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亿万老公深深宠

亿万老公深深宠

七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墨琛是个废人,嫁给他就相当于守活寡。钱家的双胞胎女儿谁都不愿意嫁到墨家去,钱冉的母亲临终前答应让她替嫁到墨家去。她虽然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同意让她替嫁,却还是决定回归钱家,一探究竟。回归钱家的路上,她救下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那人非要以身相许。钱冉原本没有当一回事,很快便替嫁到墨家去,谁成想,墨琛就是当初要对她以身相许的男人……

主角:钱冉,墨琛   更新:2022-07-16 0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钱冉,墨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亿万老公深深宠》,由网络作家“七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墨琛是个废人,嫁给他就相当于守活寡。钱家的双胞胎女儿谁都不愿意嫁到墨家去,钱冉的母亲临终前答应让她替嫁到墨家去。她虽然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同意让她替嫁,却还是决定回归钱家,一探究竟。回归钱家的路上,她救下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那人非要以身相许。钱冉原本没有当一回事,很快便替嫁到墨家去,谁成想,墨琛就是当初要对她以身相许的男人……

《亿万老公深深宠》精彩片段

2021年,8月底。

“冉冉,钱家的双胞胎女儿不愿意嫁给封老太爷的外孙守活寡,他们想让你替嫁过去,妈妈……答应了,等妈妈走后,你就去帝都找钱家……”

钱冉不明白妈妈临终前为什么会答应钱家?

约定时间到了。

钱家不愿意到村里接她。

她只能自己坐车到K市,再坐飞机到帝都,现在就在飞机上,闭目养神。

她突然睁开冷眸。

鼻翼间是浓郁的血腥味!

她摘下耳机,听到了打斗声。

扭头,撞见一双极其好看的桃花眼,男人穿着定制款西装,样貌俊美极致,肤色病态冷白,看起来很虚弱,眼神十分冷漠。

几秒后,她才扫向其他地方。

原本坐在位置上的旅客,大概分成两派,正在厮杀。

整个飞机,乱成一团。

她皱眉,猜测:“冲你来的?”

他是除了她以外,唯一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

男人冷漠的桃花眼,扫了她一眼,懒得回答这个问题。

他对女人向来没兴趣,长得比以往见过的女人都漂亮,但也就多看一秒而已。

正要收回目光,他忽然愣住了!

猛的抓住她的手,仔仔细细的看!

常年如寒潭般的桃花眼里,竟跃上一抹浓郁的喜色,薄唇勾起,他兴奋的抱住钱冉。

“我终于找到你了!”

外公让他娶钱家的女儿冲喜,他现在后悔了,他想娶的,一直只有怀里这个人。

钱冉冷眸一眯:“……碰瓷?”

她抽了下手,男人看似柔弱,力气不小,她硬是没抽出来。

“头!人在那!我去送他见阎王!”

“琛爷小心!”

钱冉抬头。

就看见一个黑衣人,杀气腾腾的冲过来,叫‘琛爷’的人想过来救人,但被对方的人缠住。

兵在其颈。

千钧一发之际,钱冉左手圈住男人的腰,将人提起来,顺着左臂往怀里转了个圈,黑衣人的拳头砸在椅子上。

“砰!”

椅子当场报废。

黑衣人错愕后,凶神恶煞的看向钱冉:“找死!”

话刚落下,便愣住了。

少女如瀑的乌黑直发披在双肩,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皮肤冷白,样貌惹眼,倾国倾城,大概便是如此。

钱冉松手。

男人却没离开,顺势坐在钱冉腿上。

握着钱冉右手的左手,放在自个腰上,然后松手,双手同时抱住钱冉的腰,还得寸进尺的,靠在钱冉身上,仿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钱冉皱眉,眉眼不耐的赶人:“起来!”

男人面露委屈,埋在她胸前的墨色眸子,微微颤动,他没想到她真的会护着他:“这里太危险了,你抱着才安全。”

钱冉鼻翼间,全身他身上的药味,咬牙纠正:“是你抱着我!”

