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小祖宗

小祖宗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百年前,颜月意外穿书,穿成了书中的恶毒炮灰女配。结果系统出现BUG,她被提前放进书里一百年。颜月熬了一百多年,把自己熬成了所有人的小祖宗,终于等到颜家迫于无奈和许家联姻,让她替嫁给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头子冲喜的日子。音乐一响,小祖宗出场,震惊了所有人,就连沈家那位性格狠厉,不近女色的大少爷,也站了出来……

主角:颜月,沈蓦渊   更新:2022-07-16 01: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月,沈蓦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小祖宗》,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百年前,颜月意外穿书,穿成了书中的恶毒炮灰女配。结果系统出现BUG,她被提前放进书里一百年。颜月熬了一百多年,把自己熬成了所有人的小祖宗,终于等到颜家迫于无奈和许家联姻,让她替嫁给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头子冲喜的日子。音乐一响,小祖宗出场,震惊了所有人,就连沈家那位性格狠厉,不近女色的大少爷,也站了出来……

《小祖宗》精彩片段

“阿月,爸爸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你千万别记恨爸爸啊……许老年纪是大了点,可家底殷实,你去了肯定能过上好日子的。”

挂断后,颜月回味着电话里父亲的话,美眸里掺着寒霜,轻声喃喃:

“这一天终于到了……”

一辆纯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颜月的面前,司机的车窗摇下一半,面带焦急的问:“你好,小姑娘,你是本地人吗?”

“是。”颜月点了点头。

司机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那你知不知道,你们这里很有名的医仙老先生住在哪里啊?”

寒风卷着车内的血腥味钻进颜月的鼻腔里。

她眉头微蹙,“出血量这么大,他应该尽快去医院缝针,而不是顺着传闻找什么虚无缥缈的传说中的名医。”

“不是传说。我奶奶就是被这位老先生治好了她的不治之症,我们知道老先生的规矩,一定不会破坏的,小姑娘,人命关天!如果你知道的话,请务必告诉我!”

他说的真切,眼里却冷漠得像一把刀。

颜月打量了车一秒,的确是人命关天。

她如玉般的手指拎起身侧放着的小包,“你送我一程,我帮你救人,怎么样?”

司机立刻替颜月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车内狭小的空间内,血腥味更浓。

后座上的男人紧闭着双眼,强烈的痛感让他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他的整张脸都沉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样貌。

“你走……”

男人虚弱的出声,想抬手将她推出去。

下一瞬。

“砰——”

一声巨大的关车门声传来。

随后司机一脚油门将车发动,车内门窗迅速被落了锁。

“小姑娘,你帮我指路。”司机不断透过后视镜打量颜月,眼中透出贪婪的欲望。

颜月眸色微冷。

他们不是一起的!

难怪后座的人伤的这么重,司机却执意要在这山里绕弯子找什么传说中的医仙。

颜月语气淡淡如常:“直走,看到三岔口的时候向左拐。”

车子拐弯时,后座的男人身子微微一偏,倒在了颜月的肩膀上。

温热孱弱的呼吸洒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她的耳边响起男人虚弱的声音:“到了地方你就跑,你熟悉路,一定能甩开他……”

他的呼吸微弱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断裂。

颜月不动声色的伸手摁在他的穴位上。

半分钟后,他的呼吸逐渐变得均匀。

车速很快,顺着颜月指路的方向,真的看见了一个藏在迷雾里的小院子。

建筑旁边立着一个极为精致的牌子,上面只写着两个字:无叙。

“就是这个地方!”司机激动的一拍方向盘,“传说中无叙医馆内有一位老医仙,医术高超可医治活死人,肉白骨。我一直以为是传说,没想到真的有这种地方!”

“您不是说,家中长辈曾得医仙医治么?”颜月看着司机。

司机立刻拿出一把匕首,对着颜月,凶相毕露,“小姑娘不应该有这么多的问题,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可以留你一命。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没开过苞吧?来,哥哥让你体会一下当女人的快乐!”


白雪衬得匕首的寒光更甚,刀锋凌厉,直指颜月的咽喉!

可在他的手即将碰到颜月的瞬间!

颜月白嫩的小手迅速向着他的手腕重重一敲,随后向上用力一打,他握着匕首的手腕竟然脱力!

匕首向下掉落的瞬间被颜月精准捏住!

她反手将匕首对准司机的眉心!

“别、别杀我!我……我……求求你……”

瞬间,司机浑身抖如筛糠,被少女强大的气场震慑得舌头都在哆嗦。

“这么废物,还想做我哥哥?”颜月的声线软软的,像小女孩的嗔怪撒娇。

“是我有眼无珠,求求你,小姑娘……不,姑奶奶,求……”

他乞求的话还未说完,脑袋上便被重重一个手刀砸去,整个人都倒了下去。

颜月探身进车里,拍了拍在后座已经陷入昏迷的男人。

光线落在男人的脸上,颜月目光中难掩惊艳。

饶是在这世界里生活了一百多年,见多了俊男美女,也实实在在的被男人的样貌吸引住了。

他很高,以她的力气,没办法将他带到医馆里面去。

她从里面取出一个小檀木箱子,将男人平放着躺在车里,拿出小剪刀将男人的衬衫剪开,血腥可怖的伤口立刻暴露在空气中!

