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前妻归来后美又飒

前妻归来后美又飒

咸鱼中下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苏沐又胖又丑,人人嫌弃。一场意外,她跟禹城太子爷顾璟渊扯上了关系,还一跃成为顾家的少奶奶。所有人都觉得小肥妞,从此人生逆袭起飞了,结果男人心有白月光,对她又怨又恨。一碗堕胎药诛心还不够,顾璟渊还派人将苏沐扔进海里,害她命悬一线。五年后,她变得又美又飒,携滔天恨意和显赫家世,强势归来,她发誓要血洗顾家,为曾经的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主角:苏沐,顾璟渊   更新:2022-07-16 0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沐,顾璟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妻归来后美又飒》,由网络作家“咸鱼中下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苏沐又胖又丑,人人嫌弃。一场意外,她跟禹城太子爷顾璟渊扯上了关系,还一跃成为顾家的少奶奶。所有人都觉得小肥妞,从此人生逆袭起飞了,结果男人心有白月光,对她又怨又恨。一碗堕胎药诛心还不够,顾璟渊还派人将苏沐扔进海里,害她命悬一线。五年后,她变得又美又飒,携滔天恨意和显赫家世,强势归来,她发誓要血洗顾家,为曾经的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前妻归来后美又飒》精彩片段

苏沐脸颊绯红,小声嗫喏道。

男人刚参加完宴会回来,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酒味,原本古井无波的黑眸此刻也因为醉意显得有些朦胧。

醉意袭来,显然他并没有放轻动作,反而更加霸道和肆虐。

苏沐强忍着疼痛和不适,尽量去迎合对方。

“凝萱……”

苏沐如当头棒喝,原来他将自己当做了楚凝萱。

即便是结婚一年,他的心底始终只有那个白月光吗?

苏沐自嘲一笑,眸底蒙上了一层深深悲戚,泪水无声地落下……

次日一早。

顾璟渊揉着因为宿醉而疼痛的脑袋从床上醒来,旁边已经放好了一碗醒酒汤,上面氤氲着热气。

“醒了?知道你要应酬,但是也要注意身体,醉成这个样子很难受吧。”

苏沐坐在床畔,将醒酒汤捧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吹了一口,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见到她,顾璟渊眼中分明地闪过了一丝厌恶之色。

他低头看看了凌乱的周围,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又耍了什么手段?”

顾璟渊嫌恶之色更甚,一把将其手上的汤碗打翻。

“嘶——”

汤撒在了苏沐的手臂上,疼得她忍不住泛起泪光,上面很快便烫红了一大片。

她缩回了手,但整个人却因为肥胖,更显得可怜又滑稽。

“收起你的可怜的把戏!”

顾璟渊非但没有丝毫怜惜,甚至满是怒意鄙夷:“苏沐,当年就是你趁我醉酒,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嫁进顾家,如今又故技重施?我从未见过你这么恬不知耻的女人!”

“我没有……”

她想辩驳,但却显得有些无力。

顾璟渊打断她,“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瞒着你了,楚凝萱回来了!”

苏沐脸色一白,明知故问道:“那又怎么样呢?”

“那又怎么样?苏沐你别忘了!顾太太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楚凝萱的!”顾璟渊声音中透着微寒,刺得苏沐心密密麻麻的发痛。

十年前若不是楚凝萱,他早就死了。

他亏欠楚凝萱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苏沐咬着唇瓣,目光中带着一缕希望的光芒,问道:“顾璟渊,你有爱过我吗?”

顾璟渊冷笑一声:“苏沐,你没有资格跟我谈爱这个字!我从始至终想娶的人都是楚凝萱!”

男人冷如冰窖的话宛若一柄利刃,直插苏沐的心底。

她眸底沉下一片暗影,略显苍白的唇吐出几个字:“我们离婚吧!”

顾璟渊微愣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这是从一个爱他爱了七年的苏沐嘴里说出来的。

见他不回应,苏沐又道了一遍:“顾璟渊,我们离婚吧!”