男人吸了吸鼻子,身子微颤,低声道:“我怕怕。”

心里想的,却是……

她身上真香!

钱冉:“……”

黑衣人见自己被忽略,抓狂出拳:“老子要你们的命!”

钱冉眯起冷眸,一脚踢在黑衣人胸口。

身强体壮的黑衣人,硬是被踢飞了,摔在地上后,吐出一大口鲜血,肋骨断了几根,用尽全力,也没爬起来,震惊并惊恐的看着钱冉。

坐在钱冉腿上的男人,眯了眯桃花眼,有些意外。

他勾唇:“墨琛。”

两秒后,钱冉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名字。

双方厮杀势均力敌,黑衣头儿见手下被钱冉踢飞,突然撤离,向前奔跑,他的目的,是把墨琛的命留在飞机上。

钱冉起身,把墨琛按在椅子上,放下背包:“待着别动。”

说完,顺手在隔壁抓了双筷子,迎上黑衣头儿。

筷子是墨琛用餐留下的。

黑子头儿惊艳钱冉颜值,愣了一秒,正要动手,胸口猛的一疼,他低头,不敢置信,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你……”

钱冉没有犹豫,另一只筷子,插在黑衣头儿肩上,果断狠辣,下手又凶又猛。

木质的,硬是插进骨肉三分之二!

“噗!”

黑衣头儿吐血,软倒在地。

他怎么也没料到,今日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钱冉上前,弯腰,双手握住筷子,同时拔出,鲜血四溅,疼得黑衣头儿惨叫连连。

众人震惊。

见钱冉起身,一左一右握着筷子,尖端还滴着血,犹如地狱归来的王,狂妄道:“一起上!”

顿时咽了咽口水,缩了缩脖子。

墨琛的手下趁这个机会控制住了黑衣人。

局势反转。

墨琛半眯着桃花眼,盯着钱冉,薄唇缓缓勾起,那神色,就像盯上了珍贵的宝物,越看越兴奋,越看越入迷,越看越喜欢!

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

飞机安全降落。

钱冉不想跟这些人扯上关系,带上背包准备下机,但被墨琛再次抱住了。

冷白的食指勾住她衣角,口吻撒娇:“你救了我,我要以身相许,娶你。”

他承诺过,会娶她。

钱冉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副好皮囊:“我三天后就要结婚了。”

腰间的手紧了紧,她能感觉到他的震惊。

她用了不少力,推开他。

正要走,却发现他脸色异常的白,薄唇里猛的喷出一口鲜血,一米八五左右的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她下意识的接住他。

墨琛握住她的手,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问了此刻最想知道的问题:“你叫什么?”

钱冉顿了下,才开口:“钱冉。”

钱冉……她姓钱!

墨琛笑了,鲜血从嘴里不断涌出,他却满不在乎,只是高兴的去摸钱冉的脸。

外公让他娶的人,不就姓钱吗?时间也是三天后!

所以,这是他的新娘?

看着墨琛缓缓闭上的眼,钱冉急了:“你……”

“琛爷!”墨琛手下。

三天后,钱家。

钱曼丽看着被丑化的钱冉,满意的放下化妆品。

“大姐,虽然你刚出生就被爸抛弃了,这次要不是需要你回来冲喜,爸也不会把你从农村接回来。但也算是脱离苦海,丑小鸭变天鹅,山鸡变凤凰,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所以大姐你要懂得感恩。”

“到了封家主动坦白是你想嫁,而不是我们让你回来替嫁的。”

封家是站在帝都金字塔顶端的世家,钱曼丽也怕封家事后追究。

钱冉戴好面纱,拿起背包就往门外走。

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施舍给钱曼丽。

钱曼丽被这态度气得差点跺脚:“不过是嫁给一个快死的人,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等你变成寡妇,看你还能不能……”


钱冉停下脚步,懒洋洋的回头,面纱底下的粉唇勾起一丝冷笑,据她所知,因为生辰八字一样,封家并没有要求钱家哪个女儿嫁过去冲喜:“你说,我应该跟封家的人介绍自己叫钱曼玉,还是钱曼丽?”

