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天生狂少

天生狂少

火熄余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朗一直以为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他加倍的努力,上了大学,交了女友,然而他没想到女友竟是个贪慕虚荣的拜金女。当他得知自己成为了舔狗还被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之时,他从穷屌丝转身成为了亿万财团的唯一继承人,不过在此之前他要经过重重考验才能真正恢复豪门少主的真实身份……

主角:白朗   更新:2022-07-16 0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朗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生狂少》,由网络作家“火熄余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朗一直以为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他加倍的努力,上了大学,交了女友,然而他没想到女友竟是个贪慕虚荣的拜金女。当他得知自己成为了舔狗还被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之时,他从穷屌丝转身成为了亿万财团的唯一继承人,不过在此之前他要经过重重考验才能真正恢复豪门少主的真实身份……

《天生狂少》精彩片段

“嚯嚓!”

闪电撕破了夜空,暴雨瓢泼而下,白朗蹬着卖烤面筋的三轮车在雨中艰难前行。

浑身湿漉漉的回到出租屋,打开防盗门愣住了,卧室里传来女朋友张静和一个男子的话语。

“下雨了,白朗不会回来吧?”

“我让那窝囊废今晚赚不够两百块钱不许回来。暑假要结束了,他也没了利用价值,以后你可得养我,不许骗人!”

白朗如遭雷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气急败坏冲进卧室。

看到床上肥胖如猪的男子,他更是怒不可遏,难怪声音那么耳熟,竟然是班里的富二代王猛!

张静赶紧从王猛怀里起身,惊讶之后恼怒指责,“谁让你回来的?”

“啪!”

愤怒至极的白朗一耳光抽了上去,挥手又想打王猛。

“你找死!”

王猛挥拳狠狠打在白朗的头上,抓着他的头发往墙上撞。

被抽倒在床上的张静爬起身,对着白朗猛踹几脚,“反了你,你个窝囊废还敢打我,去死吧。”

两人联手,白朗根本不是对手,很快被王猛摔倒在地死死按住。

白朗悲愤欲绝,歇斯底里怒喝,“你对得起我吗?”

张静在他脸上踩了两脚,厌恶的回应,“哪点对不起你了,就你给的那点钱还不够买个包的,陪你这穷逼睡了两个月,你也该知足了。”

王猛一脸讥讽,“你这才是舔狗舔到一无所有,白天送快递,晚上卖烤面筋,以为给静静交了学费就可以天长地久了?你赚的那么辛苦,那还不够老子的零花钱,可怜啊!”

这对狗男女竟然如此恬不知耻,白朗拼命挣扎摆脱了王猛的控制,狠狠咬向他的脖子。

王猛被咬的惨叫,张静情急之下举起一个花瓶,重重砸在了白朗的后脑勺上,直接把他打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白朗幽幽醒来,只感觉头疼欲裂,下意识伸手捂头。

头上裹着绷带,环顾四周发现是在病房里,没看到那对狗男女的影子。

惊讶看到一个曼妙身影坐在床边椅子上,优雅的削着苹果。

她的身高最起码得有一米七五,紫罗兰色包臀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黑丝袜配红色高跟鞋,更是平添一份诱惑。

长发盘起露出雪白天鹅颈,一缕弯曲的头发帘低垂,五官精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妖娆和清纯两种格格不入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妥妥的纯欲系。

见他醒来,女子露出温柔笑意,递来一张名片,“我叫杜婉约,以后是您的私人助理,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白朗一脸不可思议,弱弱询问,“你搞错了吧?”

杜婉约一双美目打量着他,“您叫白朗,在幸福孤儿院长大,十三岁就开始勤工俭学,考上大学后为了方便打工,在外面租了房子……”

说的一点没错,白朗整个人都懵了。

“我是您外公派来的,专门负责对您进行少主资格考核。”

白朗的身体不由自主抖了一下,“我既然有外公,为什么还送到孤儿院,我的父母又是谁?”

“这个事情恕我暂时不能回答,只有完成老爷交代的任务,才能一步步告知。第一件任务是报复那对狗男女,根据你的报复程度,奖金从一千万到一个亿不等,并且告知您被送去孤儿院的原因。”

这么离奇的事情白朗根本不信,一脸苦涩回应,“我已经够倒霉了,麻烦你别来消遣我。”

“看看您的手机,应该接到了转账提醒,这一百万算是预支的生活费。还有,如果您能完成终极任务,将继承万亿资产。”

白朗彻底懵了,从兜里掏出手机后瞪大眼珠,还真就收到了转账提醒,账户里多了一百万。

这可是一笔巨款,足够支撑到大学毕业还绰绰有余,就算是有人用一百万搞恶作剧,他也认了!