暗恋六年,结婚一年,她的爱毫无保留地给了这个男人。

可是顾璟渊的心里全都是楚凝萱,一丁点缝隙都没留给她。

她累了。

顾璟渊低沉的嗓音毫不迟疑地响起:“好!”

搬进顾宅一年,她的东西少之又少,几件衣服,和几本房地产专业的书。

收拾完东西下去,就看见顾璟渊站在楼梯口。

她淡淡扫了一眼,径直朝着门外走去,还没走两步。

身后的顾璟渊却开了口:“等下!”

苏沐脚步一下子顿住,本以为顾璟渊心里还留有旧情,谁知道他竟然端来了一碗黑漆漆的汤走过来。

命令道:“喝下去,顾家的子嗣只能由凝萱孕育出来!”

“而你,不配!”

苏沐骤然一愣,脸色发白,死死的握紧了双手,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手心里。

她以为只要真心就能换来真心,可到头来,她尽职尽责地做好顾太太的本分,换来的至少他一句不配。

苏沐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喉咙发紧,嘲讽和不屑击垮了她心底最后一道防线,心一寸寸被冰封。

她几乎颤抖着将药接了过来,仿佛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和勇气,抬头饮尽。

离开顾家,苏沐有些漫无目的的四处走着。

即便到了深夜,四下无人,她也浑然未觉,只觉得灵魂仿佛被抽掉一般,锥心蚀骨的疼痛。

忽然,旁边冲出来一辆面包车,几人动作狠辣而果断。

“抓住她!”

苏沐慌张喊道:“你们要做什么?!唔……”

一张肮脏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随后她的脑袋便开始昏昏沉沉,四肢乏力的任人绑上了车。

车内摇晃,苏沐意识已经有些恍惚。

她整个人被装在一个麻袋里面,丝毫不知外面什么情况。

“放心,顾先生,保证处理干净!”

外面传来绑匪通话的声音。

苏沐瞳孔猛地一缩,浑身一震,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顾璟渊!

你非要置我于死地才肯罢休吗?

巨大的失重感袭来,海水很快吞没了她……


五年后。

江城国际机场。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飞机开始在滑道上缓缓降落。

机舱内,一个模样精致的小女娃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兴奋:“妈咪,我们到啦!”

“小小,不许吵妈咪休息。”

一个模样同样精致可爱的小男孩一脸严肃的说道。

两个小奶包长相惊人相似,宛若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但若仔细瞧,还是能发现些许分别。

“略略略!”苏小小吐了吐舌头,一脸不服气。

直到此时,正在座位上垂眸假寐的女人这才慵懒的打了个呵欠,伸展双臂,仅仅一个懒腰就将那近乎完美的曲线勾勒无疑。

“妈咪,我们这次回国除了你要谈合作,难道不打算找到爸爸吗?”苏小小爬到女人腿上,模样认真。

“你爸早就死了。”

女人随便敷衍了一句。

谁料,苏小小非但没有露出沮丧的神色,反倒是一脸嫌弃:“妈咪骗人,爸爸根本没死。”

苏沐一脸黑线的捂住额头,怎么把小丫头会读心术这件事情忘记了,自己想什么,这小丫头一看就看出来了。

“哥哥,你会找到爸爸的对吧?”

苏小小看向哥哥,苏星远手里正捧着一本晦涩难懂的古书,头也不抬道:“世间因果皆有定数,《易经》曰……”

“不听不听乌龟念经!”

苏小小捂住了耳朵使劲摇晃小脑袋,气鼓鼓道:“我听不懂这些,哥哥你到底能不能找到啊?”

“能。”

苏星远合上了书本,摸了摸手中的占卜龟壳,目光中透着本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智慧光芒。

“远远,牵好妹妹的手,我们下飞机了!”

苏沐嘱咐了一句,眸光却开始闪烁。

爸爸吗?