钱曼丽顿时脸色难看。

替嫁一事暴露。

封家不管追不追究,被替嫁的新娘,名声都会受损。

她……不想当这个新娘!

但爸妈已经决定了,要跟封家的人说新娘是她,还让二姐出去外面躲。

穿着婚纱的钱冉,开门出去。

钱生乾跟凌曼珠、封商、封家的人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钱生乾是她亲生父亲,人到中年,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就是有点渣,婚内出轨,抛妻弃女。

凌曼珠是她后妈,生了双胞胎依旧风姿犹存,这些年凭借自己的手段,成功压下了小三史跟过去史,还结识了不少豪门富太太,就是有点贱,勾引有妇之夫,还颠倒黑白。

钱磊是她亲弟弟,钱家四少爷。

说来挺讽刺。

妈妈跟凌曼珠怀的都是双胞胎。

两人同时进产房,妈妈刚生下她,凌曼珠就生了钱曼玉跟钱曼丽,之后妈妈才生下钱磊。

因为只有钱磊是男孩,所以钱生乾只抛弃了她跟妈妈。

钱冉刚想到这,就见凌曼珠笑着上前,亲昵的朝她伸出手:“快上车吧,别耽误了吉时。”

她避开,看向钱生乾,眉眼疏离,态度十分冷淡的问:“我要的东西呢?”

钱生乾皱眉,他答应把东西给钱冉,但不是现在,至少也要确认,封家不会怪罪他找钱冉替嫁后在给:“等你回门的时候,我在给你。”

钱冉不信这话,也不吃这套。

在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什么时候给,什么时候出发。”说完,撩起一点面纱,喝了口。

钱生乾气噎:“你……”

凌曼珠狐疑,没听他说钱冉找他要什么东西:“乾哥,她要什么?”

该不是要彩礼吧?

那可不行,封家给的一千万是他们的。

钱生乾眸光闪躲:“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钱冉嘴里的茶,咕噜咕噜后,吐回茶杯里,抽了张纸,优雅的擦嘴。

众人:“……?”

凌曼珠刚松了口气,不是彩礼就好,就看到这幕,直犯恶心:“你在干什么?”

钱冉理直气壮的回:“漱口。”

凌曼珠顿时怒目圆瞪,牙齿咬得咯咯响:“简直就是个疯子!”

钱磊看着钱冉,眉眼复杂。

钱生乾皱眉,觉得钱冉这么做,无非是想逼他把东西给她,像老父亲那般哄道:“冉冉,听话,先跟林管家回去,别耽误了吉时,等回门的时候,爸在把东西给你。”

封家派来的人,早在凌曼珠开口时就站了起来,这会朝钱冉恭敬俯身:“少夫人,我是封家的管家,姓林,您可以叫我林管家。”

钱冉没理钱家的人,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封家派来的人。

林管家暗惊,自己竟被少夫人的一个眼神震慑到,几乎没有犹豫,向钱生乾施压:“钱老爷,少夫人从进门到洞房,每一步都是有时辰的,老太爷还在家里等着。”

钱生乾能敷衍钱冉,但没敢得罪封家,只能把东西交给钱冉。

是一个木制的小盒子。

钱冉拿到东西,干脆利落的跟林管家出门,坐车离开。

人一走,钱生乾立刻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竖起,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

这口气,憋得他实在难受!

据说封老太爷很疼外孙,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场婚礼简单到一个宾客都没有,一点喜庆的红色都没看到。

派一个管家跟司机接人,接到后直接送入洞房。

钱冉怀疑‘据说’有误,封老太爷可能很讨厌这个外孙。

林管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透着悲伤无力:“少夫人,琛爷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能不能醒过来,就全靠您了。”

传来锁门声:“房里准备了食物跟衣物,有任何需要,您随时可以告诉我,但在琛爷醒来之前,您只能待在房里。”

说完,林管家就走了。

钱冉眯起冷眸,寒光乍现:“……?”

要是一辈子醒不过来,岂不是要关她一辈子?

这哪是冲喜!

这叫陪葬!