颜月快速帮他清理消毒,随后纤细的手指捏起银针,稳而准的落在男人的穴位上。

“呃……”

男人发出一声闷哼。

颜月顺势将手中的两颗药丸塞进男人的口中。

药粉混着草药一起,随着纱布贴到伤口上,迅速包扎缠好。

她微凉的小手探上他的额头,可手背还未触及他的肌肤,手腕便被反手扣住!

力道之大,仿佛要将她的手腕生生捏碎!

颜月立刻俯下身子,温软的声线放轻,像一片柔软的羽毛般轻轻拂过男人的耳畔。

“别怕,我在你身边。”

颜月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腕,另一只手轻而缓的在他的眉心一遍又一遍的抚着,像在摸一只受了惊的小猫,温柔得要命。

“你是谁?”

男人深邃的冷眸睁开,手中的力道加重,防备的盯着眼前的少女。

“你的救命恩人。”颜月有些意外,示意他看旁边的纱布绷带和银针。

常理来说他应该在半小时后清醒过来,这男人的意志力,未免有些强得超人了。

脑海中回想起断断续续在车内听到的对话,沈蓦渊看着她的眼睛问:“你认识医仙?”

“你也是来找医仙的?”

沈蓦渊没有说话,但眼神透着肯定。

“别找了,世上没有什么能起死回生的医仙。纵然是有,也早在百年前就归西了。”

“可无叙医馆确实存在。”,沈蓦渊顿了顿,“医仙可有亲传弟子?”

颜月的美眸眯了眯,有些不耐。

她素手一抬,便将一颗药丸递进沈蓦渊的口中。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见她嫌弃的咕哝了一句:“问题真多,烦人。”

将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颜月便开着车去往锦城。

耽误这么一出,留给她的时间可不多了。

今天可是她这个炮灰女配出场、唯一能够扭转早死结局的大日子!


一百年前,她意外穿书成恶毒的炮灰女配,不成想遇到了系统BUG,被提前放进书里一百余年。

熬了一百多年,终于熬到了颜家迫于无奈与许家联姻,将她替嫁给许家年过七旬的老头子冲喜的日子。

车速很快,在雪后的地面上依旧行驶得很稳当,到了颜家别墅不远处,颜月才猛地一脚踩下刹车,拎起自己的斗篷和工具下了车。

颜家别墅门口。

站着等了十来分钟的颜月半靠着门,一双美眸里不知在盘算些什么。

过了半晌才听见里面传来养母虚伪的声音。

她跟着林秀进去,一眼便看见了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刷手机的颜晚晚,和颜家老夫人。

“这么磨叽,我还以为她不愿意跑了呢。”颜晚晚白了颜月一眼。

老太太冷哼一声,“她敢跑,我们颜家就算打断了她的腿,也要把她送到许老的床上去!”

“妈,您这说的哪儿的话啊。”林秀笑吟吟的靠过去,坐在老夫人的旁边,“能嫁给许老可是颜月的福分,她怎么会不识好歹的跑掉呢,对吧,阿月?”

“倒也是,毕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野种,能到大城市里来生活,肯定上赶着爬呢。哪儿还用奶奶打断她的腿,她自己就会不要脸的主动往许爷爷的床上爬了。”

这话音一落,立马响起了祖孙三人的笑声。

这颜家是沾了刘老的光发家的暴发户。

便是挤进了这寸土寸金的锦城别墅区,狗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

不理会阴阳怪气的这三人,颜月抖了抖身上的雪,把斗篷的帽子摘下来,一张精致的脸蛋便现在了几人面前。

颜晚晚惊呆了。

她见过颜月的照片,明明就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土包子,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颗兔牙,看起来智商不高还丑。

可眼前的少女即便身上穿着简单的衣服,气质却脱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之前拍照的人故意把颜月P丑了?

“既然这福气这么好,我就不抢妹妹的了,还是还给晚晚吧。”颜月开口,声线婉转,好听得紧。

颜晚晚怒瞪颜月一眼,骂道:“还把机会让给我,你就跟许老绝配,知道吗?”

林秀脸上也满是惊诧,这个颜月的样貌,和记忆中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晚晚不要这份福气,我听奶奶的意思,也羡慕得很,奶奶比许老只大了三岁,都说女大三抱金砖,不如这机会,让给奶奶吧?”

“你!”老太太被气得脸色铁青,“你放肆,你个没教养的东西,就这么跟长辈说话吗?”

“我从小被丢在乡下山野里,平日里活人都见不到一个,奶奶,我的教养何来?”

“颜家收留你,给你一条活路,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现在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怪我们没有锦衣玉食的伺候着你了?”老太太从沙发上站起来,苍老的手指隔空指着颜月的鼻子。

“妈,您别生气,您心脏不好,贵客不一会儿就到了,您万一被气病了可怎么办啊?”林秀扶着老太太。

老太太连忙顺着胸口顺气,坐下去闭上了眼睛:“等今晚送走了贵客,看我怎么收拾这个不要脸的贱妮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