如果可以的话,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个男人。

五年前,那个男人为了楚凝萱,不惜将自己扔进了海里,若不是一直在寻找她的外公救下了她,如今怕是早就命丧黄泉了。

还好老天见她可怜,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还给了她两个活泼可爱的宝宝。

这才使她重振旗鼓,振作起来。

“妈咪,外面有好多人哦!”

小小指着机场外围,苏沐闻声望过去,就见外面此刻已经围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手里的荧光牌光芒闪烁。

一看就是来机场接偶像的粉丝,看起狂热程度,这个明星一定在国内非常受欢迎。

“没什么好看的,小小不许胡闹。”

苏星远很是无语地看着外面那群追星人,年纪轻轻,不务正业。

忽然,小小被人在身后狠狠推了一把,毕竟个子小,险些摔了出去,索性苏星远眼疾手快,这才没让妹妹摔倒。

“没事吧,宝贝?”

苏沐焦急地想过来查看,但人群涌来,他们很快便被人挤开。

旁边走出一众保镖,很是粗暴地推开众人,形成了一条通道。

而那帮粉丝此刻也冲了过来,兴奋地呐喊着。

“楚凝萱!我们爱你~”

“凝萱~凝萱~”

听到这个名字,苏沐的眉头狠狠皱了一下。

果不其然,就见飞机上下来一个穿着华贵的女人,步履中骄傲姿态尽显,不是楚凝萱又是谁?

她也在这里?

苏沐明显不想见到这个女人。

此时苏小小正好被挡住了,焦急的她只顾着往苏沐这里走,浑然没留意脚下。

“哎呀!”

楚凝萱长裙曳地,此刻忽然被人狠狠踩了一脚,上面清晰地印上了一只小脚印,分外醒目。

怒意在她眼中一闪而过,看向了面前的小丫头。

“对,对不起阿姨。”

小小有几分慌张。

阿姨?

楚凝萱脸色一僵,但众目睽睽她不得不挤出笑容:“小朋友,没摔倒吧,慢慢走路,小心哦!”

语气温柔,周围粉丝已经疯狂尖叫起来。

“啊!我家萱萱好温柔啊!”

“对小朋友好有爱啊!”

“真不愧是国民女神,凝萱我爱你!”

而事实上,楚凝萱内心早就骂开了:【哪里来的小贱种,知不知道这条裙子很贵的?把你这条贱命配上都不一定买得起,真是烦人!野孩子有娘生没娘教,晦气死了!】

原本一脸歉意的小小此刻忽然小脸一垮,泪水很快就在眼眶打起了转,委屈巴巴地跑开了。

“真是的,这小孩怎么这样,还好意思哭!”

“就是!我家萱萱都没说什么呢。”

“一看就是家教不好!”

周围指责不断。

而苏小小此刻总算跑到了苏星远身边,无比委屈地抱住了哥哥,远远一向严肃此刻也奶声奶气地哄着。

“好了,小小不哭。”

苏沐此刻也是一脸心疼,揽住小宝贝,柔声哄着。

“妈妈,那个阿姨好恐怖。”苏小小泪眼汪汪地看着苏沐。

苏沐知道自己的女儿有读心术,楚凝萱肯定是在心里说了什么龌龊话吓到了小小。

苏星远见不得妹妹被欺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楚凝萱,掏出三枚古色古香的铜板,“上巽下坎,风水涣!这个坏女人马上就要倒霉了,小小等着看好戏吧!”

苏小小毕竟是孩子,忘性大,见苏星远给她出气,立马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忽地指着对面的甜品店,两眼闪着星星:“妈咪,我想吃甜甜圈!”

苏小小泪痕未消,苏沐哪里能拒绝,只好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吩咐他们原地别动,随后走进了店内。

而此时,楚凝萱总算是摆脱了疯狂围堵的粉丝走上了扶梯。

谁知道刚刚上去,忽然脚步一晃,似乎是脚扭到了双手下意识扶了下旁边的巨大展板,而那展板一阵晃动。

吱呀——

整个轰然倒向了她。

啪!