不过除了封家骗人以外,其他倒没什么可气的。

不管封老太爷的外孙,能不能醒过来,还有多少日子,她都有办法可以脱身。

嫁过来,只是想完成妈妈的遗愿。

想到这,钱冉打量房间。

现在是白天,但房间很暗,窗帘全被拉上,周围安静的有些阴森,没有一丝人气,隐约能看到最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胆小的,怕是直接哭了。

钱冉把背包放在沙发上,突然想起,林管家对封家老爷子外孙的称呼。

叫什么……琛爷?

挺耳熟的。

三天前,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男人,也叫‘琛爷’。

莫非,是同一个人?

想到这种可能,钱冉快步走到床边。

入眼的是一张俊美绝伦,却苍白无色、憔悴不已的脸,正是三天前在飞机上遇到的墨琛。

钱冉一怔:“……!”

在飞机上,他还说要以身相许,娶她,她当时怎么回来着?

她想起来了。

她当时说的是三天后自己就要嫁人了。

谁知道她替嫁的新郎……就是他!

想到这,他眉头蹙起,有些疑惑,墨琛身上的药味很浓,应该说整间房都是药味,这是长期吃药或者是这几天喝了很多药才会有的。

林管家说他昏迷了三天三夜。

也就是说,从飞机上分开后到现在,他可能就没醒过。

这不应该啊?

当时墨琛昏倒在她怀里,她偷偷喂了药给他喝的!

那是她自己炼制的药剂。

按理说,他们分开后没多久,他就会醒。

怎么会昏迷三天三夜?

想到这,她弯腰,冷白的手指,搭在他苍白如纸的手腕上。

也是这会儿,她才想起来,她要替嫁的新郎,不正是病入膏肓就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吗?

所以墨琛他……

钱冉正要瞧个仔细,男人的手腕动了。

她吓了一跳,抬头,就见他眉头拧着,一副要醒过来的样子。


这时,床边放的仪器,响了起来。

很快,钱冉就听到门外传来凌乱脚步声,接着,是开锁的声音。

一群人,从门外涌进来,冲到床边。

钱冉在被挤出去之前,很自觉的退到一边。

看着封家的人,或坐在床边,或站在床边,对着墨琛,一会笑一会哭,激动不已,大抵是喜极而泣。

众人关心墨琛的病情。

一时间,都忘了今天有位嫁过来冲喜的新娘。

林管家也是偷偷抹了两把泪后,才感激涕零的看着钱冉:“少夫人,琛爷能醒来,全靠您照顾,您辛苦了。”

这话,钱冉不敢应,她什么都没做。

林管家见房间的饭菜没动过,眼下这么多人,钱冉也插不上话,开口:“少夫人,您饿了吧?我带您出去吃饭。”

新娘出嫁的早上,都是空腹到夫家吃的。

钱冉点头。

她看了眼沙发上的包,没带上,跟着林管家出了房间。

-

墨琛睁开的第一眼,就看到钱冉穿着红色婚纱的背影。

他才想起来,医生说他只能活三个月后,封老太爷就给他选了门婚事,目的是冲喜,他不想让封老太爷伤心,便点头答应了。

他记得,外公是对了他的生辰八字后,选了钱家的女儿。

飞机上遇到的那个人,也姓钱。

他顿时脸色一喜,想确定新娘是不是钱冉,但新娘背对着他,他又刚睁开眼,视线有些模糊,连背影都没瞧仔细。

等视线清晰,新娘又跟林管家出去了。

顿时有些急了,等封老太爷等人情绪稳定下来,就立即问:“外公,钱家嫁过来的女儿,叫什么?”

封老太爷取笑:“当初同意的时候,连婚礼都不准我办,现在刚醒过来,就惦记新娘了?”

