲病情逐渐好转,本以为可以出院了,可没想到几天前父亲的病情忽然加重,医院又要三十万的医药费才能动手术。

林天拿不出钱,只能再去找楚家人借!

林天深深地吸一口气,将单子放起来后就要赶去楚家,而就在林天拐过楼梯时,忽然听到旁边病房里传来嘶哑的声音,引着林天走进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个干枯瘦弱的老者,嘴巴一张一合,叫着,“水,我要喝水。”

床头柜上放着暖壶,里面的水早就凉了,看样子就连护士也很久都没关心过他了,林天不由得有种同病相怜感,连忙拎着暖壶打了一壶热水,等温热后喂老者喝下去。

这时候,老老者慢睁开眼睛,道,“小伙子,你是个好人,会有好报的。”

林天有点恍惚感,但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只是安慰他几句便匆匆下楼,跑着赶到了楚家。

此时,楚家齐聚一堂,正皱着眉头商量事情。

大哥楚建明接手楚家核心产业,在商界如鱼得水,二哥楚建岭在东区有多家娱乐场所,人脉极广,唯有三弟楚建声没有任何建树,楚倩没出意外前,楚老爷子很喜欢这个孙女,连带着楚倩的父亲楚建声也有地位,但楚倩出了意外,楚建声一家人的地位在楚家一落千丈,连旁系的人都敢对楚建声说三道四。

咚咚!

就在他们商量到紧要关头,林天敲门进来了,低着头道,“妈,我想找您借三十万。”

顿时,满屋子的人都看了过来,楚建明和楚建岭一家带着戏谑的表情,瞥了楚建声和蔡霞两夫妻一眼。

下一秒,蔡霞指着林天的鼻子骂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谁让你进这个家门的?”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没有事情就别来找我们,我们丢不起这个脸!”

“妈,我爸病重了,我真的只是想来找您借钱。”

“你给我闭嘴。”

蔡霞打断了林天的话,继续骂道,“我们家给了你五十万,你不知足还敢来要钱,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怎么有脸说出来借钱的!”

“自从你入赘我们家,我们家的生活就一天比一天差,我看就是你这个丧门星拖累的!”

“当初我就不应该答应让你入赘,本来以为你毕业能当医生,没想到你竟然当了个废物,还养着你爸那个大废物,让我们家都过不好!”

“妈,就当我求求你了。”

林天咬着牙,给丈母娘跪下了,“我求求你,救救我爸,没有三十万医药费,我爸会死的!”

“他一个老东西,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蔡霞一摆手,把脸也扭过去了,“你别叫我妈,被你这种丧门星叫妈,我得折寿!”

“既然你这么关心你那个废物老爹,干脆你和他一起死得了,你们一个大废物一个小废物,一块死了还清净!”

咯嘣!

林天死死咬住了牙,还要再求时,楚威挡在了林天面前,他是楚建岭的儿子,最典型的纨绔子弟,骄横跋扈。

“妹夫,我们一家人商量事情呢,你别在这儿掺和。”

“我带你去个安静的地方,咱们慢慢聊。”

说完,他架起林天拖出楚家,一拐弯就到了一片空地,而楚威吹一声口哨,立马从街巷口跑出来七八个混混,围在了楚威身边,“威哥,这家伙就是你经常说的那个废物?”

“一副衰人的样儿,看着就欠打。”

楚威笑着把林天推出去,说道,“你们几个,给我好好地教训教训他。”

嘭!

话音未落,几个人连忙一脚把林天踹趴下,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天捂着脑袋还被打出了血。

随后,楚威蹲下身子,笑眯眯地说道,“三婶儿说的没错,你跟你的废物老爹就应该早点死。”

“像你们这种废物,就是让我来欺负的,我欺负你们欺负得越狠,你们就越得高兴,因为你们是废物,废物就活该被欺负!”

嘭!

楚威的话说到一半,林天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他嘴上,顿时楚威尝到腥味,拿手一摸,嘴唇被林天打破了。

“你这个废物,竟然敢打我!”

楚威的脸猛地狰狞,一脚踹在林天脑袋上,吼叫道,“打,给我往死里打!”

顿时,混混们下了死手,拳脚尽数往林天脑袋上招呼,只是一会儿就把林天打得浑身是血,而楚威根本没在意,让混混们把林天扔后备箱里,丢河里去。

当林天的身子浸泡在冰冷的河水里,肺部最后一口气消散的时候,眼前突然亮起一道金光!