忐忑低语,“马上要开学了,我不想把事闹大……”

杜婉约的表情有些失望,直接没了尊称,“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只看结果。那个男的经常去你那,他们把你打晕后丢在出租屋去酒吧嗨了,是我把你带来医院的。”

白朗愤怒的紧攥双拳,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家里发生的事?”


面对白朗的质问,杜婉约从容回应,“从你出生开始,就一直在被监控,只是你一直没有觉察而已。若不是今天突然接到了老爷的命令,我也不会出现。”

她没顾忌白朗的感受,继续说道,“弱者的隐私一文不值,三天内无法完成任务,你将失去少主资格,只能继续留在社会底层挣扎,将永无出头之日。”

句句诛心,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白朗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见是张静打来,下意识按了接听键。

“啪!”

先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惩罚自己差一点就将宝贝两字叫出口。

张静醉熏熏的喝问,“你死哪去了,差点咬下王猛一块肉。要不是我拦着,他非得找人打死你,赶紧回来给他磕头道歉。”

白朗眼中冒出凶光,咬牙切齿回应,“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样了,他睡了你,还得让我给他磕头道歉,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贱货。”

“你敢骂我,信不信把你东西都扔出去,最后给你个机会,到底回不回来?”

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白朗不是没有脾气,只不过从小孤苦一人,尝尽了酸甜苦辣,早就学会了忍耐。

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忍,冷冷回应,“你俩等着吧。”

见到这一幕,杜婉约这才露出笑容,“这才有个男人样,我陪你过去。”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看到她开的是辆宝石蓝色法拉利敞篷跑车,白朗小心翼翼的坐在上面,就怕弄脏了座椅。

法拉利风驰电掣赶到了小区楼下,站在房门前,听到里面俩人还在打情骂俏,白朗掏出钥匙,开门闯了进去。

一见他突然闯进来,张静下意识要把王猛推开。

王猛却用力一搂,“怕什么,他还能翻了天?”

张静这才反应过来,脸色一沉,“你不能白咬王猛,把钥匙交出来,这里以后归我们了。”

房租还有半年,竟然要鸠占鹊巢,简直无耻至极!

见他愤怒的表情,张静越发得寸进尺,“谈谈我的青春损失费吧,我陪了你五十八天,每天一千不算多,一共五万六千。你也给我花了一些钱,我就大方点,给五万就行了。”

一指茶几上的纸笔,“知道你没钱,赶紧把欠条写了,还不上每月五分的利息两千五。”

王猛拿起水果刀威胁,“这只是正常放贷的利息,识相点,免得受皮肉之苦。”

见白朗有些笨拙的摆好格斗姿势,他讥讽的笑了,“呦呵,真是癞蛤蟆上高速,你特么冒充什么小吉普。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狠人。”

纵身冲上,水果刀直接捅向白朗的胳膊,想让他见见红。

下一刻却发出凄厉惨叫,被白朗一个撩阴脚正中目标。

水果刀掉落,王猛双手捂裆倒在沙发上破口大骂。

“我次哦,你个垃圾玩阴的,老子饶不了你。”

白朗却怒喝着冲了上去,对着王猛疯狂输出。

他虽然没打过架,可常年的体力劳动让他身体素质极好,重拳不断砸在王猛的脸上。

张静吓坏了,从没见过白朗如此凶狠过,这才意识到老实人被欺负急了是什么下场!

“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她伸手拉扯白朗,可白朗不管不顾,疯了似得要把所有的委屈全都发泄出去。

直到后腰一疼这才停下,扭头一看更愤怒。

竟然是张静划了他一刀,鲜血流淌而出,好在伤口不深。

他凄惨的笑了,“我瞎了眼才看上你这贱人。”

挥拳砸向张静的脑袋,吓得她尖叫闭上了眼睛,可拳头最终还是没砸下去。

“以后别在惹我!”

白朗霸气说完扭身开门,杜婉约迈步走了进来。

看看已经被打成猪头,嘴角淌血的王猛,又看看完好无损的张静。

随手关门后低语道,“继续,这种程度奖励不高,顶格奖励是杀了他们。”

白朗吓一跳,竟然在挑唆自己杀人,这也太狠了!

赶紧摇头,“算了,就这样吧。”

可杜婉约没有罢休,“你想过这种程度的后果吗?”

“臭婊子,你特么挑拨什么,我撕了你的臭嘴。”

张静竟然不知死活的冲了过来,杜婉约一个干脆利落的神龙摆尾,直接把她踹翻在地。

王猛还在发狠,“老子跟你没完,还有你这臭婊子,等着老子玩死你吧。”

杜婉约看向白朗,“你还不动手?”