众人跟着笑了。

“你坐的飞机出了事故,墨茶带你回来后,一直昏迷不醒,把外公急得不行,就跟钱家商量,把日子提前了。没想到这钱家的女儿刚来不到半小时,你就醒了。”

封老太爷握住墨琛的手,笑容满面,担心墨琛对钱家女儿不好,郑重嘱咐:“琛儿,答应外公,以后要好好对她,哪怕不喜欢,也要相敬如宾,她可是你的福星。”

钱家女儿刚来,琛儿就醒了。

证明这门婚事,他没选错。

他现在就指望着,在钱家女儿的细心照顾下,琛儿能健康的活下去。

墨琛:“……”

他无奈的,只能看向自己的手下墨茶。

墨茶低头:“琛爷,我也不知道,少夫人是林管家接回来的。”

墨琛看向其他人,秒懂了。

这里面,没有一个知道新娘叫什么的。

钱家生的是双胞胎,生辰八字一样,所以外公没有指定谁嫁过来,他只能换了个问题:“钱家两个女儿,分别叫什么?”

这个墨茶记得:“大女儿叫钱曼玉,小女儿叫钱曼丽。”

墨琛一脸失落,桃花眼里升起的希冀,暗了下去。

几乎没有犹豫,就做出了选择:“外公,让钱家女儿回去,我要退婚。”

没找到钱冉前,外公选谁,他就娶谁。

但现在不行,他找了她十多年,终于找到了,他不会在跟她分开……他要娶也只会娶钱冉!

“退婚?”

房内众人震惊!

多亏了钱家女儿嫁过来冲喜,琛儿才能醒过来。

感谢还来不及,这怎么一听钱家女儿的名字,就要退婚?

封老太爷当即黑了脸:“不行,我不同意!”

封老太爷的大儿子封一,呵斥:“琛儿,别胡闹!”

封一的妻子沈爱萌:“琛儿,不是大舅妈说你,这新婚之日被退婚,传出去你让钱家的女儿日后怎么嫁人?”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

都是反对退婚的声音。

“啪!”

床边桌上装着饭菜的餐盘、碗筷,被墨琛伸手扫了出去,碎了一地。

整个房间,霎时没了声。

“我最后说一遍,退婚!”

墨琛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娶除了钱冉以外的人,就算封老太爷等人不同意也没用。

他握着拳,桃花眼猩红,眸光又冷又戾。

态度是强势的,不允许任何人反对。

封老太爷担心墨琛的身体,过了一会儿,他起身,语气像是突然间老了许多:“算了,既然你不喜欢,外公就不强求了。钱家那,我会亲自去道歉。”

只是没了这冲喜的新娘,琛儿三个月后……

餐厅。

钱冉还没吃完,就看到有人进来找林管家,也不知道那人说了什么,走了以后,林管家就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面露同情,欲言又止。

她干脆放下筷子:“林管家,有事?”

林管家支支吾吾:“少、少夫人,琛爷说让您回去,他要……退婚。”

钱冉:“……?”

三天前说要娶她,她现在嫁过来了,却要退婚?

她冷笑一声,墨琛好样的!

她瞬间没了胃口,抽了张纸,擦完嘴巴后,站了起来,漫不经心的往门口走。

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心里憋着火。

这门婚事,她有自己的理由必须嫁。

三天前在飞机上,她刚帮了墨琛的忙,没理由让她新婚之日被惨遭退婚!

林管家以为钱冉这是气急了,要立马回钱家,连忙跟上:“少夫人,您来的时候,带的黑色背包是还在琛爷房间吗?这样,您先去客厅等我,我拿了包在送您回去。”

“您别怪琛爷,琛爷时日无多,他也是不想连累您。”

“老太爷说了,这件事他会亲自到钱家跟您还有您的家人道歉。”

钱冉在岔口,拐了个弯,朝墨琛的房间走。

开口打断林管家的话,语气非常认真:“婚约是人生大事,新郎想退婚,应该经过新娘同意,单方面宣布,那叫渣男!”

妈妈希望她嫁给墨琛,所以这婚,他墨琛能退,她却不能退。

想退婚?

三个月以后她会同意的。

渣、渣男?

林管家惊恐,第一次听到有人敢骂琛爷,而且是在封家的地盘上。

他低声劝:“少夫人,这话您可千万别在说了。传到老太爷或者二老爷那里,就麻烦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