“小伙子,好人有好报~”

那老者的声音在林天耳边响起,猛然间林天的两只眼睛剧痛无比,一只好似火烧,一只像被冰冻,而老者的声音却穿透了痛觉,直达林天脑海。

“我送你一对阴阳眼,左眼为阳,看血肉变化;右眼为阴,识生辰八字,藏《道化大典》。”

“小伙子,希望你日后善加利用这对眼睛,行善积德,造化万物。”

嘀—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声音让林天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正坐在老者的病床前,床上的老者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林天明白,是这个老者在临死之前救了自己,要不然自己不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

但是他现在死了,关于他的所有秘密林天只能压在肚子里,等以后有机会再去探究。

医生和护士们将老者抬出去,也把林天轰到了走廊。

但,在这一刻,林天左眼转动,让他看到了另一幅画面。

所有人都变成了血肉和骨架的粘合体,林天能看到他们身上每一根血管,每一根骨头,对他们身体上的任何异常,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林天能感觉得到,这仅是阳眼一小部分能力!

这让林天格外激动,一直以来医院都只是判断父亲肺部出了问题,但问题究竟是什么,谁都说不清楚,有了阳眼,林天就能亲自为父亲看病了。

想到这里,林天急忙跑进重症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父亲骨瘦嶙峋,明明不过五十的年纪,却已经是满头白发,林天想起小的时候,父亲经常背着自己爬山,那时父亲的背比山还要雄厚,可眼前的父亲,却被病痛折磨得没了人样。

林天用力地握紧拳头,喃喃道,“爸,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话音未落,林天立马运转阳眼去看,第一眼便看到父亲身体里的血呈暗红色,这是快要死了的人才有的颜色,林天又是一阵心痛,拿手指甲掐大腿上的肉,才强撑着自己继续看下去。

“是淤血!”

林天看清了覆盖在父亲肺部那一片的黑色阴影,父亲常年卧床,血管早已经脆弱得和一张纸一样,一点小小的意外就能让血管破裂,淤血堵在肺部,慢慢地让父亲窒息!

下一秒,林天运转右眼,从《道化大典》中找出针灸之法“度化九针”,这是林天目前能够最快掌握的。

咚咚!

就在这时,父亲的主治医生张广突然进来,见到林天时绷紧了脸,“你怎么还在这儿,交医药费了吗!”

“针,给我银针!”

林天急忙叫道,跟在张广身旁的另一名医生下意识的递给林天一套针具,林天用酒精消毒后,轻轻拨开父亲的衣服,将银针捻入神藏穴,顿时父亲咳嗽一声,点点黑红的血从针尖下冒了出来。

“喂,你赶紧住手。”

“你不懂中医针灸,胡乱扎针,会害死病人的!”

那名医生反应过来,着急地要拦住林天,但张广却拦住了他,无所谓地说道,“黄佑医生,病人是他父亲,他自己还是他父亲,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就好好地在这儿看着就行了。”

“可那是一条人命,我们做医生的不该治病救人吗!”

黄佑甩开张广的手,想要推开林天,但这时林天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手上,无暇他顾地吼道,“别过来!”

这一嗓子,让黄佑愣住了。

“黄医生,你看看,人家自己都不把自己父亲当一回事,你那么上心干什么!”

张广讥讽道,而黄佑看了一眼林天扎下去的银针,表情猛地变了。

他师承国医圣手刘天儒,学习针灸十几年,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几近失传的“度化九针”,据说国内能用出这一针法的只有三个半人,而他师傅刘天儒就是那半个。

仅是半部“度化九针”就足以让他师傅坐稳国医圣手多年,可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的手法竟丝毫不弱于他的师傅!

一时间,黄佑屏住呼吸,全神关注于林天的手法。

而林天,将一根根银针沿着灵虚、神封、步廊三穴转入幽门,父亲猛地抽动一下,表情十分痛苦。

“爸,再忍一下,忍一下就能好了。”

林天看着父亲疼痛,心如刀割一般,但手下丝毫不敢懈怠,“度化九针”要的就是连续,以九针相连将异物逼出体内,而林天已经下了五针,余下四针将一针痛过一针!

巨阙!

父亲全身绷紧!

鸠尾!

父亲肌肉痉挛!

中庭!

父亲的身体在抽搐!

而林天拿起最后一枚银针时,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这一针落下父亲将吐出淤血,彻底告别一年来折磨着父亲的病痛。

膻中!

银针捻入,父亲忽地没了动静。

“怎么样了,究竟怎么样了?”