忽然间,一双沉稳有力的双臂将其撑住,男人声线沉稳而冷静。

“没事吧?”

一直在等着妈咪的苏星远,略有不满的皱起了小眉头,怎么有人帮这个坏女人?

然而,等他看清那个人的脸之后,顿时愣住了。

这个叔叔,怎么跟他长得这么像!


“远远,在看什么呢?”

苏沐买完甜品,见小奶包正在发呆。

苏星远收回了目光,摆了摆手:“没什么,妈咪我们走吧!”

临走前,苏星远仍忍不住回头看,若有所思。

……

江畔别墅。

知道苏沐回国,外公早就让人安排好了住所。

苏沐知道外公财大气粗,但是没想到他一出手就买下了禹城最贵的别墅区。

刚进门,苏沐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她的闺蜜打来的。

吩咐两个小奶包去楼上玩。

她这才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等了很久,嗔怪道:“沐沐,你怎么才接电话啊!我有个事情急着找你说呢。”

苏沐疑惑:“什么事啊?这么着急?”

“我跟你说,我打听到你看中的那块地皮,顾氏也看上了!”

苏沐拿着电话的手微顿了一下,没想到顾璟渊也看上了那块地皮,不过也好,她这次回来除了地皮的合作,也是为了替自己报仇雪恨!

“放心吧,那块地皮我志在必得!”苏沐眼底燃气仇恨的火苗,笃定道。

五年前的那个苏沐早就淹死在海底了,现在的她可是名震海外沈家的唯一继承人沈沐!

此时二楼。

苏星远正在翻箱倒柜。

“放哪了?明明下飞机的时候还在的。”小家伙眉头紧皱。

“哥哥,你在找什么呀?”苏小小一脸好奇。

“一本经济杂志。”苏星远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哦!你说那本印着个人的杂志呀!刚刚被我拿去垫桌子了。”

“在哪?”

苏星远一脸惊喜,随后果真在苏小小房间找到了那本杂志。

杂志上,男人长得很英俊,既有东方人的矜贵冷峻,又有西方人的深邃俊朗。

一身黑色西装笔挺,双腿交叠坐在真皮沙发上,一双墨眸深沉宛若深渊,剑眉入鬓,气质深沉,带着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

“就是这个人!原来他叫顾璟渊……”苏星远小脸沉吟。

说着便从兜里摸出龟甲,接着将三枚铜钱放了进去,捧着龟甲摇晃两下之后,铜钱应声落地。

“一阳爻在上,二阴爻在下,山泽通气,兑为泽居东南……”

小家伙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又立马掏出平板确定了位置,随后脸上露出了笑意:“叔叔原来住在这里啊……”

苏星远默默记下这个地址,他一定要找机会弄清楚!

“哥哥,你在做什么啊?”

苏小小见状,一脸好奇。

“找爸比。”

“真的吗!那找到爸比了吗?!”苏小小一听,顿时两眼放光。

“嘘!”

苏星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点点小脑袋:“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过这件事先不能告诉妈咪,你要答应保密。”

“嗯嗯!”

翌日,苏沐起了个早,两个小家伙还在睡觉。

留下早餐字条之后,她便出门了。

会场外面,早就候了不少的人,想必都是来参加这次竞标的。

远处,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驶来。

车门打开,男人被人迎了下来。

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更衬他身材高大,那张冰雕般俊美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浓黑的剑眉下是惯有的冷冽,举手投足透着上位者的威严,一路走来竟无一人敢与他对视。

“维恩集团的沈沐小姐是吧?您这边请!”

会场入口,工作人员确认了苏沐身份,立马将其迎了进去。

顾璟渊闻声抬眸看去,只见一位婀娜身姿,面容姣好的女人。

他视线微怔,这面容,这眉眼总觉得有几分熟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