干掉两人就能到得到一个亿的奖励,面对这种诱惑,白朗还是摇头,“杀人的事我不干。”

冲这两人怒喝,“还不快滚!”

张静赶紧爬起身想搀扶王猛,可王猛已经被打傻了,二百多斤根本弄不起来。

白朗走过去将张静推到一边,抓住王猛的脚用力往外拖,跟拖死猪一样扔到走廊里,把张静的物品也全都扔了出来。

张静还在那怒骂,“白朗,咱们这事没完。还有,她是谁?”

白朗一搂杜婉约的芊腰,呲牙笑了,“忘了跟你说,我在外面也有情人。知道为何你主动勾引,我就那么轻易上当吗?因为你便宜啊,老子就当嫖了。”

“嘭!”

重重将房门关闭,紧跟着响起张静气急败坏的踹门声。

白朗松开杜婉约,“抱歉,不该搂你。”

杜婉约淡淡一笑,“不要紧,看下你的奖励吧。”

白朗掏出手机,看到账户上一串零时,脑子嗡嗡的。

竟然是一个亿!

傻傻询问,“怎么这么多?”

杜婉约伸手一点他脑门,“瞧你这傻样,你要是真为了钱就能无底线,甚至干出杀人的事情,不但会失去少主资格,还会进监狱。”

我次哦,好大一个坑!

白朗一脑门汗,幸亏自己面对金钱的诱惑把持住了,要不然下场会很惨。

赶紧询问,“那我母亲是谁,能见面吗?”

杜婉约摇了摇头,“你母亲叫白悠然,她当年出了意外,被困在一个地方很长时间,将她营救出来后已经生了你。把你送到孤儿院后,她就出家了,还是别见面的好。”

白朗的心一颤,有母亲跟没有一样,连询问父亲是谁的心思都没了。

见他神情暗淡处理腰部伤口,杜婉约温柔上千帮忙,还刻意改变话题,“你的第二个任务是管理一家酒店,一年内扭转亏损情况。只要晚上去就好,不用耽误白天学习,也可以住在那里。”

见他开始收拾东西,忍不住阻止,“这些垃圾还是扔了吧!”

白朗冷冷回应,“在你眼里是垃圾,在我眼里全都是宝贝。”

“你再不走可就走不了啦,就算王猛不报警,也会找人来报复。”

话音刚落,房门被打开,一群人涌了进来,不由分说就要动手。

你是乌鸦嘴吗?

白朗一脑门汗急急大喊,“慢着!”

伸手拿起染血的水果刀挥舞,一群人这才没敢靠近。

王猛的喊声从门口传来,“给我打,出了事我兜着。”

紧跟着是张静的叫嚣,“别饶了那个女的,我要撕烂她的嘴。”

一个光头大汉狰狞的看着白朗,伸手拿起一把椅子,“抱歉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急什么,咱俩先谈谈,谈不拢任由你处置。”

白朗将水果刀丢到了地上,示意他跟自己进卧室,很快两人出来了。

鼻青脸肿的王猛恼怒呵斥,“胡彪,你特么愣着干嘛,打他啊。把那女人带走,今晚兄弟们有的乐啦。”

“嘭!”

胡彪一拳砸在他鼻子上,王猛被打的仰面栽倒,鼻血飚飞,眼泪都被打了出来。

“你……你打我干嘛?”

“打的就是你!”

胡彪一顿狂踹,白朗淡淡低语,“彪哥,带去别处打。别打太严重,十分钟就行了。”

胡彪一脸赔笑,“小事。”

又一指张静,“这女的呢?”

张静慌了,她虽然不检点,可也知道落到这群人手里是什么下场,求饶的看着白朗。

白朗冷哼一声,“我不欺负女人。”

“好嘞!”

胡彪一挥手,直接带人拖走了王猛,张静站在那不知所措。

很快白朗拎着旅行箱下楼,杜婉约还挽住了他的胳膊,张静这才回神追到楼下。

见两人上了那辆敞篷法拉利,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远处的花池里响起王猛的惨叫,把她吓得浑身哆嗦。

白朗淡漠看着她,“房子让给你了,以后别在祸害老实人。”

杜婉约却火上浇油,“谢谢你把他让给我,拜拜……”

法拉利轰鸣着行驶离去,杜婉约这才好奇询问,“你怎么搞定那些人的?”

白朗一脸肉疼的咧嘴,“砸钱呗,花了本少主二十万,太特么贵了!”

“噗嗤……”

夸张的表情逗笑了杜婉约,风情万种白了他一眼,“二十万不多,会花钱才能更好的赚钱。还是多想想怎么样一年内让那个酒店扭亏为盈吧,完不成任务将会失去少主资格。”

白朗一脸期待,“如果完成任务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