黄佑瞪大了眼睛,连声音都激动得尖锐,而林天的手却在抖,剧烈地颤抖。

按“度化九针”所写,父亲应该吐出淤血啊,为什么父亲没有了动静!

难道失败了?

不可能!

林天每一步都是按照“度化九针”下的针,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绝对不可能失败!

“爸!”

“爸,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林天握住了父亲的手,声音颤抖地说道,可父亲的手冰凉,像是失去了活人的温度。

“爸,你一定要没事。”

林天拿针的那只手,紧紧握住,指甲陷进了肉里,可林天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咳咳!

突然间,父亲剧烈咳嗽,一大口黑红的淤血从他口中涌出来,而父亲的脸上多了一份血色。

“爸!”

林天抱住了父亲,眼里滚下热泪,而父亲抬起手拍了拍林天的后背,挤出笑容说道,“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哭鼻子呢。”

“我可没哭,刚才迷眼睛了。”

林天连忙擦掉眼泪,看着苍老的父亲,林天暗暗发誓,小时候是父亲给自己撑起了一片天,现在自己要给父亲撑起一片天!

“竟然,他竟然真的会度化九针。”

黄佑咽下一口水,急忙拉住了林天,“这位家属,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说。”

说完,不等林天回答,他用出了全身力气将林天拉到了走廊,激动地问道,“你怎么会度化九针,你师父是谁?”

“这个跟你没关系。”

林天绷起了脸,生硬地说道,黄佑急忙摆手,连说抱歉,“我不是在逼问你,我只是。”

哎!

黄佑甩了一下脑袋,急忙说道,“我有一个很重要的病人,只有度化九针才能帮得到他,我本来请了我师傅,可我师傅赶来燕南市还需要三四天时间,我请你替这个病人针灸。”

“作为回报,您父亲在医院的一切花销,都由我来承担。”

听到这话,林天点了点头。

即便他不说负担,林天也会去的,那老者的话林天时刻都不会忘。

行善积德,造化万物!

当下,林天跟着他进了最高级看护病房,随便一件仪器都要千万,而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眼窝深陷,皮肤紫红,全身透出一股死人气味。

而林天运转阳眼一看,他五脏六腑都有损伤,全身三十六处死穴,三十三处封堵!

如果林天不来,他一定等不到黄佑的师傅。

因为,淤堵已经逼近余下三处死穴,没有外力破开,他今晚必死无疑!


“我现在救不了他。”

林天开口说道,这人病入膏肓,根本不是几针就能治好的,想要让他痊愈,必须针灸和汤药双管齐下,还需长时间休养才行。

黄佑误会了林天的意思,以为林天治不了这老者。

“这下完了。”

黄佑瘫坐在了地上,一脸的绝望,见状林天连忙说道,“我现在不能让他痊愈,但我能缓解他的症状,至少,能让他睁眼说话。”

“真的吗!”

黄佑猛地跳了起来,把林天的胳膊都抓疼了,“你快,你快动手!”

见他这么激动,林天猜这个人跟他肯定有很深的关系,一轮针后,病床上的人咳出几口浊气,勉强睁开了眼睛,“我这是在哪儿?”

“岳父,您在医院里。”

黄佑急忙上来,把情况都告诉了他,顿时病床上的人对林天投来感谢的目光,说道,“谢谢神医出手相救,我匡文钊欠你一份人情,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来匡家。”

“您太客气了。”

林天转身出去,既然父亲的病灶去除,就不需要再住在重症病房,林天帮父亲转入普通病房后,陪着父亲说了许多话,等父亲熟睡之后,这才悄悄离开。

眼下已经到了中午,林天要回家做饭了。

自一年前结婚后,林天和楚倩之间只有夫妻之名,从未有过夫妻之实,因为楚倩整日将自己关在卧室里,只有林天给她送饭时才能说上两句话,但每一次她的声音都十分冰冷。

但林天从未后悔,即便当初他是为了五十万娶了楚倩,他也会担起丈夫的责任。

可林天推开家门,却忽然发现楚建明、楚建岭和楚建声三家人都在这儿,蔡霞拿着一盒印有外文的药膏塞进楚倩手里,“倩倩,这可是你姐夫专门从国外带回来的,治疗烧伤疤痕有奇效。”

“我知道了。”

楚倩冷冰冰地说道,即便是在家里她还是戴着口罩和帽子,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对眼睛。

可那双眼睛,却比她的声音还冰冷。

“爸,妈,我回来了。”

林天开口说话才让他们注意到自己,而下一秒,蔡霞指着林天的鼻子骂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又去哪儿了?”

“一天天地,不知道找个正经工作,就知道去医院照顾你那个该死的爹,你怎么不去和他一起死呢。”

“我家倩倩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蔡霞把林天骂了个狗血淋头,这时候,楚倩忽然站了起来,说上一句“我累了,我去睡觉了”,转身便进了卧室,重重地反锁上。

这一下子,蔡霞把火气都发泄到了林天头上,而楚威笑眯眯地站起来,勾着林天的肩膀说道,“妹夫,心里不高兴吧,我带你到外面去聊聊。”

说完,他拉着林天到了门外。

“你想聊什么?”

林天平静地问道,顿时楚威笑了起来,拿手拍着林天的肩膀,说道,“妹子,该说你是胆子大呢,还是你蠢呢。”

“我让你出来,就是让你挨揍的!”

楚威握着拳头就朝林天的肚子打,而就在他动手的同时,林天伸出两根手指,在他小腹左侧冲门和府舍两穴上一按,楚威的脸立马成了惨绿色,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他是个纨绔子,该有的毛病一个不少。

沉迷酒色,日夜颠倒,早就掏空了他的身子,让他肾气不足,而他为了美色大量服药,更加剧了亏损。

所以林天那一下,淤堵了他的肾气下传!

这样,他的肾气就能慢慢积养,也算是林天做了一件善事!

不一会儿,楚家人要走,楚威哪里会说自己是被林天一个废物打了,借口自己拉肚子,匆匆离开。

等林天关上门后,楚倩突然走了出来,将那盒没拆封的药膏丢进了垃圾桶。

“你看什么!”

楚倩注意到林天的目光,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想用,就自己捡起来用,别来烦我。”

说完,她快步走进卧室,而在关门之前,她忽然问道,“你爸怎么样了?”

“好很多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出院。”

嘭!

林天的话刚说完,楚倩用力关上了门,见状林天苦笑一声,随手捡起来药膏看了一眼,忽然林天想起《道化大典》里有一部名为“灵髓药典”的,下一秒便在心中翻看,果然找到了治疗烫伤的膏药。

所需的三十几味药,全部是常见的药材,林天摸了摸兜里还有剩下的一万多块,便全部买了草药回来。

草药要熬三个小时,十碗水熬一口药,辅以龟苓膏外用,三日即可见效果。

等林天全部做好后,已经到了晚上,楚倩推开门的一瞬间被浓郁的中药味熏到,不禁生气地冲林天吼,“林天,你在干什么,你想熏死我吗!”

“我告诉你,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到阴曹地府你也摆脱不了我这个丑八怪!”

而林天根本没有在乎她的话,将一捧粘稠的药膏放在了她眼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做出能消除你身上烫疤的膏药了,楚倩,相信我,只需要三天时间,你一定要能变成原来漂亮的样子。”

要搁以前,楚倩根本就不会相信林天说的这些,可今天不知为何,看着林天那期待的眼神,楚倩的心颤了一下。

她摘下口罩道,“你来给我抹药。”

这一年来岳父岳母给她送了不少治疗烫伤的药膏,她全部都丢了,现在竟然让自己给她抹药,林天有些恍惚,一时间楞在了那里。

“还不赶紧抹药,你在那儿愣着干什么!”

楚倩冷冷地说道,林天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顿时楚倩哼了一声,“婆婆妈妈的,你像个男人吗!”

“我说让你抹药,你做就是了。”

“好吧。”

林天连忙要动手时,又想起一件事,小声说道,“你还得脱了衣服,这些药膏要抹你全身。”

“你!”

楚倩扬手就要打,可手抬过头顶时,她忽地放下,在林天眼前脱掉了所有衣服,闭上了眼睛,“你今天看到的,永远都不准说出去,要不然我割了你的舌头,挖了你的眼睛。”

这话让林天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随后,林天轻柔地将药膏涂抹在她身上每一处烫疤,又拿绷带帮她绑上,而在林天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楚倩一直在偷偷看着他,眼里有着复杂的神色,但唯独没有平日里的的冰冷。

“好了,你静养三天,三天后你一定会变漂亮。”

林天将最后一块绷带缠上,高兴地说道,而楚倩立马恢复冰冷的表情,一句话也不说地躺回了卧室。

“我饿了,快点做饭。”

楚倩开口说道,林天连忙答应,而走进厨房的时候,林天忽地反应过来,刚才她说话的声音,怎么有点温柔?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